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娱乐 » 正文

为生命呐喊 刘君诗选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9-09  浏览次数:252856
核心提示:日报头条河南郑州讯(刘君) 生灵们以各自有力的线条,倾心表白诉说,而生命创造着光芒四射的指纹,就闪耀在火焰毁灭中,火中的火。岁月如潮,被迫看看深不可测的天空,怔得人想哭,想裸露隐秘的一切,无奈,伸出哲人
日报头条河南郑州讯(刘君) 生灵们以各自有力的线条,倾心表白诉说,而生命创造着光芒四射的指纹,就闪耀在火焰毁灭中,火中的火。岁月如潮,被迫看看深不可测的天空,怔得人想哭,想裸露隐秘的一切,无奈,伸出哲人的手,穿过季节的千疮百孔,穿过石头的经卷,跌断的器官在风中闪光。请看——   

男子汉
       
 男子汉常常把咸涩的泪水吞咽
 却不允许报一声呻吟的苦颜
 男子汉任飘曳的岁月串满
             忧伤的花蕾
 却不能留一片风雪的凋残
 男子汉的情人在远山重岭之外
             被季节斩断
 粉红色的叶片坠落成一次次
           望断柔情的化蝶
 
男子汉在无星无月的漆夜
    燃起孤独寂冷的火种
    编织生命的苍颜
男子汉在大雪纷飞的冬季
    徘徊在空茫的天地
雪亦非雪  路亦非路
   唯有灵魂的真诚卷缠
   涛涛翻腾的历史
        闭门修炼

 男子汉的横竖撇捺很难窥出
来龙去脉
 他们伫立在笔画深处
 任梦中的美丽现实的残缺迸溅
 男子汉肉体的秘密
 在火光中在闪电中烧成黑色的烟岚
 男子汉最动情的时刻
    毁灭在天堂式的地狱门前
 
男子汉让所有的女人
    在岁月的青稞地里
    以一种安然的曲线
    裸露着圣洁的乳房
男子汉粗糙的皮肤静静印染出
        炫目的血流
 殷光闪闪  灿烂夺目
  红彤彤地泛溢出
         太阳体液的辉煌
 
人道:男子汉是钢
铁骨铮铮
面对风刀霜剑
  人言:男子汉是棉
        柔韧纤纤
        裹缠苦辣酸甜

男子汉的爱和恨一样不可思议
男子汉的梦和景一样耐人寻味
男子汉脱口而出的汉字落地生根
坚韧地绵延成阡陌纵横
男子汉表情严肃的绝句平仄工稳
警语醒人以意蕴的长河

男子汉浪迹江湖  长笑短哭
   从祖辈传下来就是
   章法无定的散言
男子汉饮酒长哭  叹颜人生
欲醒欲睡 欲睡欲醒
在穷途和陌路之间
把时空推翻
在宇宙无边的摇晃中
    冲刷一贫如洗的人类

男子汉死亡的档案里
只剩下千古长梦在云端里漂浮跌宕
那种生存的价值
    在凝望中诞生在思想中升华
  在蛮狂的风暴中遍游寰球
 男子汉酸心刺骨的呐喊
      和拼搏抗争的厮杀
      是否正相继辞世?
  男子汉飞翔的尸骨
      还乡的归途
      是否绕开今世却涉及来世?

面对忧郁的荒野
     男子汉下跪
      而后  举杯
把自己渴望盘旋的灵魂重新醉倒
然后脱胎换骨
    定格成一座
         生命的浮雕





   美丽的家园在上古时代
                 就已荒芜
从那时起  母亲亮丽迷人的眼眸
便在出嫁的山坡上淌着黑光
一直淌了几个世纪
如今已是面目全非
    却仍作为典范的教材

不会喝酒的诗人
    捧着疯狂的碗
喝下一腔缪斯的血浆
喝下几千年的阳光
喝下人类闪光或不闪光的眸子

玻璃球般晶莹的眼眸
    发出世界最柔和的光芒
所有人类都被迷环笼罩
在网线纷缠的旋转中
     闪耀梦粹中的精灵
无嗅无味不咸不淡
但却可以穿透天籁地籁的声响

常常忽略老天爷的面孔
只是默默接受阳光照耀
为神圣的生命润色
只是发射熠熠生辉的秉性
密密麻麻地排列青山绿水
细细匝匝地安放人声鸟语

从白色走向蓝色
从黑色走向绿色
风靡世界  绝唱千古
润湿宇宙世界炽热的智慧
孕育一切有生或无生的东西

最喧闹的地方和最僻静的地方
都可能触及燃烧
最美丽的世界和最丑陋的世界
都将会自动毁灭
无穷岁月无穷吃奶的童眸
    歌颂时代伟大的乳房
无穷风景无穷暝色茫茫的夜眸
     沿着闪电的光芒
     脆弱人间最坚韧的泪雨

多少年前或多少年后
信念的旌幡
总是袅袅曳曳地飘荡
温暖的手掌
从遥远的历史深处
       和未来的历史宏景
       轻轻摇晃

几千年的山坡
    歌声依然悠扬或唱响
几千年后的山头
    失去光泽的果子缀满陌生的姓氏
水的柔情与火的辉煌
煎熬成一坛芬芳的药香
真诚地跪拜那里
索取那张纯洁美丽凝重深沉的药方
稳稳托住那坛浓浓春秋
矗立光明的边缘
触及古老家园的光辉
触及地球表面光滑的弧度
而后  双眼噙满晶亮晶亮的精盐
       失  声  痛 哭



     无题三章


         (一)

拾级而上的故事开始寂寞
楼道里的路灯开始构筑风景
无情的黑夜粗暴地敲打
          记忆的影壁
     一切猝不及防

伸出红土地的手
把握季节的心树
将男子汉考证的太阳持续燃烧

我领略北方植物粗野的蓝血
你清悟南国水牛骨髓的锋芒
我横躺在四月的泥土里抚摸小草和石子
你盘卧在七月的细雨中反刍秉性和呼吸
我的文章蕴藉着清瘦的风骨
你的诗笔倾吐出隽永的秀语
我们对灰色哲学一直表示轻蔑
我们让遁世箴言  尘封敝屣

岁月的岩浆  侵蚀我们的身躯
揉碎我们的野魂
可我们  青春的生命依然蓬勃永恒
我们让树的肃静  斧的猩红
      水的混沌  林的苍白
依恋在地球的表层
而后
    一贫如洗地咀嚼人生


         
(二)

语言分解一片片火中的烽烟
时光隔断一座座悬崖上的凌空
众多的元素在冥界的土壤里苦思冥想
天女散花只留下一座残垣的庙堂
晦暗的书稿只在星星沉睡中苏醒
婆娑的美丽只许世人来世怀念

秋风中纯真的苍翠
     在深秋的夜晚
     将新月的残泪丰满
四季的芳草园
任流水光阴频频摇曳
任绰约风姿飘入群星
任绿色诗美嘤嘤啼哭
任高明纯净荒凉风干
在时间的灰尘中  两手空空
只被诗国黑暗和颓败的花朵围困
      但没有头颅
完整的五官
让世人焚烧让世人踩裂让世人撕碎
惨烈的生殖循环
     企盼一件小小的纸器诞生

庄稼汉布满老茧的大手
     死都不会枯萎
只以一种倔强沧桑的品质
用浩瀚的洪涝喷泻气势
发出一声声诅咒和仇恨的怪笑

          
(三)
   
     金色的人生常常被知情者切割成等级
     真诚的乞丐在阳光下为迷路者指点迷津
     走进深山
          神秘的伴侣徐步梭巡
     在饥渴的山道上结成路标
     赤裸的凉意让胸膛一阵阵胀痛
干瘪的口袋
只剩下月下吹箫
缺乏纸币的生涯
    只能让一个又一个春日流浪

光着身子蜷缩在雪地里
一盏一盏的酸甜苦辣
将一切的一切尽情咆哮沉寂
男子汉的彪悍粗犷铺天满地的泛滥流泻

就那么忠诚磊落地伫立那里
在幻想和空白之间吸取生存的理由
割断血管
    让殷红的血腥注入寒冷的冰酒
 而后到明亮的雪幕中寻觅遥祖

梅雨的风暴
只在雨的间歇鳞鳞温柔
死亡的温馨  在深深的地心
纷扬经纬荒芜的情绪
独对太阳  伸出枯瘦的双臂
 把那些浅陋的目光扼杀
童年的彩色梦在黑色黄昏的暮雨里
                 空荡坠落
青春固有的姿态在肌肉隆起的
        棱角处痛感失控
昼夜不息地深入生活的根部
        敲击打磨人类的骨头

神情寥落的野寺疏钟
一声一声清吟  风中的凄迷
斗室里的千转百回 盘旋跌宕
远离苦难的时钟  已然敲响
缪斯神奇的韵指
    擦去裂缝中的光辉
愈合温暖的夕阳
将历史的年代悲哀永久
让大地上的精灵做自己的敌人

      摩挲一张张华美的构图
      在幽暗绝育的山崖上
             点燃空气

      那片圣火的悲壮与美丽
      静静泛溢出太阳的体液
      让我们黄金般的胎血
               涂满苍穹
       让疲惫的风尘呼喊
                缀满世界


【作者简介】刘君,男,汉族,中国当代文化艺术丛书编委,中国诗歌协会会员,编辑、记者、诗人、文艺评论家,先后发表各类作品百余万字。创作格言:坚守人性真实的回本复位,将灵魂深处事物折射成朴实纯粹的三原色,为生命的本质标识闪光的韵脚。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