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基层 » 正文

河南温县人民调解员的故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12-28  浏览次数:184125
核心提示:  日报头条河南郑州讯(刘君 任全利 周东升): 温县司法局通过引进诉前调解工作机制,实现了民间涉诉纠纷的有序分流,充分发挥人民调解对涉诉矛盾纠纷的分类调处作用,从源头预防矛盾纠纷,从萌芽状态化解矛盾纠纷

  日报头条河南郑州讯(刘君 任全利 周东升): 温县司法局通过引进诉前调解工作机制,实现了民间涉诉纠纷的有序分流,充分发挥人民调解对涉诉矛盾纠纷的分类调处作用,从源头预防矛盾纠纷,从萌芽状态化解矛盾纠纷,真正做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乡、矛盾不上交”,维护了基层社会和谐稳定。人民调解员充分发挥在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中的“第一道防线”作用,在调解工作中,依法依情化纠纷,倾心倾力促和谐,扎根基层,心系群众,无怨无悔,尽职尽责,替政府分忧,为百姓解难,筑牢维稳防线,铺就和谐之路,甘于奉献写人生,书写了一个个感人的故事,谱写了一曲曲和谐温暖之歌!
  
  请看——  
  
  老夫妻,少夫妻,夫妻恩爱
  
  大家庭,小家庭,家庭和睦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2020.11.15日一大早,张羌街道司法所办公室里便来了一大堆人,有派出所民警,有老人,有年轻人,有的吵,有的哭,乱作一团。司法所调解员段建东,杨旭霞一边给他们倒上热茶,一边询问。
  
  派出所民警对调解员说:“这小两口闹离婚呢,闺女在娘家住一个多月了,昨天,闺女回婆家和女婿商量离婚的事,谁知女婿动手打了闺女,老丈人,丈母娘听说闺女挨了打,带了娘家人去婆家说理,却不料又和老公公,老婆母打了起来,我们派出所也出警了,各说各的理,我把他们领来你们司法所调解吧。”
  
  话没说完,老丈人先说话“你说说,这世上有女婿打丈人的事没有?闺女在婆家受了气,俺娘家人去商量这事怎么办,就又挨顿打。这口气我咽不下,这事不能算完。”
  
  老丈人的话还没说完,老公公抢过话头说“你一家人昨天去俺家不是去商量事的,是去俺家闹事的,你闺女去俺厨房摔东西。我一说她,打电话把恁一家人叫来,进门就打,看见东西就砸。俺八九十岁的老娘刚去世,你们一脚把祭品踢飞。这到底是商量事还是去俺家闹事,让你自己说?”一时间,双方唇枪舌剑,情绪都有些失控。
  

  三哭殿
  
  调解员段建东看双方老人吵的不可开交,但小两口却沉默不语。意识到事情的根源还在小两囗身上。就耐心的劝导双方老人平息情绪。对那小两囗说“看把恁老人气的,你们小两口到底怎么回事?”
  
  女孩叫小芳,见我问到她,呼的站起来说“俺两人前些时闹矛盾,我一直在娘家住,昨天我回婆家商量离婚的事,他见面就打。”话没说完,委屈的哭起来。
  
  男孩叫小海,看媳妇哭起来,不但不安慰,反而气愤的说“去商量事,你为啥把我的电脑砸了。你砸东西了 我才打你的。”
  
  丈母娘一听,愤怒的质问女婿“小芳打电话你不接,微信你不回,俺闺女回你家,你就躲起来。不摔东西你会出来?你们家人打俺闺女不是一次了,你妈打过,你也打过。俺闺女的命怎么这么苦呀!这日子没法过了,这一次我当家了,必须得离婚。”说完情绪失控,竟然大哭起来。一时间,司法所办公室里,女儿哭,娘哭,丈人骂,公公骂,女婿吵。哭声,吵闹声乱作一团,真象在排练豫剧《三哭殿》。
  
  都是债务惹的祸
  
  杨旭霞一看局面又一次失控,就让老夫妻先在外屋平息情绪。倒上热茶,好言劝慰。段建东则把小夫妻叫到里屋询问。
  
  原来,这对小夫妻娘家婆家都是一个村。并且是自由恋爱。婚后生有一双儿女。日子也算幸福。但前几年,小海做生意赔了钱。借下了不少外债,其中有些还是老丈人做的担保。但是因借债太多,每月连利息也还不上。债主见小海还不上钱,便向他老丈人要。老丈人开始还了几个月后,见女婿没反应,便让闺女出面向女婿要。小两口因此产生矛盾。闺女一气之下便回了娘家。找到了矛盾的根源,段建东便想把小两口的外债作为切入点,从而解决他们的矛盾。
  
  清官断了个糊涂账
  
  时间到了中午一点多,为了避免双方见面就吵,段建东只好让小夫妻第二天再来。
  
  第二天中午,小夫妻如约而来。段建东一问他们的债务,却发现是一笔糊涂账。小海说自己借朋友亲戚的钱好几万。小芳说,她拿自己老爹兄弟的钱有近十万。小海说“你借钱我怎么不知道。"小芳说“俺爹替你还债有证人,有截屏"。一时间,小两口又吵起来。
  
  段建东一看矛盾又要激化。就对小两口说“你们双方借亲戚朋友的钱又不用出利息,先不说怎么还,先把每个月需要付利息的债务列出来。”小两口听调解员说这话在理,便一笔一笔的说起来。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这小两囗每月付利息的债务共八笔,利息高达一万六千多元。接下来,小两口因为由谁来还哪笔钱又吵起来。
  
  眼看调解又要陷入僵局,段建东发现小海是个爱面子的人,就用话“将”他说“小海,你是户主,又是男人,要说这钱都该你一个人还,你要让你媳妇儿还账,传出去人家说你连老婆都养不起。”这一下,小海象泄气的皮球,低下头不说话了。段建东话峰一转说“不过,你媳妇儿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也不会把全部责任推给你的,是不是呀?小芳。”说完看了一眼小芳,见她没说话。就知道她也默认这事了。就快刀斩乱麻,一锤定音说“四笔银行的利息加起来有一万,小海你来还,手机上借的钱少,你媳妇儿是个女人家,由小芳来还。”
  
  这个建议得到了这两口的同意。为了增加仪式感,段建东又让他们在调解协议上签了字,捺上手印。
  
  俗话说:天上下雨地下流,小夫妻打架不记仇。一会功夫,这两口便开始相互说起话来。签完字又到了下午一点。看着小两囗离去的背影,段建东,杨旭霞长长出了口气,心想总算把他们的矛盾调解好了。却不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新的矛盾又产生了。
  

  “人命”
  
  第二天一大早,丈母娘又领着闺女来司法所了。一见面,段建东问“你们的债务不是分过了吗?”丈母娘说“债务都是小事,这还有条人命哩!”段建东吓了一跳,小两口闹离婚怎么会有人命案呢?
  
  原来,小芳已经怀孕几个月了,因为闹离婚,婆家人都不知道,昨天小芳和丈夫一商量,小两口都同意把孩子流掉。但为了在娘家还是婆家做月子的事,小两口又闹矛盾了。小海说做过手术回婆家,小芳说不想和公婆住在一起。想去娘家住。丈母娘说没这个道理。为这个事,老两口,小两口又开始闹起矛盾来。听了他们的叙述,段建东认识到,虽然小两口的矛盾暂时得到了解决。但如果不把这两对老夫妻的疙瘩解开,这小夫妻还会闹矛盾。于是,段建东决定,下一步重点做两对老夫妻的工作。
  
  老公公,你坐下,咱俩说说知心话
  
  因为双方当事人有的上班,有的做生意。段建东就上门做调解。他先去小海家,见了小海父亲,他就从小海的一双儿女说起。原来这些天因为小两口闹矛盾,儿媳回娘家住,这对老夫妻一边上班,一边照顾孙子孙女。也是苦不堪言。段建东说“要是儿媳在家,你们老两口也不用这么累了。要是他们小两口离了婚,这孙子孙女还不知判给谁抚养呢?到那时你们心里岂不更难受?”一番话说到老公公心里。表示自已也有错,愿意与儿媳一家和解。
  
  做通了老公公工作,段建东又来到小海岳父母家。一见面,老岳父就又埋怨起女婿来。说他不该借这么多债。段建东便抓住这个机会说“小海的债务有些利息过高,你去司法所和小海一起商量商量,有可能是非法借贷"。听调解员说能少还利息。老岳父来了精神。他爽快的答应了与小海见面的要求。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虽然调解员基本做通了双方家长的工作。两方三对夫妻能握手言和吗?段建东,杨旭霞两个人心里也没有把握。
  
  握手言欢
  
  一大早,段建东杨旭霞便来到司法所,沏上了热茶,并把有关借贷的法律法规打印出来。然后又通知了双方当事人。
  
  小海的岳父母先到,一见面,段建东先不谈他们的家务事,指着一摞资料说“有关借贷的法律法规我整理出来了,你先看看。”话音没落,小海耷拉着脑袋走了进来。段建东连忙说“小海,你爸爸想帮你减轻负担,正在学习借贷的法律法规呢,赶紧把具体情况给你爸爸说说"。
  
  小海满是歉意的喊了一声“爸,我错了。”这一声喊的他岳父眼圈都红了。所有的矛盾,所有的恩怨,在这一刻都被亲情化解了。
  
  一会功夫,老公公从外边进来。段建东迎上去说“你看看,小海和他爸爸聊的多开心。恁老哥俩也不能再提以前的事了。”一句话把老公公也逗乐了。段建东趁势对老公公说“你这当哥的见了你兄弟怎么不打个招呼呢!”老公公听了这话,连忙握住了老丈人的手。两位老人开始互相问起好来。一时间,司法所的办公室里充满了亲情。从司法所出来时,小海感激的说“你们不光化解了我们家庭的矛盾,还给我们讲解了这么多有关民间借贷的法规。你们这些调解员的工作真是做到家了。”
  
  从吵架,到打架。经过调解员段建东,杨旭霞的努力,这两个家族,三对夫妻。六个人的矛盾得以彻底解决。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