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头条 » 正文

丘小君夫子雅聚楼选瓷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3-30  浏览次数:92637
核心提示:  天下名府,素称穗垣。时维春夕,雅聚竹溪。来一邑之高朋,得主人之盛意。无金谷之富,有绿野之丽。馀霞成绮,叹玄晖之佳咏;清夜有篇,效子建之朗吟。且饮且酌,载厚载深。成嘉会者,夫子之临。    郑君树发

  天下名府,素称穗垣。时维春夕,雅聚竹溪。来一邑之高朋,得主人之盛意。无金谷之富,有绿野之丽。馀霞成绮,叹玄晖之佳咏;清夜有篇,效子建之朗吟。且饮且酌,载厚载深。成嘉会者,夫子之临。
  
  郑君树发,楼曰雅聚。唯藏古瓷,数也甚巨。将摄其珍,汇为美图一册;唯慎其类,遂有难遴之虑。青稼千亩,嘉禾爰少;朱弦九变,大濩绝稀。若入华林,珠树非夥;如听众籁,紫箫是奇。乃知国之大名,首称小君夫子。预约盛邀,专司选事。先定清之三代,再甄瓷之门类。腾浪淘沙,始得辟寒之金;激流冲石,方获羊脂之玉。汰而弃者,若贵家之敝履;挑而取者,犹甲第之俊士。或为礼器,仿青铜而逼肖;或为供具,效绿锈而毕至。书洗盂丞,昔人之遗珍也;瓶壶炉罐,先贤之用物也。底常六字之款,笔笔到位;间有御制之诗,句句叹奇。洋彩粉彩斗彩,美妙纷呈;锦地墨地黄地,精微毕具。或见飞鸟如欲出,或见游龙而将迷。或是百花不落地,或是孤雁过雲梯。或是高士携琴以访友,或是喜鹊登梅而报春。或是挑夫争道,或是舟子垂纶。要而言之,瑞兽珍禽,花卉人物,图纹多样,难以尽论。若夫釉之滋润,款之规整,彩之老旧,料之珍稀,夫子复一一道来,速若机括,准若衡星。自巳至申,神清志明。其静洁之怀,长者之风,猗矣钦哉!莫可究竟,洋洋乎如水之泛海;难以尽索,巍巍乎如山之耸天!噫!
  
  乃敬为辞曰:
  
  假宾利之佳座兮飨竹溪之名宴,嚼水陆之珍馐兮品陈年之旧酿。
  
  深谈纵论兮非陶即瓷,主意殷殷兮笑声朗朗。
  
  无八音之琴瑟兮有幽夜之逸光,敬博物之至德兮崇海选之高望。
  
  姿若岁寒之茂松兮音若九皋之鸣鹤,心为之折兮识为之广。
  
  情所素重兮分著金石,恭定明旦兮如约无爽。
  
  登层楼兮览藏珍,见名品兮寸衷畅。
  
  舍永宣成兮择康雍乾,为编图录兮其馀暂放。
  
  佳器杂进兮神眼如电,拔乎其萃兮取乎其上。
  
  鄙人目炫兮息为之屏,夫子气定兮神愈加闲。
  
  众彩立判兮胎釉随论,款识独评兮御题是兼。
  
  分浓淡兮别厚薄,指时花与古兽兮辨人物之媸妍。
  
  击楫清歌兮泛舟垂钓,行即紫馆兮读就东轩。
  
  龙腾海波兮凤翔云阙,锐锋武旅兮尖颖文宣。
  
  太白夜宴兮群仙寿祝,子仪受拜兮富贵数延。
  
  草木茸茸兮行李役役,亭台掩映兮峰岫连绵。
  
  飞瀑高悬兮涧流低绕,么虫栩栩兮禽鸟娟娟。
  
  惟低徊兮三喟叹,艰尽举兮难述全。
  
  因赋诗曰:
  
  竹溪名宴一佳场,水陆诸珍啖兴长。
  
  口吸乾坤造化酒,杯添春夏瑰琦光。
  
  座中言若探仙阁,席上宾谈入帝乡。
  
  我有高人亲指引,青云得路待圭璋。
  
  •庆华顿首敬撰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