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头条 » 正文

爱你到另一个世界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9-07  浏览次数:258742
核心提示:日报头条河南郑州讯(耿富安 张效奎):  作者:冯天平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这是金元间著名词人元好问为一只为爱殉情的大雁所作《雁丘词》中的词句,千百年来成为人们惋惜意中人为情所困和

日报头条河南郑州讯(耿富安 张效奎):   

作者:冯天平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这是金元间著名词人元好问为一只为爱殉情的大雁所作《雁丘词》中的词句,千百年来成为人们惋惜意中人为情所困和以生相许的经典语言。因词为雁而作,多少人曾感叹人间情薄,人不如物。但是,我最近闻听的一场人间悲剧,使却我震撼惊讶。我以沉重的心情,拙劣的文字,进述他们真实的、悲壮的凄惨故事。
  
  一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豫北煤城还很落后,矿区的生活还相当清贫,人们的温饱问题还没解决。1980年,在一个普通的矿工之家,一个女孩诞生了,她叫钟琴,随后,她的两个妹妹也先后出生。她们的父亲老钟,没什么文化,是矿上的采煤工,在当时属高工资水平。母亲没有工作,专职料理家务。这样的一个五口之家,在当时应该是很普通了。可是,姊妹三个女孩,特别是大妮钟琴,却没有感觉到家庭的温暖和父爱。小时候她不懂事,只知道父亲很粗暴,对母亲,对三个女儿,特别是对自己,常常是无端的训斥,任意的指责打骂,而母亲从来视而不见,没有敢替她说一句公道话。
  
  后来她才知道,父亲那样粗暴,也非偶然。那个年代,男权盛行,父亲是矿上一线工人,母亲没有工作,父亲在家唯我独尊;父亲没文化,农民出生,重男轻女思想严重,看着三个“丫头”,自然是不顺心愿,对女儿少了父爱;母亲是家庭妇女,生性软弱自卑,对老公百依百顺;钟琴又是长女,生性善良朴实,对父母从不违命,逆来顺受。钟琴在缺少温暖和父爱的家庭中慢慢长大。
  
  实际上,钟琴后来才知道,父亲有外遇,在外面有女人,“红杏出墙”,移情别恋,对老婆孩子自然少了关爱,多了横眉冷对。母亲无能为力,只能默默地忍受。
  
  虽然生活贫寒,但小小的钟琴却眉清目秀,聪明伶俐,在父亲的冷眼中,在母亲的无奈下,顽强地生活着。她越来越感觉到,自己和母亲根本无力改变这种现状。有什么办法呢?她恨自己不能选择出生,生在这缺少父爱的家庭;她恨父亲不该在重体力劳动下,不顾妻小,家外有人;她理解母亲生性懦弱,不敢在当时的背景下反抗男权和强权;她恨自己年小无知,幼稚的肩膀不能抗拒父权,对抗不公;她恨自己成长太慢,不能早日自立,冲出家门,脱离羁绊。不可避免,缺少温暖和父爱的童年,给她打上了深深的烙印,直至影响到永远永远。
  
  七岁,活泼可爱的钟琴上了矿上小学,十三岁,她步入了中学时代。
  
  二
  
  中学时代,钟琴有了思维,有了社会意识,和同龄人一样,开始接触外面的世界。钟琴上中学的年代,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上大学,是一代中国人必争的成功之路。但由于家庭出生,由于父亲的重男轻女,她无缘重点中学,只能在矿门口的学校就读。学校不是家庭,没有人为的打压,在这普通的中学里,钟琴刻苦努力,成绩尚可,她美丽大方,朴素善良,渐渐成为一名优秀的女生。
  
  当时的普通中学,一届也就两三个班,且大多是周围的矿工子弟。和钟琴一个年级中,还有一位男生顾义,长钟琴两岁,要个有个,要貌有貌,更重要的是学习好,活泼开朗,是当时学校的白马王子。那个年代,那个年纪的学生,有朦朦胧胧的爱,崇拜优秀者。顾义确实优秀,占尽优势,成了众女生的目标。有几个活跃的女生,开始喜欢顾义。可是,谁也没有想到,顾义对几位优秀的女生没有在意,却偏偏看上了朴素善良、美丽大方、不卑不亢不争的钟琴。
  
  顾义的选择,让众女生羡慕嫉妒恨。那个年代,中学生的恋爱是隐秘和羞涩的,也应该是甜蜜的。自从钟琴感觉到顾义爱意的存在后,二人虽未表白,有意无意的接触却多了,年轻的心灵,揣着梦想,关心着,学习着,成长着,纯洁着。
  
  顾义为什么喜欢钟琴,因为顾义也是矿工子弟,出生贫寒,懂得生活的艰辛,看准钟琴朴素善良的个性,当然还有那少年姑娘的俊俏美丽。在越来越多的接触中,二人的感情发展着、巩固着。中学生活,使钟琴感觉到了有比家庭更温暖的场所,有比父亲更可靠的男人。
  
  可是,总有不尽人意之处,当年高考,顾义考上了一所省内大学,而钟琴却没能发挥好而名落孙山。
  
  顾义金榜题名,而钟琴却名落孙山,正失落时,顾义明确表示,自己早已爱上她,决不因钟琴没考上大学而改变初衷,不管自己走到哪儿,都不变心,并和钟琴默默约定,相爱一生。钟琴知道,顾义是认真的、负责的、坚定的。
  
  高考过后的秋天,在钟琴含情脉脉的送别中,顾义开始了大学生活,而钟琴只能按父亲的安排,早早工作,步入社会。
  
  实际上,钟琴更深爱着顾义,只因自己是个矜持的女生,不便主动示爱。顾义喜欢自己,钟琴当然高兴。几年的中学生活,她不仅长大了,长了知识,感知了外面世界的精彩,更庆幸自己遇到了多才重情的顾义,让她懂得真爱如沐春风,知道了爱的力量,让她对未来充满希望。
  
  三
  
  顾义进入大学校园后并没有食言,很快,钟琴收到了顾义的来信,字里行间,透露着对钟琴的思念和关怀。那个年代,两地联系的唯一方式就是书信,二人进入了鸿雁传书的纸上谈爱。
  
  大学的第一个学期,二人书信往来,情意绵绵,寒假也相约见了面。顾义知道,钟情高中毕业后,按照父亲的安排,在矿上的小工厂当了集体工,算是有了工作。但顾义不在乎这一切,他仍深深地爱着钟琴。钟琴十分感激,感激顾义的重情重义,感激顾义不顾世俗的眼光和地位的改变,仍然爱着自己。
  
  但是,第二学期开学后,两人的书信却突然少了,后来就彻底断了。没有了书信往来,也就没有了音信,二人焦虑气愤,钟琴痛恨顾义的口是心非,连续书信两封,如石沉大海,不见回音。钟琴身为女孩,从父亲身上深知男人的“劣根性”,又自身要强倔犟,在自知位卑的事实面前,“人穷志不短”,决心不再主动给顾义联系,她同时也相信,顾义会“回来的”,但事与愿违,顾义仍杳无音信。
  
  顾义身在学校,一切正常,虽然思念着远方的钟琴,可却收不到钟琴的来信,连去信也不见回音。顾义猜测钟琴可能怕自己靠不住,主动退却了。他生气啊!自己考上了大学,都能坚守爱情,而钟琴却先退出了,且不辞而别,实属不该。想想中学时那么多女生追求自己,自己都没多看一眼,而选择了钟琴。现钟琴的表现,使他“男子汉大丈夫”怎能低下高昂的头?不联系就不联系,看谁能孬了!
  
  就这样,一对情投意合的恋人,断绝来往,开始了冷战。这应该是年轻人的性格,决不妥协。
  
  就在顾义“失去”钟琴而焦虑空虚时,他大学的同班同学甄爱悄悄地走近了他。甄爱年轻漂亮,善解人意,总能在顾义需要时出现,使顾义少了失落,有了温馨。慢慢的,他们相恋了。
  
  甄爱是谁?她也和钟琴一样,是顾义中学的同班同学,只不过当年,顾义看好钟琴,冷落了包括甄爱在内的几个女生。而现在,钟琴失联了,甄爱出现了。为什么会是这样,顾义没有多想。恋爱中的人最愚蠢,没思维,这话一点不假。聪明且重情的顾义,也没能摆脱这思维规律。
  
  后来,甄爱在情意绵绵中“无意”向顾义透露,她听同学说“钟琴在谈男朋友,快结婚了”。顾义闻听此言,彻底相信了自己的判断,知道钟琴有“自知之明”,另起炉灶了,他彻底放弃了钟琴,投情甄爱。
  
  几乎在同一个时期,钟琴从甄爱处得到消息,她和顾义恋爱,已经“在一起了”。“在一起”,多么刺人的字眼,钟琴彻底绝望了,原来顾义真的移情别恋,要另“娶”他人了。她恨顾义口是心非、喜新厌旧、“陈世美”。“失去”了顾义,钟琴也到了婚嫁之龄,只能另作考虑,女大当嫁。
  
  四
  
  钟琴25岁那年,经人介绍,父亲同意,结婚了。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结婚是美好的,是新生活的开始。可是,我们实在无法想象,也不知钟琴当时是怎么选择的,竟嫁给了一个渣男,一朵鲜花真正的插到了牛粪上。更不幸的是,一年以后,她生下了一个小男孩,一个先天脑瘫的男孩。当孩子被确诊为脑瘫后,钟琴如五雷轰顶,她无法想象以后的生活。看着自己身上掉下的肉,看着可怜的孩子,作为母亲,钟琴只有接受,用加倍的爱来呵护孩子。同时,钟情多方打听治疗脑瘫病的信息,她多方筹借费用,只身背起脑瘫儿,踏上了茫茫求医路。北京去过,上海去过,深圳去过,广州去过……外债借了一片,儿子却未见好转。好心人劝她,死了心吧,全世界都看不好,回家养着吧。
  
  脑瘫儿的拖累,使钟情失去了那份本就收入不高的工作,生活更加困难,而作为丈夫的“渣男”,丝毫改不了渣的恶习,在生活上、精神上给不了钟琴和家庭任何帮助。一个女人,何其难呀!
  
  为了孩子,钟琴艰难地维持着!为了生活,为了摆脱丈夫的拖累,孩子五岁那年,她坚持己见,只身出户,离婚了。名义上孩子判给了男方,由孩子奶奶抚养。实际上,钟琴腾出手来,去创造收入,维持生活。孩子仍是她唯一的牵挂。
  
  离婚以后,钟琴开始了第二次创业,摆地摊,开饭店,卖早点,开面包房,看准了的,说干就干,不分昼夜,加班加点。功夫不负有心人,天道酬勤。钟琴勤奋善良,待人厚道,又善于经营,那几年干什么成什么,有了理想的收入,逐步摆脱了困境,她除了照顾孩子,还能照顾父母和两个妹妹。钟琴心地善良,尽管父亲早年有过,尽管父亲性情孤僻,尽管父亲到现在仍利用父权打压自己,对自己苛刻不公,但她仍以女儿之心去尽力赡养已逐渐年老的父母。
  
  钟琴的生活刚有了一点起色和希望,谁知天有不测风云,钟琴有一次身体不适去检查,被查出患上了乳腺癌。癌症,不治之症。拿着诊断报告,钟琴彻底绝望了。都说天无绝人之路,而上天给钟琴安排的,为什么都是绝人之路呢?
  
  面对癌症,面对死亡,钟琴真的绝望了,她不再抗争,不再努力,等待着死亡的到来。她恨苍天不公,让自己屡遭恶运,她恨顾义负义,移情别恋,使自己负气自弃;她恨自己择偶不慎,匆忙结婚,跳进了火坑;她恨上帝不公,为什么把一个脑瘫儿送给自己,使自己唯一的希望都彻底破灭;她恨死神不长眼,为什么又让这绝症摊上自己?她恨自己生不逢时,为什么每一步都是致命打击?
  
  钟琴在痛苦中挣扎着,在两个妹妹的哀求中接受了手术治疗。
  
  五
  
  顾义大学毕业,国家不再分配和安排工作,他和甄爱又回到了生他养他的矿区,并凭着大学毕业的优势和年轻健壮的身体,在矿上参加了工作,成了一名有文化的煤矿职工。不久后,他和甄爱结婚了,并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孩。一对大学同学夫妻,一个可爱的女儿,顾义上班主外,妻子专职持家,幸福美满一家人,令人羡慕。
  
  顾义大学毕业,矿工家庭出生,身体又好,为人大方仗义,又能吃苦耐劳,人缘很好,工作自然如鱼得水,从工人、班组长、技术员、调度员,在不长的时间内,一步步干到了区队长。大家都公认,他是矿上出众的优秀中层干部,年轻有为,前途无量。
  
  我们不能忘记,钟琴也生活在这小小的豫北矿区。矿区是相对封闭的,尽管多年不见,但毕竟同学熟人多,无意中,顾义还是听到了钟琴生活困难的消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无论从哪个角度出发,顾义都会,也应该去关注一下钟琴。这符合顾义的性格。
  
  终于有一天,顾义获得了钟琴的联系方式,他拨通了钟琴的电话。电话里,他们平静地了解了各自的情况,顾义要求到钟琴的餐饮店见上一面,钟琴答应了。这时的钟琴手术过后,尚在治疗恢复期。
  
  顾义轻轻地走进了餐饮店,尽管多年不见,但昔日的同学,昔日的恋人,钟琴一眼就认了出来,一句“坐吧”,一杯清茶,二人隔桌相向而坐。曾经的“失联”恋人,各自负气,都已成家立业,自然有点尴尬拘谨。还是顾义见多识广,开口打破了沉默:
  
  “听说你身体不好?”
  
  “你听说了?女人家,妇科病,死不了!”
  
  “听说不轻?”
  
  “做过手术一个多月了,还在化疗中,治疗效果还可以。”
  
  “这种病都是身心劳累造成的,别想太多,别累着,想开点。”
  
  “这话好说,这理谁都懂,可事摆这儿,自己不能不想啊!不能不干啊!你体会不到。听说你干的不错,当领导了,成区队长了。好好混吧!”
  
  “都不容易。老同学了,往后有事联系,有忙一定帮。”
  
  “劳驾不起!”钟琴拖长话音,冷冷地一笑。
  
  顾义听话里有话,忍不住问道:“别这么说!以前的事我不想提了。你既然说了,我很想知道,当年我上大学,咱说得好好的,你怎么突然不回信了?”
  
  “什么?我不回信了?别恶人先告状,明明是你看不起人,甩了人家,连写三封信都不回!不回就不回,谁离了谁不能活。”
  
  “不对呀!我在学校,后来突然收不到你的信,再写也不回,我还写什么?”
  
  “不可能!那你放假回来咋不去找我?”
  
  “你咋不找我?”
  
  “你是大学生,时代骄子。你不理俺了,俺一个集体工,非缠住你不行?”
  
  “我上学三四年,你后来也不再联系?”
  
  “联系什么?你在大学又谈上了,都在一块了,我还联系干什么?”
  
  “谁说的?”
  
  “有人给我说的!你想吧!那你怎么不给我联系?”
  
  “没了你的音信,你不理我了,后来听说你有了男朋友,我还找你干什么?”
  
  “胡说!当听说你俩谈上好上时,我还在等你。你这没良心的家伙!后来,确实知道你俩要成了,我就死了心了。咱也不高攀,听天由命吧!”
  
  一阵沉默后,双方留下手机号,不欢而散了。
  
  这次相见之后,顾义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他隐隐约约感到,他和钟琴的失联和分手,存在误会,而这误会,应该是人为造成的,第三者故意设计造成的。这个人,非她莫属。谁?自己的妻子甄爱。
  
  顾义回到家,第一次对妻子进行了严肃的盘问。在众多疑问面前,在丈夫从未有过的怒目前,甄爱终说出了真相。
  
  原来,甄爱也喜欢顾义,但她知道顾义喜欢的是钟琴。后来,顾义和甄爱考上了同一所大学,而钟琴却名落孙山留在了豫北矿区。甄爱知道顾义钟琴相恋,并频繁地鸿雁传书。为了得到顾义,很有心计的甄爱在第二学期开学后不久,常先于顾义悄悄地把钟琴的来信拿走撕掉,让顾义收不到钟琴的信,因为曾是同班同学,凭字体她完全能看出钟琴的信。就这样,在甄爱的操作下,钟琴和顾义失联了,空档也当然出现,甄爱却利用天时地利的优势,悄悄介入,不久,她和顾义相恋了。
  
  能有如此心计的人,当然更会关心体贴男人,顾义被假象迷惑了。后来,甄爱告诉他,钟琴有男朋友了。这一针助推剂,怎能不使顾义倒向甄爱。同时,甄爱有意向钟琴传递信息,她和顾义恋爱了,而且“常在一起”。这信息,彻底摧毁了钟琴的幻想,解除了甄爱的后顾之忧。
  
  了解真相后,顾义指责甄爱不该这样,用卑鄙的手段伤害他人。可甄爱却说:我爱你,为了爱情,用什么手段追求你、得到你,都不为过!
  
  什么强盗逻辑?前思后想,顾义才真正认识到自己一向聪明机谨的妻子,实际上是一个很阴沉、很有心计的女人。面对如此局面,顾义又能怎样呢?自己活泼可爱的女儿都几岁了,钟琴也早为人妻人母了。
  
  顾义不是那不理智之人,更不是无情无义之人,他知道钟琴是最大的受害者,但一切都无法修复弥补,只能同情。他曾试探性的问甄爱,同意不同意离婚?甄媛的回答很坚决:绝对不同意离婚,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顾义深感对不起钟琴,是自己辜负了钟琴,耽误了钟琴。当他再次来到钟琴店里,将真相告诉钟琴后,钟琴一屁股坐在板凳上,双手紧拽自己的头发,脸色铁青,气得说不出话,随后突然嚎啕大哭,挥起双拳,向顾义砸去:你这混蛋!你这没用的东西,你害得我好苦啊!
  
  顾义无所适从,只能任钟琴发泄,并不停地安慰:都怪我!都怪我!
  
  好长时间,二人才平静下来。钟琴本就贤惠善良,她懂得事情的复杂性,更知道覆水难收,他们唯一能做的,也是应该做的,就是相互理解,好好生活。
  
  六
  
  生活实在太艰辛了,特别是钟琴,离异的女性,脑瘫的儿子,年迈的父母,患癌的自己,艰难的生意。没见到顾义前,她心如死水,不再努力,顺其自然,失去了对生活的希望。顾义的出现,特别是失联真相的知晓,使她减少了对顾义的憎恨,在心理上有所释然。
  
  而顾义则不然,参加工作后一顺百顺,虽然没少出力流汗,但却收获满满,仅仅十多年时间,从井下工人到区队长,而且才三十出头,是非常出众的少壮派中层干部。家庭就不说了,大学毕业的专职妻子,活泼可爱的小女儿,虽一个人养活全家,但区队长的收入绰绰有余。本来平静的生活,却因钟琴的“出现”而多了几分压抑。
  
  这种压抑,倒不是她担心钟琴会摆弄是非,妨碍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而是“真相”和现实改变了他对一些事的看法,增加了他的心理负担,唤起了他的弥补意识。
  
  顾义忠诚正派,为人光明磊落。他以前认为自己和甄爱自由恋爱,妻子善解人意、聪慧大方,是无可挑剔的贤妻良母。但现在感觉,这种自由像被绑架、被欺骗了,妻子的善解和聪慧掩盖着阴沉和不可告人的目的,有意造成了别人的痛苦,撕裂了别人的爱。这有违他的为人处世原则。顾义还认为,无论如何,对钟琴的失联和放弃,自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身为男人,身为年长两岁的男人,不应该不加分析、草率从事,不应该年轻气盛、不负责任,仅凭两封书信,仅听几句“闲言”,就抛弃了自己最心爱的姑娘。这令他悔恨!如果没有当初自己的“失误”,也就没有钟琴现在的痛苦。他感觉,从良心出发,他应该尽可能给钟琴以帮助,以弥补自己的“失误”。
  
  顾义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从此,他开始了对钟琴的帮助。顾义明白,他跟钟琴只能是同学,而不能是其他,他能给钟琴的,只能是友情,而不能是爱情。钟琴最缺少的是生活的信心,顾义就以电话、信息为载体,讲道义、讲亲情、讲责任,鼓励钟琴放弃悲观,重树生活信心。从此,顾义也经常上店里,开导钟琴。为了能使钟琴的生意有起色,顾义常常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和人际关系,带朋友到店里消费,帮钟琴推销商品,有时甚至直接帮工,亲自上阵。大家都知道,这是顾义同学的店,顾义为人就是义气。
  
  为避免遭人非议,顾义到店里或见钟琴,常常只在有他人在场或开门透明的空间。包括甄爱也知道,顾义在帮助钟琴,但顾义没有出格,回家后仍一如既往,甄爱没说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该说什么。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顾义的鼓励和帮助下,钟琴的生活一天天好起来了,钟琴也渐渐有了笑脸,更可喜的是,钟琴的癌症手术后疗效不错,癌细胞没再活动。钟琴,又站起来了。
  
  七
  
  钟琴又站起来了!但大家都知道,钟琴的背后,有一个不是“男人”的男人。没有顾义,钟琴就不可能站起来。为加快发展,钟琴疯狂地开拓扩张,扩大经营。而顾义,更充实,更累了,作为区队长,井上井下,是矿上最有压力的工作。回到家,他要尽丈夫父亲之责,经营好家庭,而这时的妻子,已少了以前的善良贤惠。作为“同学”,顾义还背负情债,要关注钟琴的身体和生活。他累呀!
  
  谁知,好景不长,恶运还在后头。2014年冬,顾义常无名地咳嗽,呼吸气短,到医院一查,肺癌。中年的顾义患上肺癌,让两个女人心急如焚,妻子甄爱自不用说,顾义毕竟是家里的顶梁柱,是难得的好丈夫。另一个就是钟琴。
  
  听到顾义患上肺癌的消息时,钟琴正在店里打理,她一时手足无措,一脸茫然,她不相信这是真的,又不得不相信这是真的。她放下手中的活,一头扑倒在床,她用被子蒙住头,在床上抽泣,在床上思考。她知道顾义的病是身心劳累所至,是为她所累,为她所病。她才走出困境,她懂得没有顾义的鼓励关心和帮助,她就没有今天,甚至活不到今天。她不敢想象没有顾义,她能依靠谁、能相信谁、能怎么活?她恨老天不长眼,为什么伤我恩人、摧我靠山?想到顾义对自己的好,她决定倾其所有、尽其所能帮助顾义,万死不辞。
  
  肺癌确诊后,顾义立即到矿区总医院住院治疗。顾义的身体,已不适应区队长的工作,组织上将他调整到矿上一行政部门任负责人。工作的调整,自然也影响工资收入,再加上看病,顾义家顿感生活紧张。
  
  为安慰顾义,为鼓励顾义,为陪伴顾义,钟琴常常在白天、在夜里,在顾义家人不在时跑到医院,因为她是“同学”,她是女人,没有“名份”,多有不便。顾义的同事,包括顾义的亲弟弟都十分同情钟琴,理解钟琴,甚至可怜钟琴,为钟琴见顾义提供方便,提供消息。相见不便时,他们就信息微信,相互关心鼓励。
  
  为了给顾义治病,钟琴随时都毫不犹豫地拿出自己的积蓄,甚至转借,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钟琴后来开店挣钱,就是为了顾义。钟琴为顾义看病拿了多少钱,天知地知他俩知,其他人只知道不是小数目,但却是钟琴的全部。
  
  为了照顾顾义的生活,钟琴想尽了办法,做到了极至。顾义因病不能吃硬食物,最宜喝粥,钟琴就在离顾义不远处开早餐店,每天专门为顾意熬上他喜欢的小米粥,顾义有时不能到店里来,钟琴都会让人送去,甚至自己亲自送去。顾义最喜欢吃钟琴亲手做的一种零食冰粉,为了更可口更营养,钟琴每次都不顾其他,亲手制作手搓粉。她对顾义的呵护,超过了任何人。这种呵护,不是作秀,不是十天半月,而是顾义有病的五六年,六年如一日,无怨无悔,风雨无阻啊!
  
  同样,顾义也深深地知道钟琴对自己作出了巨大的牺牲,有有形的,有无形的,有物质的,有感情的,有有价的,有无价的。钟琴已成了顾义的精神支柱,他不能没有钟琴。住院期间,钟琴不便在场,顾义想钟琴时,他会以想吃冰粉为由,让同事去买。只要一说吃冰粉,大家自然就会猜到顾义的心事,就会跑到钟琴的店里取“手搓冰粉”。通过冰粉,钟琴可以得到顾义的消息,顾义可以得到钟琴的消息。冰粉成了他俩的信物,看到冰粉,顾义就看到了钟琴。
  
  同时,顾义的同事也感觉到,甄爱对顾义的照顾却有不够细腻之处,甚至缺乏耐心,有时还说一些不冷不热的话,令顾义伤心。顾义癌症在身,又能如何呢?只能忍气吞声。甄爱当然知道顾义背后、顾义心中还有一个女人,尽管没有爱情,却有着深深的感情。甄爱和钟琴也碰过面,老“同学”了,彼此都心知肚明,常常是尴尬的一笑。
  
  尽管有妻子的关爱,尽管有钟琴的照顾,尽管有不断的治疗,顾义的病却时好时坏,没有回头向好的趋势,2020年以来,突然恶化,不可逆转。
  
  八
  
  顾义病情恶化后,钟琴心急如焚,茶饭不香,她竭尽全力要挽留顾义。
  
  当听说郑州可以换人工肺,但费用太高时,钟琴当即表示可以变卖房产资产,可以借钱支助顾义换肺,并开始了实质性操作。她在给顾义同事的微信中写到:
  
  “需要多少?只要有救,我可以拿,给我说,不能放弃!”
  
  “可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会做到。”
  
  可惜,顾义一身多病,已不能实施换肺术。
  
  顾义病重后,一向不求神拜佛的钟琴,曾多次跑到山里一有名的寺庙,摆上供品,在神灵面前长跪不起,乞求神仙显灵,消除顾义病灾,保佑顾义度过这生死一关,并表示愿以自己有病之身,来替顾义承受病灾,不惜以死相抵。她曾给顾义的一位同事说:如果能替,我愿替他而死!
  
  顾义病重后,她常常发呆,长夜不眠。为了随时掌握顾义的病情,她整天整夜给顾义一同事发微信,令这位同事苦不堪言,又不能不回。她在给这位同事的微信中写道:
  
  “你不回信,我就更无助了。”
  
  “我在这等,心好像都空了”
  
  “心乱如麻。”
  
  “我也不想多想,就是不由自主。”
  
  顾义病危后,她魂不守舍,常常拿着中学时顾义送给她的小娃娃钥匙扣,看了又看,不停地自言自语,又不知所云。顾义已多日不进饭食,她却时不时就做手搓冰粉,在做时常常思维混乱,把白糖当食盐,把咖啡当红糖。她的魂,她的心已经跑顾义身边了。
  
  今夜四月初,顾义已严重病危,家人决定转院卫辉。得知顾义要转外地治疗,钟琴明白凶多吉少,可能今生今世再也见不到顾义了,她决定在顾义转院前,到医院和顾义见最后一面。
  
  要见顾义,谈何容易。在好心同事的周旋下,在甄爱回家做转院准备的深夜凌晨以后,钟琴走进了顾义的病房。
  
  走近顾义,钟琴拉个凳子坐到顾义床前,上身前倾,双手紧紧握住顾义那干瘦无力的手。顾义虽病入膏肓,但神智清醒,他强打精神,痴情地注视着钟琴,看着串串泪水从钟琴脸上流下。
  
  顾义是肺癌,呼吸困难,说话无力,钟琴边流泪边诉说。她告诉顾义,如果顾义能挺过这一关,就算他变成植物人,自己也会放弃一切,陪护顾义到老,如果顾义有难,自己准备追随顾义,虽死不辞。这是钟琴的真情表白,也是向顾义的诀别之言,而聪明一生的顾义,竟将如此悲壮之言,当成了钟琴的临终关怀、安慰之言,听之任之。钟琴依偎在顾义身边,久久不愿离去,天亮了,她又必须离去。
  
  九
  
  顾义转院后,钟琴时刻等待着顾义的消息,又怕有顾义的消息,怕有坏消息。这是她和顾义的同事交流的微信:
  
  “假如他出院了,因为身体情况只能躺在床上,什么都做不了,你打算怎么办?”
  
  “我也会陪着他”
  
  “因为你心里也清楚,他得的不是普通的病。”
  
  “我觉得这个世间我也许是唯一一个能为他生为他死的人了!”
  
  钟琴的不正常表现,使顾义的个别同事意识到她有可能走极端,他们曾长时间关注钟琴,找钟琴的女友陪着钟琴,说服她放弃轻生,不能做错事傻事。钟琴也表示接受,以活在人世,以照顾顾义的孩子来报答顾义的深恩。
  
  2020年6月14日,带着无限的牵挂和遗憾,顾义在卫辉医院永远地闭上了眼睛。离开卫辉时,顾义的弟弟给钟琴发了一条信息:“我们要回家了!”顾义弟弟知道这个女人,理解这个女人,可怜这个女人,他被这个女人对哥哥的深情所感动。
  
  他们要回来了!收到信息,焦虑不安的钟琴六神无主,双手抱着手机,贴在胸口,在店里来回走动,她不敢去解读这简单的信息,她失意地问陪伴她的人:“他回来了!他回家了!为什么回来这么快、这么突然?是好了?能好这么快?没有好?没有好回来干什么?不管怎样,我得去看看他!”朋友只能告诉她:顾义走了!
  
  顾义走了!当明白意思后,钟琴一下瘫在地上,昏了过去。
  
  当天傍晚,一辆灵车在几辆小车的护送下,缓缓驶进了矿区东岭的殡仪馆(火葬场),那是顾义的灵车和他的家人及亲属、同事。有人注意到,在殡仪馆大门的不远处,站着一个女人,呆若木鸡,一动不动。不一会儿,这个人围着殡仪馆墙外的公路和土路,时快时慢,时而低头沉思,时而仰脸长叹,不停地来回渡步。这个人就是钟琴。
  
  一个女人,在夜晚火葬场周围飘荡,她能想些什么呢?她想到了自己经历的一次次磨难,想到了可怜的脑瘫儿,想到了年迈的父母,想到了顾义对自己的好。
  
  顾义已躺在了殡仪馆的太平间,他是自己唯一的可依靠和信赖的人,而自己却不能进去看上一眼。顾义一走,自己回家回店又有何意义?虽不能进殡仪馆陪顾义最后一程,但一墙之隔,她决心在这墙外为顾义守灵。
  
  凌晨一点多,钟琴仍在墙外飘荡。终于,有认识她的顾义的同事过来,好劝歹说,才劝钟琴到一个地方休息。那半夜,钟琴没能入睡,顾义在她眼前浮现。
  
  第二天上午,钟琴再次来到殡仪馆,想到灵堂祭拜一下顾义,顾义家人都在,她几次被人劝了出来,祭拜不成。钟琴几乎要崩溃,悲痛欲绝,她如万箭穿心,撕心裂肺。她决意要见顾义一面,请求顾义弟弟帮助。那天下午,顾义弟弟以死者家人身份,领着钟琴,做通太平间管理人员的工作,来到太平间,让钟琴最后看顾义一眼。
  
  管理员打开尸柜,慢慢抽出尸匣,随着装尸袋的拉开,双眼紧闭,满脸腊黄干瘦的顾义呈尸在钟琴面前。钟琴一见顾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一头扑到尸体上,捶手顿足,嚎啕大哭。
  
  她哭顾义无情无义,他这一走,抛下了自己,自己再无依靠,无人可靠,无人可依;她哭顾义不负责任,两手一撒走了,摆脱了病痛的折磨,却把痛苦和思念留给了自己;她哭顾义走得匆忙,为什么不带上自己,让自己在这无助的人间,活着还有啥意义;她恨顾义心肠太狠,尽管自己哭天呼地,顾义都不看自己一眼,不安慰自己一句;她恨自己无力回天,自己虽一息尚存,却不能用体温去暖醒顾义;她恨自己成熟太晚,为什么不在中学时早熟,冲破世俗嫁给顾义;她恨他俩年轻无知,任性固执,为什么识不破他人之计,草率分开,酿成悲剧;她恨释疑太晚,重见太迟,恨不重逢未嫁未娶时;她恨无良人卑鄙离间,夺人之爱,杀人不见血,使自己死无葬身之地;她恨他俩太世俗多顾忌,中学相悦,情深似海,虽相濡以沫多年,却无鱼水之欢;她恨世间没有忘情水,不能痛饮三杯,忘记这人间凡情,只有到奈何桥头才能割断情根!哭诉的钟琴痛不欲生,这哭声在太平间、在火葬场,惊天地,泣鬼神。
  
  谁也没有想到,太平间哭别之后,钟琴又一个人偷偷跑到火化车间,找到火化工,施以小费,说自己的一名亲属明天要火化,请求安排和顾义前后相继火化,并报上了死者的姓名,说死者姓钟名琴。
  
  傍晚,顾义弟弟收到钟琴信息一条:“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顾义弟弟在殡仪馆,拨钟琴电话,关机,顿感情况不妙,立即告诉钟琴妹妹,务必火速找到钟琴。当钟琴妹妹等人赶到钟琴的面包房,破门而入,钟琴已手握药瓶,服毒身亡。她的身边,有写好的遗书。遗书对一些后事作了安排,苦诉了对孩子深深的牵挂和内疚,表达了极度的痛苦和无奈,只要求死后将骨灰和顾义一起安放。
  
  第二天,上午,顾义的遗体被推进了1号火化炉,随着按钮按下,一股青烟通过高高的烟囱,飘向空中,久久不散。几分钟后,钟琴的遗体被推进2号炉,电钮按下,烈火熊熊,真情不怕火炼,两股青烟合二为一,冲出烟囱,向着很高很远的地方飘去。
  
  临近中午,两个骨灰盒被放进了殡仪馆的骨灰堂,没有相挨,但相距很近,中间只隔了一个。我们不知道,两个骨灰盒什么时候能放一起,能不能放一起?可仔细一想,灵魂已结伴远行,骨灰放不放一块也就无所谓了。
  
  十
  
  故事写完了,我该驻笔了,但又不能驻,心情沉重,我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是一场人间悲剧,太凄惨了。写之前,就有人反对我写,说缺乏正能量,有同情第三者、宣传婚外情、鼓动自杀之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想读者都有鉴赏能力,不必多虑。
  
  我认为,本故事感动人的就是情,人间真情,且十分惨烈悲壮,这种情,在物欲横流、拜金成性的现代,实属少见,令人感动。有人说有同情第三者、宣传婚外情之嫌,也确有一定道理。虽然在听当事人(当然不包括已逝去的男女主人)讲故事时未听到他们有鱼水之欢,但谁敢保证他们就是圣人,洁白无瑕呢?因为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世间凡人。那么深的情,即便真有点肌肤之亲,也是人之常情,别用圣人标准去要求他们,何况他们已经脱离人世凡尘,到另外一个世界去了。要说指责,我们应该指责女主人,不该抛下脑瘫儿,去追求个人感情,从这方面讲,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生命诚可贵,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对亲人、对家人、对社会负责,珍惜生命,特别是珍惜自己的生命,努力做一个对家庭、对社会、对国家有贡献的人。
  
  2020年9月初于鹤壁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