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头条 » 正文

福建土楼:世界遗产地正在恢复元气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11-22  浏览次数:227908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 作者:黄国勇全球范围内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导致许多国际性会议活动推迟举办,这当中包括原定由中国政府承办、于2020年6月29日至7月9日在福建举行的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法国巴黎时间11月

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  作者: 黄国勇

全球范围内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导致许多国际性会议活动推迟举办,这当中包括原定由中国政府承办、于2020年6月29日至7月9日在福建举行的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

法国巴黎时间11月2日下午传来消息,世界遗产大会将于2021年6月至7月在福建召开。世界遗产大会全称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下属的世界遗产委员会的例会,每年召开一次。世界遗产委员会考虑到新冠肺炎疫情、旅行受限等因素,认为2020年并不适合召开会议。所有原定在2020年和2021年审议的项目和分项目,都将在2021年的大会上审议。

在世界遗产大会受疫情影响而推迟举办的日子里,中国世界遗产保护工作做得如何?福建土楼遭遇了哪些困难?复工复产后,当地又是如何在做好保护工作的同时推动旅游复苏?带着这些问题,文旅中国客户端记者走进了世界遗产地福建土楼——

初溪土楼风光  李艺爽 摄

“哪也不去,就要守着它。”土楼阿耕叔在“土楼王子”振成楼里,与家人一起度过了七十寿庆;福裕楼的第六代土楼主、“80后”林建文正在努力经营从父亲手里接过来的常棣客栈,继续“活下去”;玉成楼的“土楼媳妇”游碧丹,精心打造的香一楼酒坊在复工复业后,生意逐渐恢复;百福休闲山庄民宿主林娣,在复工几个月后,还是选择了前往杭州谋求发展……在2020年这个特殊的年头,作为人居型世界文化遗产典范,福建土楼永定景区里还在上演着生活百态,还在酝酿着新动能、新期待。

应对特殊年头的特殊大考

土楼本身就是防御建筑

不久前上映的迪士尼影片《花木兰》中,木兰在草原上骑马回家,奔向神秘壮观的土楼。这一幕,与4年前风靡一时的动漫电影《大鱼海棠》中的魔幻土楼异曲同工,让无数观众对土楼又添向往。土楼现身好莱坞电影,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国际社会把土楼当成别具中国味道乃至东方审美的“家”。

作为中国传统生土民居建筑的杰出代表,福建土楼2008年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福建土楼世界遗产本体楼“六群四楼”共46座土楼,分布在龙岩市永定区和漳州市南靖县、华安县三处,形成龙岩市永定景区、漳州市南靖景区和华安景区三个景区。其中,永定景区为5A级景区,“三群二楼”共计23座世遗本体土楼。

土楼的独特之处,正是在于它是“活着的世界遗产。仅永定区内就有2.3万多座土楼,其中三层以上大型土楼近5000座,圆楼360多座。土楼里居住着数以万计的村民。永定23座世界遗产本体楼,每座都有村民居住,共居住1600多人。

土楼具有文物保护单位、私有房产民居、旅游景点三重属性,这使得土楼在面对疫情带来的问题时,显得更为复杂而艰难。受疫情影响,1月25日,永定景区开始闭园。由于景区进出路口多,人员来往复杂,防控难度大。闭园期间,各景区所有验票口设卡,进行封闭式管理。至3月14日复工,停业约50天。

“粗略估算,与往年相比,今年收入减少半数以上。”从歇业第一天起,林建文就开始掰着手指头数日子。恢复开园后,前期省内游期间,他在洪坑景区里的常棣客栈仍然门可罗雀,直到7月14日文化和旅游部宣布恢复国内跨省团队游时,才迎来了复苏。

林建文的困境,是疫情之下永定景区1.2万居民和周边村镇1.4万旅游从业者的真实写照。这次疫情,让以土楼为生的人们的营生遭遇了大滑坡。作为永定土楼的开发运营主体,福建省客家土楼旅游发展有限公司面临的形势十分严峻。仅闭园期间,景区门票、餐饮等直接经济损失就达5000余万元。

大考面前,土楼人没有退缩,而是顽强坚持——就像千百年前他们的祖先共同建造土楼应对战乱灾荒一样。历史上,土楼就是客家人为躲避战乱和瘟疫,寻找到偏远山村建造的防御建筑。

“走古事、作大福”,这项从1789年以来从未间断的传统民俗,每三年在古老土楼五峰楼前举行一次。而作大福,正是源于明朝末年当地民间的抗疫活动。今年恰是福建龙岩永定湖坑的大福年。10月31日这天,为湖坑第77届李氏家族作大福正日,五峰楼前的开斋仪式上,游人、拍客纷至沓来,十几架无人机像蜻蜓一样绕着大福场上空嘤嘤嗡嗡地飞舞着。热闹的锣鼓声和人们的欢声笑语,传递出土楼人的期待。

维修保护工程第一时间复工

土楼主人精心呵护

“疫情让景区的旅游业放慢了步伐,但土楼的遗产保护工作并未止步。”永定区文物局局长卢家万说,景区开园后,土楼维修保护工程第一时间复工。同时,还加大消防队伍和设施建设,设立永定区土楼消防中队,为每座土楼设立安全员;完成世界遗产本体楼的电线改造工程21座,消除用电安全隐患;世界遗产监测同步开展。

为推动复工,景区按照世界遗产的保护要求,加快推动景区世遗楼院“三防”工程建设的同时,进一步推进景区生态水系治理、风貌环境提升、基础设施建设,在服务素质提升、景区建设提质、旅游业态丰富和激活市场营销上下功夫。此外,还主动对接5G应用技术,加强智慧旅游软硬设施的升级换代。

当然,土楼的保护更离不开土楼主人们的精心呵护。

今年4月17日,振成楼楼主林日耕按客家习俗虚岁七十大寿,倡导客家勤俭节约传统的他只煮了一碗面,在19位家人的陪伴下,度过了特别的纪念日。从1991年受聘为永定第一位土楼导游起,林日耕的职业生涯已到第30个年头。在此出生、长大的他,日复一日向人们讲述自己的家,这成了最让他感到幸福的事情。“2008年7月7日,这个日子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林日耕说,那一天福建土楼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土楼蜚声海内外。林日耕将所有的心血倾注在土楼里,外界亲切称他“阿耕”。

正是一个个“阿耕”们的守护,土楼才能在如今继续绽放光彩,并呈现出别样的时代新姿。

不过,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也使土楼保护发展存在的问题更加突显:管理机构编制不足与文物保护单位数量大幅增加和级别提升的矛盾;土楼私有房产改善居住条件与土楼历史建筑格局风貌保护的矛盾;土楼传统村落原真性文化特征与旅游开发过度的矛盾;土楼建筑形制样式和特色工艺的工匠减少与土楼修复工程加大的矛盾;大量保护性资金主要用于重点文物、历史建筑及世界文化遗产土楼的维修保护与许多历史、科学、艺术价值很高的土楼数量庞大的矛盾,等等。这些矛盾如何化解,考验着当地文化和旅游部门的智慧和担当。


探索文旅融合新产品

让土楼真正变成富民楼

“没有旅游就没有生活。”林日耕深知旅游业对于土楼客家人的意义。早前,土楼里的百姓大多前往城里或是远走他乡谋生,待旅游经济兴起时,老百姓渐渐尝到了甜头,开始回归土楼生活。如今,土楼不仅成为实现在地文化转移的纽带,还成为“阿耕”们奔向小康生活的助推器。

福建省客家土楼旅游发展公司董事长张开梅说,永定景区积极增加群众收益,带动景区村民走向小康。目前景区门票收入分配,景区村民约占8%,村级协管费约占2%,乡镇管理费约占2%,其余门票收益用于景区、景点的开发建设和旅游经营管理支出。景区村民享有每年3万元至10万元不等的楼租收入和参与经营管理等多种收益。

旅游开发为村民在家门口就业提供了很多机会。永定区旅游从业人数达全区总人口的1/5,景区群众人均增收达4500元以上。其中,振成楼所在地洪坑村,全村918户3000多人从事旅游相关行业,2019年人均收入达到20111元,生活水平高于永定全区平均水平。

如今的永定土楼已成为福建省首推的旅游名片,是游客接待量超百万人次的景区,永定也因此获得了“中国旅游百强县”等金字招牌,还成功入选首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名单,这荣誉簿也是沉甸甸的压力。随着土楼开发的深入,如何平衡遗产保护、旅游发展、村民生活,处理好世遗土楼的保护与经济建设、社会发展的关系,成为考验。

福建师范大学旅游学院教授宋立中建议,要提高土楼主人、当地村民、从业者意识,打造文旅融合新产品,围绕遗产保护与旅游开发,推出新的土楼专项规划。“遗产地的社区居民,是遗产的主人,遗产管理离不开他们,一方面加强遗产地主人开发营销、效益分配等的能力;另一方面要完善遗产地管理体制机制,在经营与管理分离后,实现分工不分家。”

永定区文联主席卢济鸿认为,永定土楼要继续深挖特色世遗文化,将文化旅游培育成为新支柱,进一步提升新产品、打造新品牌,加强IP塑造;对土楼文化进行梳理保护,创新形式,注入新鲜血液,让世遗土楼“活”起来。

作为农民人大代表,林日耕希望家乡的发展能更进一步。“我希望能继续打造土楼金牌景区品牌,将土楼文化融入全域旅游发展中,让土楼真正变成‘富民楼’。”


记者手记

疫情汹涌之时,世界遗产同气共息。今年3月,埃及三大世界文化遗产开罗萨拉丁城堡、卢克索卡尔纳克神庙、阿斯旺菲莱神庙用灯光秀打出鲜艳的五星红旗,向中国抗击疫情表达支持。今年4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召开的全球130多位文化部长线上会议透露,全世界九成国家全部或部分关闭世界遗产地。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更是因此推迟至明年举行。

中国的世界遗产数量与意大利并列全球第一。疫情之下,中国的世界遗产自身保护利用状况备受关注。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中国各世界遗产地坚强、有效、科学应对疫情,交出了世界遗产战疫的中国答卷。

世界遗产保护不停步。今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大同云冈石窟时指出,历史文化遗产是不可再生、不可替代的宝贵资源,要始终把保护放在第一位。在福建永定土楼,每年2500多万元专项维护经费,一位位土楼“阿耕”精心呵护;在四川乐山大佛,勘测维护项目取得阶段成果,经受住了“大佛洗脚”的考验;在山东齐长城,沿线联动保护机制守护遗产安全……从各级政府、文旅文物部门到普通群众,从财政投入、机构健全到机制完善,各世界遗产地多措并举、齐心协力,成效明显。

世界遗产开发创新推进。受疫情影响,世界遗产景区长时间关闭,开放利用受到很大影响。各世界遗产地主动作为,化危为机,创新手段,提质升级。千年平遥古城制定“青春修炼计划”、湖北武当山打造夜游新名片……世界遗产绽放出别样的生机和活力。

《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提出:“推动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建设一批富有文化底蕴的世界级旅游景区和度假区。”55个中国世界遗产是中国最有代表性的文化旅游名片,理应是实现这一目标的主力。后疫情时代,期待福建土楼等中国的世界遗产率先走出困境,实现高质量发展,以崭新的面貌迎接“迟到”却更具标志性意义的世界遗产大会。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