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扶贫 » 正文

严本涛:邂逅扶贫 无悔此生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5-08  浏览次数:178655
核心提示:贵州大扶贫中的脱贫攻坚故事系列报道之一百四十一严本涛:邂逅扶贫 无悔此生  时光如白驹过隙。掐指一算,我从长期镇党委书记调任扶贫办任主任已经快四年了,回顾这段不平凡的岁月,真是一路艰辛一路歌。  临危受


贵州大扶贫中的脱贫攻坚故事系列报道之一百四十一

严本涛:邂逅扶贫 无悔此生


  时光如白驹过隙。掐指一算,我从长期镇党委书记调任扶贫办任主任已经快四年了,回顾这段不平凡的岁月,真是一路艰辛一路歌。

  临危受命

  我是2016年7月下旬接到调令的。按理说,东部片区干部盼望的就是有朝一日“翻越二郎坝”进城,说实在的,我内心的沉重多过喜悦。

  我到岗后,通过短暂的调研即发现此前的脱贫攻坚还没有跳出“大水漫灌”思维,还存在建档立卡数据不精准、“两不愁三保障”短板等诸多问题,距离年底实现脱贫退出不到五个月,要把工作扶正到“精准滴灌”上来,实现全市2016年脱贫摘帽,犹如登天之难。

  临危受命,我感觉到压力重如千斤,而此后一次接着一次的变化和每次变化所带来的新要求,更是像这炙热的温度让我快喘不上气来:9月,被告知要通过国家“第三方评估”,而且可能年底就要进行评估,当时“第三方评估”是什么都不知道;11月,被告知“第三方评估”可能要春节后开展;2017年元月,听说可能要3月份开展,后又说可能要5月份开展;直至4月下旬,才接到通知,赤水将代表贵州第一个接受国家首批脱贫摘帽县的评估验收。贵州是全国贫困程度最深的,是中国脱贫攻坚主战场,赤水的脱贫攻坚肩负全省人民的重托,这是使命必达的政治任务,市委书记况顺航找我谈话说:“务必做到万无一失,否则一失万无”。

  冲锋陷阵

  扶贫工作业务性较强,我是一个“门外汉”;精准扶贫是一项全新工作,迥异于以往的粗放式扶贫;国家扶贫办以哪种方式、考察哪些内容评估验收是一个未知数,中外都没有样本可以参考。我只能虚心向同事学习,在扶贫实践中学习,摸着石头过河。

  上岗之日就是冲锋之时,我放开手脚干撞上的第一堵墙,是赤水2014年底建档立卡数据不精准,2.8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错评、漏评占三成左右。底数不清,怎么搞精准扶贫?据同事讲,脱贫攻坚开始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多次向上级反映,都没有引起足够重视。不能一错再错!我到任后,立即着手纠正建档立卡数据不精准问题,向书记市长汇报数据不精准的问题,最终市里动员近3000名帮扶干部开展大走访,花四个多月时间精准了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这个是我们攻下的第一座堡垒,算是旗开得胜。

  我们攻下的第二座堡垒是探索标准补短板。主要是安全饮水、安全住房问题,没有标准,我们多次跑省扶贫办、国务院扶贫办、中科院地理研究所请教,在评估验收前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改造农村危房和新建安全住房7200多套,铺架供水管道近2000千米,实现了家家有安全住房、户户通安全卫生自来水。

  我们攻下的第三座堡垒是算收入账。赤水历届市委市政府坚持的“十百千万”工程,让绝大多数农户都种植了竹子、石斛,或养殖了乌骨鸡、冷水鱼等,有了稳定的产业收入,我们再通过大户带动、入股分红等形式让贫困户增加收入,通过兜底保障让特殊困难群众不愁吃不愁穿,确保每户贫困户都算得起不低于贫困线标准的收入账。

  我们攻下的第四座堡垒是扶贫形式主义。在总书记提出精准扶贫之前,脱贫攻坚主要是“大水漫灌”,重点是抓示范点建设,少数干部甚至县级领导都认为只要示范点脱贫了,“盆景”造好了、“路边花”栽好了就万事大吉,这是典型的扶贫形式主义,它把有限的扶贫资金和资源都浪费掉了。赤水也在每个乡镇都打造了示范点,我们从精准指导一户一档资料到精准识别贫困人口、精准安排帮扶干部到精准落实帮扶措施、精准扶贫扶贫资金安排到精准利益联结到户,一步步的纠正、克服了形式主义。我想,这就是“第一个吃螃蟹”者应付出的代价,今天我之所以实事求是回忆这个教训,是想今后工作要更加实事求是。

  2017年7月上旬,我们迎来了脱贫攻坚史上最严格的评估验收,最终,赤水市不负所托,精彩脱贫出列。贫困发生率由2014年的14.6%降至2016年末的1.95%。

  脱贫后,我和同事们不歇气、不松劲,和全市扶贫干部一起继续扶贫,至2019年底,全市贫困发生率从14.6%降至0%,啃下了脱贫攻坚这块“硬骨头”。赤水创造的“九不增九感”经验还得到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同志的签批,赤水脱贫攻坚多次得到央视、凤凰卫视、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媒体的报道。可以自豪地说,我向党组织交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回首无悔

  四年来,看到了许许多多感动的人和事,我也收获了很多值得珍惜的东西。

  在我的抽屉里,我收藏了15本工作笔记,不下20万字。脱贫攻坚那段时间,每天工作十七、八个小时是常事。每周至少向市领导汇报一次,有些时候还要挨一通批评,受一肚子委屈。我每月至少下乡20天,每个工作事项、每个数据都要记下备忘。最忙的时候,每天拨打和接听120多个电话。我多次整晚失眠,我发的朋友圈多数是“加班+加油!”自我激励的内容。

  我的堂兄弟严某平,因为家里贫穷,四十多了才交了一个离过两次婚的女朋友。他找到我,希望给他帮助解决一套易地搬迁扶贫房,体面娶个媳妇。我没有答应他,也没有给他家落实贫困户待遇,为此,堂兄弟说我“六亲不认”,一度不再与我往来。直到他家媳妇生小孩没钱住院,我给他垫付了2000元费用,并帮他解决了一些具体困难,兄弟的关系才慢慢缓和。

  女儿从小到大,我没有接送过一次,没有去给她开过一次家长会,为了弥补我的失职,我与女儿约定,她的高考我一定陪伴。2016年6月,女儿高考,正是脱贫攻坚冲刺阶段,我竟然在高考结束后才想起这事。于是,我又答应送她去东北上大学,我还是食言了,女儿临走时,我不敢看她那双泪汪汪的双眼,时至今日,女儿已经大四了,我仍没有去过一次东北。

  回首扶贫路,满是心酸和汗水,但当看到脱贫群众脸上绽放的一张张开心幸福的笑容,我也充满了幸福。以后我再回首这段经历的时候,我会很有底气的说:“我也奋斗过”。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