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旅游 » 正文

乡村民宿从业者:不变真是不行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8-08  浏览次数:214542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作者:客户端张婷之前有旅游人说,经历新冠肺炎疫情,有一个行业是几乎“全军覆没”“整体归零”的,那就是民宿业。如今,跨省团队游开放已有半月多,乡村民宿业也在复苏当中。OTA平台携程和
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   作者: 客户端 张婷


之前有旅游人说,经历新冠肺炎疫情,有一个行业是几乎“全军覆没”“整体归零”的,那就是民宿业。如今,跨省团队游开放已有半月多,乡村民宿业也在复苏当中。OTA平台携程和民宿预订平台木鸟民宿公开的数据显示,7月,平台订单数据环比上月增长超50%,其中跨省游订单增长明显。让我们听听东南西北的乡村民宿主怎么说——


▲浙江省丽水市松阳县石仓村保留着深厚的客家文化古韵。鸣珂里•石仓文化民宿被30多座古色古香的明清古建筑群环绕。


回血中,一天无一人还是有的

讲述人:盧英

鸣珂里·石仓文化民宿负责人

最近来了一拨上海客人,特喜欢我们这儿,说睡得美、吃得香,再也不用掐着点儿了,慢慢来就行。大家惬意地走村串巷看古建筑、尽情在小河里摸鱼抓虾,体验一把古井打水、学习一下竹篾编织、品尝一口时令客家菜。我们新开设的“神仙豆腐”制作体验活动特别受欢迎。食材就是客人采摘的新鲜山母柿叶子,大人和孩子一起把叶子放在大石槽内捣碎……

为让客人住得安心,疫情防控工作我们一直扎实做。客人入住,要测体温,扫健康码、摄像头登记、填表格;入住后,定时、数次的全面消毒。客人走后,要把整个房间甚至民宿外周边区域进行消杀。除了我们自查,政府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也会经常来检查。

在疫情期间停业的那几个月,我们仍然给员工发工资,因为他们大部分都是当地乡村的人。停工无收入对谁来说都挺难的。今年4月,我们家就对外开始营业了,那时候客人大都来自省内。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我们这儿乡村民宿发展最大的困难还是游客量。与依托景区修建的民宿不同,景区自带流量,他们不愁客源,乡村民宿这方面就弱一些。跨省游恢复开放后,除了上海,直到现在还没有其他地区的游客前来住宿。我们心里是有些焦虑的。虽然客人是多起来了,但一天没有一个客人的情况也是有的。为此,我们将餐饮对外开放,既服务于自己的顾客,也可以对外预定,多少可以贴补些。

在当地,我们算是“龙头”民宿企业,激活了片区旅游业态,也带动了农家乐的发展。除了传播非遗文化,我们家还帮村里农户解决土特产销售问题——高于市场价收购当地土特产,包装升级后再对外推销。就像前几天我去参加县里政府安排的直播带货,推出几间打折房、卖力推销当地农民的山货。

期待

真切期待相关部门能积极引流,政府能推出更多政策,实实在在地扶持到乡村民宿。不仅是为了我们自己,也为带动村民增收致富奔小康。



▲ 在福建省宁德市霞浦县三沙镇东壁村,临海而建的民宿“拾间海”让“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日子不再是梦想。


我们感动客人,客人也温暖我们

讲述人:阿曼

“拾间海”民宿负责人

▲“拾间海”民宿内的水院泳池

我们就想“打造一个您在海边的家”。“拾间海”开张时遭遇台风,绝大部分客人都被我们劝退了。但是有一批来自北京的客人怎么劝都不肯走。那几天,白天像黑夜一样,台风呼呼嘶吼着、暴雨噼里啪啦地拍砸着门窗,海水咆哮着掀起巨浪。躲在屋内的我们,和他们相依为命。

大家伙儿一块儿做饭吃,各自拿出了看家菜。他们还手把手地教我们拉小提琴。折腾许久,我终于奏出了人生第一个音符。当时感觉自己棒极了,就像电影《泰坦尼克号》里的音乐家,特有范儿,“就算世界末日到了也不怕”。我们在深夜里准备宵夜,拉着他们喝酒。大家窝在一起天南地北地嗨聊,开心的、郁闷的,统统倒出来,最后只有哈哈哈的笑声和碰杯声,台风什么的都抛诸脑后啦。

后来,也是这拨客人在“拾间海”最艰难的阶段,口口相传地帮我们做推广。这就是家人啊!我们记着这份情。

▲ 孩子在泳池边戏水

当地人以捕鱼和养殖紫菜为生,这样原始的乡村生活如今尤为难得。“拾间海”地处闽东海岸线,面山靠海。一位客人很文艺地对我说,在阳台眺望海天相接的尽头,一切城市的喧嚣、生活的压力都消散了。我觉得,一方面我们在打动客人,一方面客人也给了我们心灵上的温暖。

疫情防控常态化下,我们严格执行日常防疫措施。7月中旬开放跨省游后的入住率平均能达到98%,相比6月有很大回升,达到往年同期水平。前不久,我们还为一对新人举办了一场浪漫的新婚派对。

▲ 在沙滩边组织草木染活动

从业3年来,无数次证明“家”的经营思路是正确的。经过这次疫情,我们更加坚定了要走“乡土化”的理念。疫情期间,一方面闭店没有客人我们挺着急的,但另一方面我们有了真正的属于自己的时光。自己种菜,准备一日三餐,吃完饭带着管家牵着狗子去探索周边的每一座山头,挖野菜、采花……算是实现了当初做民宿的初衷。

期待

希望进一步加大力度普及垃圾投放和分类知识,大家一起保护生态环境,让村庄看起来更美。希望更多符合规定的海上游项目被开发出来,让来住民宿的游客有更多项目可以体验,共同促进旅游产业发展。



▲ 云南省大理市银桥镇银峰村隐邦小重山民宿的音乐夏令营热闹非凡,孩子和家长正津津有味地学习非洲鼓。


很多家庭想要边旅行边学习

讲述人:贺双全

隐邦民宿品牌创始人,隐邦小重山民宿主

7月14日恢复跨省团队游以后,我们家的入住率能达到三四成。7月20日之后,经常满房。

<video controls="controls" src="https://file.ccmapp.cn/group2/M00/00/33/rApnuF8rsxKACD1uAB9VWCG9jJ8078.mp4" id="video"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width: 382.229px; object-fit: fill;">

隐邦小重山民宿闺蜜团安排的女性成长昆达里尼瑜伽训练营

满房现象跟我们近期主推营地项目和夏令营活动密不可分。我们把在地文化和小团队的需求紧密结合,为入住闺蜜团安排五六天的文化深度游。特别是我们与不同类型的培训机构一起开展多元文化项目,包括瑜伽训练营、音乐练习营等。我们提供住宿、饮食、活动场地,培训机构负责招生。

边旅游边学习,已经是越来越多家庭的选择。就像我们在暑期开展的音乐夏令营,活动时长一周,学员为8岁至12岁的小朋友。蓝天白云下,青山绿水间,孩子和家长围坐半圈,随着专业老师的口令,有节奏地打击着非洲鼓。尤其是小孩子学得很投入,摇头晃脑,十分开心。气氛好得不行,很像是一场温馨的户外家庭音乐会。

<video controls="controls" src="https://file.ccmapp.cn/group2/M00/00/33/rApnt18rsYiAFhjnAErPRJvrNJA660.mp4" id="video"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width: 382.229px; object-fit: fill;">

▲ 隐邦小重山民宿在暑期开展的音乐夏令营

现在来云南的游客主要来自国内一线城市和川渝地区,乘坐飞机、高铁或自驾到达目的后,历经层层安全检测和保障。他们到达民宿后,我们还会依照疫情防控的要求,严格把控客人入住流程和日常消杀。目前,没有出现什么特殊情况。

疫情形势不断好转,但50人百人以上的大规模出游,很多人还是比较怵。熟人朋友住民宿、包院儿的也越来越多。几个家庭一起住,大家互相都认识,拥有熟悉的氛围空间,不随便跟陌生人打交道,会在很大程度上避免出现安全问题。

期待

在乡村民宿恢复气血的此刻,政府、行业协会、媒体、从业者等多方合力,为行业全面恢复增动力,为消费者增添信心,多多发声发力。



▲ 北京北、密云东,山中有民宿曰为“云上”。院落环境的营造让客人在村落的幽静中感悟日月星辰及四季变化。


   无论散客还是团队,

每次只接待一拨人

讲述人:李颖

“云上”民宿主要负责人

7月,我们家的入住率达到了90%以上;8月,还接到了同学会的订单,客人来自五湖四海。相比前几个月,现在的情况简直好太多了,那时候几乎是零!国家有信心,我们就有信心。生活总要恢复正常的嘛!

眼下,客人的健康安全是我们全力守护的。除了客房,草坪、果园、阅读室等公共空间也天天消毒。基本上无论是散客还是团队,我们每次只接待一拨人。也就是客房不单独售卖,以包院为主,大大减小了因交叉接触而造成感染的风险。这么做,客人都说好。

         

“云上”民宿内景

我们做民宿的初衷是源于几个小伙伴儿时的梦想:在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有那么一间小院,是一个放松身心之所、一个朋友相约之地、一个小家伙们放飞的自然空间,更是一个家。欢迎回家,一个小而美的家——“云上”。纯朴的农村大姐、大叔是服务团队的主力,配套偶像级的帅哥厨师长。经营主题以亲子为主,夏令营我们常做。除了各种因地制宜的课程,还有沙坑、足球、露天泳池等户外设施,孩子们能在大自然中敞开了玩。

这几天入住的这拨客人,很讲究生活品质,喜欢带自己爱吃的食材和烹饪工具一起过来。他们早餐吃的三明治要放在明火上烤。我们的大姐就起早来帮忙,不收费用。客人们吃得特别开心和满足!

我们尽己所能满足客人的各种“小需求”。离别时,他们都不想走,躺在院子里,惬意地看着孩子和金毛狗在草地上撒欢,留恋地说:

“这儿太舒服了,回家我们可能都不适应了,可咋办!”

“我们能不能再延两天,实在不行我们就延一天。”

“我们‘十一’可不可以订上,要把那个假期全部包了。”

期待

当地政府更多建设一些乡村基础配套设施,让当地老百姓能享用,游客也可以使用,一起享受融入田园生活的轻松和乐趣。



游客感受:

旅游的收获与以前大不同

讲述人:周红  游客

现在出来玩,还是有一丝担心的。但孩子老是叫唤着想出去玩,说已经有小伙伴出去玩了,我才下定决心出来游一趟。为了好好放松一下,我看了很多攻略,决定住民宿。和几个朋友一商量,大家都赞成,我们就包了一个小院,撒开了玩。

看着一院子的花花草草,嬉戏的狗子、兔子、鸭子,我放下了那一丝担心。住地的选择好像也在改变我们旅游的心态和节奏,这一次,我们不必按部就班地赶路跑景点,可以舒舒服服地享受宁静。随意地走村串巷,带着孩子在田野和小河里撒欢,为晚餐亲手采摘时令果蔬,这就是像我们这样久居城市的人向往的乡村幸福生活——闲散、真诚、不累心。

我不太喜欢金碧辉煌的豪华装修,那种典型的外来游客式的旅游住宿体验。做酒店的都说要让顾客“宾至如归”,但传统的主客关系还是生分了些。相比千篇一律一手付钱、一手取房卡的例行公事般的入住程序,民宿经营者多了很多人情味。在院里待着的那两天,我们常常与房主一家坐在屋檐下聊天,逗房主的狗,吃着房主自制的早餐。一趟旅行结束,我们与房主成了朋友,可以说旅游的收获与以前大不相同。


专家观点

拿以前的产品和服务

对待现在的消费者肯定不行

张晓军(中国旅游协会民宿客栈与精品酒店分会会长)

乡村民宿业的旺季已经来了。我们要客观看待行业复苏,不能以整个民宿业全员恢复才说是景气了,而应对照一定比例。在任何时候,整个行业“一床难求”的盛况是不太可能出现的。

可以乐观地说,在常态化疫情防控下,特别是跨省游开放后,被压抑了半年的旅游消费需求、社交需求明显增强,即我们期待已久的反弹终于出现了。

我们也必须冷静地看到,市场总体规模在恢复,同时也在变化。变化实际上还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带来的。经历疫情的消费者,需求变得更加多样,口味变得更加挑剔,对民宿各方面品质的要求变得更高了。这就要求民宿得调整,若拿以前的产品和服务来对待已经变化了的消费者和市场,肯定不行。抱着侥幸心理“装老酒走新路”,也是行不通的。

民宿的品质化的改造性提升,个性化、主题化的特色产品的营造以及新技术的掌握,都是当下我们必须拿出行动的。一场疫情让直播成为全行业的风口,民宿也不例外,现在“会不会直播”“能不能播出高颜值”,直接影响民宿的认可度、知名度和收入。原来那种只靠区位优势、仅提供简单住宿服务的同质化民宿产品,很难再有市场,而文化型、康养型、亲子型等有传播力的特色主题民宿会更有前景。

目前正值暑期旅游旺季,这些问题可能不太明显,等到再进入淡季时,从业者“不变真是不行”的认识会更深。


 记者手记 

回顾上半年,民宿业像是坐过山车,大部分民宿主的神经高度紧张,不少人选择退出。诸多因素加持下的这个暑期,又一次从零做起的民宿主们振奋起来了。

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对民宿业乃至整个文旅行业是沉重打击,造成了惨重损失。同时,“危”中有“机”,疫情之下,民宿业如何提质升级,成为一个必须面对的课题。

坚持下来的乡村民宿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在疫情期间也不断思索自身的高品质发展,于变局中开新局。他们保持着对旅游市场的信心和企业创新发展的韧劲,将疫情期间的惨淡视为一个“淡季”。

民宿主们深知,无论何时,只有不断自身升级,积极调整经营策略,主动在市场中谋进取,才能真正迎来属于自己的旺季。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