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头条 » 正文

苏晓风:来不及完婚的团政委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9-05  浏览次数:221548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 作者:苏锐在山东省烟台市的烟台山脚下,有一座红瓦白墙的建筑——胶东革命纪念馆。馆内陈列展示着胶东革命先烈的英雄事迹,每天吸引大量参观者前来缅怀。在这些革命先烈中,有一个人特别引
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  作者:苏锐

在山东省烟台市的烟台山脚下,有一座红瓦白墙的建筑——胶东革命纪念馆。馆内陈列展示着

胶东革命先烈的英雄事迹,每天吸引大量参观者前来缅怀。在这些革命先烈中,有一个人特别引人注目,馆内还专门为其设立了情景展示空间。他就是苏晓风,烟台蓬莱人,年少在北京求学,后辗转回乡参加革命。为了抗日,他在原定完婚日子的那天清晨,离开家踏上了战斗的道路。1940年12月牺牲时,他任八路军山东纵队5旅13团政委,年仅24岁——


                                            ▲ 苏晓风留下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讲述人:张太文苏晓风之孙

▲ 张太文讲述祖父的故事


我的祖父苏晓风原名张尔乙,1916年出生在山东蓬莱的潮水一村。革命年代,出于安全考虑,也出于对苏区的向往,他更名为苏晓风。从小天资聪慧的他,16岁那年到北京上学。在北京求学期间,他经常阅读进步书籍和马列著作,受到了革命思想的熏陶。1935年,他在北京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一二九”学生爱国运动。随后,他加入了党领导建立的抗日救国组织——“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

1937年,祖父在北京的毕业会考刚刚结束,就爆发了卢沟桥事变。他本打算组织部分同学去延安参加抗日,或者到北京燕山打游击,但均未成行。后来,在党组织的号召和帮助下,祖父化装混出北京,于当年秋天回到了老家蓬莱县潮水镇。在家乡,祖父很快与当地党组织取得联系,并开始了短暂但壮烈的抗日斗争岁月。

1937年秋后,中共蓬莱县委根据当时的形势,认为中心任务是准备武装起义,组建抗日游击队。为服务这一中心工作、宣传抗日救亡,祖父和部分回乡知识青年以潮水镇新民小学为阵地,办起了《潮水日报》,积极为抗日奔走呼号。同年,中共蓬莱县委组成了“蓬莱县战地服务团”(后改为“蓬莱抗战服务团”),祖父作为主要成员,开始组织团员参加军事训练。

1938年1月,侵占烟台的日军准备西进占领蓬莱,祖父所在的“蓬莱抗战服务团”按照党组织的指示,决定在那年的农历正月初六举行武装起义。而那天,是祖父原定完婚的日子。

新娘就要进门了,曾祖父张明堂有意让儿子完婚后再走,但祖父说:“我打仗随时都有危险,还是别耽误人家了!”可见在离开家门的那一刻,祖父就下定了誓死抗战的决心。

离开家不久,祖父带领百余人的队伍与另外一支武装力量会合。在党的领导下,两支队伍合编为“山东抗日救国军第三军第三大队”,后扩编为“山东抗日救国军第三军第二路”,下设两个大队,祖父任第一大队政委。这支队伍依托当地的牙山、艾崮山区,在胶东举起了抗日的义旗。

1938年3月的一天傍晚,在大杨家村驻防的祖父与同志们聊天时说出了入党的想法:“革命战士必须在组织的领导下进行斗争才能取得胜利。”第二天,祖父便骑马奔向了中共胶东特委驻地——牟平马石店,找到特委成员宋澄,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当年3月12日,祖父正式成为了中共党员。

从入党那一刻,一直到1940年年底,短短两年多时间,祖父和所在部队参加了多次战斗,粉碎了日军在胶东的数次扫荡。

1940年12月20日夜,已是胶东地区八路军主力部队、八路军山东纵队5旅13团政委的祖父,和曾参加过长征的团长李绍桥奉命率部队向掖县(今烟台莱州市)以东的上庄地区转移。

由于连日征战,得不到休整,13团进驻上庄村后,部队很疲劳,一些战士倒头就睡。当晚,刚准备休息的祖父被一声枪响惊醒,随后枪声如爆豆般激烈起来。祖父和李绍桥简单分析后,认为可能有叛徒告密,因为13团当晚将部队分为三部分驻扎,而日军一门心思打团部。后证实告密者为13团团部驻地——上庄村的一个汉奸地主。听到枪响后,战士们也立刻行动起来,进入战备状态。

▲ 1938 年初,“山东抗日救国军第三军第二路军在搜查原直系军阀吴佩孚的老家吴家大楼时,从地下室一口棺材里发现了这挺二四式马克沁重机枪。同年10月,该部队携带此机枪在山东平度大青阳一带阻击日伪军进攻,用它击退敌人三次疯狂进攻,毙伤 200 余人。因为该机枪威力大,枪身又呈黄色,于是战士们给它起名“老黄牛”。该枪随部队转战各地,参加战斗百余次,“老黄牛”的声名也在胶东广泛流传。1958 年,由济南军区移交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


激烈的战斗中,13团的“老黄牛”不慎丢失。“老黄牛”是一挺黄色的德国造马克沁重机枪(现存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是祖父等人于1938年攻克蓬莱“吴家大楼”时缴获的武器。这是当时胶东地区武装部队里难得的一挺重机枪,13团战士们亲切地称呼它为“老黄牛”。

当晚战斗中,为保护“老黄牛”,13团牺牲了多名战士。李绍桥当机立断:“同志们,这不是丢了一挺重机枪,这是丢了我们的荣誉,丢了我们革命的志气,一定要把它夺回来。”祖父也说:“抬‘老黄牛’的机枪手牺牲了,我们还活着!一定要把它夺回来!”

说着,包括祖父在内的13团战士们冲下山去。上庄村西头,当李绍桥和祖父带部队冲过去时,几个日本兵正围着“老黄牛”手舞足蹈。13团战士们端着刺刀就冲了过去,抢过“老黄牛”后,战士们边打边撤退。当他们撤到南沙河时,一颗炮弹在河中心爆炸,李绍桥身体一歪,倒在河里,有战士背起重伤的李绍桥就往山上走,等停下时,却发现身旁没了祖父的身影。

原来在枪炮声中,也受了重伤的祖父被日军抓住。日军连夜抬着祖父入招远城,他们妄想从祖父口中得到重要情报。面对日寇,昏迷醒来的祖父用尽全身力气抓起一条长板凳,狠狠向敌人头上砸去。穷凶极恶的敌人举起手枪,对准祖父的胸部连开数枪,祖父壮烈殉国,年仅24岁。

祖父牺牲后的第二天是1940年12月21日,冬至前日。胶东地区有“冬节大似年”之说,曾祖父一家正期待祖父回家完婚,但等来的却是他壮烈牺牲的噩耗。时年64岁的曾祖父老年丧子,强忍悲痛说了两个字:“值得!”后来,因为我父亲张雨人(苏晓风的侄子)一直跟随祖父当八路、打日寇,曾祖父让我父亲“一人顶两个门户”,使祖父一脉后继有人。

父亲张雨人曾回忆,1936年,放寒假回家的祖父住在菜园的小屋里,八仙桌上摆满了革命书籍,墙上贴着马克思等革命导师的画像。祖父对我父亲说:“要记住墙上这些人的名字,多为百姓做好事。我建议你去报考师范学校,因为师范学校穷孩子多,进步学生多。”

后来在祖父的影响下,父亲也参加了革命队伍。祖父回到蓬莱进行革命斗争的时候,常常带着我父亲去跟中共蓬莱县委的负责人汇报和请示工作。父亲还曾被祖父安排,去做其他地方武装头目的解释说服工作。

▲ “济南第一团”战旗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国庆阅兵上接受检阅。


祖父生前所在的八路军山东纵队5旅13团,之后参加了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等,后因在1948年解放济南战役中作战英勇,被授予“济南第一团”。1948年9月,华东野战军发起济南战役,纵25师73团(前身为八路军山东纵队5旅13团)顶住敌人的疯狂反扑,在济南城东南角率先攻入市区,使得后续部队得以迅速向纵深发展。此后,该团参加了淮海战役,后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27军79师235团,参加了渡江战役,涌现出“渡江第一船”,战上海,下江南,并参加抗美援朝在九兵团编制内血战长津湖。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阅兵,“济南第一团的旗帜在英模队列中猎猎飘扬。从天福山起义到国庆70周年阅兵,祖父所在英雄团队的英勇精神,将永远激励中华儿女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大会现场,“马石山十勇士”荣誉旗出现在首个徒步方队前方。“马石山十勇士”与苏晓风隶属同一个团。马石山十勇士纪念馆 供图

2006年,祖父的母校潮水小学百年校庆时,应社会各界要求,上级批准将学校更名为“晓风小学”。

这些年,我经常在烟台各地讲述祖父的故事。祖父把短暂的一生,献给了民族解放事业。他和许多革命先烈一样,没有留下子女,甚至有的连照片或者名字也没有,但他们却用鲜血和生命,浴血奋战出了一个站起来的中国,留下了一笔无比珍贵的精神财富。我将继续把祖父的故事讲给更多人听,让更多人记住那段历史。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