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头条 » 正文

传家风,守初心 | 周秉德:“伯伯(周恩来)说我就是普通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8-02  浏览次数:215438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作者:宋佳烜 清白家风不染尘,冰霜气骨玉精神。习近平总书记说:“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红色家风的“
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   作者: 宋佳烜

清白家风不染尘,冰霜气骨玉精神。

习近平总书记说:“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

红色家风的“红”,是革命的颜色,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底色,它蕴含着我们在前进道路上不能忘记的初心。红色家风,山高水长,光照后人,激励后辈,且听周恩来总理的侄女周秉德述说革命家风故事,看老一辈革命家如何以坚定的理想信念和崇高的人格风范感染后人。


周恩来:不要“做”普通人,你就“是”普通人

讲述人:周秉德(周恩来总理侄女)


周秉德和伯伯周恩来的合影

    我10岁那年,与父母和3个弟妹住在天津。有一天,我的父亲忽然被国民党天津警备司令部逮捕了,原因竟是他去北京看望了我的伯伯(周恩来)。那是我第一次知道自己有一位大伯,还是中国共产党的“大官儿”。

1949年6月下旬的一天,刚刚小学毕业的我,告别家人,踏上了去往北平的火车,来到伯伯的身边,也开始了我在中南海的生活。直到出嫁,我在中南海生活了10余年,回望那段岁月,我总觉得从踏进中南海的那一刻,自己的生命轨迹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是因为我的伯伯是周恩来,更不是因为我能够住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心脏”,而是因为伯伯和七妈(邓颖超)对待生活、工作、革命和国家的态度让年幼的我开始对人生有了全新的思考和规划,更为我的一生奠定了基调。

伯伯和七妈一生无儿无女,而最初,七妈也是为了革命放弃了他们自己的孩子。新中国成立后,他们一直把对儿女辈的感情全部倾注在一批烈士子女身上。我来到他们身边后,他们对我万分疼爱,但同时对我的要求也非常严格。我记得伯伯常对我说,他是一国总理,但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学生,不能因为他产生特殊化思想,更不要讲关系。我感到,他并不是要我“做”普通人,而强调我就“是”个普通人,这种思想在我心底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虽说是个普通人,但伯伯对亲属的要求却也并不普通。他常说:“我们是共产党,要为全国人民服务,而不能为家人谋取私利。”新中国成立前,我的父亲在天津开了一家小货栈,秘密为解放区提供药品、医疗器械和资金等,属于共产党外围。新中国成立前,父亲调到北京钢铁工业局工作时,伯伯和局里的领导再三强调、职位要尽量低,待遇要尽量少。我之所以住进中南海也是因为我们家当时已经有了四个孩子,六口人挤在不到30平米的两间小房子里,实在住不下。父亲收入少,伯伯还从自己的工资中补贴我们一家人的生活。

在我们几兄妹的学习、工作甚至婚恋上,不同时期、不同形势下,伯伯也有不同的要求。二弟秉钧高中毕业前准备报考清华大学,而且颇有信心,但当时正好是1961年,赶上三年困难时期,伯伯就找他谈心,告诉他现在农村缺乏劳动力,城市青年应征入伍可以减少甚至不用抽调农村劳动力服兵役,等于支援了农村生产,于是二弟就放弃了考大学的想法直接入伍了。四弟秉华也同样放弃了大学梦,当了兵。

“文化大革命”期间,党号召青年学生上山下乡。1968年,16岁的五弟秉和与15岁的妹妹秉建先后去了延安农村和内蒙古牧区插队落户,1970年征兵时,因为他们表现优秀,得到基层民兵组织的推荐,通过正常手续入伍了。当时大学不招生,青年都以入伍为荣,从军后生活上也能够得到改善。没想到他们向伯伯汇报此事后,伯伯却要求弟妹脱下军装,离开部队,回到各自插队的地方去,把参军的机会让给其他知识青年和青年农牧民。他还提出希望秉建在内蒙古找一位蒙古族青年成家立业,共同改变边疆落后面貌。妹妹后来与蒙古族青年歌唱家拉苏荣组成了家庭,在内蒙古劳动、生活、工作了26年。

伯伯对我们兄妹的要求非常具体、明确,而我们对于他的要求也从来不会有半点质疑,都是坚决服从。因为他总是会按照国家的需要、人民的需要和形势的需要去要求我们,希望我们作为他的亲人能够起到带头作用,到最基层、最艰苦、最边远也是最需要我们的地方去。

在中南海的十几年里,我印象中伯伯一直非常繁忙,工作起来夜以继日,走起路来也总像阵风,年轻的卫士都得一路小跑才能跟上他的脚步。他总说,在革命的数十载春秋中,有千千万万的同胞、同志、战友为了新中国牺牲了生命,我们只是最后的幸存者,我们不可以忘记他们的流血牺牲,更要替他们完成建设新中国的心愿,加倍努力工作,不能有丝毫懈怠。

事实上,伯伯为了革命一路都在跑步前进。1924年,伯伯作为时任黄埔军校政治部副主任张申府向廖仲恺和戴季陶推荐的15人名单中的第一人,接到了从欧洲回国参加革命的通知。当时,黄埔军校已为伯伯寄出了回国的经费,但伯伯报国心切,靠借来的一点钱坐着的最低等仓位,“烧黄鱼”般在海上漂泊一个多月,于当年9月回到广州,并于11月担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

印象中,伯伯出行从来都是乘坐飞机,不乘火车。乘坐飞机是一件风险挺大的事情,但他为了节省时间,为党、国家、人民多做一点事,他总是在与时间赛跑,不顾个人安危。

伯伯和七妈的生活也一直非常简朴,他把自己的粮票定得很低,还坚持每周都要吃两三次粗粮,说不能忘本,告诉我们红军长征时吃着草根树皮,忍饥挨饿、牺牲了多少战友才有了今天的生活。在穿着上也是一样,我收藏了一件他的睡袍,上面打了几十个补丁,还有手绢、小毛巾、纱布等也是如此,后来我把这件睡袍捐赠给了中国革命博物馆,也就是现在的中国国家博物馆。

他不光对自己要求严苛,也要求我们不忘为革命牺牲的烈士、牢记革命传统。12岁那年,我进入师大女附中的干部子弟班,当时干部家庭没有收入,实施供给制,无法缴纳学费,所有干部子弟有一个专门的班级。伯伯对我说,你们班革命老区来的孩子多,他们身上有很多革命老区传统,你要努力向他们学习,向他们看齐。我们班的同学很多来自延安、西柏坡等革命老区,他们接受革命教育比我早,跟我以前的同学也很不一样,艰苦朴素、积极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团结友爱、先人后己……这些都是我从这些同学身上学到的品质。

1952年,我就要初中毕业了,这时,国内上映了一部苏联电影《乡村女教师》,片中主人公瓦尔瓦娜年轻时投身乡村教育,影片中有一个镜头演的是全国各地的学生来到乡村看望满头银发的瓦尔瓦娜,学生们自我介绍说,我是工人、我是拖拉机手、我是工程师、我是功勋演员……这个镜头让我非常感慨,那时新中国刚刚成立不久,各行各业都急需人才,但我们国家文盲却占了大多数,我便励志要做一名人民教师,为祖国建设事业培养更多的人才。这一年,我放弃了上高中、留学苏联的前景,进入北京师范学校。

当时,我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党和国家培养了我3年,我感到自己已经可以胜任人民教师的工作了,我深感自己责任重大,应该尽快投入到为祖国培养优秀人才、减少失学儿童的工作中去。”毕业前我主动申请去农村小学,学校发展我加入了共产党。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北京东郊区(现朝阳区)第三中心小学,圆了自己的乡村教师梦。而直到现在,我也只是个“中专生”。

在教师岗位上只工作了3个月,我就被调到东郊区委工作,此后的工作和生活中,我的每一步都走得扎扎实实,从未暴露过与伯伯的亲属关系,更没有借用他们的特殊关系为自己谋利。很多人说,我想办点什么事还不是“一句话”,但我可以底气十足地说,这辈子没有办过什么“一句话”的事。

我自己是这样,也要求自己的孩子、孙子要严格要求自己,我都是个普通人了,他们也更是普通人,我的两个儿子都去过西花厅,也都见过伯伯和七妈,但他们上学、工作时都不会与外人提及这层特殊的关系。

周秉德近照

退休后,我经常会被邀请去做“弘扬周恩来精神”的讲座,虽然随着年纪的增长,长时间的讲座对我而言也着实是件稍感疲劳的事情,但只要有人找到我,我都不会拒绝。现在的年轻人需要、我也很想要让他们更多地了解老一辈革命家的品德风范,了解他们对待党、对待国家、对待人民积极忘我工作的一腔热忱,希望年轻人可以在我的讲座中受益。

日前,《第二批革命文物保护利用片区分县名单》公布,长征片区、陕甘宁片区等22个片区名列其中。图为周秉德女士发予《中国文化报》的寄语,呼吁当代人继续发扬、传承好长征精神。

我深知,作为红色后代,红色传统不能丢。伯伯的精神是值得被传承和敬仰的。2016年,我和家人一同用伯伯的乳名“大鸾”和字“翔宇”注册了大鸾翔宇慈善基金会,希望能够传承他的精神。基金会为黔东南、太行山等革命老区送医送药,帮助他们建设卫生所、学校等;曾在蒙古国捐助了医疗设备并推出了治疗眼疾的公益活动;募集资金为尼泊尔历史上第二所高中阿南达—库迪学校重建“悲悯楼”,1957年,伯伯曾经在访尼期间参观过这座学校,1958年,在伯伯的支持下,中国佛教协会援助该校建造了这个两层教学楼——“悲悯楼”。

现在,这个基金会的工作人员不多,但都是一些“爱周人”,他们都是年轻人,却有意与我们一同传递伯伯的精神。伯伯的精神影响了我的一生,更让我一生受益。我也知道,很多年轻人受他的精神影响,因他的精神鼓舞,而在自己的学习、工作、思想上都有了极大的进步! 


记者手记

周秉德女士已经到了耄耋之年,与她约采访时得知她近几天还有两场讲座。采访的过程持续近一小时,中间几次她的气息都显得有些不足,可想而知每一场讲座都耗费了她不少体力和精力。但提及周总理的过往,她总愿悉心地回忆、讲述,每一个细节都像是铭刻在她的记忆中一样,深刻、具体而动人。伴着她的回忆,我能够深切地感受到在中南海伴于总理身边的那十几年时光对她的人生产生的巨大影响,也能真切地体会到她对延续这种革命精神的热忱和希冀。

老一辈革命家无不拥有令人敬仰的人生经历和革命精神,这种精神是润物细无声的,只要接触、但凡了解,就没有人会不为之感动和震撼,从而产生在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中做出改变的冲动。希望这种精神在中国能够永续不断,更希望在这种精神的指引下,我们的祖国可以获得更多前进和发展的动力和能量。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