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头条 » 正文

新时代文艺思维学理论大视野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4-08  浏览次数:182170
核心提示:  新时代文艺思维学理论大视野——热议《文艺思维学研究》问世 人类之所以从蒙昧、野蛮走向文明,都离不开大脑意识的思维进化,古今中外,概莫能外。不论是古代,还是近、现代,人们的文学、艺术创作与实践,不仅离

  新时代文艺思维学理论大视野——热议《文艺思维学研究》问世

     人类之所以从蒙昧、野蛮走向文明,都离不开大脑意识的思维进化,古今中外,概莫能外。不论是古代,还是近、现代,人们的文学、艺术创作与实践,不仅离不开丰富的思想情感与深刻的思维表述;更离不开正确、豁达的文艺哲学、美学理论普遍规律所指导。
  
  时值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新时代,以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时期,人类文明发展面临的新机遇、新挑战层出不穷。中华民族文化伟大复兴内涵丰富,变化多端。文艺工作者如果麻木不仁、拒绝开动脑筋、开足马力去不断发现新问题,那么,落后、陈旧及惰性心理思维就会捆住我们的手脚,挡住前行的步伐。
  
  不可否认,近现代“辛亥革命”、“五四运动”,结束了几千年的封建王朝统治,但不同程度地将现当代文学、艺术与古代传统文化割裂。后来接受“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的马列主义思想,但却生硬地套用俄苏与欧美生理、心理学、文艺美学与思维学,没有形成有效的本土化,致使我国至今没能建立起全面、系统、科学的文艺美学理论体系。
  
  冯友兰著《中国哲学史》在“中国哲学之弱点”一章中论及:中国哲学与美学“在其论证及说明方面,比西洋及印度哲学家之哲学,大逊色。”至于心理学与思维学“往往失于简单零碎”,缺少整合性与创造性。在思维方式上,中国整体思维比较发达,西方则分析思维比较严密。只有将整体思维和分析思维紧密结合,才合乎思维方式现代化的要求。
  
  自建国以来,中国古典文论与文艺诗学有所发展,但在理论话语选择与建构、思维与方法、学科史书写等方面,因为缺乏对生命科学与心理思维文论的发掘、整理与研究,文坛一直处于滞后、困惑与迷茫状态,一直没有建立起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话语机制,难以讲好朝野上下的动人故事.。
  
  在新旧世纪之交,国内开展颇具“东方神韵”的形象思维与剧诗理论讨论,可是意外导致“新保守主义”和“新理性主义”二元对立局面,使得多元化“现代性”代替了守正复归的“中华性”,传统、落后的心理思维方式禁锢着人们的头脑,阻滞了文化、文学、艺术思维学的现代化发展。
  
  时隔二十多年后,文艺心理思维沉寂、孤独的的田园中,只有零零星星生长着为数不多、质量不高的小说、诗歌、绘画思维艺术入门技术性读物,以及诞生一些远离文学、艺术思维的科技、文化、宗教、民俗思维原理著述。显然无法满足日益发展、变异的广大读者与观众的审美心理需求。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出当今文艺创作是“ 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没高峰”,需要“结合新时代条件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弘扬中华美学精神”。在科技发展迅猛的新世纪,遇到头脑风暴、智能人、智慧思维的冲击,急需在传统思维理论与实践,并在中西科技新思维学交流之中,寻找新的出路,浴火凤凰涅槃化蛹为蝶,铸造中国文艺思维新形象。
  
  庆幸文艺界已醒悟到自然逻辑思维与社会形象思维的结合,新近问世的由黎羌、杜鹃、郝亚茸合著的“国家‘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通识教育”专著《文艺思维学研究》, 别开生面,独辟蹊径,从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呼吁建立“思维学科”汲取力量,深受启迪。除了继续坚持传统的逻辑、抽象思维学之外,还积极倡导人类特有的形象思维与灵感思维训练,决意重启文艺思维学的智慧火炬,以照亮新时代前行的航向。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陕西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黎羌教授数十年笔耕不辍,陆续撰写的与《文艺思维学研究》有关的理论与实践著述,诸如《中外剧诗比较通论》《电影与戏剧关系研究》《长安文化与民族文学研究》《激情燃烧的人生之旅》《那些外国大盗》《丝绸之路音乐研究》《东方乐舞戏剧史论》《中国古代文化与戏曲文学研究》《丝绸之路戏剧文化研究》等学术专著,努力为方兴未艾的新时代文艺心理思维理论架桥铺路,尚待继续完善中国书写话语体系,将中华民族文化强国梦想尽快化为现实。
  
  社会主义新时期云蒸霞蔚,万象更新。瞻望未来,日益繁荣的文学艺术创作与实践亟需更高层次的“文艺思维学”理论的保驾护航。如何铸造新的文艺理论航船,进一步弘扬中华民族独特的文学艺术精神,积极促进丝绸之路文明互鉴,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的形成,大力鼓动中华民族文艺航行的风帆,是黎羌教授及其学术团队热切关注的重大命题。
  

  黎羌、杜鹃、郝亚茸著《 文艺思维学研究》,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出版发行。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贾平凹题写书名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陕西省写作学会会长朱鸿撰写序言陕西省国学研究院副院长,陕西省作家协会创研会主任常智奇撰写书评湖北省美学学会会长、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邹元江,上海歌剧院著名影视剧作家、话剧、京剧《杜鹃山》编剧。美国加州柏克莱大学访问学者王树元撰写推荐词内容简介“文艺思维学”主要包括文学思维学与艺术思维学,是基于业已成熟的文化与文艺心理学之上,专门研究、探索文学艺术创作心理与文化思维想象的独立学科。此教材从文艺思维学概念、思维学历史、思维学类型、思维学形式、思维学发展等五个方面,全面、系统、深入、形象地进行论述。尤其颇为关注在传统与现代文艺思维理论指导下的文艺创作、文艺欣赏文艺评论三个层面,及其文艺范式、结构、过程与规律等要义的学术阐释。此教材综合、借鉴了国内外诸多心理学、思维学、文艺学等专家、学者的研究著述与学术观点;并且大量融入当今先进、多样的文艺心理学与写作学例证,成为此领域中的精品学术成果。
  
  精品导读:《经典思维50法》一书引用美国著名科学家华莱土一个著名的思维学观点:“人的大脑里蕴藏着丰富的宝藏,而思维方式,是其中最珍贵的资源。思路要是不对,再有智慧也是徒劳。这时候他脑筋转得越快,往往也死得越早。而好的思维,会使人生旅途充满亮光。每一种好的思维,都是生命历程上一盏明亮的灯,将引导你正确地走向成功的彼岸。我们将此种思维模式套用到文学艺术思维理论与实践之中,“好的思维”,亦为我们文艺创作与研究“生命历程上一盏明亮的灯”,只要人们思维方式与文学思路对,同样会引导你、我、他一起“正确地走向成功的彼岸。”
  

  1、文艺思维学的思想性、技术性和经典

     复旦大学艺术教育中心音乐教研室主任,研究员,著名艺术美学评论家余甲方浏览了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的《文艺思维学研究》(黎羌 杜鹃 郝亚茸/著)之后,尤感文艺思维之“ 艺术思维”至今未得到学界的充分认识,以为艺术思维等同于文学思维,或追问各学术领域的思维最后都要归结于哲学思维,云云,而使得文艺和艺术思维始终没有自己的独立位置。
  
  思维是划分类型的。“ 文艺思维”对文艺工作者来说实在是非常重要。一百部平平一般的作品,抵不上一部经典作品的价值,就是因为一部经典作品的创作具有了或运用了深刻的精妙的有非凡创造性的专业艺术思维。
  
  文艺思维是具有高度思想性的,否则作品题材无法选择和确立、主题无法明确和呈现、作品的立意难以恢宏和深远。
  
  古琴曲《流水》从山涧叮咚的滴泉着眼和入手,描绘它逐渐汇集成淙淙流淌的溪水,进而成为宽阔急进的江河,最终波涛滚滚波澜壮阔地汇入东海。其间须经历无数艰难险阻,而“流水”都勇敢无畏地冲破了它们,战胜了它们,将它们无情地跨越和埋藏,而傲然地呼啸般地奔向大海。这种将大自然拟人化、人生化的艺术思维是多么地高远和深邃,又是多么地绝妙和气度!
  
  文艺思维又是极具技术性的。从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没有技术性就没有艺术性。高度、精湛的艺术性是靠高度、精湛的技术性支撑和呈现的。
  
  《流水》的作者将“流水”乐思推进到徜徉宽阔地带的时候,如果没有古琴那极具技术性的“滚拂”技法的施展和运用,那么“流水”那“宛如坐危舟,过巫峡,目眩神移,惊心动魄。几疑此身已在群山奔赴、万壑争流之际矣”的艺术形象和艺术境界何来生成,又何来展现呢?!由此可见,高超技术性的创造思维与高超艺术性的形象思维须臾不可分离而完美融合,对经典作品是至关重要的。
  
  黎羌教授携弟子的大作《文艺思维学研究》,将文艺思维提升为“学”并进行深入开掘,这是一项很有意义的创举,对所有艺术科学领域和所有文艺工作者都是必要的、不可或缺的修行课题,甚至可以不夸张地说,文艺工作者自觉并大幅提升文艺思维学的修养之日,便是我国文艺走向新的美好春天之时!
  
  2、一部值得重视的《文艺思维学研究》好书

     陕西省国学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陕西省作家协会创研部主任常智奇

     2018年8月18日,全国国学学院长会议在陕西师范大学召开,这一天是黎羌教授的生日,陕西师范大学国学院领导聘请他主持了这次高层论坛的开幕式,我应邀参加了这次会议,在会议期间,他送给我了他与人合著的一本《文艺思维学研究》的理论专著。
  
  《文艺思维学研究》是一本文艺学美学前沿研究的著作,作者站在系统论、整体论的角度,从文艺心理学展开,对人类文艺思维已经走过的路程进行梳理,对我国现代文艺思维学进行深入研究的一本好书。
  
  好就好在,作者从人的生命形式、结构、功能出发,结合劳动创造人,美是人的社会实践的真理现象的思想观念,把人的情感、意绪、思想、观念、精神放在现实社会生活的物质基础之上,认真研究心理、意识流以血肉之躯存在的方式与灵魂、灵感、形象思维产生、呈现、运动形式融合的特征。这种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的学理建构,具有中国气魄和中国作风。
  
  好就好在,作者以其丰富的知识,宏阔的视野,站在古今中外的中轴线上,把人类文化学,文艺心理学,艺术审美学,社会文化学、文学思维学,艺术思维学在这一研究领域的成果系统的归纳起来,努力寻找新时代植根于中国叙述,中国经验,中国形象,中国思维,中国文艺思维的新路径。
  
  好就好在,该著作由点到面,由面到点,点面结合,宏观与微观相结合,理论与实际相结合,步步深入,给人以清晰、明了的理论感觉。从“心理学”跨越到“符号学”的引进,是从“形象思维”到“艺术思维”的一个重要的环节。在此逻辑层次之上,他们着力建构自己以抽象思维、形象思维、灵感思维为基石的文学结构与语言、文艺思维与意绪,文艺创作与情理的创新图式。
  
  好就好在,作者具有长期从事高等教育教学研究的丰富经验和知识储备,他们从“思维学”、“文艺思维”、“文学思维”与“艺术创作”四个层面进行讨论与研究;从“文艺思维学基本概念”、“思维学历史”、“思维学类型”、“艺术思维学形态”、“艺术思维学发展”五个方面,全面、系统、深入的研究和探索这一门新型学科的原理。这部书具有高等教育教材的性质。其特点是强调文艺思维的基本理论知识的介绍,注重从学生的“智力结构”出发,针对学生的“观察力”、“记忆力”、“思维能力”、“想象力”与“操作能力”,努力促进文艺创作实践与操作技术的提高,力求通过大量举荐古今中外有成就的文学家、艺术家的成就,从而是学生从中获取丰富的营养,引导学生从单一的语文写作训练,走向文艺理论研究与文学艺术创作的新天地。
  
  我自己是坚持整体论美学观的,所以我很欣赏这本书。
  

  3、文艺学、心理学、思维学、生理学和大脑学科的优秀成果
     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陕西省写作学会会长,陕西师范大学教授朱鸿

     我至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十年有余,基本上独来独往,很多老师仅是面熟。实际上我是积极入世的,有贞士之羡,无神仙之求,终于独来独往,错过了难得的灵魂交流的机会。黎羌先生就是李强教授。我认识这个人,但怎么认识的,我却没有印象,更不知道他的来龙去脉。在文学院的门口,在楼道,在停车场,有时候在开会之际,我碰到他,他总是挎着一个黑包,猜度要上课,囊中必是电脑或讲义。偶尔他腋夹一个厚重的信袋,估计内装他的什么稿子,因为他既是学者,又是作家,著述甚多。
  
  近年他曾送我《神州大考察》《那些外国大盗》《长安文化与民族文学研究》等书。他面色平静,目光游移,似乎永在思索着。他的胡子浓密且黑,剃净的下巴一片铁青。只有一次,我发异想,觉得黎羌先生若留须将会是一个真汉。
  
  此书对文艺理论与实践的新向往、新求索,满足其需要,点拨其通化,推动其飞跃。我注意到此书采撷了多种文艺作品,欲以结合文艺作品的解读,取得具感受性与体验性的审问和明辨,从而避免概念和观点的空洞和雾水化。它也就追求着深入浅出、生动活泼的风格,这一看也便看出来。
  
  我以为,凡有志进行文学创作或进行文学创作的准作家或作家,也许他们不在院校之中,然而也宜于使用,而且必有助益。此书肃然尽具教材固有的概念、结构、启承、语言,还有问题的提出和参考文献以及插图,颇为完善矣!
  
  此书是研究文艺思维的,讨论文艺思维学的内涵、外延、功能、意义及其方式,自有其创意表现和前沿表现。它属于文艺创作心理与思维文化现象的独立的人文学科。
  
  《文艺思维学研究》一书有五个方面的论述:文艺思维概念、思维学历史、思维学类型、思维学形态和思维学发展。论述全面、系统、深入,很是清晰。此书呈现的是一个综合性和丰富性兼备的学术成果,凡写作学、文艺学、心理学、思维学、生理学和大脑学科的成果,悉有借鉴,并能化用。
  
  此书不遗余力地捕捉文艺思维探索领域的最新动态和最新发现,即使思维导图和头脑风暴之类的理念,也能快手而拿。这些也不必我作罗列,其一览便知,知之便悟,不亦乐乎?
  
  4、我国当代《文艺思维学研究》的新界标

     中国艺术研究院获电影学博士,西北大学文学院广播电影电视系副教授郭越

     由陕西师范大学黎羌教授领衔的教学研究团队所著的《文艺思维学研究》一书自出版以来,在学界和高等教育界产生了十分重要的影响。作为一本在相关研究领域有重要建树的精品学术成果,该书以恢弘的学术视野广泛吸纳海了内外诸多心理学、文艺学、思维学的创新成果,形成独具一格的著述体例,并在具体论述中提出了诸多独创性的理论新见。
  
  这是一本兼顾综合性和应用性的重要著作成果,体现于该书对写作学、心理学、思维学、生理学和脑科学等多学科的成功化用和理论创新。尤难能可贵的是,该书还深刻洞悉了我国当代文艺思维学领域的最新动态和学术前沿问题,辅之以丰富的文艺作品实例解析,并在具体论述中对文艺创作心理的深层规律进行了深度的解析和阐释。
  
  作为一本适用于文学学科和艺术学科的专业教材,该书力图对文艺思维学的概念、历史、思维学类型、思维学形式、思维学发展进行整体性论述。该书作为精品教材的一大创新在于,颇为关注在传统与现代文艺思维理论指导下文艺创作、文艺欣赏、文艺评论层面的相关理论与实践问题,并力求通过对文艺创作心理的研究深入探寻文艺创作思维的内在规律和文艺创作范式的形构问题。
  
  该书作为精品教材成果的创新性还体现于充分重视对学生创造性思维与想象力的培育,即对不同层面学生“智力技能教育”的关注,并在具体的内容阐发中通过旁征博引,以翔实的资料分析有力促进了学生创造性思维的发展,从而大力提升了当代大学生、研究生文艺创作思维的灵活性。该书研究成果的创新本源于黎羌教授领衔的研究团队在长期教学实践中的重大“发现”,即通过文艺思维学的研究可有效地训练和提升普通高等院校学生的“智力结构”。该书还进一步从“观察力”、“记忆力”、”思维能力”、“想象力”、“操作能力”等要素的阐发中为智能时代学子们的“智力训练”提供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科学训练方法。
  
  该书理论创新的突破性更集中体现于作者深刻认识到对文艺思维的研究不能仅仅“沉湎于自然与社会科学的基本原理,而应该逐步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扩大到高层次文化思维心理学,这样才能进入‘思维学新时空’”。
  
  这部兼具专著和教材双重性的精品学术成果既有着谨严的学理阐释,又有灵动性的审美创造,最终彰显出别具美学韵味并融专著与教材于一炉的鲜明研究特色。该书正是通过对古今中外文艺学理论成果的融会贯通,对文艺思维学这样一门跨学科的新思维学进行了深入浅出的阐释和解读。读者诸君既能从该书中了解中外文艺思维学的发展概况和相关理论知识,又能在具体作品实例的赏析中深切体会到文艺思维理论与文艺创作实践间的复杂互动关系。
  
  该书的出版为我国当代文艺创作思维学的研究开拓了全新的理论视域,也为我国当代文艺学研究的拓展做出了重要的美学贡献。同时,该书还为青年学子文学思维的训练提供了应用写作学意义上的实践参照。
  

  《文艺思维学研究》的新探索与新成就

       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硕士,西安交通大学思源学院人文学院讲师郝亚茸

       黎羌先生是我在陕西师范大学本科生和研究生的导师,他教授我们民族文化学和中外文艺学课程,并在上述两大领域撰写过许多论文与著作,其中《中外剧诗比较通论》《长安文化与民族文学研究》《民族戏剧文化大视野》《丝绸之路戏剧文化研究》等均为代表他的较高学术水平的重要著作。
  
  今年年初,我接到黎羌恩师的一封信函,嘱托为我们合作的《文艺思维学研究》写一篇“内容简介”和撰著感受。我从本科生到硕士生与先生相识多年,如同知己与知友,待我研究生毕业数年之后,不意又有机会在一起携手著述立说,经过反复磨合、精心切磋,我们师生终于将此部通识教材完成,出版发行推向社会,想起情不自禁,感慨不已。
  
  “文艺思维学”在如今是一门炙手可热的学科,黎羌先生能在十余年授课讲义基础上,不断充实提高形成此著作,十分及时和必要。当今的世界,知识飞速增长,信息量不断扩大,东西方文化的撞击、渗透和融合也在迅猛激烈地进行着。在这样的时代氛围中,现代科学(包括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一方面趋向整体化,出现了知识系统的高度综合;一方面又在各门学科内部,更求精微细密,产生多元深化的分支。受其影响,文艺学思维学这门以人类心灵的创造物和演进史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其综合和分化更显得迅速而活跃。
  
  “文艺学研究”向来有两条主要路途:一条是在既有的材料基础上“皓首穷经”,探本求源,阐述创作的理论和批评运作的方法等;另一条路途是大量借鉴、吸收社会科学、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的研究成果,广征博采、寻求观察、描述文艺活动和规律的新视点。注重多学科的交叉融合,重在探索和创新。
  
  基于生理与心理学之上的“思维”,是以人脑为主体的一种心理机制,包括感觉、知觉、表象、意念、情感、思想等活动的高级心理活动形态。文艺思维并不简单等同于形象思维,此种思维形式还被认为一种创造性思维、审美性思维和超越性思维,一种超越客观经验事实的抽象思维,以及在超越物质世界和世俗法则束缚的灵感思维。
  
  思维能力和规律具有人类性。古今中外,对于文艺思维学的探讨一直都存在,但一直以来都缺乏完整的整合与理论探讨。黎羌先生在本书中带领我与杜鹃博士,通过具体文本和理论相结合,透彻分析文艺思维学这门学科。一方面,共同的思维能力和思维规律使人们对相同的事物取得共同的认识。另一方面,思维反映现实和语言不可分割。所以,无论从思维的产生和发展的历史过程来看,还是从认识的逻辑性来看,不仅思维依靠语言表达,而且就其形成来说,思维也得借助语言。语言是思维的物质外壳,思维呈现出语言深邃的思想内容。
  
  《中国大百科全书》“心理学卷”指出:“思维,是指意识、精神,是相对于物质的范畴,常与’存在’相对称。”在中国文论史上,南朝文学理论家刘勰首先有意识地将思维放置在文艺理论的大系统中进行了理论阐释。《文心雕龙》中许多章节都涉及到文学思维问题,其中还专设《神思》一章,深入细致地探讨了文艺思维的规律性。其中《神思》云:“形在江海之上,心存魏阙之下。”“神思之谓也。文之思也,其神远矣。”借此来突破传统思维心理的局限,开拓文思的广阔天地。
  
  世界“ 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陕西师范大学与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联袂编撰与出版此本《文艺思维学研究》,这是我和黎羌先生合作的第一本书,此课题从2013年在校立项至今,这么长的时间才问世,也深深感受到出书的不易。此著作如今作为“国家‘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通识教育教材”正式出版与发行,我和文艺理论界的朋友心里很感欣慰与深受鼓舞。
  

  关于黎羌教授文艺理论/文化诗学著作的书评摘录

     1/湖北省美学学会会长/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戏曲学会汤显祖研究会副会长邹元江

     关于《文艺思维学研究》推荐词

     文艺的思维有着不同于其他思维的独特性,而寻觅独特的创造方式,这正是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所长期追问的“是如何是”的终极问题。 黎羌教授领导的团队所著《文艺思维学研究》这部书,正是试图对这个亘古以来不断被人提及,又百思不得其解的根本问题所作的最新的思考记录,相信它能给我们指引新的思维道路。
  
  2、上海歌剧院著名影视剧作家、话剧、京剧《杜鹃山》编剧,美国加州柏克莱大学访问学者王树元

      关于《文艺思维学研究》推荐词

      十分羡佩黎羌教授的创作喏热情及书写能力,这都是他多年黄卷青灯,努力创作与实践的心血结晶。大著《文艺思维学研究》读后,欣喜之情,难以言表!随着年龄与经历的成熟与丰富,认识分析必然会更深刻、更准确,更有创造性与独特性。愿他与同事们精力充沛,创作与研究旺盛。险路高峰之上,必然摘得长生果,光耀史册。是所至盼。
  
  3/天津师范大学东方文学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比较文学研究中心顾问孟昭毅: 

      黎羌先生是山西师范大学戏曲文物研究所及文学院的教授,我们认识还是因为看到了他的《中西戏剧文化交流史》,以及与他人合写的《民族戏剧学》两部专著。前者68万字,名曰“中西戏剧”,其实则应为“东西方戏剧”,其中对东方戏剧有广泛的描述与分析,是作者利用“文献、文物、田野调查”这一学术方法研究的结果,体现出“大戏剧”的学术观念,令人叹止!他的学术专著《中外剧诗比较通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年版)在重视中国、印度、波斯、日本、古希腊、罗马和欧美诸国权威性“剧诗”理论资料的考证与使用的基础上,更着重对中国与东方各国和中国与西方各国的艺术交流,以及从比较文学的角度对这一重要学术领域进行了新的开拓。书中还对抒情诗、叙事诗等如何神奇地演化为代言体“剧诗”这一国际性疑难问题,以实证、考据与发生学等研究方法,进行了深入剖析与总结,并得出较为充分、准确的答案。
  

  4/华东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教授,教育部高校中文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赵山林
  
  剧诗”之说,古今中外不少理论家都曾经加以阐述,虽然文化背景和具体环境有这样那样的差异,具体内涵有这样那样的差别,但其中仍然有很多共同点,值得我们认真思考研究。黎羌先生这本《中外剧诗比较通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年版)的出版可以说是适逢其时,体现出独特的学术价值。黎羌教授此书旨在对中外“剧诗”及“诗剧”理论进行比较研究,从理论与艺术实践结合的角度进行探讨。书中探讨的“剧诗”理论包括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黑格尔、别林斯基、王国维、闻一多、张庚诸家的理论,“剧诗”的艺术实践则涵盖了不少有代表性的国家和地区,一直延伸至当下。黎羌教授具有长期的艺术实践经验和多年艺术理论研究的学术积累,因此能够写出《中外剧诗比较通论》这部很见功力、很有特色的学术专著,可以在许多问题上为有关专家学者和有兴趣的读者提供有益的参考。
  

  5、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生导师/教授,教育部戏剧与影视学专业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高校影视教育研究会副会长、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高校电视艺委会副主任周安华

      戏剧与电影的关系问题,学术界早已开始关注,也有从比较艺术学的范畴进行探究的。但是迄今为止,具有突破性的成果并不多。而黎羌教授这样专门的、系统性的研究很值得我们重视。我与黎羌教授相识多年,深深为他的博学和艺术才华所折服。数十年风雨无惧,踏入大西北的茫茫山峦和千年古迹中流连、寻觅,和湮灭中的古代“丝绸之路艺术”对话;发掘荒蛮西域独特的少数民族戏剧、音乐、舞蹈的神韵,是黎羌教授神功过人之处。而在浩荡太行、绵绵吕梁,黎羌教授数年坚持,也留下戏剧文化古迹考索的重重足迹,随即是汪洋恣肆的著作。你经常会在他浩繁的成果中,看到一个“准西北汉子”、一个“艺术赤子”对民族戏剧艺术几近疯狂的迷恋,看到他对沉淀在历史中的繁复文化碎片的精准复原。因此,当我读到黎羌教授的新作《戏剧与电影关系研究》(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2010年版)时,不由得再次感到惊奇,再一次被吸引。原因是,这次他涉及的是一个新领域,一种现代艺术:电影,讨论的是一个岁月恒久的古老艺术和一个历史不过百年的“科技新秀”的内在勾连,而且是从电影角度!这着实令人佩服。
  

  6、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中国音乐学院院长,教授《音乐研究》主编,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艺术学学科评议组成员赵塔里木

      “西域文明”与“丝绸之路文化研究” ,是国内外学者历来关注的一个热门话题。据我所知,《丝绸之路音乐研究》(新疆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起初于20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从酝酿到正式出版,经历了近二十年的时间,可谓道路漫长,历经艰辛!但是《西域音乐史》作者却以顽强的毅力克服了重重困难,终于在十八年之后,把一部沉甸甸[JP]的学术专著奉献在读者面前。这种不畏艰险、奋力拼搏、对学术执著追求的精耕细作精神是值得称道的。
  
  《丝绸之路音乐研究》(的出现,将起到一个抛砖引玉,填补空白的作用,因为它是我们所见到的第一部较完整,全面地研究和介绍古代西域音乐与近现代新疆各民族音乐的学术专著。从这个意义上讲,它具有开拓性,独创性的历史价值与现实意义。可以认为,《西域音乐史》是一部全面认识新疆民族音乐研究优秀著作。它的学术价值和作用一定会在未来的时日里显示出来。↙↙。
  

  7、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东方文学研究会会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王向远↙↙

      黎羌教授是我的学长与老朋友,也是中国当代学界从事东方学研究颇有成就的十几个重要人物之一。围绕东方乐舞戏剧文化,他四十多年间坚持不懈,笔耕不辍,踏查不止,写出了十几部相关的著作,形成了自己鲜明的学术特色,在中国的东方学及东方艺术研究中卓然而成一家。在这个领域里,黎羌先生占有那么多史料、拥有那么丰富的见识与阅历、拥有那么多相关成果,是罕见的、难能可贵的。我搞中国的“东方学”学术史与理论建构的研究,更愿意从中国东方学的角度看待黎羌先生的研究。我觉得他以中国为中心的亚洲艺术史的研究,是中国东方学的重要组成部分。黎羌教授早年在新疆的独特的生活与工作经历,青壮年时期在新疆及西北、西南等少数民族地区广泛的踏查游历与见闻(可见黎羌著大型纪行文集《神州大考察——激情燃烧的人生之旅》,中国社会出版社2009年版),使他的“东方艺术”的研究带有很强的现场感,而视野也从新疆各民族的乐舞戏剧艺术开始,扩展到整个中亚、西亚、南亚。现在这部《东方乐舞戏剧史论》(中国戏剧出版社2019年版)又扩展到了东亚的乐舞戏剧艺术,从而形成了东方学的整体视域。而且,既然谈东方,那就一定要与西方做比较,于是形成了东西方合一的广阔世界视野。
  

  8、山西师范大学戏曲文物研究所名誉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华戏曲》主编冯俊杰 :

    《神州大考察》(中国社会出版社2009年版)记录了黎羌“激情燃烧的人生之旅”,实际上也是他大半生艺术感悟及心路历程的写真。祖国的山山水水,大漠、草原,以及数不胜数的名胜古迹,到处都留下了他的心灵的印记,也给了他许多智慧、才情和灵气。亲人、友人、同事的鼓励和期待,又赋予了他写作的责任感和动力。著名散文家黎羌是个文人型的学者,或者说是个学者型的文人,他在近年出版和发表过许多优秀的文学作品与学术论著。学者和文人两种气质在他的身上兼融,形成了一种意兴饱满、自逞才气、不拘文法、率性铺陈、下笔难以自休的独特文风。所著多为大部头,学术论著涵有文学性,文艺作品又颇具学术性。这情形在我所交往的学人中是不多见的。近年来黎羌连续发表出版学术专著,成就令人钦佩。↙

      9、中华文学史料学学会古代文学史料学分会副会长,西北大学博士生导师,教授贾三强

      黎羌教授大著《长安文化与中华民族文学》(商务印书馆2015年版)是长安学研究中一个有意义的成果。长安文学研究是黎羌教授此作的荦荦大端。其所涵容,较之上述长安学似更有延伸处。文学本身就是“精骛八极,神游万仞”,其思之几近无涯,研究者亦不得已而随之。而其继承和影响所及,也往往具有更大的时空范围。  黎羌教授在本书的《导论》中引用了杨义先生关于重绘中国文学地图的构想,这是一个需要大智慧、大学问、大胆略才能开创和一步步前进的课题。这部大作,是他扎实工作的果实。眼界阔大,涉猎富赡,黎羌教授研究中外戏剧、宗教文化、中国少数民族文学艺术硕果累累,近年来颇为关注长安文化,具备了多重学术背景,有志于将长安文化与中国各族文学打通研究,致力于将杨义先生的重绘中国文学地图的设想变成具体学术成果。眼前的是我拜读后的印象。↙

     10、陕西省广播电视厅高级记者,中国广播电视协会发展研究会副理事长、新西兰华人文化协会顾问于聚义:

     伴随着对西域文化的痴情,我与黎羌教授一路走来,从新疆到陕西。他的豪爽性格,为人坦然热情,他的言谈举止,平实而无华,既俗又雅,是个典型的“西北汉子”。《那些外国大盗》(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2014年版)这本书,就是大俗与大雅的同质化和统一,它构成了黎羌先生写作这本书的风格和特点。这与其说是学识和文字的功底,不如说是精神和思想的境界。其实,科学普及的要义也正在于此,否则我们如何能让公众走近社会科学,以及让人文科学走近广大读者?从很多方面看,此部奇幻历史小说都不失为人文科学通俗化的一个范本。此书的传奇故事,如此真实生动有趣,人物个性鲜明,鲜有无病呻吟的迹象。我了解黎羌先生,他一贯如此,“不说则已,说则旗帜鲜明、掷地有声”。甭管说的是一部部学术著作,还是一本本文学作品,都给文艺界读者一次次不小的惊喜。无论如何,文图并茂、装帧精美的《那些外国大盗》是故事性、可读性,知识性、趣味性、史料性兼得的不可多得一本好书。
  

  11、中央民族大学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学院院长 博士生导师,教授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副会长钟进文

      我与陕西师范大学黎羌教授认识已久,若按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通讯往来算起,已有三十余年。二十一世纪初,再次见到黎羌教授时,他已调至山西师范大学,并与中央民族大学学者合作编撰《中国少数民族舞蹈史》《中国少数民族音乐史》《塔塔尔族风情录》《民族戏剧学》等,这些著作出版后得到学界广泛关注,有些还获得了各种奖项。黎羌教授所供职的陕西师范大学是教育部直属的“国家211工程”建设高等学校,所处的地理位置为中华民族文化的发源地,我国周秦汉唐等十三朝古都,在古代是“丝绸之路”的起点,在现当代是中原地区连接中国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的中枢地带。黎羌教授与他的学生与学术团队,从事中国古代民族文化、文学、艺术研究工作有着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中国少数民族传统文化中拥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文学艺术瑰宝,对此方面的研究与探索大有可为。相信《中国古代文化文学与戏曲研究》(台湾花木兰文化出版社2020年版)一书的出版与发行,在国内外将产生深远的学术影响,↙

     12、 中国戏剧家协会研究员,中国傩戏学学会名誉会长中国少数民族戏剧学会副会长,国务院文化部非物质文化委员会委员曲六乙:

     2003年《民族戏剧学》的问世,为我国民族戏剧学新学科奠定了学术基础。6年以后, 黎羌教授又有新作《丝绸之路戏剧文化研究》(新疆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问世。尽管这6年间他还出版了其他著作(包括合作),但我以为这部新作具有重大学术研究价值:它为我国建立丝绸之路戏剧文化学拓展出崭新之路。黎羌教授独辟蹊径,沿着当今世界盛行的历史地理、文化区域研究的思路,以及由此而来有机的网络和审视中外戏剧文化的交流历史,获得水到渠成的效果。使读者惊讶地了解到,中国传统文学艺术均与“丝绸之路”有关联,尤其是与华夏戏曲有关的偃师傀儡戏、假面傩戏、百戏幻术、佛教歌舞戏、宗教仪式剧等都曾在这里孕育产生;还有自居于西域范围的贵霜国推崇的梵剧、中亚两河流域盛行的柘枝队戏输入中原之后,奠定了中外戏剧文化交流的格局。新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中华外译项目英语版《丝绸之路戏剧文化研究》(新加坡世界科技出版社2018年版)问世,由“丝绸之路”与“戏剧文化”合成的此门新兴交叉学科,或叫“丝绸之路戏剧文化交流学”,将以及其旺盛的生命力,以及崭新的文化姿态闪亮登堂于世人面前。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