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头条 » 正文

“敌后武工队”最后的老兵:贾正喜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9-05  浏览次数:231549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 作者:李秋云 范海刚“除汉奸、打伪军、善伪装、搞奇袭,让敌人摸不着、打不着,让敌人闻风丧胆......”敌后武装工作队分队长冯志根据敌后武工队的抗战事迹,写出了《敌后武工队》一书。“
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  作者:李秋云 范海刚

“除汉奸、打伪军、善伪装、搞奇袭,让敌人摸不着、打不着,让敌人闻风丧胆......”敌后武装工作队分队长冯志根据敌后武工队的抗战事迹,写出了《敌后武工队》一书。“我总觉得如不写出来,对战友们总有亏欠,在祖国面前仿佛还有什么责任没尽到,因此,心里时常内疚,不得平静!”冯志在小说的前言中写道。小说于1958年出版,曾被译成英、俄、日等多国文字,先后3次被改编拍摄成电视剧和电影,为国内外观众所熟知。

▲ 贾正喜给《贾正喜详说敌后武工队》的读者签名

敌后武工队是一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不穿军装的抗日队伍,于1942年成立于冀中平原地带,主要任务是深入敌占区,发动群众,依靠群众,组建民兵组织,建立情报站,开展对敌斗争,摧毁敌伪组织、伪政权、维持会,配合抗日根据地的对敌斗争,使敌占区逐步变为抗日根据地。武工队对粉碎日、伪军的“治安强化运动”,巩固和发展抗日根据地,作出了很大贡献。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让我们听听敌后武工队最后一位老兵贾正喜讲述当年的风云故事。


讲述人:贾正喜

(小说《敌后武工队》“贾正”原型人物,现年100岁)

▲ 贾正喜向战友们敬礼


我叫贾正喜,1921年出生于河北省徐水县大因镇王村。自幼家境贫寒,13岁父亲就去世了。我们家兄弟姐妹多,作为老大,自小打草、拾柴、挖野菜、摸鱼捞虾,什么活我都干。16岁那年,我就去给人扛长活,就在那年,发生了卢沟桥事变。

<video data="video" controls="controls" src="https://file.ccmapp.cn/group2/M00/00/34/rApnuF9Q_ASAS75BBAs9dvnaWsM506.mp4" poster="https://www.ccmapp.cn/static/images/default_video_image.jpg" videoid="984d7dcd-971b-4bbb-95ba-c3e22d83fa42" id="video"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width: 424.458px; object-fit: fill;">

▲ 2020年9月2日,贾正喜向记者讲述在敌后武工队的风云故事。


有幸加入敌后武工队


那一阵,成天听大人们说,小日本在卢沟桥向中国军队开火,战斗打得很激烈。随后,日军出动飞机对河北保定城区和周边进行轰炸。我跑到了附近的防陵村,躲进了一个大苇塘里。听躲在里面的老乡说,日本鬼子杀人、抢东西、强奸妇女,坏事干尽。那会儿,保定火车站、防空洞都被炸了,跑进防空洞的人都被闷死了。这里面,有我的好几个老乡,还有我的一个当家子姑姑。打那时起,我就恨死日本鬼子。我离开了家,下决心找到共产党,参加八路军打日本鬼子去。

终于,在安新县东马村,我找到了冀中军区四分区,司令是孟庆山。那年是1939年,我18岁,被分在了18团3营。1940年,冀中四分区按晋察冀边区统一编排改为九分区。同年,八路军发动了“百团大战”,沉重打击了小日本。日军很恼火,1942年5月1日,进行了大扫荡”,实行“三光政策”,抗日根据地遭到了很大破坏。我所在的九分区18团也转移到完县(今顺平县)贾各庄一带。

我们驻扎在离贾各庄二十来里地的大悲村,一边整编队伍,一边休养身体。1942年阴历八月,有一天突然通知要开会。到了才知道,分区决定组建一支敌后武工队,我有幸被抽中。到现在,我都记得敌后武工队的主要任务:一是宣传发动群众,恢复和开辟根据地;二是瓦解伪军、伪组织,改造伪政权;三是拔除日军据点,打击日寇,镇压汉奸。我记得敌后武工队那会儿有四十六七人,大家换上机关枪、掷弹筒、日造马步枪、驳壳枪等新武器后,特别开心。紧接着,我们就开始了集训,除了给我们讲国际形势、游击战战术、瓦解敌伪军的工作方法外,还教我们识字、唱歌,演文艺节目。我记得表演节目《军民一条心》时,我出演的是老牛哥,节目现场十分热闹,老百姓特别喜欢。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还有两个日本俘虏教我们学日语,不是简单的“米西米西”这种,我们学的那些日语都能和日本鬼子对话。



被手榴弹炸掉一颗门牙


冯志在小说中经常提到我少的一颗门牙,我就说说这颗门牙的事。这颗门牙是在打博野邓庄儿的战斗中被手榴弹炸掉的。那是1941年的夏天。那次战斗中,我们这个班是梯子组,5班、6班上梯子后,我们4班也上去了,大梯子经不住3个班的战士,就从中间折了,战士们都摔了下来。这时敌人从上边扔手榴弹,有一个手榴弹落在地上半天也不炸,我就去看,一看坏了,正冒火呢!我赶紧躲,“轰”的一声炸了,我这颗门牙就没有了,当时我也顾不上,只顾往上冲。战斗结束后,我们班都以为我被炸死了。就这么着,我成了“没牙颗儿”。

1942年秋天,我们敌后武工队接到了上级下达的一项重要任务:护送50多名地下工作人员到路东敌区开展地下工作。参加任务的有我、魏树槐、魏福生、雷牛儿和分队长冯志,一共5个人。当地,敌人已经设了封锁线,挖了两三米的大沟,上边架了铁丝网,岗楼一个接一个。

我们在前头走,冯志在后面领着他们,后半夜就到封锁沟了。刚开始还算顺利,天快亮的时候,我们计划走小道儿,绕过江城。江城是敌人的一个大据点,把守得更严。在石庄村北,碰见3个穿便衣的人,我就赶紧趴在粪堆上,魏树槐和雷牛儿急忙钻进坯垛里,我趴着跟那3个便衣说了几句话后就站起来,一眼看见前边几步远是一条沟,沟里趴满了穿军装的人。我心想这下坏了,中了敌人的埋伏了,就赶紧拔枪。这时候,4个穿军装的人就把我围住了。“你是哪的?干什么的?”我一边支应着敌人的盘问,一边想脱身的办法。我手疾眼快,一枪先撂倒一个,趁着那3人一愣神,我往下一蹲,一闪身蹿出去十几米,滚进一个小沟,瞄着敌人就是一梭子。魏树槐就开始嚷:“营长,调几挺机关枪来。一边喊,一边朝敌人堆里扔了一颗手榴弹。敌人一下子就乱了,哭的喊的都有,都趴在地上,谁也不敢上。趁着敌人在慌乱之中,我顺着沟跑了,冯志乘机带领地下工作人员直奔预定的接头地点。

由于混乱,我们几个队员都走散了,冯志以为我和雷牛儿都牺牲了。第二天会合,见到我们,大家高兴坏了。我们回到贾各庄后,敌后武工队一下子就出名了,我们不光圆满完成了任务,还打了个胜仗。



“自行车夜袭队”让敌人摸不着、打不着


1943年9月,日军对晋察冀边区北县区进行了3个月的"秋季大扫荡"后,收买了一些败类,发展汉奸特务组织。我们敌后武工队先后铲除了“扒皮”侯敬宜、“哈叭狗”丁化成(在小说中叫苟润田)等汉奸,在保定产生了很大影响,也给敌后武工队打下了很好的群众基础。1943年10月,为了配合晋察冀边区军民作战,打乱敌人的军火物资运输计划,我们打算袭击保定南关火车站。敌后武工队领导杨寿增,也就是小说中塑造的敌后武工队队长杨子曾的原型,给我们制定了作战计划,决定由冯志、我、李寿昌、朱凤鸣、祝向阳、魏云山、魏树槐等8个人,骑着自行车前去执行任务。

要说这骑自行车还是我的功劳呢。说来也巧,行动前几天,我们在大魏村村北,从一个伪警察那弄来辆自行车。在当时,自行车可是个新鲜物儿,我们一蹬上去就摔了跟头,惹得大伙儿哄笑。最后,大伙学会了骑车。这次行动,我们一人骑着一辆,为了迷惑敌人,化装成夜袭队,让敌人摸不着。可是,敌人的夜袭队为了对付我们,假扮我们武工队,夜里到老乡家里,让老乡真假难辨,这给敌后武工队造成了很大危害。敌人夜袭队的队长名叫张万胜,就是小说里那个夜袭队队长刘魁胜。

我们将计就计,按照敌人夜袭队的模样,找来墨镜、大褂等装扮上,当天中午从樊庄出发,不到下午3点就顺利到达南关火车站。祝向阳故意撞了下护路警察,那个警察张嘴就骂,这时,老日本特务太平从屋里出来,哇啦哇啦说了一堆日语,魏树槐上来就是一枪,直接把太平打死了。我们几个端着枪就往里冲,里边那几个伪警察还没明白咋回事,就被我们下了枪。我们还逮住了一个日本小特务,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吓得都哭了。冯志说,放了他吧。后来冯志的妻子苑莎还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就是《冯志放走了娃娃兵》,说的就是这个事儿。



为民除害,打死“张阎王”


有一个特务伪军叫张文考,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坏蛋,老百姓都叫他“张阎王”。我记得,敌后武工队从1943年六七月份到腊月,就一直追着他打,他狡猾得很,好几次都跑了。腊月二十七这天,“张阎王”出去抢了村民东西,往回撤。我们计划在罗候村东公路上打伏击,由于放哨的李青云眼睛不好使,错过了最佳伏击地点。“我打打试试。”大家打算放弃的时候,我直接抄近道就去了。一上来,我就朝敌人的头车开火,这时候武工队和县大队也冲上来,冲在了车队中间,24团的两个连也在车队后面冲了过来。敌人一下子就乱了,马车也没人管,被丢在了路上,前面不远处就是敌人的炮楼。头车的不少伪军直接跳车,跑到了炮楼里。我们大部队会合后,发起了猛烈攻击,敌人顶不住,跑的跑,死的死,“张阎王”也在这乱枪中被打死。

打死“张阎王”以后,杨寿增就被调走了,去了清苑县大队。那会儿,敌后武工队在保定周边一带的仗基本上打完了。1944年,阜平整风运动后,冯志就调离了敌后武工队,回到前线剧社工作。我们九分区敌后武工队转战天津静海县一带,开辟新的根据地。



红色传承,讲述敌后武工队的战斗故事


1946年,在部队精简整编中,组织上让我到地方当干部。我心想,我又没什么文化,干不了会耽误事,就主动要求复员回家了。在村里,我也始终以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在担任村长、村支书时,带领乡亲们跟着共产党走,执行好党的政策。

现在我家已是四世同堂,我把敌后武工队的故事讲给儿子、孙子、重孙子听,我自己都不知道讲了多少遍了,孩子们一看抗日片,还会缠着我再讲讲。我始终觉得,中国人永远不能忘记小日本侵略我们、烧杀抢的历史,一万年也不能放松警惕。所以,只要我行动方便,就经常到一些机关、学校、工厂讲述这段历史。现在我讲不动了,我的孩子们也开始继承这份宝贵的精神遗产,替我参加一些红色活动,讲述敌后武工队的战斗故事。


记者手记


▲ 贾正喜和志愿者在一起

▲ 贾正喜与家中的毛主席画像合影

▲ 贾正喜给记者讲述当年的故事画面

贾正喜是“敌后武工队”的最后一位健在的老兵。目前,老人身体还算硬朗,眼睛不花,只是听力不太好,说话有点慢。再过1个月,老英雄就要迎来他的101岁生日,在这里,我们提前向老英雄说声生日快乐,祝愿老英雄身体健康。采访中,贾正喜的二儿子贾安良给我们提供了大量的历史资料,贾正喜老人说累的时候,贾安良就接着父亲的故事给我们讲下去。可以看出来,贾正喜经常把之前的抗战故事讲给儿子们,让红色精神代代传承。

冯志的小说《敌后武工队》只写到了阜平整风之前的故事,其实,在敌后武工队的抗战历史上,保定周边的抗战活动只是武工队的一个时期。1944年后,敌后武工队转战到天津静海县一带,继续投入到轰轰烈烈的抗战斗争中。敌后武工队在攻打王口据点的时候,贾正喜被手榴弹的弹片炸进太阳穴,右手食指被炸断,晕在战场,后来捡回一条命。正是这种奋战精神,让武工队在这里打了无数次胜仗,打出了“神八路”的威名。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