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维权 » 正文

黑龙江肇源5000亩集体资源纠纷的罪魁祸首到底是谁?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10-12  浏览次数:130233
核心提示:来源:搜狐客户端日前,我们收到黑龙江肇源县义顺乡长发村村民的多封实名反映材料,材料反映该村5000亩水田(注:东北称之为泡子),被邻村违法占用多年,本来很简洁明了的事件,却因当地县政府的违规处理,致使该起

来源:搜狐客户端    

     日前,我们收到黑龙江肇源县义顺乡长发村村民的多封实名反映材料,材料反映该村5000亩水田(注:东北称之为泡子),被邻村违法占用多年,本来很简洁明了的事件,却因当地县政府的违规处理,致使该起简单的水田纠纷事件变得扑朔迷离,错综复杂。
  
  以下为反映材料内容:
  
  我国是农业大国,三农问题是国家首要解决的问题。然而,黑龙江肇源县却游戏中央三农政策,漠视农民利益,实在让人费解。
  
  肇源县地处黑龙江省西部,内多沼泽、湖泊、河川,是嫩江平原的塞北江南、鱼米之乡,也是黑龙江省的牧业与渔业大县。所以,这里的水田更显重要,因此,水资源是当地村民赖以生活的根本元素。
  
  肇源县义顺乡羊营子屯村民祖祖辈辈以种田为生,世世代代用勤劳的双手在黑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辛勤的收获着生活必须的口粮,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然而,我们平静的生活在2010年戛然而止。原因是我们的养命田被卖了,而卖主就是我们信任的当地政府。迫于生活,出于无奈,村民们不得不去县政府讨要说法。然而,我们得到的不是理解,不是合理的答案,而是到处碰壁,一路荆棘。尽管我们维权一路坎坷,但为了生存,为了要回我们应有的土地,我们依然艰难的向前走着。于是,多年维权无果的情况下,我们不得不多次向县政府以及县委书记(时任肇源县县长)孙某反映此事,但不知何故,问题石沉大海,至今已经十年了没有解决。
  
  下面是这起水田纠纷的经过:2010年,肇源县副县长张某国在任义顺乡党委书记期间,将东义顺、西义顺、长发三个村的近两万亩的水田,以成立小拉哈公司为名,以低价买入,高价卖出,从中分红,为自己和乡干部谋取私利。后迫于各村的压力,只象征性地给东义顺村、西义顺村部分赔偿金。但长发村羊营子屯本来5000余亩的水田,却只给了1200亩的补偿,而且补偿金低得让人拍案惊奇、无法接受,每亩只补偿了两元。这是任何一个正常人都无法接受的补偿数字,自然遭到我们长发村村干部及羊营子屯全体村民的强烈反对,因此,我们拒收了这笔补偿金。
  
  原本义顺乡长发村和西义顺村就存在边界纠纷。纠纷发生后,2005年,由乡党委副书记张某山和西义顺乡村主任王某福、长发村主任韩某、县区划办负责人根据历史界线,签定协议认定了我们长发村羊营子屯所纠纷的5000余亩水田的所有权。本来纠纷已经解决,但不知何故,2016年时任肇源县县长的孙某,却指派工作组不顾历史事实及两个村达成的边界协议,依据1982年错误的土地使用证把羊营子屯的水田强行地划给了西义顺村。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明显存在黑色利益链。当村主任和羊营子村民代表去乡政府讨要说法时,相关人员不但不让村民进办公室反映问题,反倒强迫打压村主任王贵忠在认证合同上签了字。其后“小拉哈”公司承包了西义顺村本属于羊营子屯的这块水田资源,不久又鬼使神差般的转让承包到了个人名下。
  
  对此,村民多次到乡政府上访,乡政府却以羊营泡己被南引工程征用为名,不予解决。我们只好去肇源县政府讨要说法。 2016年,肇源县政府成立工作组处理此事。但是,令我们失望的是县工作组在没有进行实际调查的情况下,就机械的按“土地证”所划的边界确定了小拉哈公司所占用各村的水土资源面积,这是完全错误的决定。因为当时工作组参照的土地证是有悖客观事实的。原因是1982年肇源县资源调查勘定时,羊营泡己变成南引库区,根本无法进行实地划界,所以“土地证”上的界线肯定是不准确的,所划的界线根本不是两村实际使用界线。再者,当时相关行政村也没有在处理意见上签字。显然这是违背有关法律程序的。村民说划定村与村所辖范围应该按照2000年之前黑龙江省政府下发的边界划分处理意见:土地证错的以航片为主,航片发生错误的,尊重历史,以当地老年人根据双方公认界为主。
  
  捋顺此起泡子纠纷并不难,但不知何故这事在义顺乡却变得如此棘手。我们不禁要问,到底此起纠纷的症结在哪?
  
  万般无奈之下,我们只好多方求助,为了对该起纠纷有个较为全面的了解,相关媒体记者电话采访了长发村部分村民。这次我们村民不再闪烁其词。我们说,此起纠纷与小拉哈公司不无干系。这家公司是时任乡政府党委书记张某国倡导成立的。公司成立后,他又以高价向外发包获取利润分红。为了维护村集体合法权益,长发村村民代表于2014年、2015年两年多次上访,但只要回了1400亩,余下的3600亩泡子则被时任肇源县工作组组长并主持义顺乡工作的巴图、乡长赵某奎,经管站站长孙某国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通过县经管总站以土地使用证划错的名义划给了西义顺村。而西义顺村支部书记包某宏在明知此块资源不是西义顺村的情况下,不顾历史事实,又将其发包出去。由此引发长发村全体村民的强烈不满与多年的上访。
  
  针对羊营泡的产权归属,时任长发村支部书记的韩某权介绍说,作为一村支书,他对全村各屯的土地坐落、面积、草原、苇塘等资源的边界有着详细的了解。1980年南引工程投付使用后,因产权引发村民纠纷。为此,乡政府草原管理干部、各村领导干部就各村的资源进行了一次勘察和重新认定。当时羊营子和西义顺的老年人共同指认,东义顺村与羊营子屯和西义顺村的草原边界为:以羊营子屯南与东义顺屯中间一条老路为界,公路西是西义顺村草原、公路东的草原是羊营子屯的,可见祖祖辈辈羊营泡就是隶属长发村的。南引工程放水后长发村一直在这泡子里养鱼捕鱼。几年后,草原变成了苇塘,苇塘仍就由羊营子屯管理。1999年,西义顺村和长发村草原边界修坝用土引起纠纷,时任乡副书记张国军和划界办谭主任、勇进村一名干部、永光村一名干部还到现场进行了认定,认定西义顺草原边界在公路西侧,东侧没有西义顺草原。羊营泡产权归属显而易见。
  
  关于小拉哈公司,村民张某羽、张某贵、刘某补充介绍说,2010年义顺乡政府成立的“小拉哈”公司可谓猫腻重重。该公司将义顺乡的西义顺村东,长发村南、东义顺屯北的泡子以每亩不到2元的低价买断30年。这事与时任义顺乡党委书记张某国有着诸多的交集。首先该公司是张主导成立的,并且张是该公司的大股东。
  
  然后小哈拉公司不顾村民的强烈反对,把三个村的泡子全部低价买掉了。羊营子村民为此多次上访,至今无法解决。
  
  对于羊营泡的归属问题,2005年曾在义顺乡任纪检副书记并分管农业工作的张某山出具的证言也表明,当时长发村同西义顺村发生草原边界纠纷,2002年经县区划办和当时主管农业的副书记张某军会同两村村委对此进行了协调并重新确认,当时仅是口头协议,双方没有签定具体协议。2005年11月10日,他同县区划,原党委农业副书记张某军及长发村支部书记韩某,西义顺村支部书记王某福为此事进行现场办公,并确定了草原边界,并达成协议,双方签订了具体边线,草原边界为西以南引坝西韩守权东坝头为标记,东以渔池的两个看护房中间为标记,取直南为西义顺草原,北为长发村草原。这是羊营泡归属的历史依据。
  
  一起简单的泡子纠纷,竟然一拖数年,个中原因恐怕只有当地政府有关人员自己清楚。但是问题总要解决的,尤其是事关农民生计的大问题。然而,滑稽的是,面对我们村民的上访,面对国家信访局的催办,肇源县土地局孟某平主任在村民代表不知情的情况下,竟然代替村民代表签字给北京回了函。更让人不解的是,面对村民代表的追问,为何冒充村民代表签字一事,这位孟主任说这是肇源县领导、土地局局长强迫他代签的。更让人称奇的是,这起纠纷的始作俑者,时任义顺乡书记的张某国,不但没有被追究必须承担的违纪违法的责任,反而,带“病”被提拔当上了肇源县副县长。这不仅说明当地政府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更说明了张庆国玩弄权术的高超技术。明显的问题得不到解决,本应追责者却仕途一路春风,我们当地村民肯定不答应。
  
  张某国在任义顺乡党委书记期间将东义顺村、西义顺村、长发村的一万多亩资源以成立小拉哈公司为名,强行以每亩2元钱买入,再以每亩30元卖给新站的董国民,卖30年他是大股东从中分红。
  
  义顺乡长发村一块资源竞标时有人出120万元他不让卖,强迫村干部以60万元卖给他小舅子。东义顺村一块草原让村干部卖了300万,改用养鱼、种水稻,此款全部给他连襟姜涌志用于修路经费。
  
  长发村一块林地有人出价20万元他不让卖,强迫村干部以8万元卖给他连襟姜涌志。通过关系拨款160万元在义顺乡各村修草原围栏,长发村的泡子地也修围栏,修完不到一年全部毁坏,部分村民的牲畜腿被拌折,纯属豆腐渣工程。为了平账,张庆国任义顺乡党委书记调任县财政局长时,让当时在义顺乡党委书记的张建国找到长发村的韩书记,用长发村民韩润东的水田合作社处理了80万元的账,说事后给大棚,至今没兑现。
  
  张某国任义顺乡党委书记期间,油田占地(各个村的)还有协税等款,1000多万被花掉不知去向。没有给各村发放,长发村占地款也不知去向。张某国在任皮革城管委会主任期间,利用手中的权力将皮革城的楼房资源、树地以低价买入再以高价卖出(卖给他连襟姜涌志)从中盈利,在工作中玩忽职守,至使5名农民工1名干部被毒死,事后隐瞒真相,蒙骗过关。在成立小拉哈公司,占用了长发村这块资源地,挖了2米多深的沟,不做任何防护,至使一名村民妇女被淹死(不顾及百姓的强烈反对强行施工)。
  
  义顺乡长发村几万亩资源因村民反对致使他亲属没买成,他怀恨在心,在县召开的农村20届议会上以长发村有上访为名,将国家治理土地优惠政策4000余万不给下拨,同样条件的大兴乡分5000亩地就给了此项款800万元。张某国在任副县长主管水利期间,不顾事实和村民的强烈反对,将以危害泄洪的一条连接5个自然屯的路坝强行拆除,至使村名和承包户损失达2000万元。世行贷款买奶牛,张某国事先安排牛贩子,养殖户买的奶牛多数是育肥的奶牛还有残次牛,各村建奶站,现在没有一头奶牛(总的说也没有坚持二年),给国家、村,养牛户造成近亿元损失。
  
  ……
  
  问题令人瞠目结舌、触目惊心。但违纪违法者却春风得意、仕途通达,难道他有着刀枪不入的金刚之身?抑或有着深不可测的法术?
  
  民生不是儿戏,铁一般的事实岂容违背。但正义从来不会缺席!但愿肇源县义顺乡这起5000泡子纠纷尽快解决,给这5000亩泡子一个合法的归属,给多年疲于上访的村民一个说法。
  
  如此简单明了的水田纠纷,竟然一拖十年,实在令人想不通,是县里有关领导不想解决?还是不愿解决?还是根本就不敢解决?但是出了问题总要面对,总要给村民一个说法吧!
  
  稍作梳理我们不难发现,造成村民多年上访的根本原因恐怕与时任县长后任县委书记的孙某,以及现任副县长张某国分不开的。是他们为一己私利埋下了义顺乡的不稳定因素。民生不是儿戏,难道县长犯了错误改正起来就如此难吗?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真的希望解决这起水田纠纷不要让村民再等十年!因为这样久拖不决,民意不答应,舆论不答应,公理更不答应。
  
  对此民生问题,我们将持续关注,并将有关材料呈递给相关部门,希望有关部门能够积极介入,尽快还羊营子屯村民一个公道!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