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头条 » 正文

张瑞麟:带着迫击炮连加入杨靖宇部队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9-13  浏览次数:261269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作者:费菲 潘璇上世纪40年代初,张瑞麟率领抗联小分队在当时的黑龙江省通河县开展抗日斗争,鼓舞了当地军民抗日救国的士气和决心。为纪念抗联小分队在极端艰苦的敌占区和通河人民同仇敌忾、
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   作者:费菲 潘璇

上世纪40年代初,张瑞麟率领抗联小分队在当时的黑龙江省通河县开展抗日斗争,鼓舞了当地军民抗日救国的士气和决心。为纪念抗联小分队在极端艰苦的敌占区和通河人民同仇敌忾、坚持抗日的累累功勋,黑龙江省抗日战争史研究会于2015年在小分队活动地凤山镇万宝山建立了“张瑞麟小分队抗日活动地纪念碑”。

张瑞麟小分队抗日活动地纪念碑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的14年间,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东北抗联以挽救民族危亡为己任,英勇战斗、前仆后继,有力地打击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气焰,为光复东北、取得中国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近日,记者采访了抗日英雄张瑞麟的女儿张燕燕。让我们跟随她一起聆听抗日英雄张瑞麟的战斗故事——

抗日英雄张瑞麟


<div contenteditable="false"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width: 70px; transform: scaleX(-1);">
讲述人:张燕燕(抗日英雄张瑞麟之女)


 组织迫击炮连起义

我的父亲张瑞麟,原名张秉文,1911年4月出生在现辽宁省锦州市的一户贫农家庭。7岁那年,他随父母逃荒到吉林省扶余县三岔河镇。九一八事变后,由于国民党政府奉行不抵抗政策,仅数月时间,东三省绝大部分领土沦于敌手,三千万东北同胞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日本帝国主义武装侵略的暴行和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无比愤慨。在民族存亡的紧急关头,父亲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造成的失业、流离、灾荒、饥饿、贫困等不堪生活忍无可忍,毅然投身寻求民族解放的道路。

1933年初,父亲结识了共产党员曹国安,两人成为好友,并一起商量“投身”伪军,寻机夺取武器,组织武装起义,举旗抗日。他们打听到驻防吉林省永吉县乌拉街(今吉林省吉林市龙潭区乌拉街满族镇)的伪满吉林铁道守备队司令部第5旅第14团迫击炮连正在招募新兵。3月30日,他们成功打入伪军。在此期间,父亲又结识了共产党员宋铁岩。

父亲从曹国安、宋铁岩积极组织的抗日活动中,认识到拯救民族危亡的重任已经落在了中国共产党人的肩上。他在曹国安、宋铁岩引领下,于1933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他以一个无产阶级战士应有的姿态,矢志抗日,积极地投身抗日斗争。

父亲读过几年私塾,而排里其他人都是大字不识几个。很快,父亲就开始接手管理排里的公文、书籍等。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他发现排里的大多数士兵立场不明确,有些老兵有反日情绪,不愿意给鬼子干事。父亲就针对这些人的不同情况,有的放矢地进行争取工作。没多久,父亲就在排里建立起了威信,成了核心。

同年5月29日(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曹国安、宋铁岩和父亲带动组织了烟筒山伪军14团迫击炮连起义,带走60余名士兵,携带1门迫击炮和40多支步枪,以及数千发子弹离开烟筒山开往南满游击队驻地玻璃河套。

▲烟筒山伪军14团迫击炮连起义遗址

起义队伍被正式编入中国工农红军第32军南满游击队迫击炮大队。曹国安任大队长,宋铁岩任政委,父亲任中队长。迫击炮连壮大了游击队,增加了重武器,使南满游击队如虎添翼。伪军第14团迫击炮连起义被称为东北抗日斗争史上的一次壮举,动摇了伪军第14团军心。

不久,该团机枪连的一个班携带1挺机枪、6支步枪和2000发子弹投奔杨靖宇。之后又有该团的30名士兵携带30支步枪和3000发子弹投奔了游击队。这使初创不久的杨靖宇抗日部队增加了有生力量,也使南满游击队不断发展壮大。


 负伤后建立地下党组织

1933年8月,父亲在杨靖宇指挥的哑巴梁子战斗中右下颚和左肩负伤。领导考虑到他在部队生活困难,派他到哈尔滨满洲省委接受培训。接受了李兆麟将军的授课后,父亲被派到吉林省扶余县三岔河做地下工作。当时,三岔河南边的陶赖昭特别区伪警察驻所是党的秘密支部所在地,北边双城堡里的伪军中也有党的秘密支部。父亲的任务就是将党的地下组织发展起来,逐渐扩大,建立一个地下党的特别支部。省委和父亲建立了直接的领导关系,把陶赖昭、双城堡两处党支部交给父亲领导。

为了发展党的组织,父亲在同邻里和亲戚的接触中,注意观察他们的思想情况和日常表现,有意识地对比较可靠的人讲述抗日救国运动,把李兆麟将军宣扬的爱国内容一点一滴地介绍给他们。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一些人的觉悟有所提高,有了入党的要求。于是,父亲首先发展了他的堂叔、雇农张广臣为积极分子,后来又介绍他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之后,父亲又培养和发展了贫农赵喜恩等4名党员。1934年6月,三岔河历史上的第一个中共地下党支部组成了,父亲担任了第一任党支部书记。

1935年12月,组织上决定把父亲调回哈尔滨工作。1936年2月中旬的一天夜里,父亲没有和家里打招呼,便离开了三岔河,奔赴哈尔滨,接受党交给他的新任务,迎接新的考验。

此后,父亲化名张志恒,任中共哈尔滨特委组织部部长,兼任中共哈尔滨市委书记;化名张瑞麟,收编庄稼人队伍;策反伪满第三飞行队起义;率领战士们以弱胜强攻克肇源县城……

1941年,东北抗日战争进入极其困苦的时期。日本侵略军大规模实施“归屯并户”政策,采取“匪”民分离等毒辣手段,对抗联部队进行梳篦式搜查、毁灭性“扫荡”。为保存实力,东北抗日联军陆续进入苏联境内休整,国内仅留几个小分队进行活动。根据上级指示,父亲带领一支小分队在巴彦、木兰、东兴、通河等县进行抗日游击活动,建立了几十个抗日救国会。1943年底,父亲和战友遵照抗联领导指示,从通河县凤山镇大东北岔出发,离开了为之战斗和工作一年多的通河县老抗日游击根据地,出国境进入苏联,来到了在苏联境内的抗联教导旅即远东红旗军独立88旅北野驻营地。为了纪念抗联小分队在极端艰苦的敌占区和通河人民同仇敌忾、坚持抗日的累累功勋,黑龙江省抗日战争史研究会于2015年在小分队活动地凤山镇万宝山建立了“张瑞麟小分队抗日活动地纪念碑”。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父亲按照组织安排回国,到齐齐哈尔市工作,接收日伪政权。他积极组织进步青年建立了“齐齐哈尔市民主大同盟”,对他们进行思想政治教育,为部队和地方培养干部,秘密挑选了200名民主大同盟的会员进行了军事训练,为接收和建立政权打下了良好基础。1946年1月,嫩江省军政干校成立,父亲任干校教育长,为革命和建设培养了大批人才。


 致力民主同盟

新中国成立后,父亲负责党的统战工作,广交、深交党外朋友,指导帮助各党派人士成立了民革黑龙江省委、民盟黑龙江省委、民建黑龙江省委和九三学社哈尔滨分社、民进哈尔滨市委等,并向黑龙江省委推荐了一大批各民主党派的优秀干部。

1995年11月,俄罗斯联邦总统向曾参加苏联红军的父亲颁发了“伟大的卫国战争胜利50周年纪念奖章”及证书。

1996年9月,父亲作为反法西斯老战士代表接受了俄罗斯联邦总统授予的“朱可夫勋章”及证书。1999年5月,父亲在哈尔滨逝世。

2000年5月,在父亲逝世一周年之际,我们姐弟把父亲这两枚勋章捐献给中国国家博物馆,让父辈的光荣传统和爱国奉献精神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父亲在我印象里,永远是一个“拼命三郎”。在哑巴梁子战斗中,他身负重伤,下颚骨和左胳膊被敌人的子弹打穿。战场医疗条件极端困难,手术后的颏骨错位给他造成了终生痛苦,不能正常吃饭。但他以顽强的意志和革命情操来看待自己的痛苦,这是一位抗联战士战胜万难的英雄气概和博大胸怀。这种抗联精神始终指引着我,是我一辈子的骄傲!


抗日英雄张瑞麟之女张燕燕

记者手记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铭记历史、缅怀先烈,为的是传承英雄身上展现的伟大精神。当年,抗战英雄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情怀,视死如归、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不畏强暴、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百折不挠、坚忍不拔的必胜信念,铸就了伟大的抗战精神。

行程万里,不忘来路;饮水思源,不忘初心。今天,历史的接力棒交到我们这代人手中,不忘先辈浴血奋战的历史,传承好他们的信仰与精神,就更要传承红色文化,让更多年轻人通过抗日故事了解抗战历史,让红色基因融入血脉、永不褪色,创造出无愧于时代、人民、历史的新业绩。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