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娱乐 » 正文

河北首部原创歌剧《雁翎队》是这样炼成的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5-03  浏览次数:176930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张学军▲《雁翎队》剧照张学军摄2020年9月,在河北艺术中心,大型原创民族歌剧《雁翎队》首次与观众见面,这是河北首部原创歌剧作品。该剧以白洋淀“水上飞将军”美誉的雁翎队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张学军

▲《雁翎队》剧照   张学军 摄

2020年9月,在河北艺术中心,大型原创民族歌剧《雁翎队》首次与观众见面,这是河北首部原创歌剧作品。该剧以白洋淀“水上飞将军”美誉的雁翎队为原型而创作。两个小时的演出,人们陶醉在如诗如画的戏剧氛围和美妙动人的音乐中,被剧中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所震撼、感动。演出结束,人们用掌声与喝彩表达了对英雄的致敬以及对艺术家们的感谢。

这部反映白洋淀军民共同抗击日寇的民族歌剧由河北省委宣传部、河北省文化和旅游厅作为指导单位,河北省艺术中心出品。该剧由河北音协副主席郭玉红担任艺术总监,导演王延松、词作家王晓岭、作曲家李昕等艺术家组成了强大的主创班底,而歌唱家雷岩、龚爽、黄华丽、陈小涛以及河北当地青年艺术家在剧中为人们奉献了众多鲜活生动感人的艺术形象。《雁翎队》不仅是文艺工作者致敬革命先烈、传承红色精神的一部舞台作品,更是河北省为建党百年献上的一份厚礼。


01

《雁翎队》展开一幅水墨画卷

抗战期间,白洋淀上有一支神出鬼没、来无影去无踪的队伍。他们除汉奸、端炮楼、截物资、破坏敌人水上交通线,这就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人称“水上飞将军”的雁翎队。他们英勇杀敌成就了一段可歌可泣的英雄传奇,从1939年成立到抗战胜利,由30多人发展到100多人,与敌人交战70余次,仅牺牲8人,却击毙、俘获了日伪军近千人。他们的故事在上个世纪曾经家喻户晓,同名小人书更是人人传阅。如今,由导演王延松和艺术家们在建党百年之际将这段传奇以歌剧的方式搬上了舞台。

灿烂的晚霞,悠悠的芦苇荡,波光粼粼的湖水,飘飘荡荡的渔船,这是艺术家们呈现给观众的美好的舞台景象。编剧王晓岭表示,该剧采取了荷花淀派的创作风格,没有着重描写风起云涌的战争场面,而是将故事线索、人物命运融进白洋淀壮美的湖光山色之中,犹如一幅慢慢展开的水墨风情画卷。八路军战士张淀生负伤回到家乡组织扩大抗日武装,故事从这里开始,引出了女主人公英莲以及大娘、小菱、刘金财等一系列性格各异的剧中人物,以及他们由此而改变的人生命运,同时在剧情的叙事中将减租、减息等历史事件穿插其中。对于开篇的张淀生重回白洋淀,导演王延松有自己的艺术考量,他强调“重回”是红色经典的美学原则,是“革命与诗化现实主义创作原则”。“‘重回’既是有选择的叙事再现和美感营造,又是一种对崇高精神的故事性典型场景与细节的表现,营造出当下时代对过往革命信仰之美的敬仰,唤起新时代的精神共鸣与真实感动。”王延松说。


02

打造“好听好看”的盛宴

尽管是抗战题材的主旋律歌剧,但是主创班底在烘托和升华主题的同时,还力争让这部戏“好听好看”。导演王延松说:“对美的渲染要用新手段,这是民族歌剧《雁翎队》舞台叙事的总体美学原则,这里的美,不仅是形式更是内容。我要把白洋淀的美还给观众、还给河北。”主创团队为《雁翎队》营造了一个诗化的舞台,为观众呈现了一个亦真亦幻的视觉空间,12片制作逼真的芦苇贯穿全剧不停切换,7条小渔船十几次自由地穿插其中,特别是4次水上的战斗场面更是看得人惊心动魄。而白洋淀的水乡风光,大屏幕上通过多媒体的手段展现得如诗如画,同时多媒体中的场景与舞美道具有机调度与配合也增加了美妙的视觉效果。此外,满台生辉的表演以及令观众时光倒回错觉的人物造型得益于服装设计和造型设计的妙手天成,他们为艺术角色的塑造创造了条件。

整部剧从头到尾43段音乐和唱段,无论是独唱、重唱还是合唱几乎每一段都朗朗上口、温暖人心,大娘的扮演者黄华丽演唱的《白洋淀》大气磅礴、张力十足,英莲的扮演者龚爽与大娘和小玲两次生离死别的唱段演绎得走心入肺,真情流露,让人潸然泪下,而老演员雷岩在演绎张淀生的几个唱段都显示了有筋骨、有温度的铁汉柔情。指挥家董俊杰激情挥棒,河北交响乐团为该剧烘托整体音乐氛围和戏剧张力重磅加力。

这部戏注定会留下一些传唱的唱段,“鱼儿鱼儿,游开吧,我们的船要去战斗了。雁儿雁儿,飞去吧,我们的枪要去把敌杀……”这温情的民歌小调成为这部大歌剧的主题曲,朗朗上口的旋律在剧中数度咏唱,以至于观众离开现场的时候都禁不住哼唱着离开。


03

王延松做《雁翎队》依然“一戏一格”

作为一位戏剧导演,王延松在过去的多年间为观众带来数十部风格不同的精彩话剧、音乐剧、歌剧,与他合作的多是业界大腕,但是这一次《雁翎队》的创作给他出了个大难题。有史以来,河北省从来没做过一部歌剧,没有歌剧就意味着不曾有过生产歌剧的经验和团队,几乎从零开始。“制作人没有、舞台监督没有、剧务和场记都没有,就连歌剧演员都没有。”王延松说。演员团队除了从山东请来的歌唱家雷岩以及从北京请来的陈小涛、黄华丽、龚爽等歌唱家外,大部分的演出班底都来自河北当地的艺术机构,包括石家庄市、邢台及其他城市的演员,经过一个月的排练,《雁翔队》打造出品。王延松描述创作过程时说:“前半个月还连滚带爬,后半程变得有序了。在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我们还是在河北艺术中心的平台上生生把一个歌剧现象建立起来了。”

导演王延松曾经执导过话剧《运河1935》,其中水面、芦苇、船只成为那部戏的主要意象,此次《雁翎队》又和这3个元素撞上了,但是他要做出不同来。“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于是就有了性格以及特定语境下的行为逻辑,这部戏写了光明与黑暗在对抗过程中日常人的生活进程。离开了生活、离开了人,所谓的主旋律就是空泛的,就会缺乏说服力。”王延松表示,“主旋律作品的根本属性是人民性,我排戏就是排生活进程,不太讲究思想进程,因为思想就埋在火热的生活里面,就在生动的形象里面,我之所以接这部戏,就是因为它是从荷花淀派文学的气质里衍生出来的作品。”

在剧本的调整过程中,王延松和编剧王晓岭一起调整了七八遍稿,但真正的调整是进了排练阶段之后。王延松认为:“导演工作不是纸上谈兵,而是“做”的艺术,一根芦苇也得做,一条船也得一块板一块板地拼出来,所有呈现在舞台的技术和物质的存在都需要做,但是更重要的是技术如何为艺术服务。物质和精神同时作用于导演的思维,形成特定的题材、特定的样式,这是一个限度,任何一个导演都是在一定限度下工作的。在不断做的过程中,你才会不断地发现问题所在。


04

音乐的文学性和文学的音乐性

该剧聚集了两位音乐界大家,著名词作家、一级编剧王晓岭和著名作曲家李昕联袂为该剧奉献了多段动听优美的唱段。有趣的是,两位艺术家在创作中都强调“音乐的文学性和文学的音乐性”。

说起剧本创作,王晓岭说:“雁翎队的主要事迹就是一些具体的事情,今天拔个炮楼、明天截个据点、后天护送交通员,这些放在一起构不成一个真正的剧。实际上还是应该写几个人物的命运,没有人物命运只有战斗是构不成一台剧的。从戏剧结构上看,这部戏我基本上参照了《荷花淀》和《新儿女英雄传》的人物关系,在人物塑造上吸收了几部经典巨著的营养,当然也有采访了大量白洋淀真实感人的战斗故事之后才凝练出来艺术形象,他们是千千万万英雄白洋淀儿女的缩影。”

李昕的作品比他的名字更响亮,《好日子》《越来越好》《常回家看看》就出自他的手笔,此前他作曲的音乐剧《嘎丽娅》荣获“五个一工程”奖,《雁翎队》是他的歌剧处女作。“我可以说从小是听着雁翎队的故事长大的,当时的小人书《雁翎队》我最喜欢看。所以编剧请我来作曲,我非常兴奋。”李昕说,写民族歌剧很难,“民族歌剧讲民族性、地域性以及故事性,我翻阅了大量资料,把雁翎队的故事也翻出来重温一下,让它重新感染我,仿佛我就是那个年代的人,我就是一名雁翎队队员,借着这股劲和这种感情去写,才能有把握把这部歌剧写好。”河北地域文化非常多样,民歌、戏曲、曲艺等样式非常丰富。李昕表示,要用现代人的意识和现代的创作手段把地域文化提炼出来,融进这部戏当中,争取让河北观众听着亲切,甚至让河北以外的观众听着也感到振奋动容是努力方向。


05

《雁翎队》里的三根“定海神针”

在《雁翎队》的舞台上有三根“定海神针”,他们是男中音歌唱家雷岩、男高音歌唱家陈小涛和女高音歌唱家黄华丽,三位实力派艺术家为该剧在演出和创作质量上树立了标杆,也成为剧中年轻演员的艺术领路人。

剧中男一号张淀生的扮演者雷岩表示,自己很喜欢张淀生这个角色,“我从小在部队长大,父亲是个当兵的,家里有两个革命烈士,祖孙三代都是共产党员。在这样一个家庭成长起来的人,我的血液里就流淌着红色基因。和其他演员不同的是在演这类角色的时候,我有一份向先辈告慰的心态,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是其他演员所不具备的。每次演这些角色,我都觉得牺牲的外祖父和叔叔在天上看着自己的儿孙辈在赞美他们、歌唱他们。”雷岩说。

在中国民族歌剧的舞台上,黄华丽堪称大娘专业户,她30年的歌剧舞台生涯中,先后在《野火春风斗古城》《党的女儿》《洪湖赤卫队》等多部歌剧中扮演母亲形象。在这部戏中,黄华丽扮演男主角张淀生的母亲,一位善良隐忍、坚毅刚强的母亲形象,这也是她从军队艺术团队转业到中央音乐学院担任声乐教授之后的首部歌剧。对于自己扮演的又一位英雄母亲形象,很庆幸能遇到这样一个有张力的角色,她说剧中有一段赞颂白洋淀的唱段,自己带着歌唱家乡的感情去演绎,唱得热血沸腾。“作曲家李昕的旋律很优美,他综合河北地域音乐特点创作的音乐很走心,赋予了母亲这个角色特有的音乐形象。我的唱段中融入了大量河北戏曲音乐的元素,板腔体的运用让大娘的唱段充满了张力。”黄华丽说。

在歌剧舞台上,陈小涛是一位亦正亦邪的演员,他演过张思德、林则徐、高建成、华为等不少正面的人物,不过他的叛徒甫志高,特务头子沈养斋、温其九等反面角色更是刻画得入木三分。“刘金财是我演过的反派人物中最具挑战性、攻击性、分寸感较难拿捏的一个人物。叛徒不好演,内心的恐惧、挣扎与撕裂,不但需要表演技巧更需要真情实感。把不光彩的角色演出光彩,还不能重复过去塑造的成功人物形象,这是极具创新精神和挑战自我的。”陈小涛说。


06

青年演员也个个出彩

在老演员的带领下,《雁翎队》里的年轻人也都有着不俗的表现,很多群众演员的精彩入戏也使得这部戏满台生辉。

对于年轻歌剧演员来说,龚爽算是幸运的,从2016年国家大剧院《长征》开始至今已经参演了7部歌剧作品,每一部都是女主角。《雁翎队》是龚爽继《长征》之后接演的第二部主旋律题材的歌剧作品,她说:“《雁翎队》很接地气,特别是中年以上的观众都很熟的作品。以前我也演过《党的女儿》《洪湖赤卫队》《江姐》等剧目角色,我所扮演的英莲这个角色与她们之间还是有很多共通性。”龚爽觉得,整部戏都很好听,“我们每天都在排、都在唱,但是竟然没有听腻,反而越听越有味道、越听越好听。”龚爽说,本次跟几位老戏骨搭戏,作为年轻演员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剧中的雁翎队员小菱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她的扮演者是邢台市群众艺术馆的歌唱演员和声乐老师马兰,这是她第一次站在歌剧舞台,第一次跟着交响乐队演唱,尽管表演起来有些生涩紧张,但是颇具悟性的她无论在表演还是演唱上始终沉浸在角色中,而她不俗的唱功也令人眼前一亮。“刚开始觉得新鲜,渐渐地感受到很多东西都要学习。以往作为歌唱演员上台只是唱好就行了,但是在歌剧里除了唱还要表演,比如一些舞蹈或者拿枪打仗的动作都需要提着气去做,但是演唱的时候需要沉下气去唱,这对我是一个不小的挑战。”马兰说。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