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头条 » 正文

郑州市华夏文化艺术博物馆 “国庆节”惠民活动微众版图展之三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10-04  浏览次数:254476
核心提示:(日报头条讯:张栋梁 林娜)郑州市华夏文化艺术博物馆 “国庆节”惠民活动微众版《野兽•神兽——中国古代动物雕塑艺术图片展》之三    郑州市华夏文化艺术博物馆    2020年10月4日    野兽̶

 (日报头条讯:张栋梁 林娜)郑州市华夏文化艺术博物馆

 “国庆节”惠民活动微众版《野兽•神兽——中国古代动物雕塑艺术图片展》之三

  

  郑州市华夏文化艺术博物馆

  

  2020年10月4日

  

  野兽•驯兽•神兽•器兽——中国古代动物雕塑展

  

  目录

  

  序  言--------------------------------------------------------------------------------------------------------------------01页

  

  第一章:野兽-----------------------------------------------------------------------------------------------------------02页

  

  第二章:驯兽-----------------------------------------------------------------------------------------------------------18页

  

  第三章:神兽-----------------------------------------------------------------------------------------------------------28页

  

  第四章:器兽-----------------------------------------------------------------------------------------------------------48页

  

  跋  语--------------------------------------------------------------------------------------------------------------------56页

  

  野兽•驯兽•神兽•器兽一一中国古代动物雕塑展

  

  序言

  

  这是一个通过120件中国古代(先秦两汉至唐宋金元)动物雕塑或动物装饰之器物,普及与其相关的天文学、地质学、生物学、考古学、民俗学,以及神话史、宗教史、陶瓷史、雕塑艺术史知识,提高观众雕塑艺术审美水平的展览。

  

  在这个展览里,你不仅能够获得一些与这些动物相关的天文学、地质学、生物学、考古学、民俗学,以及神话史、宗教史、陶瓷史、雕塑艺术史知识,还能够欣赏到中国古代一系列野生动物和驯化动物以及神话动物的雕塑,以及以动物元素装饰的精美的日用陶瓷器。通过野生和驯化动物雕塑,你可以领略到中华先民们师法自然的深厚功底与栩栩如生的写实能力;通过神话动物雕塑,你可以体味到中华先民们异想天开般的想象力和鬼斧神工般的创造力;通过动物元素装饰的日用陶瓷器,你还可以从中领略到我们中华先民几千年来,对动物们的那种深厚感情!

  

  来吧,我们相信,不论少年观众、青年观众,还是壮年观众、老年观众,您都会从中获得意想不到的收获和惊喜的!

  

  是为序。 郑州市华夏文化艺术博物馆 2020年10月1日

  

  301-1神兽

  

  神兽,是一种客观世界不存在的,而是由人主观地赋予其外形与神异“能力”的具有“神性“的“动物”。这些“神兽”,从新石器时代开始,经过夏商周三代,长达万年之久的孕育,到两汉时期才最后定型。这些神兽,可分为1/龙,2/凤,3/神鸟,4/神虎,5/神豹,6/神狮,7/有角神兽,8/多头神兽,9/半人半兽神兽,10/九尾狐,11/飞生(飞鼠),12/龟蛇与玄武,13/日月中神兽,14/其他以现实动物为原型的神兽等十四类。这些神兽,都是土生土长的具有本土文化特征的原汁原味的早期汉民族“神兽”。而另一类神兽,譬如隋唐时期的天王与镇墓神兽,则是自佛教于西汉末期传入中原,并经两晋南北朝数百年消化吸收而产生的带有浓重佛教文化特色的神兽。正是这两类神兽,共同构成了我们中华民族文化中的神兽家族。

  

  中国上古(在中国历史上多指夏商周秦汉时期,有时亦兼指史前时代)十大神兽,是指古代神话传说中的神兽,这十种神兽分别是记载于青铜器皿的“太阳烛照、太阴幽荧和古书中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黄龙、应龙、腾蛇、勾陈”。另有说法十大神兽为“白泽、夔、凤凰、麒麟、梼杌、獬豸、犼、重明鸟、毕方、饕餮、腓腓”等,但这几种神兽都各有古籍出处,其中最晚的犼的形象直到明清才完全形成。

  

  作为中国先秦时期重要典籍的《山海经》,记载了众多神话传说和神话动物,对后世中国神话动物的塑造,曾经产生过重大影响,中古以降出现过的大部分神话动物,基本上都可以从《山海经》中找到源头。当然,也有一部分的源头在佛教、景教(早期基督教的一个支派)和祆教等域外文化之中——这是秦汉以来中西文化交流的产物。这些神兽常出现于传统建筑(包括墓葬建筑)中,被认为具有祛邪、避灾、祈福的作用。

  

  302-1中国古代镇墓神物发展演变示意图(战国•楚•秦•汉)

  

  1/河北平山中山王厝墓2/河南淅川徐家岭9号墓3/河南信阳楚墓1号4/湖北江陵雨台山楚墓5/湖北江陵雨台山147号楚墓6/湖北江陵雨台山142楚墓7/湖北江陵雨台山楚墓8/陕西西安北郊秦墓9/河南南阳石桥东汉墓10/河南偃师首阳山电厂汉墓11/陕西西安北郊医疗设备厂120号汉墓12/河南偃师城关后杜楼村西汉墓13/陕西西安红庙坡织袜二厂西汉墓14/甘肃酒泉清河第18号墓15/甘肃武威磨嘴子汉墓16/陕西勉县长林乡杨宅村东汉墓17/美国洛杉矶县博物馆收藏18/广东广州东郊汉代砖石墓。

  

  302-2中国古代镇墓神物发展演变示意图(两晋•南北朝)

  

  1/江苏镇江彭山东晋墓2/陕西咸阳底张湾飞机场王德衡墓3/陕西咸阳国际机场北周叱罗协墓4/偃师杏园晋墓5/江苏江宁六郎乡林场西晋墓6/江苏南京砂石山南朝墓7/河南洛阳北魏元邵墓8/宁夏固原北周李贤夫妇合葬墓9/河北磁县东魏公主墓10/河南洛阳北魏元邵墓11/内蒙古呼和浩特大学路北魏墓12/河南偃师杏园西晋墓13/江苏南京右门坎红毛山东晋墓14/河南洛阳北魏元邵墓15/陕西咸阳国际机场北周叱罗协墓。

  

  特别声明致谢!

  

  本《野兽•驯兽•神兽•器兽》展中之《中国古代镇墓神物发展演变示意图》四种,均摘自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编著之《中国古代镇墓神物》(文物出版社2004年1月第一版),特此鸣谢!

  

  郑州市华夏文化艺术博物馆

  

  302-3中国古代镇墓神物发展演变示意图(隋•唐)

  

  1/河南安阳隋张盛墓2/河南安阳隋墓3/河南安阳隋张盛墓4/河南安阳隋墓5/安徽合肥杏花村五里岗隋墓6/安徽合肥隋墓7/安徽合肥杏花村五里岗隋墓8/河北定县南关唐墓9/宁夏固原唐史道洛夫妇合葬墓10/河南巩义北窑湾初唐6号墓11/河南巩义芝田唐墓12/湖南长沙烈士公园唐墓13/宁夏固原唐史道洛夫妇合葬墓14/河南巩义北窑湾初唐6号墓15/河南巩义文管所征集16/河北定县南关唐墓17/山西长治唐王琛墓18/山西长治唐王琛墓19/河南巩义芝田唐墓20/宁夏固原唐史道洛夫妇合葬墓21/河南巩义第二造纸厂1号唐墓22/河南巩义芝田二电厂生活区唐墓23/河南巩义芝田唐墓24/山西西安唐独孤思敬墓25/陕西凤翔县城南唐墓26/河南巩义回郭镇征集27/陕西西安中堡村唐墓28/陕西唐雷君妻宋氏墓29/河南巩义第二造纸厂1号唐墓30/山西西安唐独孤思贞墓31/河南巩义芝田唐墓32/河南巩义芝田唐墓33/陕西西安西北医疗设备厂福利66号唐墓34/陕西唐墓35/陕西唐墓。

  

  302-4中国古代镇墓神物发展演变示意图(五代•宋•元•明)

  

  1/四川成都前蜀王建墓2/四川成都前蜀王建墓3/江苏邗江杨庙公社蔡庄五代墓4/江苏邗江杨庙公社蔡庄五代墓5/江苏南京南唐李昇钦陵6/江苏南京南唐李璟顺陵7/江西邗江杨庙公社蔡庄五代墓8/江西彭泽先锋公社大江大队宋墓9/四川蒲江五星镇宋墓10/陕西延安南柳林乡虎头昴村元墓11/陕西延安南柳林乡虎头昴村元墓12/陕西西安东郊元墓13/四川成都凤凰山明墓。

  

  303-1山海经——青鸾/三足乌

  

  《山海经》:《山海经》是一部中国先秦时期的重要典籍,也是一部富于神话传说的古老的奇书。该书作者不详,现代学者均认为成书并非一时,作者亦非一人。《山海经》传世版本共计18卷,包括《山经》5卷,《海经》13卷,各卷著作年代无从定论,其中14卷为战国时作品,4卷为西汉初年作品。《山海经》内容主要是民间传说中的地理知识,包括山川、地理、民族、物产、药物、祭祀、巫医等。保存了包括夸父逐日、精卫填海、大禹治水等相关内容在内的不少脍炙人口的远古神话传说和寓言故事。《山海经》具有非凡的文献价值,对中国古代历史、地理、文化、中外交通、民俗、神话等的研究,均有参考。其中的矿物记录,更是世界上最早的有关文献。

  

  303-2山海经——飞廉/蜚

  

  《山海经》版本复杂,现可见最早版本为晋郭璞《山海经传》。《山海经》的书名《史记》便曾提及,最早收录书目的是《汉书•艺文志》。至于其真正作者,前人有认为是禹、伯益,经西汉刘向、刘歆编校,才形成传世书籍,现多认为,具体成书年代及作者已无从确证。《山海经》影响很大,也颇受国际汉学界重视,对于它的内容性质古今学者有着不同的认识,如司马迁直言其内容“余不敢言也”,如鲁迅认为“巫觋、方士之书”。现大多数学者认为,《山海经》是一部早期有价值的地理著作。

  

  304-1战国时期的镇墓神兽——地府君主

  

  一 出土情况:最早的立体漆木与铜质镇墓神物(兽)出现在战国时期的楚国贵族墓葬中。根据已经发表的资料,湖北湖南河南等省的楚墓中均出土有镇墓神物。湖北江陵雨台山楚国墓地,发掘558座,有156座出土镇墓神物,分别属于战国早中晚三个时期。出土镇墓神物的楚国墓葬约200座,全都随葬有一件,无一例外。这些墓多为楚国贵族墓葬,均为有椁室的大中型墓,墓主身份应为上卿及大夫一级人物。

  

  二 放置位置:镇墓神物(兽)大多放置在头箱正中。按照“象其生以送其死”的传统观念及当时丧制,“木椁本是作为地上居室的象征物而出现的”。就是说,墓椁的分室,犹如地上的宫室,头箱象征前堂,棺室象征后寝,左右边箱象征左右房,后室象征下室。镇墓神物安置在前堂居中供神的位置,说明其“享有神的待遇,应是神的偶像”且非一般的神,因此,似应断为“地府君主”。

  

  三 制作工艺:镇墓神物(兽)全为木胎,工艺分设计、制胎、髹漆、绘彩四道,手法为斫制、旋制、雕刻、凿制四种。由于兽体比较复杂,遂先将各部分做成,然后以榫眼拼接为整体。在色彩纹饰方面,以黑或红为底色髹以黑漆,再以金、黄、红、赭等色漆绘纹饰。常见纹饰有菱形纹、云纹、鳞纹、涡纹等。在造型方面,是在能表达其特殊含义的基础上,营造出神秘、威严与令人生畏和恐怖的审美气氛。

  

  304-2战国时期的镇墓神兽——地府君主

  

  战国中山王厝墓出土

  

  四 形貌特征:镇墓神物(兽)整体由鹿角、兽身、底座三部分以套榫拼装而成。两或四只真正的鹿角插在头顶两侧的方孔内,兽身插在方形底座上。除个别具有四肢外,其余全无。发展演变规律为:头面部由兽形逐渐变为人形;由无舌变为长舌;由无颈直身变为曲颈曲身,后又变为长曲颈曲身,个别为直身跪式;由无肢变为四肢俱全;底座由上部梯形面较高变为梯形面较低;面部由绘彩变为雕刻。

  

  五 寿终正寝 考古发掘和调查资料都表明,镇墓神物(兽)约出现于战国早期,盛行于中期,到晚期后段则急遽消失,其后位于原楚国境内的秦汉墓葬,则绝对再见不到这种漆木镇墓神物。这种情况告诉我们:公元前三世纪末,随着楚国的灭亡(公元前223年),秦王朝的一统天下,楚国贵族所实行的丧葬制度,包括反映这种丧葬制度的漆木镇墓神物便都寿终正寝了。

  

  六 疑问试答 毫无疑问,不论随葬意在“辟邪“之镇墓神兽,还是意在”享用“之礼器或日用器(包括明器型礼器或日用器),皆源于“万物有灵”“灵魂不灭”之人生观与“视死如视生“之孝道观(或者说”一切人为现像,无非观念产物“),但在战国七雄中,何以独有楚人在其墓葬中除礼器与日用器外,还随葬镇墓神兽?答曰:在楚人”喜巫近鬼“之传统者也。这一独特之处,我们也可以从中国第一部神话志怪之集大成著作产生于楚地中,一揣其端倪。

  

  305——秦汉时期的镇墓神物

  

  一 秦代孤例:秦代镇墓神兽,目前仅发现一件,出土于陕西西安北郊一座秦墓中。为一新型的陶质镇墓神物。其整体很像一只兔子,肋生双翼,有一条弯刀状长尾,长耳向后平伸,二目突起,长嘴,前肢伏地,后肢曲屈,尾端扬起,双翼欲张,显得凶猛强悍,极富想象力。(右图)

  

  二 两汉风貌:两汉时期,仍然重视对亡魂的安全防护,但其镇墓神物则一变而为道教观念影响下的镇墓石、镇墓券和镇墓瓶等“符劾压胜之具”,而非先秦时期的镇墓神兽。而且,在丧葬观念上,又更重视其死后的冥间享乐与进入极乐世界的升仙活动。因此,楼房、粮仓、舂磨、锅灶、车驾与猪狗牛马鸡鸭鱼鳖等日用明器,以及仆役劳作、歌舞伎乐类俑偶,便被普遍随葬。

  

  三 神兽特例:(一)1956年,甘肃酒泉县下河清第18号东汉墓出土一件铜质独角镇墓神兽,躯体似马,后肢粗壮有力,四蹄着地,曲颈低首,头顶长锥形锐角前伸,臀部浑圆,粗尾撅扬,呈怒极前冲状(左图)。(二)现藏于美国洛杉矶县立博物馆的,与河南洛阳汉代卜千秋墓壁画中的“方相氏”颇为相似的面部和躯体似人似兽的镇墓神物(图略)。

  

  四 镇墓文例:东汉光和二年(公元179年)王当镇墓铅券文节录:……王当弟偷及父元兴,从河南。口口口口口子孙等买榖郏亭部三陌西袁田四十亩以为宅,贾直钱万,钱即日毕。田有丈尺,券书明白。故立四角封界,界至九天上、九地下……无得劳苦苛蕩,勿繇使,勿责生人父母兄弟妻子家室,生人无责,各令死者无适负,即欲有所为,待焦大豆生,铅券华荣,鸡子之鸣,乃与口神相听。何以为真?铅券尺六为真。千秋万岁,后无死者。如律令。

  

  306——西晋北朝时期的镇墓神兽

  

  一 西晋葬制:司马氏取代曹魏建立西晋,丧葬制度也随之发生变化。东汉常见的家居享乐、宴饮百戏人物俑绝迹,但镇墓神物却较东汉明显增多,其地位也明显提高。当时的俑群及器物明器组合分四组:(一)行走状犀牛形镇墓神兽和身着甲胄的镇墓武士俑——既用镇墓神兽,又用武士俑作守护亡魂之镇墓神物,即始于西晋;(二)出行仪仗俑;(三)以牛车为主体而伴出的帏帽、风帽、幞头男骑俑;(四)庖厨器用和家具及禽畜明器。

  

  二 神兽特征:镇墓神兽形态似犀牛。有的作静态侧首伫立状,一般二目前视,双耳直竖,张口吐舌,头顶独角前冲,脊背鬃毛一撮,两肋刻划羽翼。有的则作动态奔走冲刺状,躯体低矮肥硕,四肢粗壮,短颈,颈部有三束鬃毛向前平伸,脊背鬃毛卷曲作半球状,低头扬尾,两肋刻划羽翼。整体形象显得非常凶悍威猛。有人认为,此即《山海经》中描绘的“穷奇”。

  

  三 北朝葬制:北魏统一北方迁都洛阳后,大力汉化,逐渐形成了新的丧葬制度并为东魏西魏北齐北周所继承。其随葬品亦为四组:(一)同一墓中开始出现成对的蹲踞状镇墓神兽,一人面一兽面,另有躯体高大、身着甲胄、手按盾牌的成对镇墓武士俑与其同出;(二)出行仪仗俑,包括殡马、安车、马上乐,甲骑具装俑等;(三)官吏、侍仆、胡人、伎乐等;(四)禽畜、家具及井灶碓磨粮仓等。

  

  四 神兽特征:北魏中后期,镇墓神兽开始形成自己的风格。一是(一兽面一人面)的镇墓神兽成对出现并呈静态蹲踞状,下有方形或长方形底板,富有以静传神的格调。二是兽面神兽由虎头变为狮头,其头顶之短直角亦变为朝天戟。但人面神兽则更多的保留了两晋风貌。镇墓神兽与甲胄武士共同担当亡魂保护者的局面也一仍其旧。

  

  307-1隋唐时期的镇墓神兽

  

  一 隋唐葬制:隋祚短暂,沿用北朝旧制。唐代随葬品之四组为:(一)守护墓主的镇墓神兽和镇墓武士俑和天王俑。(二)表现墓主出行的以牛车为主的仪仗俑群。(三)表现墓主家居生活的男女童仆、侍吏、乐舞、劳作俑,以及假山、房舍、厕所、宅院、庙宇等建筑明器。(四)供墓主享用的禽畜如猪羊牛马鸡鸭鱼鳖及供其使用的各种日用器皿和庖厨用品如井、灶、碓、磨等明器。

  

  二 出土分布:隋唐陵墓集中地分布在陕西和河南两省,其他如河北、四川、山西及江南各地则相对稀少。据不完全统计,1949年以来,陕西境内先后发掘隋唐墓葬2200余座,主要分布在西安及其附近各县市;河南境内发掘隋唐墓葬1200余座,主要分布在洛阳及其附近的洛宁宜阳偃师巩县郑州等地。在3400多座隋唐墓葬中,有十分之一为纪年墓,为我们了解其演变规律提供了条件。

  

  三 神兽位置:用于震慑鬼魅、守护亡魂的镇墓神兽及武士俑或天王俑,均放置于墓室前部,面向墓门布列,成对镇墓神兽最前,其后为成对武士或天王俑,然后为其他俑类,各种日用器皿及庖厨用品等则放置在墓室后壁下。唐代随葬镇墓神兽与武士或天王俑现像相当普遍,它们在整个俑群中的位置也更为突出,已经成为随葬组合中的主体部分。

  

  四 演变规律:隋唐时期镇墓神兽形象的演变,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形体由小变大,再由大变小。(二)躯体与头部的装饰由简略到繁密,再到简略。(三)面部表情由呆滞、冷酷逐渐趋向活跃与传神。(三)肩部双翼由刻划变为捏塑,由扇形翼变为加饰弯刀形翼。(四)头上弯角由短变长,由独角为主变为双角为主。(五)足下由较薄的长方形底板变为镂空方形台座。

  

  307-2隋唐时期的镇墓神兽

  一 初唐神兽:初唐(公元618-683年)之镇墓神兽,上承北朝与隋,同时亦开始显示出自己的风格。一是成对的镇墓神兽多与身披铠甲的武士俑伴出。二是人面兽身与兽面兽身的镇墓兽神头上仍然保留着或长或短的独角或弯角。三是大部分以黑色粉彩描绘眉眼鼻嘴和胸毛,或周身绘红色粉彩。四是开始出现深目高鼻、络腮胡须的胡人形象,这当于丝路畅通西域胡人大批在两京等地出现有关。

  

  二 盛唐神兽:盛唐(公元684-756年)之镇墓神兽,因经济繁荣及厚葬之风盛行,以大批躯体高大,制作精美,装饰华丽,釉彩鲜艳,形象狰狞可怖的三彩镇墓神兽的出现,成为一大亮点并成为随葬镇墓神兽第二个高峰到来的标志。第二大亮点是承继之北朝,且在初唐时与神兽伴出之成对武士俑基本消失并被身躯高大、形象威武、足踏牛羊或小鬼的镇墓天王俑所替代。龙门石窟中有与墓葬天王完全相同的雕像,这显然为佛教影响所致。

  

  三 中唐神兽:中唐(公元757-805年)之镇墓神兽,其外貌形象虽然仍保持着传统式样,但明显呈现出衰退迹象。一是高大威猛,造型生动,装饰精美的三彩天王俑已经不复存在。二是不仅三彩釉陶镇墓神兽销声匿迹,不带釉的镇墓神兽,不论人面还是兽面,不仅数量减少,其躯体及台座也都普遍矮小化,且粗制滥造,少有施彩着,形貌呆板,缺乏生动气韵。

  

  四 晚唐神兽:晚唐(公元806-907年)元和(778-820年)以后,虽国势日衰而厚葬之风反而越演愈烈。但丧葬习俗亦发生重大变化。随葬贵重金银器及锦绣为饰的木俑、金属俑盛行,并以铁牛铁猪代替陶质镇墓神兽而成为亡魂的守护者。同时,一种以乐舞慰亡魂的陶制“魌头”,开始大行其道(唐人段成式《酉阳杂俎》谓:“世人死者作伎乐,名为‘乐丧魌头’,所以存亡者之魂气也”)。

  

  307-3隋唐时期的镇墓神兽(厌胜奇兽)

 

  左右-彩绘镇墓神兽-河北定县南关唐墓出土/中-黑陶人首鱼身镇墓神兽-江苏南京南郊祖堂山五代南唐烈祖李昇钦陵出土

  

  一 厌胜奇兽:厌胜,意即"厌而胜之,为古代巫术之一种。初唐时期,墓葬中开始出现一种形象神奇怪异的镇墓压胜俑。首先是在湖南长沙和山西长治地区流行,两地的压胜俑各具浓厚的地域色彩。盛唐以后,又扩展至河南河北及陕西等地。南唐时期,苏皖一带帝后陵墓中普遍随葬压胜陶俑,且一直延续到宋金元明时期。

  

  二 压胜五种:(一)人首鱼身。如山西长治1958年在王琛墓出土的一件,人首,鱼身,无颈,面部稍上扬,头顶部有独角贴于鱼脊上,鱼体下有四肢,作伏卧状。泥质灰陶,模制,周身残留朱彩、白彩,长36高16.5厘米。144。(二)人首兽身。如山西省太原市金胜村3号墓出土的一件。面部昂起,头顶有尖状独角,双耳斜伸,粗颈,四肢粗短与腹尾平齐,呈伏卧状,腹部圆鼓,脊背部有一道锯齿状鬃毛,尾偏向左方,上刻羽毛。长18高14.8厘米。144.(三)人首禽身。如河北省定州南关唐墓出土的一件。腰以上为人形,以下为鸟形,头顶梳发髻,长须垂胸,穿宽袖衣,双手拱鱼胸前,合双翼,尾高翘,腿短粗,直立于台板上。长16.3高22厘米。148。(四)双人首蛇身。如山西长治1958年在王琛墓出土的一件。两人首共一蛇身,躯体中部隆起,两人首形象相同,均为头顶生独角,双目前视,尖耳向外伸张,各有双足匍匐于地。高20.8长43.2厘米。(五)双兽首蛇身。如1976年于河南长沙北郊烈士公园出土的一件。两兽首共一蛇身,腰部拱起,兽首稍上昂,顶部有双角,高鼻,叶形双耳,圆目,鸟喙形大嘴,颈下双足匍匐于方形台板上,足作犬爪状。周身刻划阴线羽毛纹。高15长20厘米。

  

  徐苹芳在《唐宋墓葬中的“明器神煞”与“墓仪”制度》一文中,根据成书于金元时期的《大汉原陵秘葬经》中有关记载,认为上述厌胜俑中的“双人首蛇身”“双兽首蛇身”俑为“墓龙”,而“人首鱼身”“人首兽身”俑为“墓鱼”。至于“人首禽身”厌胜俑,则为佛教中的一种神鸟——迦陵频伽。据传其声音美妙动听,婉转如歌,胜于常鸟,佛经中又名美音鸟或妙音鸟。《慧苑音义》谓:“迦陵频伽此云妙音鸟,此鸟本出雪山,在壳中即能鸣,其音和雅,听者无厌“。

  

  307-4隋唐时期的镇墓神兽(命名题名)

  

  一 六典记载:据《大唐六典》卷二三透露,唐王朝针对王公百官愈演愈烈的厚葬之风,为维护礼制而颁布的圣旨中,就曾对不同级别官员随葬俑类的数量质量和尺寸等加以明确的规定:“三品以上九十事,五品以上六十事,九品以上四是事。当圹、当野、祖明、地轴、dan马、偶人,其高各一尺;其余音声队与童仆之属,威仪服玩,各视生之品秩所有,以瓦木为之,其长率七寸”。这个规定中的“当圹、当野、祖明、地轴”,显然指的就是镇墓天王俑或武士俑和镇墓神兽。

  

  二 出土物证:1986年在河南巩义康店镇砖厂唐墓中出土了两件镇墓神兽,均白胎素烧,一人面一兽面,作蹲踞状,高30.5厘米。兽面者背部墨书“祖明”二字。1991年在河南巩义黄冶村南岭唐墓中出土一件镇墓神兽,白胎,周身绘红彩但多已脱落,高67厘米。背部亦墨书“祖明”二字。1998年在河南巩义市第二造纸厂基建工地1号唐墓中,出土一件彩绘镇墓神兽,虎鼻,阔口利齿,粗眉,瞠目,鬃毛如针。肩部有扇形飞翼,四爪如钩,躯体肥硕,相貌凶悍狰狞,伏卧于椭圆形台板上。高11.5厘米。空腔内壁墨书“地吞”二字。出土时位于墓门内正中,同墓还出土有双人面蛇身俑、器皿等。从其位置看,当属驱魅辟邪之镇墓神兽。

  

  307-5隋唐时期的镇墓神兽(十二生肖)

 

  一 天文起源•时空之神:《诗经》有言“吉日庚午,既差我马”,其中“午”与“马”的对应,说明西周时期就已经出现了与天文学有关的生肖文化概念。山西太原北齐武平七年(570年)娄睿壁画上栏一周绘十二生肖动物图,按正北鼠,正东兔顺时针排列并与四神等祥瑞和天象图组合,也说明其与天文学(方位与时间)有关的。为什么这些最早记载有生肖文化的文字和壁画,都天文学有关的呢?史前先民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离不开对时间的把握,而把握时间最直接的参照物,莫过于经常看到的那些日月星辰的位置变化了。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以这些天体运行的一个个节点来划分日、月和四季并以此指导农业生产的天文学,即在方位框架内把握时间的科学。后来,先民们又从一些动物的活动中观察到它们与时间存在着的某种联系,经过发展和完善,就形成了我们今天所能看到的这个以十天干和十二地支配合而形成的六十甲子以纪年、纪月、纪日的计时体系,以十二地支与十二种动物配合而形成的且赋予每人一个动物代号的生肖属相体系。北朝以降,人们更是把生肖动物作为墓主亡魂的守护神随葬于墓中并按子上(北)午下(南)顺时针方向排列,以使其在四面八方和每天的十二个时辰中,忠实地护卫着墓主,使其不受魑魅魍魉等种种妖魔鬼怪们的伤害。

  

  二 形象演变•先后五式:随葬生肖陶俑形象之演变,与墓志上的线刻生肖一致,都是先有隋及初唐的写实性纯粹兽形生肖(1),后有盛唐开始出现的兽首人身神化生肖(兽首人身生肖,又经历了先有坐姿(2)后有站姿(3)的过程)。再后,则有人首人身头顶(4)或怀抱(5)生肖动动物样式的出现。

  

  308-1五代宋元时期的镇墓厌胜神煞(铁猪铁牛)

  

  五代前蜀永陵出土厌胜铁猪                                          宋代墓葬出土厌胜铁猪

  

  晚唐五代,藩镇割据,战乱频仍,经济萎缩,百姓惶惶,人们的精神寄托便自然转向于对生活安宁的祈求及福瑞的降临,由此,堪舆(风水师、葬师)之术大行其道。前此之丧葬制度与习俗被人们抛诸脑后,而举凡墓地选择及随葬明器之种类、组合、位置等,无不依道家风水师、葬师堪舆之术。中唐刘肃之《大唐新语》谓:开元中,集贤学士徐坚葬妻,问兆域之制於张说,曰:"……墓欲深而狭。深者,取其幽;狭者,取其固。平地之下一丈二尺为土界,又一丈二尺为水界,各有龙守之。土龙六年而一暴,水龙十二年一暴。当其隧者,神道不安。故深二丈四尺之下,可以设窀穸(zhūn xī,墓穴)……墓中末米粉为饰,以代石垩,不置瓴甋(líng dì,陶容器)瓦,以其近於火。不置黄金,以其久而为怪。不置朱丹、雄黄、礜石(yù shí,硫砒铁矿,也叫毒砂,为制砷原料),以其气燥而烈,使坟上草木枯而不润。不置羽毛,以其近於尸也。铸铁为牛豕之象,可以御二龙……僧泓之说如此"。北宋司马光《司马氏书仪》即谓:“世俗信葬师之说,既择年月日时,又择山水形势,以为子孙贫富贵贱,贤愚寿夭尽系于此”。金元时期之《大汉原陵秘葬经》亦谓:“凡墓内安长生灯者,主子孙聪明安定,主子孙不患也;墓内安金石者,子孙无风疾之患”。从上引道家堪舆著作中,我们不难看出唐末五代及宋元弃镇墓神兽与天王俑及其他陶质或金银质器物,而仅以铁铸猪牛随葬的原因——禁忌颇多,而只能以铁猪铁牛厌胜土龙与水龙,以抵御其对亡魂的施暴对。

  

  308-2五代宋元时墓葬形制内容之新风(芳宴散乐)

  

  郑州登封市黑山沟北宋(公元1097年)李守贵壁画墓结构示意图

  

  由五代开启,宋元承继之新葬制新葬俗,集中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以墓前焚烧纸扎明器,代替墓内随葬陶质镇墓神兽或各种俑偶与器皿。二是以仿地面砖木结构建筑构筑方形或六方形、八方形攒尖顶砖雕、壁画墓室——以郑州市登封黑山沟北宋(公元1097年)年李守贵八方形攒尖顶壁画(有的为砖雕)墓为例,该墓座北面南,墓道开于南壁正中,墓门为金钉朱门(有的为砖雕执剑持戟武士,负责守护亡魂安全),墓内,墓门上部为赵孝宗行孝图;正北壁为假门(有的为侍女半掩门砖雕,意在说明门后为庭院),其上为王褒闻雷泣墓图;西北壁为备宴图,其上为曾母啮齿痛心图;正西壁为散乐图,其上为丁兰茨木事亲图;西南壁为芳宴图,其上为董永卖身葬父图;东北壁为侍洗图,其上为郭巨埋儿孝亲图;正东壁为侍寝图,其上为孟总哭竹生笋图;东南壁为戏儿图,其上为王祥卧冰跃鲤图。孝行故事壁画之上,为一层砖雕斗拱。斗拱之上,为绘制于八方三角形砖质攒尖顶上的四幅礼佛图和四幅升仙图。

  

  309——狻猊——中国古代神兽(明清)

  

  狻猊: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龙生九子之一(一说是第五子,另说是第八子)。形如狮,喜烟好坐,所以形象一般出现在香炉上,随之吞烟吐雾。古书记载是外貌与狮子相似能食虎豹的猛兽,亦是威武百兽率从之意。常出现在中国宫殿建筑,香炉上。

  

  要说狻猊,就不能不先说“狮子”。

  

  狮子是外来之物,在动物分类学上属于哺乳纲食肉目猫科,为大型猛兽。主要生活在非洲,在亚洲则主要分布在印度、伊朗等地,中原地区是没有的。“狻猊”一词,最早出现在《穆天子传》:“名兽使足走千里,狻猊、野马走五百里。”晋郭璞注曰:“狻猊,狮子。亦食虎豹。”《尔雅•释兽》载:“狻猊如彪猫,食虎豹。”郭璞注:“即狮子也,出西域。”,两书成书时间孰早孰晚说法不一,但都没有对“狻猊”形象的详细描述。

  

  自东汉时西域进贡狮子后,名”师子“。今所知较早的见记载于《汉书•西域传上》:“乌戈地暑热莽平,……而有桃拔、师子、犀牛。”颜师古注云:“师子,即《尔雅》所谓狻猊也。”其他官方记录还见于《后汉书》的“章帝记”“和帝记”“顺帝记”等处,共计四次。自隋唐及以后又逐渐变成加上反犬旁的“狮子”。由此可见,狻猊是狮子的古称,除了“龙九子”名目中说它属于龙族外,其他地方皆是指狮子。

  

  310——纯粹兽形•人兽合形•人神合形——中国镇墓神兽交织衍变三阶段

  

  左一战国纯粹兽形 左二北朝虎面兽身/人面兽身 右二唐代人面兽身/狮面兽身 唐代人神合形镇墓天王俑

  

  一 纯粹兽形:属于早期镇墓神兽,主要流行于战国至汉晋时期,为纯粹兽形,具有万物有灵,动物崇拜和神秘主义特征。楚系鹿角兽身之漆木神兽,则具有肢体不全或面目模糊不清的特点,显示出更多的原始性,还具有单独出现,不见其他镇墓神物伴出的情况,应是先秦时期遗留的神兽形象。

  

  二 人兽合形:属于中期镇墓神兽,主要流行于东汉至隋唐时期,表现出人首与兽身合形的特征,不仅人面、兽面者成对出现,其人面者则多呈胡人特征,这当于外来文化和外来宗教观念的渗入有关。当然,此一时期,特别是东汉至南北朝时期,纯粹兽形之镇墓神兽,亦照样流行。也就是说,纯粹兽形且单独出现之神兽,与人面/兽面组合成对出现之神兽,具有交织重叠出现的特点。

  

  三 人神合形:属于后期镇墓天王俑,系由首先出现于北朝时期的成对持盾执戟武士俑,经初唐时期站立于山石形底座上的成对武士俑演变而来,其特点是纯粹人形并成对出现,为具有神格的天王形象。这种新型的足踏小鬼、瞠目阔口的威武形象,使其神格更为突出。它的出现,与人类在与大自然的斗争中,驾驭能力不断增长,自信心不断增强的进程是一致的。当然,也与佛教文化及佛教雕塑艺术的深刻影响有着颇为密切的关系。

  

  四 总体意义:上述三种镇墓神兽——纯粹兽形,人兽合形,人神合形,交织衍变的过程告诉我们:这种新旧交织衍变现像,是与社会变革,特别是宗教信仰、意识形态、风俗习惯的演变有着密切关系的。或者说,越是古老的镇墓神兽,就越带有兽性的特征;而越是后起者,则就越带有理性与人性的特征——这是一个兽性逐渐隐退,人性逐渐彰显的过程。

  

  郑州市华夏文化艺术博物馆

  

  “国庆节”惠民活动微众版《野兽•神兽——中国古代动物雕塑艺术图片展》之三

  

  郑州市华夏文化艺术博物馆

  

  2020年10月4日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