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维权 » 正文

清明临近,河南一女子为“阵亡”判决书“扫墓”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3-30  浏览次数:46123
核心提示:来源:腾讯   清明时节为死去的亲人扫墓司空见惯,但是为“阵亡”的判决书“扫墓”你见过吗?昨日,这种事就真实的发生在河南省周口市。昨日,在河南省周口市太康县乡下的一片麦田里,一名女子半蹲在地上,手里持着

来源:腾讯 

    清明时节为死去的亲人扫墓司空见惯,但是为“阵亡”的判决书“扫墓”你见过吗?昨日,这种事就真实的发生在河南省周口市。昨日,在河南省周口市太康县乡下的一片麦田里,一名女子半蹲在地上,手里持着三炷香,正在进行“悼念”,而在她的正前方摆放着几份所谓法“阵亡”了的院判决书。
  

  为“阵亡”的判决书“扫墓”的女子叫刘啼。事情的原委还得从5年前说起。
  
  据悉,2014年底,刘啼购买了车牌号豫AV7R22霸道越野车一辆。2015年12月至2016年5月,从事车辆租赁生意的老乡李某士通过刘啼的丈夫王东海租用该车辆,双方口头约定每月车辆租赁费用16000元,由李某士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支付给王东海。
  
  2016年8月,李某士再次向刘啼租赁了该霸道车,付了一段时间约定好的租赁费用后未再按约定支付车辆租金。后经刘啼及王东海多次催要,李某士说他2016年8月6日将豫AV7R22的车辆转租给了王某天,租金18000元。同时,李某士表示车辆目前下落不明,王某天已涉嫌诈骗。李某士称他正在全力追回车辆。
  
  后刘啼多次询问进展,李某士态度不明,推诿逃避。2017年,刘啼向李某士户口所在地周口市太康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李某士返还车辆并支付车辆租金。
  
  2017年12月29日太康县人民法院作出(2017)豫1627民初5202号判决书,判决:一、被告李某士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日内返还原告刘啼豫AV7R22霸道越野车一辆;二、被告李某士按照每月1.6万元给付原告刘啼租赁费(自2016年8月4日至返还豫AV7R22号霸道越野车止)。
  
  李某士不服判决,向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8年2月9日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2018)豫16民终771号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判决下达后,李某士仍不服判决申请再审,2018年12月17日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2018)豫16民再62号裁定书,撤销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豫16民终771号民事判决及太康县人民法院(2017)豫1627民初5202号民事判决;案件发回太康县人民法院重审。
  
  2019年11月25日,太康县人民法院经过近一年的第二次审理,并报请审委会讨论后做出(2019)豫1627民初72号判决,判决:被告李某士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日内按照每月16000元给付原告刘啼自2016年8月4日至2016年11月28日间的车辆租赁费共计60800元。
  
  李战士不服判决,再次向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20年4月7日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2020)豫16民终437号民事判决,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判决下达后,李某士仍不服判决,申请再审,2021年1月7日,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2020)豫16民再87号裁定,裁定:撤销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豫16民终437号民事判决及太康县人民法院(2019)豫1627民初72号民事判决;案件发回周口市太康县人民法院重审。
  
  我国的《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对民事案件发回重审和指令再审有关问题的规定》规定:将案件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的,对同一案件,只能发回重审一次。第二审人民法院认为原判决认定事实仍有错误,或者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应当查清事实后依法改判。
  
  太康县人民法院(2019)豫1627民初72号判决是经该院审判委员会讨论作出的,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次撤销本院判决和太康县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并发回太康县人民法院重审的做法是完全错误的,更是对“发回重审”司法程序的滥用。而周口市人民法院第二次将该案发回太康县人民法院重审的法律根据在哪里?
  
  刘啼表示,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严重违反了法律的相关规定,公然违背公正与效率的原则,将该案件多次发回重审,使当事人陷入疲劳审判的深渊,像这种“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的做法已经严重败坏了人民法院的形象。
  
  “一件普普通通的民事案件,5年内两次被发回重审,仍没有结果。周口市法院是在玩弄法律,审理案件就像‘过家家’,自家的判决自己再推翻。我一个小老百姓啊!哪能承受住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这么瞎折腾?我现在只剩下半条命了,再也不想打官司了。”刘啼,“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即使李某士故意昧我的车,我也坚决不去法院起诉。在清明节前夕,我将这些‘阵亡’的判决书‘安葬’并哀悼一番,希望以这种方式结束这场法律拉锯战,忘记这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真想不通,古代的大法官都像包公一样,脸是黑的心是红的,到了现在,大法官们咋都变得脸是白的,心咋就是黑的呢?”刘啼说:“即便是有人以‘寻衅滋事’等的口袋罪为借口抓我,我也要把打官司的不公平遭遇说一下,都说出来才方便忘记……我已经拖不起了,我有多少个五年够法院瞎折腾的?官司的结果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全国政法系统教育整顿的大幕不是也已经拉开了吗,希望我的这场‘扫墓’活动能像军训口号一样,一声‘向前看’后,中纪委、中央政法委、河南省纪委、河南省政法委立即闻声都能将目光齐刷刷看向周口……”(潘安生发自周口)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