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头条 » 正文

叶飞将军在“沙家浜”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9-05  浏览次数:231664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 作者:客户端叶之桦(叶飞将军之女)沙家浜芦苇荡风景区原先没有“沙家浜”这个地名,那是阳澄湖畔某个小镇被戏曲编剧虚拟的名字。京剧《沙家浜》出了名,于是沙家浜镇也就因戏得名,被开发
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  作者: 客户端叶之桦(叶飞将军之女)



沙家浜芦苇荡风景区


原先没有“沙家浜”这个地名,那是阳澄湖畔某个小镇被戏曲编剧虚拟的名字。京剧《沙家浜》出了名,于是沙家浜镇也就因戏得名,被开发为红色旅游景点。沙家浜芦苇荡风景区是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全国百家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国家5A级旅游区、华东地区最大的生态湿地之一,景区占地6000多亩,拥有独特的历史人文和自然生态资源,已形成了革命传统教育区、红石民俗文化村、国防教育园、军事训练基地、芦苇水陆迷宫、横泾老街影视基地、沙家浜湿地公园、横泾剧场、美食购物区等功能区域。 2017年12月,被评选为全国中小学生研学实践教育基地。


叶飞,福建南安人,1914年5月7日出生于菲律宾,1919年回国。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2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共青团福建省委宣传部长、代书记、福州中心市委书记,中共闽东特委书记,闽东军政委员会主席,独立师师长兼政治委员,新四军第六团团长,江南抗日义勇军副总指挥,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第一旅旅长兼政治委员,第一师副师长、师长兼苏中军区司令员,苏中区党委书记,苏浙军区副司令员,华野第一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第十兵团司令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中共福建省委第一书记、省长,福州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国家交通部部长,海军第一政治委员、司令员,第六、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是中共第八、第十一、第十二届中央委员,第十届中央候补委员,第一至第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99年4月18日在北京病逝,享年85岁。

我的父亲叶飞将军撰写的《叶飞回忆录》中有一张老照片,几位抗日战争时期的军人站在两条小木船上,镜头中央一位清瘦的军人背手微笑着望着镜头。这张照片下面的说明写着“一九三九年于阳澄湖上留影”。

这张照片可能是美国女作家艾格尼丝·史沫特莱拍摄的。史沫特莱以英国《曼彻斯特卫报》记者的身份,以为中国红十字救护总会考察江南敌后情况撰写调查报告为由,去寻找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和游击队。1938年10月17日,汉口陷落的前几天,史沫特莱悄悄南下了。1938年10月29日,她到达了皖南新四军军部,11月抵达了新四军控制的游击区。她实地拍摄了许多照片,配以报道发表于西方媒体和上海租界的英文报刊。在她的文集《中国战歌》中,史沫特莱深情地写道:“我全身心充溢着对于中国人,对于中国游击队和民兵爱国者的热爱之情。我由衷地热爱他们……”

叶飞在回忆录中写道:“1939年5月,江南无边无际的原野上,稻苗茁壮,新竹翠绿,一片生机勃勃。5月4日这天,新四军六团干部战士情绪格外欢快,因为第二天,我们就要出发到江南东路去打击日本侵略者。”

所谓东路地区,是指常州以东宁沪(当时叫京沪)铁路两侧的长江三角洲地带,南起太湖,北至长江,东接上海。日本侵占东北以后,在大举进犯华北的同时,以重兵占领了这个地区。而在南京、上海陷落后,江南地区陷入混乱的无政府状态。这里也活跃着各种各样的抗日游击队、地方武装和面目不清的杂牌部队。

1939年5月5日拂晓,叶飞带领新四军六团在常州附近越过宁沪铁路,天明后与梅光迪的部队会合。这是梅光迪拉起来的一支地方部队,号称“江南抗日义勇军”(简称“江抗”)。上海地下党组织派何克希去担任副司令。陈毅派新四军六团和这支杂牌军会合,打着这支部队的旗号。会合后梅光迪任总指挥,叶飞任副总指挥。这支队伍继续东进,不久后到达无锡梅村和强学曾的游击队会师。江南地方党组织和老百姓非常热情地欢迎他们的到来,送水送粮,充当向导,介绍情况。特别是当地群众,看到他们着装整齐、纪律严明,猜测他们是新四军,盼望这支队伍能够狠狠打击日本鬼子。

1939年6月24日晚上,“江抗”打响了“夜袭浒墅关车站”战斗。这一仗打得干脆利落,前后只用一个多小时就全歼了这个据点的日军,还使铁路停止通车三天。上海和香港的报纸发表了消息。从此,“江抗”的旗帜打出去了。

浒墅关战斗后,“江抗”乘胜继续向东发展,进入常熟境内,到达了阳澄湖边。他们和常熟党组织及其领导的“民抗”部队取得了联系,在东塘寺一带站住了脚跟。

“七月的阳澄湖,苇叶青青,稻谷飘香,是鱼虾正肥的季节,渔民的汽船、木船在湖面上往来不断。但我注意的却是无边无际的芦苇荡。这儿港汊星罗,水网密布,颇像《水浒》里描写的梁山泊。当地同志介绍说,这芦苇荡里地形十分复杂,没有人带路根本进不去;就是进去了也出不来。听着,看着,我想到陈司令员(陈毅)关于相机建立抗日根据地的指示,觉得阳澄湖及其周边地区就是一个建立抗日东路抗日根据地的好地方。”(摘自《叶飞回忆录》)

在阳澄湖上出现了一支新四军的“水军”。一条汽船拖着十几条木船或几条木船拖着一长溜木船,浩浩荡荡,好不威风。如果遇上日军的“扫荡”,有利时就狠狠打一下,打他个措手不及;不利时就转身躲进芦苇荡。敌人想进进不去,想打打不着,气得直朝湖里乱放枪,新四军战士则在一边看热闹。日军虽然在伪军的配合下,经常进行残酷的“扫荡”,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但是在阳澄湖这一带他们的一次次“扫荡”都以损兵折将的惨败而告终。

在长江三角洲的水网地带,以阳澄湖东塘寺为中心的苏(苏州)、常(常州)、太(太仓)和澄(江阴)、锡(无锡)、虞(常熟)抗日根据地初步建立起来了。在不长的时间内,各乡各县都很快建立起自卫队、农救会、青救会和妇救会。这些都是抗日的群众组织,他们配合部队反击日军的“扫荡”,打击和骚扰敌人,传递情报,救护伤病员,筹集粮食,做军鞋,十分活跃。江南抗日义勇军有了这块根据地,如鱼得水。

有一支赞颂新四军的歌谣唱道:“军号响,哒哒嘀,新四军,打游击。今日东,明日西;今日散,明日聚;敌人多,就撤退,敌人少,就袭击。打仓库,缴武器;打汽车,夺军衣;打汽艇,有穿吃。日寇当了运输队,老百姓个个笑嘻嘻。”

“江抗”就是这样,在苏、常、太地区神出鬼没,纵横驰骋。每打一仗,不但消灭了敌人,而且能缴获大批武器。国民党军队撤退时,在这里丢下了大批武器,“江抗”也收缴了一部分。新四军六团开始东进时,武器陈旧落后,到这时每个班都装备了轻机枪,每个连都有重机枪。武器缺乏的困难解决了。“江抗”的名气越来越响、威信越来越高,人们也逐渐知道“江抗”就是新四军,因此许多青年积极参军。上海、无锡等城市的青年学生和工人,纷纷前来投奔“江抗”。短短几个月,部队的数量就大大增加。到了同年10月,包括地方武装在内,已经有6000多人。新四军六团东进时不到700人(有一个营被皖南新四军军长叶挺挑选去作为警卫营),此时已经兵强马壮,成为一支驰骋江南的劲旅。

最出名的一次战斗是“火烧虹桥机场”。在建立根据地之后,叶飞派新四军六团副团长吴琨、何克希带领“江抗”二路一个支队和“江抗”五路一个团的兵力,向上海近郊挺进。他们日夜兼程,连续行军作战,渡过浏河,抵达嘉定地区,而后继续挺进,渡过苏州河,到达青浦的观音堂,叶飞也赶到那里。“江抗”的主力部队在那里隐蔽活动了一段时间,日伪军竟然没有察觉。有一天,上海的数百名日伪军大摇大摆地出来“扫荡”,接近他们的驻地,叶飞决定打他个措手不及,命令“江抗”二路主力出击。日伪军意外受到打击,拼命向上海虹桥机场方向逃跑。支队长廖政国率部追击逃敌,一口气追了60里,天黑后到达上海虹桥机场。他们趁着夜暗,把伪警察和职员关在一间房子里,然后冲进机场,看到停着4架飞机。这时机场四周碉堡里的日军打开探照灯开枪射击。廖政国命令部队打开汽油桶,把汽油浇在飞机上,再将一支支火把扔上去,顿时火光冲天,4架飞机全部燃烧起来。我军乘胜撤回。

这一仗影响相当大,上海的老百姓以为新四军要进攻上海了。第二天,上海的《导报》《译报》以及《密勒氏评论报》《士林西报》等都作了报道,在国际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1939年叶飞站在阳澄湖上的这张照片可能拍摄于初秋,那时正是“芦花放,稻谷香,岸柳成行”的美好季节。他站在木船上对着记者的镜头笑了。此时谁也不知道,他心里藏着一个“秘密”,只有时任新四军第一支队司令员的陈毅和他本人知道的秘密:

那还是1939年5月4日,新四军六团做好了一切东进的准备,领好了新的夏季军装,高高兴兴地准备第二天一早出发。当天傍晚,叶飞刚刚吃完晚饭,支队部打来电话,说陈毅司令员要他马上去。他放下电话,立即跨马向新四军第一支队司令部所在地溧阳县水西村奔去。当他走进陈毅司令员的住房时,看到屋内只有他一个人,默默地抽着烟。见叶飞进来,他用手指指旁边的竹凳,一句话也没有说。叶飞坐下后,陈毅仍然是一言不发。然后,他慢慢从口袋里掏出一份电报递给叶飞看。电报是项英发给陈毅的,内容是坚决反对东进。理由有两条:一是东进超出了国民党划定的“地盘”,会破坏统一战线;二是东路地区铁路、公路、河网交错,日军兵力强大,据点林立,部队到那里去会被敌人消灭。项英的电报实际上违背了1939年2月周恩来到皖南新四军军部传达的中共中央六中全会精神,即新四军“向东作战,向北发展”的战略方针。陈毅传达了这个精神,命令新四军六团准备向东作战。

看过电报,叶飞心情很沉重。两个人沉默了十几分钟,陈毅站起来在屋里走来走去,开始很慢,越走越快,忽然他停在了叶飞面前问道:“哎!叶飞,你看你们到东路去会不会被消灭?”

叶飞立即回答:“你问这个呀!我们有把握,不会被消灭。不仅不会被消灭,还会发展。我可以向你保证。”

叶飞还说:“我敢给你立军令状!”

陈毅摆了摆手,说:“那好!你们走,照原计划行动!”

叶飞站起身,问:“那个,破坏统一战线的问题怎么办?”

“你们走你们的,不要管。这不是你们的事。”陈毅用右手拍了拍胸膛,“破坏了统一战线,我负责!”又指着叶飞说:“部队被消灭了,你负责!”

叶飞向陈毅领下了军令状,从支队部回到新四军六团驻地,立即命令部队提前两小时出发。时间是5月5日凌晨2点。

两个月后,阳澄湖根据地初步建立起来了。彼时彼刻,叶飞是江南抗日义勇军的副总指挥,新四军老六团的番号也改变了。为了应付国民党第三战区,叶飞改名为叶琛,副团长吴焜改名为吴克刚,参谋长乔信民改名为汪明,政治处主任刘松青改名为刘飞。刘飞就是后来在阳澄湖隐蔽的伤病员中职务最高的军人,这些伤病员后来在他的领导下成立了“新江抗”。

站在阳澄湖木船上的叶飞25岁。

……

父亲一生都保持了一个书生的特点,他也保持了一个经历过战争的军人的气质。晚年他常常回忆那些战争岁月,怀念那些牺牲了的战友。

沪剧《芦荡火种》、京剧《沙家浜》上演以后,他非常高兴。他最喜欢的人物是沙奶奶。

“八一三,日寇在上海打了仗,

江南国土遭沦亡,

尸骨成堆鲜血淌,

满目焦土遍地火光。

新四军共产党来把敌抗,

历尽艰辛,东进江南,深入敌后,

解放集镇与村庄……” 

“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新四军军歌我是从母亲和她的战友那儿学会的。在写下这篇文章时,我的耳边又响起这支军歌,我的眼睛湿润了。我看着书桌上的两本书——父亲的《叶飞回忆录》和母亲的《往事灼灼》,满含泪水。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