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头条 » 正文

高克恭:打掉“北窖高线站”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9-06  浏览次数:221701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作者:高佩璞最近,北京市门头沟区斋堂镇马栏村多了不少慕名而来的参观者。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司令部旧址就位于这里。1939年10月,萧克领导的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进驻马
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   作者: 高佩璞


最近,北京市门头沟区斋堂镇马栏村多了不少慕名而来的参观者。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司令部旧址就位于这里。

1939年10月,萧克领导的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进驻马栏村,司令部设在村中一四合院内,院子坐北朝南,大门在东南角,墙体磨砖对缝。该四合院保存完好,后辟为陈列馆对外开放。村中尚存各团团部、医院、枪械所、弹药库等遗址。

近日,记者采访了曾任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第9团3营政治教导员的高克恭的后人高佩璞。他讲述了萧克交给第9团第一次战斗任务时发生的鲜为人知的故事——



 讲述人:高佩璞 

(高克恭之子)



▲ 高克恭

1939年,我父亲高克恭到挺进军第9团3营任政治教导员后,迎来的第一仗就是攻打房山县“北窖高线站”。

▲ 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司令部旧址

北窖村距离房山城40余公里,日寇侵占华北后,在北窖村成立了所谓的“高线公司”,利用“高线站”(一种空中索道,靠铁架支撑,索道上高挂罐斗运送煤炭)大肆掠夺煤炭资源。为切断日寇的煤炭运输线,必须把“北窖高线站”打掉。

▲ 房山北窖村(高线站)

这天深夜,第9团各营赶到距离“高线站”20余里的下石堡村旁的长操村。

这次长途奔袭第9团3营营长晋汉臣没有参加,3营完全由父亲指挥。父亲与副营长何占朋一起召开战斗准备会议,布置各连任务:11连担任主攻,任务是夺取“高线站”,炸毁锅炉房,由何占朋随11连行动,掌握部队,指挥战斗;9连、10连分别抢占村子两边的山头制高点,掩护11连;我父亲随12连行动,12连在11连之后,担任二线攻击部队,随时加强11连的攻击力量,连续攻击“高线站”,切断“高线站”的运输线并扩大战果,消灭在“高线站”的日军、伪军,保障战斗任务完成。

望着逐渐泛白的拂晓天,我父亲果断下达战斗命令,部队开始行动,沿着北窖村西南一道荒坡上了山头,从山头翻过去,潜伏到离“高线站”不到一里地的一片狭长田地中。父亲能清清楚楚地听到“高线站”的机器轰轰响着,看到一个个罐斗沿线缓缓移动下降。村南的小山嘴上,有个一两丈高的小岗楼,离我军埋伏的地点不过几十米。令父亲担心的是,这个岗楼几乎和他们埋伏的地点处在同一水平线上,只要天一亮,我军的行踪就会暴露。村北也有一个同样的小岗楼,这样,全村都在岗楼枪口的火力之内。父亲意识到这两个岗楼的危害性,立即派人向团政委王季龙和副团长赵文进报告,同时命令9连和10连专门调动机枪去封锁岗楼。

此刻,担任主攻的11连打响了战斗。我军的三四挺轻机枪同时开火,刹那间,将敌人岗楼的机枪打得一点声音都没有了。11连很快就突进村子,借民房和街头的矮墙做掩护向前推进,逐步接近“高线站”。父亲见状立刻命令通讯员:“发信号,发起攻击!命令9连、10连封住岗楼机枪,掩护11连占领‘高线站’。”信号弹立即飞向夜空,司号兵吹响冲锋号,顿时枪声大作。

就在11连突进“高线站”时,父亲指挥12连发起冲锋。守卫“高线站”的矿警已吓破了胆,放下武器扭身就跑。当父亲冲到离“高线站”仅20余米时,看到部队完全被东、西两端岗楼的机枪火力压制在“高线站”西侧的街巷里。

11连连长跑到父亲身边报告:

“教导员,日本鬼子的岗楼太讨厌了,就差这一点了,我先打掉岗楼再占领‘高线站’。”

“不行!这件事交给12连,你尽快占领‘高线站’,炸掉它!”

父亲随即命令12连迅速消灭岗楼敌人。几分钟前,王季龙已派通讯员通知父亲,日军已向北窖村的“高线站”反扑过来,让父亲抓紧战机迅速攻占“高线站”,炸毁锅炉房,随即撤出战斗,不许恋战。所以父亲当机立断,命令12连在9连、10连的掩护下炸毁岗楼彻底消灭敌人,命令11连依然向“高线站”攻击,尽快攻占后,炸毁锅炉房切断敌人煤炭运输线……

几分钟后,9连、10连、12连近300人同时扑向敌人的两个岗楼,11连在何占朋的率领下,乘势一举冲进“高线站”,他们越过仅剩40米的空旷地带,进入用洋灰(水泥)构筑的站台和锅炉房后,岗楼的机枪失去了作用,一连串手榴弹爆炸中,11连完全占领了“高线站”的锅炉房。

战士们冲进锅炉房却愣住了,何占朋、连长和指导员也愣住了。眼前的锅炉房设备他们根本看不明白。“高线站”的设备都是德国特殊钢材制成的,又大、又光、又亮,大家根本没见过,一时不知从何处下手炸毁。“高线站”机器的齿轮一个咬合一个,最大的齿轮比碾盘还要大,搬也搬不走,挪也挪不动。除了齿轮外,那一根根盘绕在机器上的钢线比碗口还要粗。

此时,一名战士大喊:“连长,你听,咱们的号。”连长仔细一听,竟是撤退号!连长十分奇怪地看着何占朋和指导员,还没有说出话时,父亲已带着警卫员李丁冲了进来,大声命令: 

“撤退,立即撤退!为什么还不执行?”

“教导员,为什么啊!?白打进来了?”连长的眼泪快掉下来了。何占朋欲言又止。

“哪那么多废话,执行命令!”父亲说完忽然发现锅炉设备完好无损,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锅炉为什么还不炸掉啊?”

可是,当父亲看到这德国材料建成的钢铁锅炉时也愣住了。父亲看看大家说:

“炸不了?”

“教导员,炸不了!炸药有,咱们也不知炸什么地方呀!”

连长两手一摊,望着父亲说:“教导员,手榴弹炸不动呀!枪更打不动,我们算是没有办法了。”

何占朋急得直搓手。

▲ 佛子庄乡政府地址

父亲“没办法就撤退”的话还没说出来,连长一步跨过来恳求说:“教导员,您给我5分钟,我用手榴弹捆起来也要炸掉它!”父亲思忖起来:不炸掉锅炉,那就是没有完成任务呀。可是,时间来不及了,北窖村西北山梁上,从佛子庄方向赶来增援“高线站”的敌人距离仅三四里路了;这股敌人仅日军就有近500人,还有近800人的伪军。他的部队已经处于被夹击的危险之中,如要继续执行炸毁锅炉房的任务,必须将敌人阻击在佛子庄村和北窖村西北山梁的制高点一个小时才行,否则,在人员上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此时,从佛子庄村一带传来激烈的枪声,佛子庄村一线的第9团2营已与增援的敌人遭遇了。   

不炸毁锅炉房心又不甘!

父亲向何占朋命令:“坚决炸掉它!我立即组织兵力和2营一齐去阻击敌人,保证你炸锅炉任务的完成!”何占朋、连长和指导员高兴地直敬礼,何占朋涨红脸说:“请教导员放心!我们一定完成任务。”话音未落,父亲用手势制止了他,凑过去压低嗓门、皱起眉头,十分为难地对他说:“要快啊!千万要快!我们顶不住进攻的。”何占朋深深地点了头,扭身布置炸锅炉的任务去了。

父亲心中十分明白,凭自己的装备武器和战士们的体力是无法挡住敌人一个小时的进攻的,可是,为了完成炸毁锅炉的艰巨任务,天塌下来也要顶住,地陷进去也要填上,豁出去了,付出多大代价也要完成任务。因为这一仗毕竟是第9团改编后的第一仗,也是萧克交给第9团的第一个任务,从哪个角度讲也要完成得漂漂亮亮的!此刻父亲还不清楚,炸毁锅炉房对华北日军是一个多大的打击。

在佛子庄阻击敌人的二营十分顽强,打掉了整整一车日军,迟滞了敌人的增援。可是,疯狂的敌人已经意识到了失去“高线站”的严重性,又增援了一个中队。王季龙经过再三考虑决定撤出战斗,2营接到撤退命令后,乘日军调整兵力时撤出了战斗。三营呢?父亲却没有撤,他下定决心用9连、10连、12连的兵力阻击敌人,为11连炸毁锅炉房赢得时间后再撤出战斗,他率领9连、10连、12连占据了“高线站”西北侧制高点拉开架式阻击敌人。

“高线站”锅炉房里,何占朋指挥战士先用手榴弹炸锅炉钢板,没有成功。看到锅炉炉膛里的火烧得通红,红红的火苗呼呼直往外窜,从锅炉首尾两侧喷出,连通锅炉的粗大管子“咝咝”地冒着蒸气,何占朋有了主意,他指挥连长将10个手榴弹用铁丝捆在一起,死死缠牢,将它贴着中央锅炉下部放好,然后所有人退出锅炉房。连长迅速将手榴弹的拉火索拉开,他转身疾步冲出锅炉房,还未完全卧倒,锅炉窜出的火苗引爆了手榴弹,引起了锅炉的大爆炸,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引发连续爆炸,“高线站”锅炉被摧毁了!

两台锅炉炸坏了一台,锅炉下腹部被炸开了一个比西瓜大的大窟窿,烧得沸沸的水从破窟窿里一下子喷了出来,一直喷到锅炉房门口,战士们直欢呼。

▲ 高克恭的革命残废军人抚恤证

锅炉房巨大的爆炸声将在“高线站”外制高点的遭遇战给炸停了,敌人的进攻停止了。可能他们在请示锅炉被炸了是否还增援。我军赢得喘息之机,父亲心中十分高兴,任务终于完成了。

▲ 北窖村东侧的大防岭

八路军袭击“北窖高线站”并炸毁锅炉房的消息不胫而走,当天就传到了日军驻北平司令部,在侵华日军高层引起了震动。因为修复“高线站”运输线和开采大防岭南北麓煤田一事,早已列入日军参谋部拟定的计划,是日军在华北战略行动的一部分。许久后,日军以高薪聘用了技术人员才将锅炉修复,并加强了防护。这个“高线站”的重要性是我军在战后才知晓的,当时我军仅知道“北窖高线站”战斗虽然没能全歼守敌和增援的敌人,但由于炸毁了“高线站”的锅炉房,造成了敌人的煤炭运输线路瘫痪,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使得处于日军铁蹄蹂躏下的房山和良乡地区的人民群众受到极大鼓舞,也使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第9团声名大振。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