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头条 » 正文

灵绣三都 水乡卫士系列报道之一百三十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4-23  浏览次数:178870
核心提示:贵州三都敖进进:不知死 焉知生  前言:每一具尸体都有自己的密码,一旦我们破解了,尸体便会说话;生死兼有痕迹,所有真相永远不会被抹去。  受法医类影视剧影响,法医给人们的印象一直是神秘而厉害的角色,一提


贵州三都敖进进:不知死 焉知生


  前言:每一具尸体都有自己的密码,一旦我们破解了,尸体便会说话;生死兼有痕迹,所有真相永远不会被抹去。

  受法医类影视剧影响,法医给人们的印象一直是神秘而厉害的角色,一提及法医,大家都会想到严肃、冷酷、神秘,脑海中总会闪过一些画面,手术刀、解剖台、尸体、凶器...,他们总是右手提着法医箱,西装革履,发型纹丝不乱,行走在尸体之间,超级有型。然而,现实生活中,法医的工作并不像电视、电影里那般光鲜,他们往往要出入各种散发着异味的现场,接触各种程度的腐败尸体,从垃圾堆、臭水沟、下水道翻找证据,处理成千上万的检材,制作鉴定文书等等看似简单却很繁琐细微的工作。


  虽然如此,敖进进最终还是选择了要成为一名法医。2016年,5年法医本科学习毕业的敖进进,在同学的引荐下,顺利通过贵州省内最大的一家社会性鉴定中心的面试,成为该中心的一名法医鉴定助理。因为工作缘故,两年内就走遍了全省90%的县市,所经办的各类检验鉴定有2000余例,因为结识了公安系统内优秀的法医和侦查员,催生了敖进进心中那颗警察梦的种子,唤醒了曾经的警察梦想,随着工作中接触越多、了解越深,想要成为一名人民警察的愿望越发强烈。

  最终,在2018年通过贵州省公务员考试,被三都水族自治县公安局录用,成为了一名人民警察、一名法医,收到录用消息的那一刻,他毅然放弃了大城市的优越条件,来到三都县这座小城圆了警察梦。

  为生者权 替死者言——意外死亡的电工师傅

  2019年6月的一天深夜,刚结束工作回家的敖进进正准备躺下,便接到大队值班电话称:三合街道某村有居民非正常死亡,需要出警。

  挂完电话,他便立即联系值班出警人员了解情况:死者杨某,男,55岁,职业为电工师傅,与三合街道陈某是多年挚友。事发当日,陈某邀请杨某给自家新房安装电线,同时受邀请的还有潘某,两人于9时许开始工作,一个小时后,当两人正在二楼楼梯间栏杆处安装电线时,潘某听到杨某突然“啊”的一声大叫,转头望去只见杨某已倒身在地,后立即拨打120,经医生抢救无效,宣布死亡。应家属要求,县医院开据了死亡证明,内容为:心源性猝死。陈某、潘某见杨某没有外伤,也认为可能是因疾病突发死亡,死者妻子也未提出疑议,自行将杨某遗体带回家办理丧事,但死者在贵阳市工作的女儿听说父亲死亡消息后,立即驱车回家,因对死因存在疑问,便报了警。


  了解基本情况后,敖进进和同事立即前往死者家中,经一路上反复思考,他认为事情或许没有这么简单。

  5分钟后,他们抵达了死者家中,辖区派出所民警已提前到达,由于已摆好了灵堂,死者生前的许多亲朋好友都到了现场,人员较多,面对棺中的父亲,死者的女儿哭得撕心裂肺。

  在综合了解情况后,敖进进告诉死者家属,要明确死因必须进行尸检。然而部分家属听到后情绪激动,并不同意移动尸体,因为按照当地习俗,只要入棺后便不能再次翻动遗体。在敖进进极力争取和沟通下,死者女儿和妻子最终同意做尸表检验。根据损伤特征,结合尸体征象分析,敖进进立即推断出了死者是电击致死。

  然而敖进进再次向杨某死亡时在现场的潘某、陈某问及安装过程中线路是否通电时,两人一致肯定的答到当时并未接通电路,后据派出所出警同事了解,到现场查看后确实并未发现线路是接通的。他又向死者妻子和女儿了解到,杨某生平体健,无疾病史、遗传史,最近也未感身体有何不适。

  敖进进将检查情况告诉派出所同事,建议立即对事发现场进行复勘,以进一步证实他的推断。

  在房主陈某的带领下,敖进进到达了案发现场,对现场展开勘查。敖进进和同事一起逐一对陈某家中已安装好的电路进行了排查,就当检查到二楼楼梯间栏杆旁一段裸露的电线时,电笔竟亮了。后据当时电工潘某指认,该处正是死者倒地前所在位置。

  为了进一步查清电的来源,他们沿着通电线路逆向排查,直至一楼大门前电表总开关处时,才发现问题所在,原来是搭错线了。通往二楼两根电线中,一根还未接通,但另一根却并联在大门上方路灯的火线上,虽然控制二楼电路的总开关呈关闭状,但只要打开大门前的路灯开关,二楼火线便会通电。至此,终于真相大白。

  他们回到死者家中,在家属代表、房主陈某双方在场情况下,通报了调查结果,根据尸体检验、走访调查、现场勘查情况综合分析,死者杨某符合电击致死,双方结合死者生前状态,对敖进进分析出的死因非常信服,一旁伤心欲绝的的杨某女儿对于父亲死亡的疑虑也瞬间释然。

  一个简单的案例,却真实的展现了“为生者权,替死者言”的法医初衷,实际工作中并没有像影视剧里那么多高智商犯罪,多的是平凡和务实,虽缺乏精彩,但却给他的人生增添了许多意义。

  无惧死亡和尸体 敬畏生命探索真相

  敖进进生性胆小,但他从不畏惧死亡和尸体;他是一个有洁癖的人,但从不畏惧脏和臭。5年的法医本科学习和5年的工作经历,使他对法医这份职业,有了深厚的感情和属于自己的见解。


  死者,是这世界上最弱势的人,他们处于生存的对立面,他们的世界是冰冷的、无助的、残酷的,面对恐惧、冤情、怨恨、痛苦、后悔,他们无法言说,只有法医能替他们说话。

  作为法医,常年与尸体接触,没人能做到无动于衷,他们不是生来就无惧死亡和尸体,只因作为一名人民警察,必须抛下所有情绪,保持一个侦查员的理性,去追寻真相。他们只是见多了生死,并不是见惯了生死,做法医的时间越久,越敬畏生命,他们的心是热的、手是暖的,始终怀揣着死者家属的期许和对死者的尊重,坚守着“为生者权,替死者言”的信念,便毅然选择逆光而行,分毫析厘、穷极奥秘,抽丝剥茧解尸语,明察秋毫洗冤情。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