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头条 » 正文

长城保护员:守护长城的真好汉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10-01  浏览次数:221554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作者:崔娜、李秋云、阿勒得尔图、范海刚长城像一条巨龙,逶迤在崇山峻岭间。单靠设在重点地段的保护机构、国家的人员资金投入,是不足以保证长城安全的,需要借助社会力量的参与。2003年,
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   作者: 崔娜、李秋云、阿勒得尔图、范海刚

长城像一条巨龙,逶迤在崇山峻岭间。单靠设在重点地段的保护机构、国家的人员资金投入,是不足以保证长城安全的,需要借助社会力量的参与。2003年,河北秦皇岛市首创“长城保护员”机制。2006年,长城保护员制度被写进国务院颁布的《长城保护条例》。据统计,目前全国已有长城保护员超过3000人,各省份长城基本实现了保护员全覆盖。

近日,记者采访了多位长城保护员,听他们讲述与长城的故事——


张涛:见过太多盗墓贼的敷衍

▲ 张涛和同事巡查长城


今年37岁的张涛是宁夏回族自治区青铜峡市邵岗镇一名农民。2013年起,他义务巡护家门口的古长城。2016年,他被青铜峡市文保部门正式聘用,成为一名长城保护员。2017年,张涛被青铜峡市文化体育广电局评为“优秀文物保护员”,2019年被评为“优秀文化志愿者”。

生在长城脚下,听着长城故事长大的张涛,对长城有着深厚的感情。“小时候,这里常有盗墓贼出没,他们在长城周边这里挖个洞、那里开个口,对长城的保护非常不利。”回忆起自己守护长城的初衷,张涛朴素的语言中有担忧也有坚定。“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宝贵遗产,不能任由后人破坏。你看这座敌台是土筑的,军事文化价值很大,现在已很少见到,需要好好保护。”

张涛守护的是青铜峡市境内的明长城段。这段长城始建于明朝成化年间,后经历年增建、修葺,形成以墙体、敌台、烽火台、关堡、壕堑等构成的军事防御体系,入选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长城墙体位于贺兰山东麓,北起汝龙沟,南至芦沟湖,全长68公里。宁夏文保部门在此先后立起长城保护碑16个、界桩250个,聘请3名长城保护员,每名保护员分别划定了23公里保护范围。

受自然侵蚀,青铜峡境内的长城南段大部分已破损坍塌。北段长城,特别是向北至青铜峡与永宁县交界处的磨石沟口一段,由于北依贺兰山,交通不便,人迹罕至,相对较好地保留了原貌,是迄今宁夏境内明代古长城保存最完整的一段,依稀可见曾经的磅礴气势。

近年来,青铜峡市在贺兰山脚下以东开采石料。张涛敏锐地意识到这种行为会给长城墙体带来安全隐患。“这事让我特别担心,也更加警觉,于是加大了巡查力度。去年6月份,我在巡查过程中,还在长城附近意外发现了一起古墓盗窃违法事件。我及时上报相关部门,予以制止。”当记者问起张涛是如何判断确定古墓时,这位朴实的农民说:“我从土堆的外形、砂石结构、夯土层走向等方面,判断那是一座古墓。但是至于具体是哪个时期的,我无法判断。盗墓者可能还会凭借风水知识、金属探测设备等发现、寻找古墓。”

当时,张涛连续两天发现烽火台西边有车辆出入,而且每天的活动时间都集中在下午到第二天凌晨。张涛当即判断是盗墓贼。“当发现时,古墓已经被挖了个八九米深的通道,狡猾的盗墓贼用木板和沙土掩埋着道口。”

还有一次巡查时,张涛遇到几个人拿着铁锹和金属探测器在长城两侧走走停停,好像在寻找着什么。“走近一看,发现他们在长城烽火台周围探寻,似乎是把烽火台当成古墓在‘寻宝’。”

“这里是明长城,是国家文物,禁止一切采挖、破坏行为。请你们尽快离开这里。”

“嗯,我们是做研究的,就是看看,没什么的。”

张涛见过太多这样的说辞。他当即拿出打印好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文物安全工作的实施意见》,向他们普及了相关的长城保护知识,并将其驱离。

前几年,因企业需要,附近的五六家石料厂、石灰窑等矿厂企业炸山、开采、修路的行为一开始时有发生,最终都被张涛及时制止。回想起这些经历,张涛深感自己作为长城保护员的责任和意义。“每天的巡查很平凡很简单,但每次因为巡查及时发现并制止破坏长城的行为时,我都特别高兴。我觉得守护长城是平凡的,也是伟大的。”

正式成为长城保护员,每月也仅有400多元的微薄收入,但张涛乐在其中。他说,守护长城不是一个人的工作,需要大家共同努力,唤起全社会共同守护长城、保护文物的意识。这几年,张涛感到社会文物保护意识增强了,人为恶意破坏行为已有明显减少。他认为,现在对长城的影响特别大的是自然生态因素。“从小柳木皋到风电厂,一直到北岔口这段长城正好是南北走向,因受西风侵蚀和山洪冲刷严重,墙体严重受损,有的地方只能看出一些遗迹了。希望从国家到地方,能够用改善生态或者其他更好、更有效的方式来特别关注这段长城。”

俞海文:我就是守护长城的兵

▲ 俞海文巡查长城


“都说长城两边是故乡,你知道长城有多长,它一头挑起大漠边关的冷月,它一头连着华夏儿女的心房......”9月8日,白羊峪长城东段的路上,一个身穿长城保护员外套,背着双肩包,拄着登山杖的身影在移动着,不怎么着调的唱腔逗笑了登山的游客们。

他叫俞海文,今年48岁。他在白羊峪长城走了30多年,长城保护工作也做了30多年。“巡视长城一般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偶遇游客就一起走一段,这可是宣传长城保护知识的好机会。”俞海文笑着说。

长城在河北省迁安境内有44.9公里,其势连绵起伏、奔腾浩瀚,荟萃了明长城的精华。白羊峪又称白羊关,以雄闻名,另有冷口以险称世,并称“雄关险口”,被誉为“天下第二关”。

俞海文的祖辈来自浙江金华,他自小在长城脚下长大,爷爷和爸爸都是农民,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世代与长城为伴,都把长城当成必须要守护的对象。上世纪90年代末,白羊峪村是一个“吃粮靠返销、花钱靠贷款”的穷山村,村里年轻的小伙子娶媳妇都成问题。俞海文小时候听爷爷讲,就因为村里穷,不少村民盖房子没有砖头,就跑到长城来拆砖,家里人为劝阻村民曾发生不少争执。

1996年,现任白羊峪村党支部书记的龚洁民带头搞旅游业,依托长城开发民俗生态特色旅游区。政府加大投资力度,成立了白羊峪长城旅游公司,专门开发白羊峪景区旅游项目。此后,沿着山势,一大批特色农家院与民宿建了起来,划船、水上乐园项目发展了起来,采摘和特色农业也有声有色。

当时,俞海文正外出打工。每月,他都回来几天,“照看”经常出现在睡梦中的长城。俞海文发现,随着游客日益增多,垃圾多了,游客在长城上刻字等破坏长城的行为也多了。村委会增派人手捡垃圾都应付不过来。这该怎么办?俞海文加入中国长城学会后,开始琢磨“鱼”和“熊掌”兼得的方法。“开发旅游的同时,还是要把长城保护放在第一位。要使长城得到更多的关爱,形成大家来保护长城、长城反哺一方的良性循环。”

2005年,俞海文结束打工生涯,从朋友那儿借了5000元钱,创办了全国第一家集长城保护与农家院接待于一体的长城驿站农家乐。他一边宣传长城保护知识,进行长城保护工作,一边经营农家院,用农家院的收入来养家,也用这笔收入支持长城保护事业,并且一有空闲就到长城上去巡查,节省费用来宣传长城。

走进俞海文的长城驿站农家乐,一排排贴满长城美景照片的展示栏格外引人注意,从农家乐的餐厅到住处,随处都能看到一些保护长城的宣传图片。另外,俞海文还自费印制了一些宣传小册子,免费赠送过往的游客。除了接待游客,俞海文最爱看的就是长城志愿者的到来,帮助他们规划路线,配合宣传活动,忙得不亦乐乎。

保护好长城,需要发动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尤其是长城沿线的村民。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俞海文带着两个儿子,沿着长城,徒步从白羊峪走到北京八达岭,整个过程用了11天,在沿线近百个村里留下了宣传材料。“希望借此唤起长城沿线村民保护长城的意识,也好好给自己的孩子上一课,把保护长城的思想传给下一代。”

2016年,俞海文从公益长城保护人员“转正”为专职长城保护员。“我们终于成了有组织的‘正规军’了。”俞海文说,政府给发了服装、登山鞋、登山杖,还给配备了相机、望远镜、工兵铲、笔记本等等。巡查中可以随时拍照记录、远程瞭望,有效减少了滑倒扎脚等巡查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意外。

这两年,随着《河北省长城保护办法》实施、河北省长城保护协会成立,俞海文保护长城的热情更加高涨了。增加巡查次数的同时,他对长城的保护也更加仔细。城墙上的小灌木丛,根系生长会给城墙增加危险,直接清除不做防水措施也不行,只能每次用镰刀割掉。前不久,由于返程时天黑了,他不小心踩空,被荆条茬子扎破了脚。

现在,俞海文每次巡查长城需要五六个小时,徒步10余公里。从2005年到现在,俞海文穿坏了170余双鞋。他说,我就是守护长城的兵。

落和平: 我给秦长城当“警卫员”

▲ 落和平巡查长城


2020年仲秋的清晨,金灿灿的阳光洒落在内蒙古自治区固阳县的秦长城上,也洒落在巡查秦长城的落和平的身上。落和平被人们称为“固阳秦长城的金牌讲解员”,他的“长城情结”要从2004年说起。

2004年6月,为进一步加大对固阳秦长城的保护与利用,包头市文物管理处按照上级文物部门的指示精神,对康图沟段的石筑长城墙体进行保护性修缮。因为康图沟段秦长城位于固阳县北侧的大山之中,工程队住在原部队废弃的石窑内,为保障后勤补给,包头市文物管理处给固阳县文物管理所配备一辆微型客货车。落和平应聘为司机。这个机缘让落和平走上了长城保护的漫漫征途。

出于好奇,每天运送给养后的闲暇时间,落和平大都上山给修长城的工人师傅们打打下手。有一天,他听到包头市文物管理处处长张海斌关于固阳县秦长城的谈话,由好奇转为敬畏,并且萌生给秦长城当“警卫员”的念头。16个年头过去了,落和平对那次谈话的内容依然记忆犹新:“那天太阳有点偏西,张处长背靠长城说,大家都说秦始皇修筑万里长城,这里有戏说的成分,其实他修的长城没有那么长。但是,固阳境内的这近百公里长城,确是他于公元前214年派大将蒙恬率30万大军所修,是真正意义上的秦长城。这道长城遗址横穿固阳县全境,沿线布设173座烽燧和五座障城,是一个完备的古代军事防御体系。”

同工人师傅一起经历了几十天的摸爬滚打,落和平对长城的修筑、作用和意义的认识逐步深刻。这项长城修缮工程结束后,落和平不讲条件、不要待遇,只要能继续在固阳县文物管理所当“临时工”就行。自此,这位“临时工”白天翻山越岭巡查长城,晚上挑灯夜战研究长城。功夫不负有心人,只一年多的时间,他不仅熟知了固阳秦长城的全貌,而且历史掌故也讲得有根有据了。

后来,包头市启动了固阳秦长城调查工作,落和平自告奋勇参与调查。近一个月的徒步调查中,他学会了摄影、画图等业务技能。看到部分长城因年久失修,甚至遭到人为损毁,落和平感到特别心痛,立志做一名义务长城保护员。

调查的同时,落和平在沿线村庄宣传长城知识,试图唤起当地人保护长城的意识。很多人不理解落和平,觉得他有点“傻”,临时工一个月几百块钱,不值得这么辛苦,他自己却乐在其中。特别是每当有人向他咨询固阳秦长城的相关问题,他解答完后,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这也是他能日复一日坚持下来的一个重要原因。

“文物安全是文物工作的红线、底线、生命线”,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物安全的重要指示,落和平牢记在心。每次他都带领职工认真完成文物安全巡查任务,在巡查过程中,不放过任何疑点漏洞。

2018年3月,在对固阳秦长城例行巡查中,发现银号镇境内长城沿线烽燧出现了直径30厘米、深20厘米左右的小坑,引起了落和平的高度警觉。清明节放假期间,落和平在老家西斗铺镇村顺便问询村里人附近长城沿线烽燧是否有人挖掘,村民告诉他,那段时间有两个人经常在长城附近转悠,他们以为是文物考古工作者。落和平立即开车到现场查看,发现烽燧周边出现了与先前在银号镇境内发现的同样的小坑,他确定是有人专门在烽燧附近进行盗掘,立即向文物局领导汇报了此事,同时电话报警并通知长城沿线保护员加强巡查。4月11日上午,落和平接到当地保护员报告,说发现有人在长城附近盗挖文物。他立即通知固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一同赶赴现场,在现场发现犯罪嫌疑人正在用金属探测仪探测地下文物,旁边还有刚挖出来的钱币、铜镜残片等文物,人赃并获,成功破获了该案件,打击了盗挖文物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

2019年,中办、国办联合印发《长城、大运河、长征国家文化公园的建设方案》。固阳秦长城不仅历史价值重大,而且保存完好、体系完备,为建设长城文化公园奠定了坚实基础。目前,落和平已经完成《固阳秦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方案》的编写工作,现正在配合相关单位完成该公园的《保护建设规划》文本编制工作。

 作为一名基层长城义务保护员,落和平常说的一句话是:“看好自己的门,管好自己的人,决不能让老祖宗留下的长城等历史文化遗产毁在我们这一代手里,我们一定要保护好、传承好。”

记者手记

万里长城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创造的伟大建筑奇迹。党中央、国务院历来高度重视长城保护。为提升长城保护的整体水平,2019年,《长城保护总体规划》出台,阐释长城价值和长城精神内涵,明确长城保护总体原则、目标以及一系列工作要求。正在实施的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建设,为长城保护注入国家力量。

长城保护工作一直面临点多、量大、人少、资金不足的难题,单靠政府的力量是不够的。这些在长城脚下出生、听着长城故事长大的人,担负起了长城保护员的职责,以自己的方式守护着长城。他们中的大多数寂寂无闻,生活也不宽裕,却一直默默守护在一线,将自己的生活与守望长城融为一体。我们看到,在这份守望和传承中,长城保护越来越好,长城精神也在发扬光大。向这些守护长城的真好汉致敬!祝愿长城保护员队伍越来越壮大,吸引更多人参与长城保护!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