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娱乐 » 正文

郎朗:迎来人生第二乐章,需要给自己留点余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5-01  浏览次数:178596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作者:胡芳 音乐家郎朗上一张专辑《钢琴书》成为2019年全球最畅销古典专辑,夺得众多国家古典榜单第一。环球音乐集团旗下古典厂牌德意志留声机2020年9月面向全球发行了郎朗演奏《哥德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 胡芳
                    


音乐家郎朗上一张专辑《钢琴书》成为2019年全球最畅销古典专辑,夺得众多国家古典榜单第一。环球音乐集团旗下古典厂牌德意志留声机2020年9月面向全球发行了郎朗演奏《哥德堡变奏曲》的唱片,目前已经获得了在中国发行1万张的好成绩。今年4月,作为《哥德堡变奏曲》世界巡演的一部分,郎朗与北京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合作,将在长沙、常州、郑州、太原、惠州、呼和浩特、厦门、昆明、珠海、沈阳、无锡、青岛、福州、武汉和重庆,开启以“乐至人心”为主题的《哥德堡变奏曲》保利剧院院线15个城市的巡演,旨在鼓励新一代乐迷探索巴赫精彩作品。

郎朗的艺术之路秉承“音乐让生活更美好”的宗旨,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我国疫情防控取得重大战略成果的时候,举办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15个城市的巡演,对舒缓大众的心情、抚慰受伤的心灵有着极大帮助。郎朗认为:“我们都度过了极其特殊的一年,对于从事表演艺术的演奏家而言,个中滋味更是难言。全世界很多国家取消了线下音乐会,我能在音乐会上与大家相聚,得益于我们国家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有力防控。作为一名中国音乐家,我非常感恩。”郎朗说,《哥德堡变奏曲》是一部能够治愈心灵的曲子,它曾被医生用来治疗失眠,也能有效清除人们内心的阴霾,给正在抗击疫情的人们带来力量。


01

原本被当成催眠曲创作的《哥德堡变奏曲》

《哥德堡变奏曲》是古典音乐中的璀璨明珠,是音乐史上规模最大、结构最恢宏的变奏曲,对钢琴家来说,能够成功演奏《哥德堡变奏曲》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郎朗说,当年巴赫的创作初衷是想写一首催眠曲,因为一直资助自己创作很多作品的贵人——俄罗斯公爵凯瑟林,总是睡不着觉,于是就想让巴赫写首曲子让自己睡个好觉。于是,巴赫让自己最有潜力的学生哥德堡每天弹给凯瑟林助眠。

此后,《哥德堡变奏曲》以心理治愈功能闻名,成为巴赫作品中最能够用于心理治愈的作品。这首催眠曲,在郎朗这里却变成了“盗梦空间”。郎朗说,他有时候听这个唱片也能睡着,不过是在慢板的时候睡着,巴赫找到了一个非常适合睡觉的平和舒适的G大调,那种灯光很温暖又不是很亮的感觉。但是从第一变奏开始就睡不踏实了。

               


02

弹奏《哥德堡变奏曲》的几次机缘

郎朗坦言,一开始是不太敢在15个城市弹奏《哥德堡变奏曲》的,去年在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等几个城市小范围演奏了这部作品后,才有了自信。这部难度极大的作品,郎朗从10岁开始练习。他说:“为什么练习这个曲子?就是因为我当年听了古尔德的弹奏之后心动了,就想着什么时候我也能把《哥德堡变奏曲》弹成那样。”

17岁那年,郎朗有了一次在世界知名演奏家面前展现《哥德堡变奏曲》的机会。那是一场由音乐家斯特恩主持的现场音乐会,当晚郎朗演奏的曲目是《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当时有好几位世界知名演奏家在场,晚宴结束,几位音乐家想“捉弄”一下他,当时问他能不能再弹奏一首别的曲子,当成“甜点”消化一下。郎朗开口说出《哥德堡变奏曲》的时候,这几位演奏家大吃一惊。于是,他们回到音乐厅,指挥家艾森巴赫亲自帮他打开琴盖。当时,郎朗的父亲紧张得不得了,在一旁提醒儿子:“你今天晚上是不是有点不太正常啊,还敢答应弹奏《哥德堡变奏曲》,现场都有谁呀?梅塔、斯特恩在台下坐着呢,弹巴赫你不要命啦?”郎朗笑称,当时年少轻狂有点飘,有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儿,“不管水平怎么样,我觉得挺好,而且从头到尾都没错。那天弹了一个多小时,几位演奏家对我能弹下来都感觉不可思议,于是我的自信心就爆棚了。”

2006年,在萨尔茨堡音乐节上,郎朗把《哥德堡变奏曲》弹给钢琴家哈农库特听。“他是全世界最懂巴赫的人。我弹着弹着,他直接把我叫停了,他说我去过你的音乐会,看过你弹肖邦、弹浪漫派作品,你从来不这么弹琴啊,你的浪漫派哪儿去了?我对大师说,演奏巴洛克要收敛。”郎朗回忆,哈农库特当时指点他说,巴洛克曲式虽然是严谨的,但细节是极其浪漫的,而所有的装饰音是即兴的。演奏了多年之后,郎朗对此深有体会:“实际上,巴赫在骨子里是极其浪漫的,他让自己敢想敢做,但又不能乱来,所有的尝试都是在框架中的。”

在这首曲子的弹奏方面,郎朗还给出了暖心小贴士:千万不要留指甲,因为这首曲目变奏多,主题反复,指法繁复,留指甲容易抓伤自己。

               


03

艺术家要敢于突破自己

虽然已是世界知名演奏家,郎朗一点不敢松懈,就算再忙,每天也要拿出两个小时练琴。对学琴的孩子,郎朗有一点小建议:小时候多花时间练琴,长大后练琴就不会那么辛苦。他说:“26岁之前练习的曲子一般都不会忘,现在随便拿出一个曲子就能演奏,那种熟练度可想而知。如果26岁以后学习的作品,有的作品可能就需要用一个月的时间去练习。”

郎朗说,如果人生按照乐章来算,他现在已经完成了第一乐章,“艺术绝不可能一蹴而就,要给自己留下进步的空间。我今年38岁,希望到我50岁的时候弹得更好,不一定是技术上的,心理上一定会更好,总会给自己留点余地。”

以前郎朗对“余地”这个词很反感,总是想人为什么要留余地呢,为什么不把人生最好的一面完全展示出来呢?“但是现在我会留些余地,我觉得该放就放,有机会就要多给别人一些,我觉得这样才能站得更稳、看得更远,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变化。”郎朗说。另外,郎朗认为艺术家应该能挑战不同风格的作品,不要给自己设定一个固定的模式,“一定要什么都试一下,试完你才知道行不行。一定要敢于突破自己的风格,没有这样的决心就不适合做艺术家,艺术家要有冒险精神。”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