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教育 » 正文

“卖书的”和“借书的”打通边界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4-29  浏览次数:165359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郑洁 骆蔓 瞿祥涛 郜磊长期以来,“卖书的”和“借书的”泾渭分明,其实,书店和图书馆是全民阅读链条上的不同节点,但目标是一致的。书店承担着推动全民阅读的社会责任;图书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 郑洁 骆蔓 瞿祥涛 郜磊

长期以来,“卖书的”和“借书的”泾渭分明,其实,书店和图书馆是全民阅读链条上的不同节点,但目标是一致的。书店承担着推动全民阅读的社会责任;图书馆作为公共文化服务机构,也有通过公共资金的采购撬动文化消费、促进文化事业和产业发展、更好地服务于人民群众的责任。目前,实体书店与公共图书馆融合发展,是一条值得拓展深化的发展路径。


近年来,全国各级公共图书馆较为普遍地开展“你选书 我买单”活动,打通了图书买、借、用之间的隔阂,老百姓得到了实惠,书店获得了效益,图书馆提高了供需对接的实效性,取得了多赢的效果。在公共图书馆总分馆制建设进程中,许多图书馆的分馆建在了书店,书店强化了履行社会责任的服务功能,图书馆实现了贴近百姓服务网点的快速布局,公共阅读服务体系在创新中会走向完善,书店和图书馆也从中获得新的发展空间。


上海徐汇:

“图书馆+”的双向增益模式

有“中国最美书店”之称的钟书阁上海徐汇店近年来大力发展了和公共图书馆的合作关系。


钟书阁徐汇店总经理朱兵介绍,钟书阁徐汇店和徐汇区图书馆合作已长达4年,合作方式分四种:第一,它是上海浦东新区、宝山区、徐汇区、长宁区、松江区区级图书馆的中标单位,即上述公共图书馆图书采购的入围单位,包括为这些图书馆的下属街道图书馆提供馆配图书;第二,它和公立图书馆以“你选书 我买单”的形式展开合作;第三,它作为徐汇区图书馆“汇讲坛”活动的承办方和主场地,每年举办100多场“汇讲坛”活动;第四,它为徐汇区图书馆下属分馆提供场馆设计等服务。朱兵把这些统称为钟书阁的“图书馆+”模式。


今年的头两个月,钟书阁徐汇店每月借阅图书约1500册,每月有超过1000个读者从这里借书。对于“你选书 我买单”这种新型服务来说,是很不错的一个数字。


“你选书 我买单”是指读者可以凭徐汇区图书馆借阅证到钟书阁徐汇店现场去借书,读者来到这里看到借阅展台就能知道哪些书能借;书店的供借书籍必须是当年新书,每次读者只能借取总价不超过100元的3本图书28天,这些图书还回来后由徐汇区图书馆直接采购;读者要借第4本图书就要到徐汇区图书馆去借阅。

▲ 钟书阁徐汇店内景

“一个区馆的采编人员不多,加上采编人员有个人喜好,导致区馆的图书选择有其局限性,把一部分图书交给读者去选,可以使图书馆的内容、品种更丰富,也能增加图书借阅率。”朱兵解释,图书馆携手书店也是大势所趋。街道图书馆普遍存在设备老化、图书老旧滞后等问题,街道图书馆每年更新图书的费用也就五六万元,但一些大型书店如钟书阁徐汇店每年更新的书籍就不少于3万种,并且书店上年度新书的时间普遍要比图书馆早3个月左右。


“‘图书馆+’服务让客流增加,隐性带动咖啡、文创产品等销售。”朱兵说,有些图书馆读者都是资深读者,钟书阁可以从读者身上得到相应反馈从而调整图书品类;他们也能掌握读者年龄、职业、阅读喜好等关键信息,供书店做决策依据;徐汇区图书馆的财政资金除了采购钟书阁的新书和活动服务外,还会帮助其做活动宣传等,帮助钟书阁二次引流;有“中国最美书店”之称、曾获得国际建筑设计大奖的钟书阁也在尝试为公立图书馆进行场馆设计。


“‘图书馆+’模式是符合双向增益的模式,政府要扶持实体书店,就应让书店参与到更多城市文化建设中;书店业发展光靠零售是不行的,需要不断开拓新业务才能生存下去,需要不断打破边界,提供更多更新的优质产品和服务。”朱兵说。


浙江台州:

“馆店”融合,“最多跑一次”

3月12日,当记者踏进浙江省台州市图书馆一楼大厅,迎面一张海报上写着:“台图书市悦享新书——线下借阅新方式”。从2020年10月起,台州市图书馆和新华书店合作,推出阅读新模式——市民可在节假日或周末到该馆大厅免费借阅新华书店提供的新书。该活动一经推出,仅两个周末,便外借新书922册次,参与读者约250人。台州市图书馆流通部主任王军飞告诉记者:“这项活动的开展得益于浙江图书馆的支持,它是在信阅服务基础上全新孵化的,旨在打破公共图书馆与新华书店系统的服务局限性。据统计,从新模式启动开始至2020年12月31日,共外借新书3207册,近千名读者参与。”


记者了解到,信阅服务是浙江图书馆主导,市县区图书馆共同配合推出的基于支付宝信阅平台的信用借阅服务:读者打开支付宝,关注“图书馆信用服务”后,凭芝麻信用550分即可免押金办理全省任一公共图书馆的借阅证,可在平台上远程借阅图书。从2020年6月19日起,台州列为浙江省信阅线下服务第二批试点地区,读者可直接在新华书店享受免费的借阅服务,阅读完成后可就近归还到任一公共图书馆。截至2020年12月31日,台州的读者在浙江省信阅平台线上下单4087册次,在线下渠道(新华书店)借阅9783册次。


2020年12月中旬,信阅服务在台州又一次深化实施:浙江图书馆联合台州市图书馆、路桥区图书馆、路桥区螺洋街道共同建设的村级信阅服务点——螺洋街道水滨村水心草堂启用,面向村民提供线上线下图书借阅服务。

▲ 浙江台州路桥图书馆水心草堂分馆信阅服务点

“信阅服务不仅是浙江‘最多跑一次’改革在图书馆领域的落实,也是浙江省公共图书馆服务大提升行动的一次成功实践和精准实施。”浙江图书馆相关负责人说。以馆店融合和“阅读空间+”良性互动方式,把书店的新书纳入流通体系,使基层群众在家旁边就能免费借到自己喜欢的新书。通过线上线下图书供给,使基层和农村群众也能享受足不出户在线选书借阅、快递到家的“点单式”借书服务。


台州图书大厦总经理杨艳丽表示,信阅服务能在台州所有新华书店开放,和当地的阅读氛围、卖场建设、受众群体等因素都有关系,线下借阅可以为书店引流,读者也能不花钱读到心仪的书,一举多得。


台州市图书馆副馆长、研究馆员林君荣认为:第一,书店需要一定的经济效益来支撑企业发展,而做大公共阅读“这块蛋糕”,也客观上提升了书店的经济效益;第二,“馆店相融”是图书馆与各渠道书店的相融,从实际操作来说,必须维护公平的竞争环境,为所有书店提供一样的准入条件;第三,服务乡村和偏远地区的群众阅读,可借助新华书店以及其图书发行乡村网络,和图书馆总分馆一起,承担更大的社会责任,为城乡公共阅读体系建设发挥作用。


湖北荆州:

“图书馆+悦读书吧”模式

在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美佳华商业广场有一家江汉书店,店内有荆州市图书馆和江汉书店共同打造的“悦读书吧”,由书店在原有场地基础上开辟,配备书架、阅览桌椅等,并统一标牌标识,荆州市图书馆则配置具有通借通还功能的自助借阅设备,定期安排书籍配送流转,供读者免费借阅。书店数万册自有售书,加上图书馆配送的数千册可借图书,大大满足了附近市民购书和借阅的需求。

▲ 荆州市图书馆与荆州市新华书店共建的“悦读书吧”。(荆州市图书馆提图)

荆州市图书馆馆长孙品燕说,目前由该馆与实体书店共建的“悦读书吧”已有10家,还有与社区、机关单位共建的“悦读书吧”20多家。而在与实体书店共建的“悦读书吧”中,有3家为依托事业单位临街办公场地建设,即实体书店投资,政府出地,并按照一定标准对每家“悦读书吧”进行奖励,市图书馆负责业务指导和服务效能评价。孙品燕介绍,“悦读书吧”的日常运营由实体书店负责,包括提供图书阅览、便民茶水、休闲小憩等服务,荆州市图书馆不定期跟踪了解运营情况,并搜集读者反馈和运营需求,每季度为各家“悦读书吧”更换新书500册以上。“以美佳华店为例,‘悦读书吧’每月借还图书近2000人次。”江汉书店总经理罗凡介绍,江汉书店美佳华店吸引了不少没有购买能力但热爱阅读的读者。


对实体书店而言,共建“悦读书吧”带来的不仅是人气,还有效益。“来的人多了,带来更多购买力,不仅是销售图书,还有饮品、文创产品等,目前美佳华店的咖啡馆比之前的销售额提升了近20%。”罗凡说,现在就是要以不挣钱的图书带动可盈利产品的销售,从而维持书店的生存发展。


“悦读书吧”让公共图书馆与实体书店实现了“双赢”,不仅延长了公共图书馆服务时间,而且延伸了服务空间。孙品燕表示,下一步将继续加强与实体书店的合作,让公共文化服务更优质、覆盖更广。同时,孙品燕表示,书籍配备是“悦读书吧”建设工作的重中之重,接下来荆州市图书馆会在书籍的更新和管理上做更多工作,加快推进图书“通借通还”全覆盖,使“悦读书吧”成为读者常去、爱去的地方。


安徽铜陵:

让读者成为图书馆的“采编员”

铜陵市图书馆是铜陵市政府与安徽新华发行集团联手打造的全新文化单位,既借书,又卖书,更是集展演活动、艺文空间、文创商品、图书音像经营为一体的体验式情景书局。


铜陵市图书馆馆长吴永龙介绍,2016年1月26日,铜陵市图书馆与新华书店图书馆店合作,基于“图书馆+书店”的发展模式,推出了“你选书 我买单”活动,读者在书店看到喜欢的书,可通过图书馆设在书店的点读平台办理相关借阅手续,然后免费带回家,看完后再将书还到图书馆。


这一平台启动运行后,受到了读者的认可和欢迎。开通1个多月,就外借图书600余册。一是满足了读者的个性化阅读需求;二是让读者能够及时看到最新出版的图书;三是通过平台数据库分析,有利于建立以用户需求为导向的馆藏建设模式;四是给新华书店带来了更多经济效益。

▲ 铜陵图书馆

铜陵新华书店图书馆店经理张剑介绍,按照“点读平台”运营模式,书店在架投放3.8万种共计14万册当下新书,并以不断更新的业务模式满足市民对前沿新知的阅读需求,市图书馆提供50万册馆藏阅读经典,两者在图书品类上互补而不冲突。读者在书店里选中了新书,可以持图书馆的借书证在点读平台办理手续借回家,读完之后归还到图书馆,由图书馆向书店买单。以前,图书馆补充馆藏主要是靠每年有限的几次集中采购,而新华书店的图书大部分是一年以内出版的新书,读者在图书馆很难找到。通过点读平台,读者可以借到最新的图书,同时图书馆通过这种方式也可以补充很多适合广大读者需求的图书,这样读者也成了图书馆的采编员,供给与需求实现了有效对接。


5年来,点读平台已服务读者累计2万人次,点读图书8万余册。2020年,铜陵新华书店有限公司在门店管理上推进数字化改革,将实体书店运营与线上微店、社群营销相结合,为图书馆店注入新活力。去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图书馆店进店客流同比减少,但通过线上运营和店外销售,依然实现了一般出版物474.9万元的销售额。


选你想看的 送你该看的


市场呼唤有良知、更专业的新型馆配机构


第二书房创始人李岩:馆店合作模式增加了读者对图书馆建设的参与热情,有利于打破传统馆配市场的封闭性,某种程度上有利于提高馆藏图书的品质。但不能只是迎合读者的阅读需求,图书馆还有责任引导、提升读者的阅读品位,发动优质读者主动推荐选择更好的图书,如果再有专业的选书团队就更好。不仅选你想看的,还要送你该看的。这其实是对过去图书馆配书不能充分满足读者需求的一种改善。优秀的图书馆不能放弃为读者精选好书的义务,当然这不仅需要专业的眼光,更需要应有的责任担当。


国外优秀的图书馆就是选好书买,不少国外的图书馆管理员都是专家级的,并不叫馆配,而要自己把好书买到让读者看;国内有专门馆配,很多优质图书却进不了图书馆,中国的馆配需要改进,市场呼唤有良知、更专业的新型馆配机构。在加拿大,好书如果由图书馆买了,国家还给作者补贴稿费,就因为我在图书馆买了你的书,你的书卖的少了,有版税损失,政府会给作者补贴版税,政府的图书馆系统采购了多少,核算版税损失有多少,政府就把这笔钱寄给作者。我们每个图书馆自己选书,每个省市县区都自己选书,没有把选书资源利用起来,如果有一个专业的选书机构就好了。不过目前选书的背后可能有商业因素影响,书目的客观性、科学性还需注意。


创新背后面临诸多问题与风险


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朱宁嘉:书店和图书馆的合作与融合,且不说采购书籍的重复如何处理,如何解决书店与图书馆的财务报销、图书实时入馆采编、购书归还破损等不断涌现的新问题?创新的背后,既有主体思考,更有原有体制与利益面临的调整,还有创新面临的挑战。书店和图书馆两个文化主体,应在内生求变服务城市文化的共同目标驱动下,走出舒适区,主动分享彼此的优势,基于彼此的契合,相互妥协、互相接纳,开放、包容成就你我,渐渐实现交叉与融合。


“你选书 我买单”所营造的不只是简单的城市阅读空间。在不同场景的功能拓展与转换中,所营造的是新生文化空间。以书为核心的多元化经营业态融合创新,为城市新兴文化空间的开创提供可能。


在新的城市空间和文化生态中,阅读从传统的实体空间拓展至移动交通、网络店铺、微信商城、移动APP等虚实共生的空间,阅读文化的种子触达线上线下各个空间,成为新事物、新空间、新形态的一个重要构成要素。


不止书店,出版商、馆配商、图书馆、读者等不同主体,合力创建一个个开放互动且共享共创的城市阅读空间,更多城市文化主体的参与,将创建更多各具特色的城市文化空间。


政府是城市文化空间与公共文化服务的顶层设计者和决策者,图书馆要勇于走出舒适区,消除惯性思维和封闭思维,充分承担起事业单位对于社会文化肩负的责任使命,书店则应充分调动社会资本,利用市场运行原则,平衡创新与成本和资本的关系,克制资本趋利的特性。城市公民作为城市的主体,对于畅通通路创新所遭遇的问题最敏感,对于现有通路问题的解决最富有发言权,参与创新各方应调适好各自的角色,能够悉心倾听其他参与者的声音,城市文化空间的再造,城市各级各类主体携手共创的协同效应将显现。


讲述都市文化的“会客厅”


方塘智库学术委员文孟君:书店、图书馆不应只是一个“卖(借)书”的地方,而是一个以书店、图书馆为核心的文化生活综合体,一个新空间,一个新世界。这个新空间里,涵盖社会、经济、文化、心理等更多的意义生产,建构成一个内涵丰富的综合体,发挥文化生活多种功能。诸如邻近社区的书店、图书馆,融入了社区服务、老年康养、健身休闲、义教讲堂、亲子乐园、“家门口”影院剧场、手工作坊等。这样的书店、图书馆新空间,业已超越了传统书店、图书馆边界,空间生产呈现复合多元、互补共享的特点。以书店、图书馆为核心的文化生活综合体,犹如一个大的商业综合体,汇集新场景、新消费、新体验,其空间意义生产远远超于单一功能的书店和图书馆,空间效应自然也丰富多元。


优秀的书店、图书馆,浸润在现代都市文化中,含蓄而温情地述说着所在城市的品位格调。就像19世纪巴黎街角的咖啡馆一样,人与咖啡的活动图景,在法国诗人波德莱尔笔下,建构了巴黎的忧郁世相。书店、图书馆的地理位置、建筑设计、空间布局、功能分区、图书陈设、内容分类、灯光装饰、环境生态等诸多元素,讲述着这座书店、图书馆与都市的因缘和故事,因应城市的山川草木、风霜雨雪,寄寓其未来的期望。这样的书店、图书馆,以其鲜明的个性融入现代都市中,成为都市文化的“会客厅”。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