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头条 » 正文

新春闲话《坐花阁》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2-18  浏览次数:197761

新春闲话《坐花阁》

——兼谈西溪南村吴之驎的怀旧情怀

吴军航

明清时期的徽州西溪南村徽商崛起,文风鼎盛,经济空前繁荣。该村体现在建筑方面要数园林为特色。该村有十大园林,还有一些规模较小的园林。大小园林约有五六十座。众多园林散布在村中,构筑了一道具有徽州特色的风景线。今天笔者要介绍的《坐花阁》就是西溪南村的一处私家园林。

新春闲话《坐花阁》—兼谈西溪南村吴之驎的诗词
新春闲话《坐花阁》—兼谈西溪南村吴之驎的诗词

l《坐花阁》坐落在西溪南村的溪边街。《溪南小志》云:此园“原为吴氏之驎公支下之业,在大木桥之南,小木桥之东。现止存栗、梨、石榴、竹、花木,并无亭台、楼榭、桥梁,惟其侧有楼房数椽。此园坐南向北,东为水巷,北为小河一道以作水碓用,西为小木桥,南为雷堨。”清代末期,西溪南村经历了洪杨之乱,刀光剑影,十室九空。这些大小园林同样也遭到了厄运,严重破坏。《坐花阁》的毁坏亦在其中。

民国时期,吴氏后裔鸿达等数人将此园脱与项姓。画家吴锳(字秋鹿)同族阻而未果。此后《坐花阁》就归属项氏门下。

新春闲话《坐花阁》—兼谈西溪南村吴之驎的诗词
新春闲话《坐花阁》—兼谈西溪南村吴之驎的诗词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期,西溪南村《坐花阁》北面作用于水碓的小河被填埋废除。原因是在小河里发现了血吸虫和钉螺。水源遭到污染,治理迫在眉睫。被填埋后的小河与《坐花阁》就连成了一片,成为当地群众的菜畦。《坐花阁》北面环水的画面从此结束。那时期时的《坐花阁》园址也很难寻找到旧时的园林印象。只有上了年纪的老辈人才略能指认其处。

明末清初时期,《坐花阁》的主人名叫吴之驎,字鸣夏,号逸园。属于西溪南村吴氏二十九世。歙县附贡生,诰赠奉政大夫,晋赠资政大夫。吴之驎为人忠信诚笃,古道可风,学者称为‘逸园’先生。吴之驎长期任职楚地,很少回家。人虽远在千里,但美丽的故乡常使他梦牵魂绕。作为文人,吴之驎公务之暇,常寄情诗词。吟咏日久,诗稿累累。结集就以西溪南村花园《坐花阁》命名,曰《坐花阁诗集》。自咸丰初纪江南兵燹后,此文稿散佚无存,诗仅有二律载在沈归愚先生《国朝诗别裁集》中。同时,他还善于填词,有《坐花阁诗余》刊行。因吴之驎存世诗歌很少,现流传下来的两首甚是珍贵。现录如下,以飨同好:

登金山塔

踏尽层梯到半空,洪流一柱镇蛟宫。

羲娥近走檐楹际,江海平分指顾中。

帝子凤笙吹缥缈。仙人桂馆启鸿蒙。

三山采药堪长往,我欲归乘万里风。

(沈归愚先生评云:赋此题者过于求奇,每流荒幻,若此气足神完,无一闲笔浪墨,洵为高唱。)

出宁羌马上漫成

乱鸦散尽晓烟浓,马首青横剑外峰。

斥堠东连秦锁钥,雍梁西界汉提封。

天边鸟道秋无际,云里猿声树万重。

极目黎城何处是,西风寂寞下高舂。

所幸运的是,吴之驎的部分词却稿躲过一劫,被后人保存了下来。《坐花阁诗余》原词稿曩存吴以镇(字瑾含,号涵斋。乾隆壬申进士。官编修。)处。光绪丁酉岁,吴以镇的元孙吴继高以同知身份来北京会见吴荫培,并随身带来了《坐花阁诗余》钞本。吴荫培是西溪南人,属于丰溪三十五世。在京斋号曰“四槐书室”。他公务之暇,致力于文史研究。因此,吴荫培如获至宝,当即抄录了一本。并细心保藏。此稿的部分内容在《丰南志》中亦有载录。笔者细读吴之驎的词稿,感觉到他的十二阙《望江南》词更特色。更能表达他对故乡西溪南村的留恋之情。词中的内容切时切地,情真意切。是不可多得的佳作。现附录如下:

《望江南》本意(并序)

客楚经年,时怀故土。喜乡园之多盛,嗟旅寓之无聊,率尔舒笺,遂成小令。嗟乎,子山归国,叹漂泊以何年;仲宣登楼,遂凄其而欲赋。虽非《连昌》雅製,溯天宝之当年;诚如《玉树》歌传,想南朝之千古矣。

溪南好,春酒薦辛盤。玉管楼中传乐部,银灯会里看泥山。火炮到更阑。

溪南好,二月看春灯。天半楼台连夜起,长堤箫管尽更清。士女艳妆行。

溪南好,桃柳最撩人。陌上踏青裙舞蝶,桥边凝碧浪游鳞。寒食最销魂。

溪南好,梅雨绿阴余。槛外云深迷远树,山河水涨好罾鱼。高爽坐花居。

溪南好,池馆早风凉。暗麝香清添鬓白,草衫肌腻襯衣黄。午日醉蒲觴。

溪南好,碧藕试香甜。曲水园中青玉斝,松云馆内水晶簾。暑尽不知炎。

溪南好,新月正如钩。瓜菓盛来香阁畔,银河看去海天悠。儿女夜凝眸。

溪南好,最好是中秋。桂蕊家家飘嫩馥,繁絃处处引清謳。明月醉南楼。

溪南好,萸社共衔卮。红叶满林争绮丽,芙蓉盈砌斗娇姿。黄菊又当时。

溪南好,阳月雁南飞。赛社早看台式巧,内家先斗丽妆奇。村店蟹眶肥。

溪南好,辜月有奇葩。腊树花如龙眼大,山茶红比海棠佳。多丽鬓边斜。

溪南好,腊尽不曾寒。半阁宾留长夜饮,上园梅吐老枝繁。雪里好寻看。

吴之驎珠玉连篇,将西溪南村春夏秋冬四季景色、民情风俗、园林风景等一一进行了高度概括,描绘出了西溪南村当年的盛况。读其词句,很容易把我们的思绪带进了三百年前西溪南村,产生出繁华热闹、美不胜收的景象。仔细品味,吴之驎一生中大半时光都是任职于楚地江城。身在千里之外,乡愁是他永恒不变的主题。究其原因,故乡就是作者的根。有了根才有向往,有梦思,才能产生出热爱之情,才能使生活充满活力。

新春闲话《坐花阁》—兼谈西溪南村吴之驎的诗词

总之,家乡情结是吴之驎心中拂之不去的梦想。他的一些诗词往往在不经意间都会流露出这样的字样。例如“我亦飘零者”、“最是溪山片片,都在云间隐现”、“腊尽春来应不远,盼南枝,预约梅花下。”等等,这些都是吴之驎的乡愁和情思。同时,作品中也折射出了作者浓郁的人情味。既有无奈的叹息,又有积极的向往。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