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扶贫 » 正文

大山里藏着所“摇滚小学”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9-05  浏览次数:221660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 作者:于帆 一提到摇滚和乐队,人们立刻会想到音乐节、综艺节目以及在LiveHouse里热情似火的音乐和极具魅力的音乐人。在这个夏天,一场摇滚音乐会让一群大山里的孩子走进人们的视野。贵州省
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  作者:于帆  

 一提到摇滚和乐队,人们立刻会想到音乐节、综艺节目以及在LiveHouse里热情似火的音乐和极具魅力的音乐人。在这个夏天,一场摇滚音乐会让一群大山里的孩子走进人们的视野。

贵州省六盘水市钟山区大湾镇海嘎小学位于有“贵州屋脊”之称的韭菜坪。这所曾经差点被关停的小学,如今有108名学生和12名老师,每个人都会一种乐器,如吉他、尤克里里、手鼓等。高年级的学生组成两支乐队,利用课余时间排练。    

8月19日,11个小姑娘在海嘎小学与新裤子乐队同台演出,直播了一场属于自己的摇滚演唱会。尽管台下观众还不到200人,孩子们的演唱还不尽完美,但她们身穿校服、甩着马尾,稳稳地演奏着、大方从容地唱着,台风完全不输歌手,让观众的目光难以从她们身上移开。

再看线上,开场30分钟,她们就获得了网友26万的点赞——

▲ 当晚,顾亚的直播间有142万人在线观看演出。


“我看到孩子们眼中干净的光” 

讲述人:顾亚  海嘎小学教师





▲ 顾亚与他的妻子、女儿。

我出生于1987年,家乡在贵州西部盘州的农村。我上小学的时候还不知道音乐是什么。有一天,在外地打工的舅舅背着一把吉他回来,看到他那帅气的模样,我就喜欢上了音乐。后来回想,其实那时舅舅连和弦都不太会弹,只是拨拉着琴弦,弹唱当时被称为“流浪歌手”陈星的《打工谣》。可当时就在我心里种了草,想要一把自己的吉他。

初中毕业后,我如愿考取了六盘水师范学院艺术系音乐专业,我觉得离梦想更近了。我和志同道合的同学组了个乐队,我既是主唱,又弹吉他。我们租了个地下室,用装鸡蛋的纸壳贴在墙上做隔音。那个房间又潮又暗,就挂上一串小彩灯做灯光装饰。为了买乐器,我们几个省吃俭用,常常拿稀粥当饭,那时候我们觉得为了梦想什么都能承受。

可是靠音乐生存还是不现实,在乐队时而有演出、时而没钱赚的情况下,我找了一份正式工作。2014年,我参加了特岗教师的招考,之后分配到钟山区大湾镇腊寨小学,家里人非常高兴。但说真的,我内心是又喜又忧,也许这么多年对音乐的坚持就白费了。

在腊寨小学,我与校长郑龙成了忘年交。后来了解到,郑龙还兼任另外一所小学的校长,这所小学就是海嘎小学。海嘎的冬天很冷,道路不畅,当时全校只有8名学生。因为学生太少,达不到开班人数,当地人只能把孩子送到走半个多小时山路才能到的腊寨小学。海嘎小学面临被关停的命运。

▲ 校长郑龙与同为小学教师的妻子阮续仙

 但是郑龙希望能找到老师把海嘎小学建起来。我当时觉得这事做起来很“摇滚”,马上决定去海嘎,立志把海嘎小学建成完全小学,减轻当地家长负担,让更多的孩子就近入学。

没想到海嘎的条件这么艰苦。当时的海嘎村只修通了土路,距离镇子约有20公里,整所小学只有两名老师、两间教室,因学生太少,其中一间留给村委会办公用了。我住的教师宿舍在学校二楼的办公室,没有自来水,要和其他老师步行十几分钟,到对面的山后抬水。房子保暖性很差,被子睡到半夜还是冰凉的,早上起来想洗漱,却发现水桶里的水已经结上冰了。

最让人担忧的是孩子们的状态,他们内向、怕生、不自信,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改变他们。一天,我在宿舍待着,抱着吉他弹奏了一小段。停下来时,突然发现学生们正挤在我宿舍门口。他们很好奇地看着我,眼神里闪现着渴求的光,那是一种干净的目光。那一刻,我想起当年看到舅舅弹奏吉他时,自己内心的那种激动和向往。于是我就想:那就用音乐试试?

我把自己的几把吉他都拿到了学校。每天中午,和音乐老师胡静一起教孩子们弹奏。这些彝族孩子对音乐和乐器好像具备天然的感知力,学起来也很刻苦。有的孩子下午放学后还跑来找我学琴,缠着我一直练到天黑。

▲ 顾亚带着孩子们学习音乐

我和郑龙商量,把乐器教学作为学校的“第二课堂”。郑龙联系镇上的其他学校,借来一些乐器:两个手鼓、两把吉他、一把贝斯和几台音响设备。每天午饭后,孩子们开始学习乐器。很快,我就看到这些学生变了,他们开始有说有笑了,跟老师交流也不那么害羞了。

我请朋友捐赠乐器,征集来20个手鼓。后来一家公益组织听说了,先后捐赠了15把木吉他、20把尤克里里。现在,学校又有了电吉他、贝斯和架子鼓。

就这样坚持了一年,我们建好了一个个年级,越来越多的孩子来上学,这里真的是一个学校了,不用关停了。

但是我也注意到,等学习时间长了,新鲜感会被日复一日的练习代替,一些孩子会把学习乐器当成额外的学习任务。怎么进一步激发他们的积极性,让他们坚持学习呢?

有一次,我看到5个女生在一起排练了几首歌,我觉得很好,就建议她们组成乐队。几个女孩儿为乐队取名遇乐队,寓意是“遇到”。她们说,能遇到愿意为她们付出的老师是一种缘分。于是海嘎小学有了第一支乐队。现在,未知少年乐队也成立了,也是由5个女生组成。

其实一开始我并没有想到音乐能为学生带来这么大的改变,我就是希望通过音乐让他们感受到美好的东西,但音乐带来了更多。去年,海嘎小学的平均成绩拿到了大湾镇第一。近3年,学校的平均成绩都名列全镇前三。

2018年,我开始把孩子们排练的视频上传到网络平台,本想作为纪念留给自己看,没想到看视频的网友很多。有网友说,这里发生的事情就像电影《放牛班的春天》,音乐是可以改变孩子们的人生的。

乐队的孩子们


希望我能走出这座山”

讲述人:黄玉梅 未知少年乐队鼓手




未知少年乐队鼓手黄玉梅(中)与妹妹黄玉兰、弟弟黄长富。

我叫黄玉梅,今年14岁。马上我就要离开海嘎小学去镇上的大湾中学就读了,我们乐队的其他人都在幸福学校上中学。我们要分开了,但我一定会回来,跟她们一起排练。

在乐队里,我是比较活跃的那一个。我觉得自从学习架子鼓之后,我好像更“好动”了。我喜欢在演奏的时候按自己的感觉加点不一样的动作,有点炫技的意思。有时候太活跃了,老师和乐队的小伙伴都叫我“小邓紫棋”。

很感谢老师和校长。听说架子鼓不是我们这种大山里的小学能用上的东西,但我们有。我接触到这个乐器后,发现能找到快乐。每次敲打架子鼓,我都感觉特别幸福,想把这种快乐传递给别人。

音乐带给我快乐,我有自己的梦想。我希望走出这座山,赚很多很多钱。


“向着梦想前行,因为遇见你”

讲述人晏兴丽 遇乐队主唱




两个乐队的主唱——晏兴丽(左)与晏兴雨。

我叫晏兴丽,今年15岁,在乐队担任主唱。我的妹妹晏兴雨在未知少年乐队担任主唱。

去年,我们乐队的成员已经小升初。这次因为要举办一场属于我们的演唱会,我又回到海嘎小学跟小伙伴一起表演,很开心。

过去在小学学习音乐的时光很有趣、很充实。顾亚老师让我们有了演唱、比赛的机会,让我们看见了更大的世界。一个月前,我为这次演唱会写了一首歌,叫作《遇》,歌名代表了我们的心声:能跟顾老师相遇,是我们心里认为最珍贵的事情。

歌词里有一句:“暖慢慢飘进心窝。远方吹来一阵风响,它曾多次想吹散暖气。”我想说,这是写给老师的歌,“暖”是老师给我们的温暖,而“风”则是一开始组乐队时,外面的人对顾亚老师、对乐队、对学生们玩摇滚这件事的争论。不管别人怎么看,我觉得我们很幸运,这份暖意至今还在我们心里。

我将来想做一名音乐老师,像顾亚老师一样,为山里打造更大的舞台。


我考了全镇第二,没人再说学音乐耽误学习了”

讲述人:罗丽欣 遇乐队鼓手





遇乐队鼓手罗丽欣(左)、贝斯手罗春梅(右)、五年级乐队鼓手罗超(中)。

我叫罗丽欣,今年15岁。我不是太爱讲话,但打鼓让我感觉很自由,摆脱了很多束缚。

我是在从来没接触过鼓的情况下,一下子被这个很霸气的乐器吸引的。同学们都说我安静、不爱讲话,倒选了一样最“噪”的乐器。我喜欢打鼓时候的感觉,会让你感到很自由、很帅气。

我们当时在学校里是用课余时间排练的。家人对我的学习寄予厚望,有时候会担心排练耽误功课,但我觉得其实是音乐让我学习起来劲头十足。那时候,我们凑在一起排练的间歇,大家休息,我就看书,看《呼兰河传》。现在我在镇上的初中上学,考了全镇第二名。没有人再说学音乐会耽误学习了。

虽然在海嘎小学毕业了,但是郑龙校长还在关注我在初中的学习成绩,他希望我考上清华、北大。我会像打鼓那样用力、再用力,不辜负老师的期待。


—记者手记—

观看这场属于11个山里孩子的演唱会,记者被这些真实、生动的音乐和梦想打动……任世间繁华喧嚣,在这些充满稚气的演唱和演奏中,记者听到了纯净的、从内心生发出的音乐,看到了坚持的力量。

▲ 左:未知少年乐队、顾亚与新裤子乐队合唱。右:参与演出的孩子们的家长在舞台一旁加油助威。

当天晚上,演唱会在顾亚创作的当地童谣《海嘎之歌》中开始。遇乐队和未知少年乐队分别登台表演了《歌声与微笑》《童年》《平凡之路》《为你唱首歌》等歌曲,新裤子乐队作为嘉宾与两支乐队分别合唱了《最后的乐队》和《你要跳舞吗》。

新裤子乐队主唱彭磊对这些孩子赞叹有加:“你们的演奏很稳,彼此之间很有默契,看得出在台下付出了很多时间练习。比现在很多摇滚乐队都要厉害!”彭磊说,与这些孩子的相遇很奇妙,是因为“神奇”的顾亚老师,让这些孩子实现了很多音乐人从小就有的梦想——站在更大、更华丽的舞台为观众唱歌。

新裤子乐队主唱彭磊与孩子们在舞台上交流.png

▲ 新裤子乐队主唱彭磊与孩子们在舞台上交流

新裤子贝斯手赵梦说:“跟孩子们一起演出的时候,觉得他们的力量比自己强大。我有这种感觉,好像我们不足为道,未来是他们的时代。”

采访时,朴素的孩子和老师都没有太多华丽的表达,但我能感受到他们内心的坚定。

新裤子乐队告诉他们,学习音乐也好,未来生活也好,会遇到很多困难,希望孩子们以坚韧的精神克服一切困难。孩子们默默点头。相对于大山外的孩子们,他们每走一步都在克服困难,坚持、勇敢从来都是他们生活的信条。

顾亚清楚:“音乐并不一定要成为他们的梦想,只要人生中有过这样一段经历,感受过音乐的美好就够了。”不过,说不定真有那么一天,当人们谈起这些孩子,说的不是“大山里的娃”,而是遇乐队的晏兴丽、未知少年乐队的黄玉梅……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