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扶贫 » 正文

教育脱贫拔穷根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3-06  浏览次数:166557
核心提示:贵州大扶贫中的脱贫攻坚故事系列报道之四百一十七教育脱贫拔穷根望谟县实验高中副校长 刘秀祥  如果没有教育,我想我会随着我的父辈在农村种地,或在广东深圳某家工厂打工。想想,回到望谟整整八年过去了,在这八年


贵州大扶贫中的脱贫攻坚故事系列报道之四百一十七

教育脱贫拔穷根


  如果没有教育,我想我会随着我的父辈在农村种地,或在广东深圳某家工厂打工。想想,回到望谟整整八年过去了,在这八年当中,接触的每一个孩子都构成了我生命不可或缺的部分,每每想到他们,都会让我感动不已,情不自禁,这些点滴让我终身铭记。记得2012年回来的时候,望谟县很多家长和孩子觉得读书没用,初三毕业就外出打工。这八年来就是骑着摩托车走村穿寨,摩托车上绑着个音响,四处宣传读书是有用的,读书是可以改变命运的,不信你就看看我。八年过去了,望谟县从2012年的高考本科录取只有70人,到2020年,本科上线1200多人,很多家长和孩子从最初的读书无用,到现在唯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这是望谟教育人共同努力的结果。

  2013年遇到了一对双胞胎姐妹,她们每天只吃一顿饭,一顿只吃一个馒头,两姐妹一个月只有400块钱的生活费,而这些钱是她们的妈妈从老家走七八个小时山路给她们送来的。父亲肢体残疾,母亲不识字,靠务农来维持五口之家,后来,我们对接了资助,姐妹俩很争气,2015年,妹妹考上中国农业大学,姐姐考上了贵州大学,今年大学毕业,姐妹俩放弃了外面高薪聘请,回到了望谟工作。当年她们拼尽全力走出大山,最后又回到了大山,建设大山。

  曾经我带了一个班,这个班当中,有一个学生高一进校分只有105分,而且还包含了50分体育分和5分的民族分,其实,她的中考文化分只有50分,当时任何人都不相信他能够考上大学,但是我坚信。我在想500分的同学有希望,难道50分的同学没有希望吗?我们也一定有希望。于是我们就约定一起考大学,他们考本科大学,我考研究生,通过三年的努力,后来她考上了本科大学,三年苦不苦只有她自己知道,幸福不幸福也只有她本人知道。今年大学毕业,她放弃了外面高薪企业的聘请,回到了望谟来工作。这样的学生有无数,无数人走出了大山又回到了大山,望谟县职中就有我30多个学生在那里当老师。

  李应芬和李应开姐弟是我最牵挂的人,记得李应芬考上大学那一年,我带着科任老师们去她家吃状元酒,一盘野菜,一盘黄瓜和一盘花生,就是农家最好的状元菜,吃得所有人都泪流满面。李应芬是这个大山深处第一个大学生,他是大山的榜样,是大山的骄傲,也是弟弟的骄傲和榜样。今年他弟弟考上了贵州民族大学,我们对接了所有的资助。而我在想,最偏远的地区,最需要优质的教育,更需要优秀的教师,每一个孩子都应该有更好的未来,无论他是在北京,在上海,还是在贵州大山深处,无论他出生在哪里,在什么样的环境和怎样的家庭,中国的未来在哪里,中国的未来就在今天的课堂里,我们的孩子怎样,未来的中国就怎样。

  2020年5月,时任浙江省委副书记、宁波市委书记郑栅洁到望谟县考察时说,刘秀祥是一个努力改变命运的励志典范,学有所成后,又回到家乡反哺社会,帮助更多贫困学生改变命运,这种胸怀和境界,非常值得全社会学习。同年6月,宁波市对口援建刘秀祥工作室,将之前的“贵州省刘秀祥劳模创新工作室”、“黔西南州刘秀祥劳模创新工作室”和“黔西南州刘秀祥德育名师工作室”合并为刘秀祥工作室。工作室将围绕“德育、孝心、反哺、励志”的育人宗旨,把一些的理念、品格、教书育人的职业道德传递给更多的人群,服务于望谟、黔西南、贵州的教育界。我深感责任重大,使命光荣。

  乔木亭亭倚盖仓,栉风沐雨自担当。如果我“抱定初心终不悔,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执着像风中弥漫的蒲公英的种子,在一些契合的心灵中降落生根发芽,慢慢奇妙地变成孩子们的选择和认知,那将是我最大的欣慰。

  贵州省脱贫攻坚任务最重,单单易地扶贫搬迁就180多万人。教育脱贫拔穷根,州委州政府把教育立州作为黔西南州的一个发展战略,我坚信教育脱贫会让所有人都能享受到美好的生活。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