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头条 » 正文

成都街头艺术表演:用音乐打开路人的听觉密码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12-26  浏览次数:198776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 作者:王雪娟 付远书在这样一个特殊的2020年,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穿梭在大街小巷和景区,用音乐打开路人、游客的听觉密码……他们,是成都街头艺人。 伴随着第九批艺人招募的进行,截至目前
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  作者: 王雪娟 付远书

在这样一个特殊的2020年,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穿梭在大街小巷和景区,用音乐打开路人、游客的听觉密码……他们,是成都街头艺人。    

伴随着第九批艺人招募的进行,截至目前,成都街头艺人已有364组451人。从2018年5月到2020年10月,他们共演出5987场共计1.2万余小时,观众累计超过500万人次,街头艺人带来的正能量不断得到释放——



今年9月在成都城市音乐厅黑胶广场举行的众乐之城成都街头音乐季



<svg class="svg" xmlns="http://www.w3.org/2000/svg" xmlns:xlink="http://www.w3.org/1999/xlink" x="0px" y="0px" viewbox="0 0 68.75 70" style="vertical-align: middle; max-width: 100%; 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xml:space="preserve" width="100%">

小孩子听得挪不动脚,

那一刻感觉一切都值了”


讲述人:杜沅栖(“元气少女”、第一批成都街头艺人)

我从小就喜欢唱歌,但很长一段时间,唱歌只是我的一个爱好。大学毕业后,我在商场做过招商,当过美食编辑。直到后来得了哮喘没办法唱歌时才发现,我比任何时候都想要有属于自己的舞台。病好后,我辞了职,走上了职业音乐这条路。

虽然不是音乐专业出身,但我有自己的一些想法,认为走音乐这条路要有方式方法。我去九眼桥酒吧唱歌,去东郊记忆唱歌,想各种办法希望进入这个圈子,直到第一批成都街头艺人招募。2018年,我无意中了解到相关信息后报了名,之后被录取、持证上岗,整个过程对我而言像做梦一样,我的一腔热情换来了梦寐以求的舞台。

街头艺人杜沅栖在表演

一开始,因为一些基层工作人员不清楚情况,我们在春熙路演出时还被叫停过。现在,街头艺人在春熙路的表演成了这座城市的一道风景。我到每个地方演出都会介绍和宣传街头艺人项目,让人们知道我们是谁、是干什么的,让大家知道持证上岗的街头艺人是有组织有纪律的,不会扰民。

对我而言,街头演出很有意义。曾有个徒步旅行的女孩在街头听我唱歌后说十分喜欢,于是又在成都多留了一天。通过这个平台,我能给人带去温暖,这是很美好的事。有时看到老人带着小孩走来,我就唱他们喜欢的歌。小孩子听到喜欢的歌会挪不动脚,甚至过来伴舞,那一刻感觉一切都值了。

希望人们摒弃街头艺人穷酸潦倒的印象,其实我们没那么惨,哈哈!在这个团队里我交了很多朋友,同为街头艺人,我们会交流哪个户外电源持续供电能力强,音响话筒如何不带来噪音,也会分享很多演出细节、音乐梦想,有时还会花大价钱添置合适的装备。这些都是源于热爱。

成都市第八批街头艺人招募现场

很幸运,在我追寻梦想的时候遇到了街头艺人这个项目。现在街头艺人已招募了几批,也有很多专业院校的人加入,艺人专业水准越来越高。为了能代表街头艺人的水准,我还专门找了音乐学院的老师学习,不断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项目和艺人在共同成长。


<svg class="svg" xmlns="http://www.w3.org/2000/svg" xmlns:xlink="http://www.w3.org/1999/xlink" x="0px" y="0px" viewbox="0 0 68.75 70" style="vertical-align: middle; max-width: 100%; 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xml:space="preserve" width="100%">

在成都,街头艺人的表演更系统化”


讲述人:陈 醒(伯克利音乐学院毕业生、第八批成都街头艺人)

我是1998年出生的,在伯克利音乐学院的专业是流行表演唱。我结束了在美国波士顿三年半的学习后,本来打算继续读研,结果遇到新冠肺炎疫情,就留在了国内。

再不唱嗓子就生锈了——在老家浙江温州居家5个月后,我来到成都,在朋友的推荐下,开始了在锦里的莲花府邸和九眼桥lIVEHOUSE驻唱表演的生活。有一天,经理兴奋地告诉我,第八批成都街头艺人在招募,要不要去试试?我去了,顺利入选。

第八批街头艺人、伯克利音乐学院毕业生陈醒演出照

第一次演出是七夕,在春熙路。我跟另一位歌手搭档。人来人往的街头,刚开始担心没有人听,怕尴尬。后来人群聚集了,又莫名有点紧张。我想,尽量避免跟观众眼神交流吧,看着建筑物唱,应该可以缓解紧张的情绪。后来又觉得其实还好,街头跟听众的距离更近,他们的倾听很真诚,反馈很直接。

我发现在酒吧还可以唱自己想唱的,但在街头尽量要唱能引起大家共鸣的歌曲。我在伯克利学的是爵士、R&B,这些曲风在街头比较难被接受。唱冷门歌曲的时候就会发现互动很少,这时候我会机智地翻出《小镇姑娘》《爱,很简单》《悟空》等高中时期学过的流行曲目,现场瞬间就会热起来。有时看到同龄人,我还会临时起意唱一首《数码宝贝》的主题曲,因为勾起了大家童年的回忆,场子就会变得很嗨。

第八批街头艺人培训现场

其实,我在国外、在老家看过不少街头艺人的表演,但在我看来,成都街头艺人的表演更系统化。我们每次演出要在网上预约时段和点位,对持证街头艺人也有约束和要求。相应地,我们在成都街头的演出也得到了保障,氛围很好,对演出者而言,有一种被尊重的感觉。

尽管在专业院校受过专业训练,我还是很享受街头人群突然被自己歌声吸引,然后被围观的感觉。在成都的酒吧、街头会有人听完歌后加我微信,我也交到了一些朋友。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训练灵魂乐的表演唱课,我花了很长时间攻克律动的问题,结果在成都这几个月的表演中实现了突破,这是在院校学习无法获得的体验。不管是专业舞台还是街头,成都都给了我完全不一样的音乐生涯。


<svg class="svg" xmlns="http://www.w3.org/2000/svg" xmlns:xlink="http://www.w3.org/1999/xlink" x="0px" y="0px" viewbox="0 0 68.75 70" style="vertical-align: middle; max-width: 100%; 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xml:space="preserve" width="100%">

街头艺人的从业平台在升级”


讲述人:冯 韬(成都街头艺人项目发起人之一、成都市文化馆舞台艺术工作部主任)

刚运营街头艺人项目时遇到的阻力不小,我甚至被“请”到了派出所。那是第一批街头艺人招募过后,在成都地标之一春熙路的一次演出,艺人刚一亮嗓就引来几百人围观。我们还来不及高兴就被现场安保叫停,并被“请”到了派出所。尽管就这次活动本身,早就开过联席会议,我们也有点位演出的文件证明,但还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说明人们对这类新生事物还是很谨慎的。

疫情突袭的2020年,街头艺人的生存面临挑战和考验。我们尝试从文旅融合入手寻求突破,除了更新、调整以前的60个演出点位外,今年又新增14个点位,多数在景区景点,如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东门市井、望平坊、新津斑竹林公园等。实际反响还不错,景区景点对项目持开放包容的态度,游客流量也直接影响和带动了街头艺人的演出效果和热情。还有些新增的点位在商业街区和商业中心,这些点位人流量高,现场演出氛围很好,艺人的表演某种程度上影响着人们的文化消费意识和习惯。

街头艺人今年新增的演出点位——春熙路春台市锦也成了人气网红景点。

今年还有一个变化是演出开放时段增加了。前两年,只在周五、周六和周日,今年开放了全时段,从周一到周日,在诸如银泰中心、来福士、西村等地实行全日段全时段预约演出。通过改进管理手段、增加点位和时段,我们让有流量的地方发挥效应,增加了街头艺人的演出机会和收入。

疫情期间,足不出户的日子里,很多艺人开设了直播和短视频账号,这为街头艺人开辟了新的表演和生存空间。到现在,我们的街头艺人已经开展了800多场直播。线下演出的年既定目标2000场,但今年从5月底才开始,目前完成了近1700场。我们正在多管齐下保障街头艺人的演出,包括商业活动、政府公益活动等,不断向外输出街头艺人品牌和资源。

现在,无论是大众接受度还是相关部门的支持力度都越来越大,人们对街头艺人的关注度越来越高,春熙路也成为成都街头艺术表演的地标性地带,多次上了热搜。如今,很多大型商业活动、全国性的大型节会等都有成都街头艺人的身影。最近在好几个全国性的选秀舞台上都出现了我们的街头艺人,他们在自报家门时会骄傲地说“我是成都街头艺人”。

这吸引了很多其他城市前来取经,比如山东济南复制成都模式后招募了第一批街头艺人,并且一炮而红;苏州市姑苏区招募街头艺人后,在旅游景点组织演出,深受游客欢迎。我们正进行的第九批街头艺人的招募是与绵阳联动的,将探索街头艺人的相互认证等。

街头艺人发起人之一冯韬(前排左二)演出后跟街头艺人们合影

回首这3年,很欣慰地看到街头艺人的从业平台升级了。比如我们的首批街头艺人史宇翔,以前唱游全国,现在定居成都,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生活工作都很好。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我是带着很深的感情在做这个项目,它是项工作,又高于工作,谈起它我很骄傲。

接下来,我们还将整合社会资源,借力专业机构助力街头艺人的孵化,如举办街头音乐节,与抖音、咪咕音乐等合作,通过共建共享发挥各自优势,探索街头艺人全生命周期服务。 

记者手记

一边是音乐厅里的恢宏旋律,一边是街头巷尾的低吟浅唱。一座成熟的城市就是这样,可以包容接纳各种文化。

“街头艺术表演”让公共文化服务突破以往固有的服务模式,走进了大街小巷。遍布全城的网络化街头艺人表演点位设置,不仅给予市民游客一个便捷、轻松的欣赏音乐艺术的场所,更为城市中的年轻一代描画了一个个精神坐标,成为成都打造国际音乐之都的有效载体,是城市文旅特质的生动表达者。

其实在成都,建设“三城三都”中的世界文创名城、旅游名城、音乐之都,都与街头艺术表演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成都市建设国际音乐之都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成都市人民政府关于支持音乐产业发展的意见》等政策对街头艺人生存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让众多市民感受一致的是,在成都,与音乐之都相适应的街头音乐风景线正在形成。

街头艺人项目盘活社会文艺资源、拓展服务阵地、壮大文化人才队伍,以新服务形式提升全民文艺素养,但在业态发展上仍需要积累经验和提高灵活性。要让项目实现自我造血的功能,还需寻找更大的舞台。

为此,成都也做足了准备。两届成都街头艺人音乐节、一次年度街头艺术音乐嘉年华活动的成功举办,与抖音、网易云、酷狗、腾讯音乐、快手等10余家平台机构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孵化原创音乐作品100余首,整合专业力量、专业制作团队量身打造音乐原创专辑……今年9月19日至20日,“众乐之城——2020成都街头艺人音乐季”在成都城市音乐厅黑胶广场热情开启,抖音头条两端话题总传播量突破4000万,现场集市、演出更是吸引聚集了近2万名观众。高人气的背后,是街头艺术从单纯的公共服务向产业化转变的底气和希望。

除此之外,计划于今年发起成立的成都街头艺人行业协会,还将对现有的艺人进行更加专业化的管理,行业主管协会的身份也便于未来在与市场接轨、成果孵化、机制合作等方面为艺人搭建更好的平台。在更多发起人的愿景中,未来,成都将发起并整合各方力量,助推建立中国街头艺术表演联盟,联合上海、深圳等街头艺术管理部门,在智能化管理、公共文化服务、文旅融合等方面做出更多探索。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