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基层 » 正文

贵州大扶贫中的脱贫攻坚故事系列报道之三百四十六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2-19  浏览次数:198887
核心提示:混世男孩逆袭感恩少年纳雍县曙光镇鼠场社区帮扶干部 阮艳  我叫阮艳,是纳雍县自然资源局的一名工作员。2019年8月,脱贫攻坚号角再次吹响,我从新房乡河头上村调整到曙光镇鼠场社区包保新的贫困户,户数由原来的3户


混世男孩逆袭感恩少年

纳雍县曙光镇鼠场社区帮扶干部 阮艳


  我叫阮艳,是纳雍县自然资源局的一名工作员。2019年8月,脱贫攻坚号角再次吹响,我从新房乡河头上村调整到曙光镇鼠场社区包保新的贫困户,户数由原来的3户增加到9户。响应县委县政府号召,局机关三分之二的干部要到村脱贫攻坚第一线开展结对帮扶工作。

  2020年2月疫情刚结束,我向单位主动请缨,带着简单的行李和决战贫困、同步小康的信心和决心来到新调整后人生地不熟的鼠场社区,开始我的新一轮脱贫攻坚驻村帮扶工作。帮扶模式由之前的一月一走访更换成吃住在村,熟悉5855人的鼠场村容地貌,熟悉自己的贫困户,对于从小在县城生活的我来说,克服贫困户家门前大狼狗的恶叫是走村窜寨入户的前提条件。没有人知道我对狗的恐惧,连连后退的脚步一次次出卖了我手握打狗棒假装的勇气。

  因残致贫的何兴全家是我的结对帮扶对象中的一户。60多岁的何兴全和38岁的妻子曾小琼都是聋哑人,两人常年在福建玻璃厂务工,人均工资1500元/月。15岁的独子何双二在曙光镇中学九年级就读,上初中以来三天两头逃学,染发纹身、打架抽烟成了家常便饭,拿着父母辛苦挣来的血汗钱游手好闲混日子。

  2020年的春节,因新冠肺炎疫情的扩散,全国人民居家抗疫,可这个“混世魔王”却不愿意在家多待一天,到鼠场社区村委会吵嚷着爹妈给的钱不够花,要村里给他出具健康证明自己外出务工。一个15岁的初中生外出务工就意味着辍学,村干回绝了他的无理请求,劝导他继续好好上学,谁曾想这个正值青春期叛逆的孩子却扔下一句“你们不让我出去打工,我会让你们后悔的。”说完便回到家中紧闭门窗割腕自杀,并把血淋淋的视频传给了鼠场社区干部。

  视频立即引起社区干部高度重视,同事们赶到他家察看情况,结果吃了闭门羹,好说歹说何双二才开门让大家将他的伤口包扎上,继而蒙头躲在被窝中一言不发,抵触抗议,无奈之下大家也只能安慰开导一番,见他伤口没大碍之后悻悻离开。

  新冠疫情平稳返岗的第一天我得知这件事情,第一时间赶到了何双二家。此时此刻,尽管这个口口声声叫我“艳姐”的大男孩只比我的孩子年长两岁,但我不想做一个严厉的长者,我只想成为他的朋友。因为我内心深处明白,这个孩子的叛逆是由于孤独引起的,每个人都只看到他表现出来的叛逆一面,想要三言两语就将他的生活扭转到正轨上,却无人知晓他内心的孤独和无助。他的父母是聋哑人,又常年在外地打工,他一个人在家生活,整个童年不要说向父母撒娇,空荡荡的家中连说话的人都没有。没有人倾听他心灵深处的奢望,学校老师觉得他是学渣,村里人觉得他是混混,可说到底他毕竟只是一个孩子。我要拯救这个孩子,拯救这个家庭,不能让这个家庭未来的顶梁柱就这样倾斜了。

  何双二仰面窝在被子里不屑地抽着烟,我在床对面的炉子边并没有老生常谈地说教,而是津津有味的说着我小时候做过的一件件淘气事、大人们眼里的坏事。说到感同身受的地方他就开始和我搭话,身体也渐渐钻出了被窝,靠坐在床头露出一丝笑意。也许这样的语言交流方式更容易打开这个孩子尘封已久的孤独,最后他索性起身和我侃侃而谈。就这样我们一直聊了4个小时,我也从他的谈话中了解到他的疑难困惑、兴趣爱好。于是后来的几个月里我经常带他和我的孩子一起看书、做饭、下象棋、洗碗。我给他买期盼了很久的小兔子,不定期给他灌输唯有知识可以改变命运的恒古定理。这期间我们像母子、像姐弟,更像是朋友,我明显感觉到这个孩子对我的信赖和依赖。他变得乖巧听话,变得和我无话不说,在我的劝导下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学校,并顺利完成中考,拿到了初中毕业证书。在我的推荐下参加曙光镇贫困户学生半工半读扶贫就业计划。

  今年9月28日,何双二洗掉纹身、染回黑发准备到山东工程技术学院开始半工半读,我从鼠场社区送他到县城客运站乘车,临上车时硬塞给他300元钱,他推嚷着不要,眼圈却不由自主地红了,哽咽着说:“姐,你工资又不多,我马上可以挣钱喽,你留起自己用。”那一刻我心生慰藉,这个孩子长大了,懂得感恩了,真好!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