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教育 » 正文

郑州市华夏文化艺术博物馆国庆微众版东京梦华之一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10-08  浏览次数:254165
核心提示:郑州市华夏文化艺术博物馆2020年“国庆节”惠民活动微众版丝路东京·戏都开封东京梦华——黄河流域汉唐宋元乐舞戏曲文物精品展之一郑州市华夏文化艺术博物馆2020年10月6日目 录序言-中华戏曲之都地位的奠定---------

郑州市华夏文化艺术博物馆2020年“国庆节”惠民活动微众版
丝路东京·戏都开封
东京梦华——黄河流域汉唐宋元乐舞戏曲文物精品展之一

郑州市华夏文化艺术博物馆
2020年10月6日


目 录
序言-中华戏曲之都地位的奠定--------------------------------------------------05页
第一单元 中华戏曲之孕育——汉魏隋唐百戏文物----------------------------------06页
一 汉代三国百戏
二 两晋北朝散乐
三 隋唐五代伎乐
第二单元 中华戏曲之成熟——两宋金元戏曲文物----------------------------------55页
一 两宋金元杂剧
二 两宋金元伎乐
三 两宋金元社火
第三单元 中华戏都之地位——两宋金元古籍文物----------------------------------77页
    一 国内地位之奠定
    二 国际地位之奠定
第四单元 中华戏都之名角——宋徽宗观杂剧文物---------------------------------102页
    一 丁都赛铭文砖雕
    二 东京梦华录书影
    三 热释光年代报告
跋语-中国戏曲发展的三大阶段-------------------------------------------------110页
展品清单---------------------------------------------------------------111--158页
论文目录---------------------------------------------------------------159--296页

中国诸江河流域及诸内流区示意图

黄河流域,是中华民族的摇篮,也是中华戏曲的摇篮!
黄河流域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文明发祥地,中华先民从黄土高原走来,在黄河流域创建了灿烂的农耕文明。华夏部族源生于黄河流域中游,八千年前华夏先民在此创建了甘肃天水大地湾文化和河南新郑裴李岗文化,六千年前西安半坡母系氏族公社推动了农耕文明的繁荣,四千年前黄帝与炎帝部落在黄河流域结成联盟,构成华夏部族的主干。尧都平阳、舜都蒲坂、禹都安邑,都在黄河褶皱的晋南地区。西周时期以周朝领地为华夏,以周边环裔为四夷,《左传》定公十年载孔子语:“裔不谋夏,夷不乱华。”故而华夏又称中华、中夏、中土、中国。以后中华国土扩展到整个北方,并向南覆盖了长江流域,原华夏之地又称中原、中州。
宋金元为中原文化的转折时期,也是中华戏曲的成熟时期,特殊的历史条件使得汉唐宫廷宏大的乐舞演出转化为民间广为普及的戏曲、歌舞和社火表演,深入到市井乡村,成为底层民众深为喜爱的艺术形式。北宋以东京和洛阳为东西京,两京之间的黄河沿岸地区成为歌舞和戏剧演出的繁盛地。宋杂剧先在东京繁华的勾栏瓦舍里兴盛起来,继而沿着四大漕渠的水陆通道向着周边特别是洛阳一带辐射,形成了东京杂剧的主要流播区域。
  ………… ………… ………… ………… …………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黄河流域,中华民族的摇篮,也是中华文化的摇篮、中华戏曲的摇篮。我们在这里出生,在这里成长,在这里学习中华文化,也在这里为之镌刻历史的丰碑。
黄河之水与华夏民族的历史文化与艺术波涛,永远奔流不息。

序  言
开封——“中华戏曲之都”地位之奠定


中华戏曲,滥觞于先秦,孕育于汉唐,成熟于两宋,发展于金元,繁荣于明清,新生于二十世纪之现代电影与电视艺术。
“以歌舞演故事”,为国学大师王国维先生给“中华戏曲”所下之定义并为一百多年来中国戏曲文化研究界奉为“定论”。
中华戏曲,不仅是中华民族喜怒哀乐之宣泄工具,同时也是中华民族灵魂塑造之伟器——特别是两宋以来,“中华戏曲”通过“以歌舞演故事”之娱人方式,在传播文化知识、树立道德规范、校正价值取向、弘扬民族传统、形塑民族精神等方面,对我们这个民族,始终在发挥着罕有其匹的伟大作用。
北宋之东京,因其“丝绸之路”东部起点城市水陆交汇之地理优势,赵宋王朝“抑武扬文”之国策施行,商品经济之高度繁荣,文化巨匠之群星灿烂,遂成为融会中西乐舞文化,诞育“中华戏曲”之摇篮地,亦因此而被中国戏曲文化研究界誉之为“中华戏曲之都”(详见开封市委宣传部立项课题结题报告《开封“中华戏曲之都”历史地位的论定与研究》)。
这个《东京梦华》展,将以“中华戏曲之孕育”“中华戏曲之成熟”“中华戏都之地位”“中华戏都之名角”四个单元/176件(套)汉唐宋元戏曲文物精品,为您展开一幅“千年帝都”开封,通过丝绸之路,融会中西乐舞文化,奠定“中华戏曲之都”地位的直观历史画卷!
是为序。
 郑州市华夏文化艺术博物馆
2020年10月6日

第一单元 中国戏曲之孕育——汉魏隋唐之百戏/散乐/伎乐
第一章 汉代百戏
百戏是中国古代汉族民间表演艺术的泛称,“百戏”一词产生于汉代。《汉文帝篡要》载:“百戏起于秦汉曼衍之戏,技后乃有高絙、吞刀、履火、寻橦等也。”可见百戏是对汉族民间诸技的称呼,尤以杂技为主。
汉代百戏的各个表演节目都是相对独立的,彼此之间并没有实质性的联系和制约。它们共同组成一个松散的联盟来进行一场表演。随便哪几种凑在一起,或多或少,都可以进行演出。这也是汉代百戏文物组合表现为自由性、随意性的原因。真正把各个因子串联起来的是宴乐——在酒宴中进行娱乐性表演。
两汉时期,由于丝路开通,西域乐舞文化便得以随“朝贡”与“商贸”队伍东渐(浸流)中原,中原乐舞文化亦得以随回赠朝贡与颁赐和亲的方式西被(覆盖)西域。西域乐舞文化对中原的影响,我们不仅可以从大量文献记载中获得清晰的认识,还可以从中原地区出土的众多百戏文物中一窥其风采。至于西域乐舞,则由于西域出土文物的稀缺,则只能通过中原王朝回赠朝贡与颁赐和亲的相关文献记载,来推想其歌舞管弦之一斑。
西汉武帝元鼎二年(前115年),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江都王刘建女儿细君西嫁乌孙王昆莫,汉廷赐“乘舆服御物,为备官署、宦官、侍御数百人”,其中,即包括中原乐舞艺伎。西汉宣帝时,西域龟兹王降宾娶解忧公主女弟史为妻。夫妇二人倾慕汉朝乐制,特赴长安攻学古琴及掌管乐府机构知识,事成返回西域时,汉廷特赐乐舞艺伎。《汉书·西域传》载:“王及夫人皆赐印绶,夫人号称公主,赐以车骑旗鼓,歌吹数十人,绮绣杂缯琦珍凡数千万。”此后,还多次派人入朝学艺,归国后“治宫室,做檄道周卫,出入传呼,撞钟鼓,如汉家仪”。另据《汉书·元帝记》载:竟宁元年春正月,匈奴乎韩邪单于来朝,诏曰:“乎韩邪单于不忘恩德,乡慕礼义,复修朝贺之礼,愿保塞传之无穷,边垂长无兵革之事。其改元为竟宁,赐单于待诏掖庭王樯为阏氏,并赐衣、锦、帛、絮,以及竽、瑟、箜篌等乐器。

西汉-山东临沂银雀山8号墓出土乐舞俑

1974年秋,山东省博物馆的有关专家及临沂考古发掘队的同志在临沂银雀山南麓,发掘清理了一座西汉中期的墓葬,即银雀山8号墓。该墓为竖穴土坑墓,墓口用土坯砌成,一棺一椁,靠近棺椁有厚厚的白膏泥,下面是淡黄色的席子,骨架已朽。边箱内出土了大量精美的漆器、彩绘陶器等,并在旁边的殉葬坑内发现一组陶马车、俑,一组彩绘乐舞俑及件说唱俑等随葬器物。其时代约为西汉中期。
 乐舞俑保存较好,彩绘红陶共9件,均为女性。观赏者1人,袖手跪坐,神情优闲专注地欣赏乐舞。旁边2个奴婢,1个双手着地,俯身跪拜,低眉顺目,象是聆听主人吩咐,随时准备趋前侍奉;另1个双膝着地,上身半起,左手上擎,想来是在奉献酒茶糖果之类。
西汉-山东济南无影山汉墓乐舞杂技俑

1969年4月,济南市博物馆在济南市北郊无影山的南坡,其中乐舞杂技陶俑群是出土遗物中最重要的发现。它展示了中国古代乐舞杂技表演的一个难得的完整场面,其时代可能早到公元前2世纪。
陶俑群共22件(缺1,现存21件),均为泥质灰陶并饰彩,捏塑。俑人固定在一个座长67.0、宽47.5厘米的陶盘上,系一个宴乐的场面。舞蹈、杂技表演者在陶盘中间。台前左侧塑一立俑,昂首,伸展双臂作歌唱状,伈为主要的演唱者,或为整个表演的主持者。其身后有两个舞人穿红衣,一着白裙,脸面相对,甩袖作舞。观其舞姿,似为长袖舞。主持者身后右侧有4人,前两人双脚相对作掷倒式,后两人中,一人也作掷倒表演,一人作舞蹈状。乐舞和杂技表演者的两侧,侧面排列观赏者7人,左四右三,拢手而立。后侧是一排乐队,其中,专为表演者伴奏的乐俑一列7人(原8,残缺1)左起两人,身穿绕襟花衣,长髻垂于背后,亦为女子,长跪吹笙。其余5人,均为男性。紧靠吹笙的乐俑,发東成环形,高起于头顶,面前置有一瑟,双手似刚抬起而又欲下抚。次为钟鼓乐。有钟2件,悬于架上,乐俑双手各持一槌作敲击状。钟架旁一人,似正击扁形小鼓。右首树立的一大型建鼓前,一乐俑执桴欲敲击。场面形象生动地反映了当时乐队组合及其演奏实况。
张衡《西京赋》中描绘的在平乐观进行的一场盛大浩大的百戏演出
汉代百戏群俑——郑州市华夏文化艺术博物馆藏品
大驾幸乎平乐,张甲乙而袭翠被。攒珍宝之玩好,纷瑰丽以侈靡。临迥(jiǒng)望之广场,程角觝(dǐ)之妙戏。乌获扛鼎,都卢寻撞。冲狭鷰濯(yàn zhuó),胸突铦(xiān)锋。跳丸剑之挥霍,走索上而相逢。华岳峨峨,冈峦参差。神木灵草,朱实离离,总会仙倡,戏豹舞罴。白虎鼓瑟,苍龙吹篪(chí)。女娥坐而长歌,声清畅而蜲蛇,洪涯立而指麾,被毛羽之襳襹(xiān shī)。度曲未终,云起雪飞。初若飘飘,后遂霏霏。复陆重阁,转石成雷。礔砺激而增响,磅盖象乎天威。巨兽百寻,是为曼延。神山崔巍,欻(chuā)从背见。熊虎升而挐攫(ná jué),猿狖(yuán yòu)超而高援。怪兽陆梁,大雀踆踆(qūn qūn)。白象行孕,垂鼻磷囷。海鳞变而成龙,状婉婉以昷昷(wēnwēn)。舍利飏飏,化为仙车,骊驾四鹿,芝盖九葩。蟾蜍与龟,水人弄蛇。奇幻倏忽,易貌分形。吞刀吐火,云雾杳冥。画地成川,流渭通泾。东海黄公,赤刀粤祝。冀厌白虎,卒不能救。挟邪作蛊,于是不售。尔乃建戏车,树修旃(zhān)。倀僮程材,上下翩翻。突倒投而跟絓(guà),譬陨绝而复联。百马同辔,骋足并驰,撞末之技,态不可弥。弯弓射乎西羌,又顾发乎鲜卑。

山东沂南汉墓中室东壁横额乐舞百戏图画像石拓片

山东沂南汉墓中室东壁横额乐舞百戏图画像石-东汉晚期1954年3月沂南县北寨村出土-藏沂南北寨汉画像石墓博物馆-纵50横236厘米。
画面上边饰锯齿纹和垂幛纹,下边饰锯齿纹。乐舞百戏图自左而右分为三组。第一组,刻艺人飞剑跳丸、顶橦悬干和七盘舞。右刻两组伴奏乐队,上为击建鼓、撞编钟、敲石磬的雅乐;下为三排跽坐于席上演奏小鼓的女乐和吹排箫、击铙、吹埙、抚琴、吹笙的男乐;其后有侍者捧盘、杯。第二组,刻鱼龙漫延之戏,分二列:上列左为三童绳架上表演舞橦和倒立,架右亦有一人倒立;右为三人吹排箫伴奏。下列刻龙戏、鱼戏、豹戏和雀戏。第三组,刻马戏和车戏:上方两马相向奔驰,二童于马背上耍橦,一童在建鼓橦顶倒立,车舆内四乐人吹排箫、击建鼓和歌唱;车后三人荷梃似欲击地上小鼓。

新野樊集出土东汉平索戏车画像砖拓片

东汉平索戏车画像砖-新野樊集出土-河南博物馆藏-纵35横118厘米
画像砖为横长实心,边框饰菱形纹。画面左侧为两辆驰骋的戏车,车上各树一橦。前车橦端蹲一伎,右手拉软索,左手拽一伎足部,在空中摆荡。橦干中部,一伎双手握干平撑。后车橦干顶端与软索相连,一伎沿橦干上攀,一伎双脚倒挂于软索中间。右为一拱桥,桥下一人荡舟,桥上车骑穿行,主车双马骈驾,前有导车和导骑。桥右二小吏躬身相迎,其上方二人持矛格斗,一人和二猎犬在远处追逐。
汉代百戏——宴乐表演与《东海黄公》
汉代百戏的各个表演节目都是相对独立的,彼此之间并没有实质性的联系和制约。它们共同组成一个松散的联盟来进行一场表演。随便哪几种凑在一起,或多或少,都可以进行演出。这也是汉代百戏文物组合表现为自由性、随意性的原因。真正把各个因子串联起来的是宴乐——在酒宴中进行娱乐性表演。
据《晋书·乐志》记载:后汉正旦,天子临德阳殿受朝贺,舍利从西方来,戏与殿前,激水化成比目鱼,跳跃嗽水,作雾翳日。毕,又化成龙,长八九丈,出水游戏,炫耀日光。以两大丝绳系两柱头,相去数丈,两倡女对舞,行于绳上,相逢切肩而不倾。”《西京杂记》记载的活动角抵戏《东海黄公》:“有东海人黄公,少时为术能制蛇御虎,佩赤金刀,以絳繒束髮,立兴云雾,坐成山河。及衰老,气力羸惫,饮酒过度,不能復行其术。秦末有白虎见於东海,黄公乃以赤刀往厌之,术既不行,遂为虎所杀。三辅人俗用以为戏,汉帝亦取以为角抵之戏焉。”
 

四川成都出土汉代百戏画像砖及对舞画像砖拓片
中国戏剧祖型——西汉巾舞公莫舞歌行

杨公骥先生认为《巾舞歌辞》是由唱词、角色标识字和指示舞蹈动作等的科范字组成的剧本,是我们今天所能见到的我国最早的一出有角色、有情节、有科白的歌舞剧,搬演的是儿子出外谋生母亲送别的故事。尽管剧情比较简单,但它却是我国戏剧的祖型。在中国戏曲发展史上,具有重要的价值。
 一 吾不见公莫[姥],〈时〉吾何婴,公来婴姥〈时〉吾〈哺声〉何为茂?〈时〉为来婴,当思吾明月之土,〈转起〉吾何婴,土来婴〈转〉。二 去吾〈哺声〉何为?土[士]〈转南〉来婴当去吾!城上羊,下食草吾何婴,下来吾食草吾〈哺声〉。汝何三年〈针[振]缩〉何来婴,吾亦老!吾〈平平门[频频扪]〉淫涕下吾何婴,何来婴,涕下吾〈哺声〉。三 昔结吾马,客来婴吾当行吾!度四州,洛[略]四海。吾何婴,海何来婴,海何来婴,四海吾〈哺声〉。熇[鄗]西马头香,来婴吾。洛道五吾五丈度汲水。吾噫邪!〈哺〉。四 谁当求儿?母何意零!邪!〈钱[践]健步哺〉。谁当吾求儿?五 母:何吾!〈哺声,三针[振]一发,交,时,还,弩心〉意何零!意〈弩心,遥[还]〉来婴〈弩心,哺声,复相 ,头[投]巾〉意何零!何邪!〈相,哺,头[投]巾,相〉吾来婴,〈头[投]巾〉。母:何何吾!〈复来推排〉意何零!〈相,哺,推,相〉来婴,〈推非[排]〉。母:何吾!〈复车[转]轮〉意何零!子:以邪!〈相,哺,转轮〉,吾来婴,〈转〉。母:何吾!使君去时意何零!子:以邪!使君去时,使来婴去时,母:何吾!思君去时意何零!子:以邪!思君去时,思来婴吾去时,母:何何吾吾!

成都汉代对舞画像砖拓片

 汉代四川灰陶伎乐群俑——抚琴/吹箫/击鼓说唱/舞蹈俑



抚琴/吹箫/击鼓说唱/舞蹈俑——郑州市华夏文化艺术博物馆藏品

汉代四川灰陶伎乐群俑——击鼓/舞蹈/吹笙俑


击鼓/舞蹈/吹笙俑——郑州市华夏文化艺术博物馆藏品

汉代四川灰陶伎乐群俑——抚琴/击鼓俑——成都徐先生藏品

左一 高45厘米,红陶胎。头戴圆冠,身着交领袍服,跽坐。身体右倾,双手抚琴,目闭嘴张,似乎正随着乐曲柔声轻唱,动感十足。
左二 高60厘米灰陶胎,模制加贴塑,空心,头手身分烧插装。头饰簪花,着交领袍服,跽坐。琴横膝上,左手抚弦,右手弹拨。头微仰,容貌婻婻,笑容满面,正沉醉在悠扬欢快的琴声中。
左三 高64厘米,灰陶胎。身着交领袍服,披饰有兽首的坎肩,跽坐。腰板挺直,昂首微笑,手形优美,神情欢快,意气风发。
左四 高46厘米,红陶胎。面带微笑,戴方顶圆盘帽,着交领袍服,跽坐。双腿夹一面圆鼓。左手拍鼓,右手握拳于胸前,张嘴,眉头紧皱,似说到紧要关头。中国戏剧发轫于汉,成熟于唐。汉代说书艺人讲述的,通常是神话传说和历史故事。这一艺术形态延续至今。

汉代四川灰陶伎乐群俑——釉陶舞蹈俑——成都徐先生藏品

左一 高55厘米,红陶胎加彩绘。身着交领花边广袖长裙。左手叉腰右折,右手扬巾,左脚提起,露出足,体态作摇曳状,神情怡然。此俑是研究汉代舞蹈和服装的珍贵实物。
左二 高52厘米, 红陶胎施铅绿釉。头戴峨冠,身着绿釉交领花边广袖长裙。左手提裙,右手上扬,腰向右微折,双脚间置磐鼓一面。四川汉俑施釉的极少,因此极为珍贵。
左三 高45厘米,红陶胎施铅绿釉。头戴峨冠,身着绿釉交领花边广袖长裙。左手提裙,右手上扬,腰向右微折,双脚间置磐鼓一面。四川汉俑施釉的极少,因此极为珍贵。
左四 高31厘米红陶胎加彩绘。身着交领广袖,束腰紧身长裙,内衬长袖作势旋转,形体婀娜多姿。正如《西京杂记》中说:戚夫白衣。此俑头梳高髻,眼眉修长,身着大袖,正如东汉时人善为翘袖折腰之舞,侍者数百皆习之。可见西汉的舞姿的城中谣“城中好高髻,四方高一尺,城中好广眉,四方到东汉还很流行,这应是汉代四川舞蹈俑的经典造型。且半额,城中好大袖,四方全匹帛”的记载。头右倾折腰,左脚立地,右脚后提;左手提裙,右手翘袖上扬。

汉代灰陶伎乐群俑——击鼓说唱/尺八/洞箫/击鼓说唱俑——成都徐先生藏品

左一 高59厘米,红陶胎。戴软结巾帽冠,双肩上耸,袒胸露腹,裤腰低至脐下,分腿站立。左手抱小圆鼓,右手贴胸执鼓槌。双肩上耸,口角斜歪,憨态可掬。此系川俑名品,东汉说唱逗乐的俳优,类似现今舞台上说单口相声的小丑。
左二 高56厘米,红陶胎。身着交领袍服,束腰,跽坐。双手执尺八吹奏。尺八下端有杯状托器。尺八的吹口为斜切坡面。此俑陶醉于自己的演奏,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左三 高59厘米,灰陶胎。头戴帽冠,身着交领袍服,束腰,跽坐。衣袖上挽,露出手臂,出双手执箫管(吹口平整者为箫)。箫管下口有杯状物(疑为盛水器,起密闭作用)。该俑眉飞色舞,吹的应是欢快曲子。
左四 高64厘米,红陶胎。站立,头扎单椎髻,双肩上耸,袒胸露肚,双乳悬垂,大腹便便。双肩上耸,右手抱小圆鼓,左手提欲滑落至腹下的裤腰。面部表情丰富,嘴斜歪且下唇上包,似乎在一段说唱中正享受观者的喝彩,极富艺术感染力。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成都市天回山东汉崖墓出土击鼓说唱俑

东汉击鼓说唱陶俑高56厘米,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以泥质灰陶制成,头上戴帻,两肩高耸,着裤赤足,左臂环抱一扁鼓,右手举槌欲击,张口嘻笑,神态诙谐,动作夸张,活现一俳优正在说唱的形象。
东汉击鼓说唱陶俑高56厘米,以泥质灰陶制成,俑身上原有彩绘,现已脱落。陶俑头戴帻,左臂下挟一圆形扁鼓,右臂平直,手执鼓槌欲击,两臂戴有璎络珠饰。陶俑上身赤裸,下穿长裤;身屈,蹲坐在地面上,赤足,右腿扬起,脚掌向上,张口,露齿,眯缝双眼,露出活泼诙谐憨厚之态,动作夸张,活现一俳优正在说唱的形象。
东汉击鼓说唱陶俑被称为“汉代第一俑”,是一件富有浓厚民间气息和地方风貌的优秀雕塑作品,属国家一级文物。

四川博物院藏成都郫都区宋家林东汉墓出土击鼓说唱俑

1963年,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区宋家林的一处东汉砖室墓出土了一件说唱俑。它通高66.5厘米,灰陶,捏塑,因年代过久,原有彩绘已然模糊,但击鼓说唱的造型却惟妙惟肖。这件立式说唱俑头戴尖顶小软帽,上身赤裸,下穿浅裆长裤。由于职业的关系,陶俑整个形象非常滑稽:歪头、耸肩、塌腰、撅起臀部,故意眯起两眼,将嘴撇成歪歪嘴,把舌头伸得老长并用力地舔鼻子。与此同时,他两臂伸于腹前做击鼓状。

 青海省海东市平安区窑房村汉魏墓出土武士舞蹈模印砖


东汉时期墓葬。位于平安县平安镇窑房村。1982年清理发掘。该墓为砖室结构,墓壁部分砌有带有浮雕图像的砖,计有饮宴、仙人、甲骑、神鸟、力士等6种,其内容主要是表现墓主人生前宴乐、出行或死后羽化成仙等。平安画像砖墓是青海境内惟一带有画像砖的砖室墓,画像图案新颖,古朴粗犷,这些珍贵的艺术品保存完好,具有青海明显地方特色,被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位于墓壁最上层的日月舞人画像砖中,站立着一位梳着椎形发髻的长脸大耳女子,女子身穿右衽窄袖衣裳、短裙,肩披长带,左手臂上举托起一弯新月,右肩上方一轮艳阳高挂,太阳中依稀可以辨认出有只鸟儿;女子右手下垂提一星辰。对这一画像砖,说法较多,有说是舞者,有说是嫦娥奔月,有说是女娲捧月,也有说是西王母的形象。
这些画像砖每片长20厘米、宽16厘米、厚5.5厘米,每片重量约有三公斤。有力士、持矛甲骑、持锏甲骑、宴饮、神鸟、日月舞人等六种类型的图案。这些珍贵的艺术品保存完好,具有青海明显地方特色,被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汉代绿釉百戏陶楼——中国国家博物馆藏品

 东汉绿釉陶楼 1976年出土于安徽涡阳大王店,高 99厘米,现藏中国国家博物馆。此楼分四层,上层为鼓楼,第二层是舞台。舞台三面封闭,分前台和后台,有上、下场门,前台有五个伎乐俑正作表演或伴奏。
 有学者认为,此楼的发现,不仅把中国戏台史的起点从公元10世纪的北宋提前到公元3世纪的东汉末年,而且打破了封闭式戏台来自西方的观点,推翻了三面敞开的戏台是中国戏台唯一传统的方式,在中国乃至世界戏剧艺术发展史上都具有重大的价值。

源于美索不达米亚的“琵琶”/古埃及的“箜篌”/古希腊的“阿芙洛斯管”
琵琶:《释名》:“枇杷本处于胡中,马上所鼓也。推手前曰枇,引手却曰杷,象其鼓时,因以为名也。”即根据其弹奏手法而得名。此乐器起源于美索不达米亚,后广泛流行于亚洲西部、西南部,东汉时经西域传入我国。新疆尼雅汉代精绝国遗址中曾出土过琵琶残件。四川乐山虎头湾、辽宁辽阳棒台子屯东汉晚期墓的石刻和壁画中亦曾出现过奏琵琶的人像。琵琶音域广阔,表现能力强,传入我国后即迅速得到流行,至南北朝时,已在器乐合奏中与筚篥一道成为了主要的旋律乐器。
箜篌:又称“胡箜篌”,可谓箜篌之主体,是伴随着人类文明的诞生而出现的弦鸣乐器,有着五千年以上的历史。据外国文献记载:早在公元前2600年古国埃及已经使用,至迟公元前1200年,竖箜篌已基本定型,后来经波斯传入中亚和印度,秦以前即已在我国新疆一带流行(新疆且末扎滚鲁克曾出土有木质竖箜篌)。汉武帝开西域以后,竖箜篌又传入中原——东传至中国叫做箜篌,西传至欧洲叫做竖琴。

阿夫洛斯管:是古希腊最原始的乐器之一(另为里尔琴),为管乐始祖。它是一种簧管乐器,哨片为双簧,管上开孔4个(早期)至15个(晚期)不等。将簧片插入木质或骨质的管中作吹口,管底不封口,两根管排成V字型。该管是象征酒神的乐器。在崇拜酒神的仪式中和后来的酒神合唱及雅典悲剧合唱中,阿夫洛斯都是重要乐器。在西方现代文化观念中,里拉琴和崇拜阿波罗的音乐与阿夫洛斯和崇拜酒神的音乐,已成为相互对立性格的两大类音乐的象征。前者平静而节制,后者狂喜而放纵。在吹奏时两支管的哨片同时置于口内,双手各持一管演奏。
  郑州市华夏文化艺术博物馆2020年“国庆节”惠民活动
微众版《东京梦华——黄河流域汉唐宋元乐舞戏曲文物精品展》之一

郑州市华夏文化艺术博物馆
2020年10月6日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