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旅游 » 正文

旅游复苏,如何为导游队伍添生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4-29  浏览次数:165382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鲁娜 郭凯倩 瞿祥涛 张建友在新冠肺炎疫情面前,导游业受影响严重,保持导游队伍稳定挑战重重。如今,随着疫情防控取得重大战略成果,纾困举措有效落实落地,旅游业恢复呈现积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 鲁娜 郭凯倩 瞿祥涛 张建友 

在新冠肺炎疫情面前,导游业受影响严重,保持导游队伍稳定挑战重重。如今,随着疫情防控取得重大战略成果,纾困举措有效落实落地,旅游业恢复呈现积极向好态势,导游业也从最初的“无团可带”到如今积极转型、开拓。有人无奈出走,更多人选择坚守、创新——在导游人拥抱变化、上下求索的过程中,不变的是他们不断提升服务品质、提升讲解水平,创新供给满足品质化、个性化的市场需求,在复苏路上“步履不停”。


适应变化 导游人闲不下来


广西海外旅行社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邓静:广西旅游发展集团下辖广西国旅、广西中旅、广西海外旅、广西中青旅4家旅行社,导游约200人。目前4家旅行社的持证导游队伍相对稳定,仅有一部分导游离开。疫情发生前我们近八成为出入境业务,不做地接,因此目前成团、发团很少,大多是经理级别的导游才带团。虽然不带团,但大家依然努力活跃在行业内,期待旅游业再兴旺的一天。


黑龙江大庆中国国际旅行社董事长李小燕:目前本地很多旅行社还在关闭中,有的导游辞职转行。我们一边关注全国的旅游信息,一边加紧线上培训,提升专业素养。由于目前本地游客更青睐南下旅游,且大多是散客。期待省内游红火起来,导游有团可带。


边带团、边直播

“大家在给兵马俑拍照时记得关掉美颜相机,可不要把国字脸的秦俑拍成瓜子脸了。”西安古韵国际旅行社专职于兵马俑讲解的“网红”导游张斌,凭借风趣幽默、通俗易懂的讲解,其网络账号“兵马俑冰蛋”在平台上已有721万粉丝,获赞5495.7万次。


在泰山之巅直播2021年新年第一缕阳光的张娟已年过四十,是山东泰安的一名国家金牌导游。过去一年,她一共爬了100多次泰山,直播1500多个小时,几百万人通过网络跟随她的镜头在“泰山娟姐”的直播间一起观看泰山的日出日落。


下雪,对于普通人来说只是天气变化,对于转型中的导游人来说,恰似一场赴约。2021年北京城区的第一场瑞雪在1月19日落下。众信旅游集团全景旅游领队、国家金牌导游员曹震站在雪中的紫禁城,在直播间里和网友一起“听”雪落在故宫的声音。从业已有13年的曹震,做过北京地接,后来当出境游领队,每个月总有两天在早上6点多的首都机场集合、带团出境。疫情改变了导游人的工作和生活,曹震说,尝试短视频和直播时,也没想过能做多长时间,更没想到能吸引这么多的粉丝,当时只是希望“别闲着”。


虽然在短视频、直播领域的尝试并不算早,但凭借“风云变幻600年”故宫精讲短视频和故宫等景点讲解直播,曹震的短视频平台粉丝量在3个月内从2000多涨到50多万。他也累得瘦了10斤,皮肤不知黑了多少色度。如今,除了每周两次固定的故宫精讲团外,他的空闲时间“不是在直播中,就是在去直播的路上”。


更多人选择坚守

文化和旅游部数据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全国旅行社国内旅游组织2524.58万人次,同比减少49.13%。“当前旅行社行业仍处于艰难复苏的环境,恢复进程明显滞后于其他产业。”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建议,加大扶持旅行社复工复产力度。她坦言,根据调研反馈,以深圳为例,2021年1月,旅行社员工在岗人数与2019年底相比减少约33%,各旅行社难以维持原有员工规模,面临着严重的人才流失问题。黑龙江省旅游协会导游分会会长李丛辉也认为,此次疫情犹如大浪淘沙,不管是旅行社还是导游,都是一次大洗牌。


桂林旅游学院客座教授、桂林唐朝国际旅行社总经理周晓光介绍,去年7月跨省团队游恢复开放后,旅行社国内业务有序恢复,国内线路的导游业务逐步复苏,而出入境市场目前仍处于停摆状态,入境导游和出境领队“无团可带”的问题依然存在,转型问题也更为急迫业务。据周晓光调研,当前入境导游群体中,一部分转型国内业务,做中高端团队的导游业务,一部分凭借较好的专业素养,已转行当老师、做外贸等,还有一部分仍在等待出入境业务恢复。


虽然有不少导游转行,但更多人选择了坚守。南宁市旅游协会副会长、导游分会会长黄志康告诉记者,流失的导游大部分是入行不满3年的年轻导游,在失业和半失业状态下他们纷纷转行,而一些资历较深的导游“熬”了一年,也因为收入下降或市场恢复有限等原因,纷纷寻求转型。


▲ 金牌导游张娟在山东泰山直播


多措并举 保障导游就业


桂林唐朝国际旅行社总经理周晓光:我们原来做入境和跨境市场比较多,疫情后开始转向国内业务。为了做好网络传播,对图片、短视频等素材的需求越来越大,于是我们专门设立了视频拍摄业务岗位,引入形象好、能表达、会外语、镜头感强的导游,通过拍摄、制作相关培训,比如单反相机拍摄培训、无人机拍摄培训等,引导其顺利上岗。这样的尝试在旅游企业目前并不少见。


携程旅游学院相关负责人:随着游客需求越来越多元化、个性化、散客化、互联网化,导游市场的供需矛盾日益突出。导游执业技能的扩展,培训、认证、评价与管理体系构建非常迫切。


导游构筑旅游业发展基础

1841年7月5日,英国人托马斯·库克包租了一列火车,将570名支持禁酒者从英国中部地区的莱斯特送往拉巴夫勒参加禁酒大会。同年,世界上第一家旅行社托马斯库克旅行社成立,标志着近代旅游业的诞生。


将目光放到我国,改革开放之前,我国的导游服务作为外事接待工作而出现。由于外汇收入高、社会地位高,又可以带着游客到处旅游,导游是个令人艳羡的职业。1985年,我国旅游经营权开放,旅游企业逐步发展壮大,导游人扩大到2.5万多人,入境旅游一时风头无二。2005年后,民营旅行社掘金出境游市场,旅游业市场化进程突飞猛进,导游数量爆发式增长。无论是法律法规的完善,还是旅游服务人员的素质培养,都在朝着规范化方向发展。


导游作为我国旅游从业人员中的一个重要群体,是展示旅游形象的直接参与者,也是维护旅游市场秩序的践行者,更是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华文化的一线从业者。目前,我国有持证导游约70万人。


稳定队伍要靠旅游业重振复苏

针对导游群体纾困,去年2月27日《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关于积极应对疫情影响保持导游队伍稳定相关工作事项的通知》印发以来,全国各地高度重视并积极行动,累计开展相关内容的线上培训6487场,参训人员410万人次,协调各级导游协会减免费用4255.27万元,惠及导游37.2万人,为旅游业恢复发展积蓄了能量。


业内人士认为,在此基础上,稳定导游队伍,还是要依靠旅游业的重振复苏。如湖北省文化和旅游厅超前谋划、主动作为,精心策划“与爱同行、惠游湖北”活动,2020年8月至12月底,湖北省390家A级景区向全国游客免门票开放,累计接待游客7740万人次,较2019年同期增长19.2%,带动全省A级景区、旅行社、星级饭店的复工率分别增长至91.6%、90.9%、94.4%,其中,旅行社复工率高出全国13个百分点,直接保住了10多万人的就业。当前,湖北正谋划更多举措,推动文旅产业高质量发展,导游人员也将逐步回到疫情前的“忙碌”状态。


为稳定导游队伍,广西旅游发展集团从市场需求变化中多维突破。“例如深挖省内游业务。”广西旅游发展集团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市场营销部的杨丽介绍,疫情之前,公司几乎没有省内一日游、两日游产品,但疫情之后都陆续做了起来,既能促进业务增长,也能增加导游的收入。另外,公司也在积极拓展红色旅游研学业务,为导游提供红色景点相关历史文化的培训、踩线等,帮助导游尽快上岗。


▲ 山东省沂南县的红色旅游和乡村旅游搞得红红火火。图为导游向参观者介绍文化和旅游给竹泉村带来的变化。 宋合意  摄


丰富弹性供给 满足新兴需求


国家金牌导游员钱文康:今后旅游市场将更加偏向细分化、专业化、特色化,研学游、亲子游、非遗游等个性化需求将大大增加,因此,导游人员应不断学习和突破,做“杂家”更要做“专家”。


上海某互联网公司总监王先生:平时工作太忙,没有时间做攻略,而且很难发现有价值的、特色的信息,所以会更青睐小团导游服务。从个人出游及需求来看,希望导游能够推荐一些名人故居改建的酒店、民宿和当地做得好、有特色的旅游商品,讲解中不要有荤段子,少一些子虚乌有的传说,多一些有价值的艺术特色深度讲解。很多人是愿意花钱购买导游服务的,就看值不值。当然,这对导游自身素养要求还是蛮高的。


导游如何应变?

旅行社和导游都在寻找转型突破。在新的市场环境下,旅行社企业的经营思路、产品服务需要变革,导游人才的变革更是迫在眉睫。


为了帮助导游适应旅游市场多样化的新形势,南宁市旅游协会从2020年起就开展了针对性的导游培训,帮助他们实现转型。针对研学游,开设了研学设计、青少年出游安全引导等课程;红色教育培训游则安排了党史学习教育、活动主持能力学习等课程,帮助导游从单一的讲解角色向“向导服务+教育者”的角色转变。目前,一些导游已经通过培训完成了转型,在今年的春游研学中表现不俗。


导游也要高质量

黑龙江旅游职业学院副院长张立彬认为,旅游业的高质量发展,要求导游也要适应这种新形势,满足服务对象个性化和多样化的需求。周晓光认为,目前导游群体仍面临较大困难,希望能够给予导游从业人员一些实实在在的支持;企业吸纳导游上岗、为导游就业创造新机会,相关职能部门可通过多种方式进行鼓励、支持;目前外语类导游人才青黄不接,大多数外语类导游从业20年以上,建议推出长期的、针对导游队伍特别是外语类导游的专项政策,激励更多优秀人才加入导游队伍。


事实上,疫情也放大了导游行业发展过程中的矛盾。目前,导游队伍缺乏归属感、安全感、荣誉感的问题越来越突出,执证导游中95%为初级导游,中高级导游人才不足,结构性过剩与结构性短缺现象并存,导游服务供给与不断丰富的市场需求不相适应,这也制约了导游行业的发展。


多年来,导游行业一直呼吁建立合理透明的导游薪酬体系,导游应当凭借讲解服务收费,而非靠购物提成获取佣金,应进一步区分出不同等级导游的薪酬阶梯,努力让导游体面执业。“讲解非常专业,但是游客如果摔一跤都不扶一下,这样的导游是好导游吗?”周晓光直言,导游工作涉及面广,并不是说解答问题越多的导游就是好导游。导游既是向导,同时也是服务提供者,能否提供有温度的游客服务是导游评价的重要标尺,因此导游评级还应加入游客评价等要素。同时,导游是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文化的窗口之一,要增强导游行业的职业荣誉感,在整治低价游消费陷阱的同时,传播导游正能量,让导游群体更有尊严和荣誉感,让旅游者更幸福。


不少业内人士也认为,当前,中高端消费者愿意为个性化服务买单,导游通过不断提高深层次讲解水平、提升服务品质,走专业化道路,才能更好地适应当下不断个性化、品质化的旅行市场需求,实现可持续收入。未来,导游服务将走上细分、多元,彰显个人特长和品牌之路,讲文物博物馆、专长登山潜水、懂建筑艺术者等都可以脱颖而出。


▲ 在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导游向参观者介绍凤阳花鼓及其旅游纪念品。 宋合意  摄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