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维权 » 正文

罗山蔡堆村村委蛇鼠一窝,胡作非为背后无人监管?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5-28  浏览次数:49917
核心提示:来源:互联网   近日我们收到多封实名举报材料,材料实名反映信阳市罗山县楠杆镇蔡堆村现任党支部书记樊雷、村干部胡长国(2018年至2020年任支部书记)、村干部张由慧等人存在严重的违规违纪违法行为。以下为具体反

来源:互联网  

      近日我们收到多封实名举报材料,材料实名反映信阳市罗山县楠杆镇蔡堆村现任党支部书记樊雷、村干部胡长国(2018年至2020年任支部书记)、村干部张由慧等人存在严重的违规违纪违法行为。以下为具体反映材料内容:1.胡长国、樊雷扶贫带贫工作安排不到位(2018年3月份至2020年12月份期间)
  
  胡长国作为新当选的支部书记,樊雷作为新当选的村干部,徇私舞弊、欺上瞒下、任人唯亲、拉帮结派,上演“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戏码。比如在脱贫工作期间,安排自己的亲信亲戚(蔡湾组蔡荣军,蔡堆组蔡世虎等人)打扫卫生,每月支付劳动报酬。这些人的家庭条件、生活水平相对于绝大多数村民要好得多,甚至有人住着小别墅。这类工作为何不安排其他家庭困难的群众去做,这样就可以一定程度上增加他们的收入,善生活条件,带贫致富。
  
  除此之外,凡是涉及村集体利益的事项都会安排亲信去做。例如,村里这几年修路、盖房、旱厕改造等扶贫改造项目,都是由樊雷的亲信樊西健(外号黑子)来操作。而且从来都没有通过召开支部党员大会研究,进行公开公平公正的招标。樊西健(外号黑子)作为一个外村人,仗着自己有点背景,把控着樊雷,实际上就是把控着蔡堆村的一切,纯属蛇鼠一窝。
  
  2.樊雷利用职务之便非法倒卖河沙。
  
  樊雷作为村干部,不负责任,欺上瞒下,给自己的铁杆亲信樊西健(外号黑子)的父亲家里操作两次危房改造(上任村干部已经弄过一次危房改造),这种情况是政府允许的吗?这种行为让人费解,难道这中间不存在利益输送吗?
  
  更让人可恨的是,樊雷在当选村干部后更肆意妄为,居然伙同樊西健(外号黑子)非法倒卖河沙。
  
  年 3 月 10号左右(具体哪天,时间间隔太长)樊雷伙同樊西健(外号黑子)把村委会楼后(原蔡堆小学院内)的地下河沙,用挖机挖出来偷卖倒卖(郭洼组村民方思明、蔡荣芳可作证)32车(中型农用车)之多,当时让蔡堆村樊湾组村民樊新辉用农用车运输(蔡湾组蔡荣青可作证)。
  
  这些河沙埋在地下几十年、上百年都无人敢动,但是樊雷不顾党纪国法,在当选村干部之后就立即挖出来倒卖。在全省上下都严格管控河沙的高压态势下,村干部樊雷还敢顶风作案,时任支部书记胡长国也不敢过问,这是明显的渎职、违法乱纪行为。在村委会楼后(原蔡堆小学院内)地下河沙被樊雷伙同樊西健(外号黑子)偷卖后,院内地面沉陷近70公分,严重破坏了周边的生态环境,具体可至现场查看(另有照片存证)。上述倒卖河沙的行为中间明显存在利益输送、互相勾结的关系,希望上级能够明察。

  
  3.樊雷违规报账、聚众赌博。
  
  樊雷当选村干部期间,作威作福、一手遮天,个人素质极差,政治素养极低;违规报账(车旅费等)。经常在村部隔壁蔡世虎、蔡斌家聚众赌博。
  
  4.胡长国工作期间饮酒、报复举报人。
  
  时任村干部胡长国在任职支部书记三年期间,工作不作为,被群众在阳光村务平台上多次举报;在工作期间多次饮酒,喝完酒后,辱骂找其办事的群众,这些都可在阳光村务平台上体现:经常聚众赌博。
  
  我(蔡荣清)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向上级管理部门反映,胡长国知道后就对我本人进行打击报复,辱骂我本人并殴打我致伤。当时蔡湾组村民蔡登民看不下去,质问为什么打人,而时任村干部的樊雷不仅不解决问题。反而当场辱骂蔡湾组村民蔡登民,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胡长国连续两次被派出所当场抓到聚众赌博都不了了事(一次在村部隔壁蔡荣军家里,时隔五天在楠杆街上一个在源源食堂的饭店里);霸占村集体林场十几年被群众举报(此事在其任职期间已受处分)。
  
  像这样的村干部还能继续为群众服务吗?可是其在任期届满之后又通过贿选当选村干部,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5.镇、村两级违规操纵选举流程。(2020年12月至2021年3月9日村支两委换届期间)
  
  现任楠杆镇人大主任陈派军就多次跟蔡堆村的党员蔡俊、樊新伟、朱芳等代表联系,明确要求其跟党委意见保持一致(让樊雷顺利当选新一届支部书记)。在推选委员的当天,樊雷安排自己的许多亲信来村部推荐支委委员人选,这是明显的有目的、有预谋的拉帮结派、拉选票。很多群众都很疑惑,当时就提出了反对意见。投票结束之后,更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不立即现场唱票,而是让群众离开,随后将选票带回镇政府。
  
  这些都是为了让樊雷顺利当选支部新书记所做的无微不至的铺垫。难道这不算违反相关选举法律法规?(以上所述情况均有人证可证明)
  
  6.胡长国、张由慧贿选、恐吓村民。
  
  新当选的村干部胡长国、由慧两人存在严重的拉选票、贿选行为,在村委会换届(2021年2月至2021年3月9日)期间,两人均给各组许多群众送香烟,先是每家三盒芙蓉王牌香烟,让其顺利被推荐上候选人名单。在确定候选人名单后,胡长国和蔡世虎(现任村干部张由慧的公公)又违规让樊占生(外号老假,刑满释放人员),给每家送一条芙蓉王牌香烟,据不完全统计,仅樊湾组就送出30条之多。根据多方收集的证据,被贿选的具有代表性的人员有:樊中组樊建强、樊南组樊国营,蔡湾组蔡荣明等。包括上述群众在内的许多村民家都收到不同数额的香烟(有照片、视频、电话录音为证)。
  
  更有甚者是,蔡世虎(现任村干部张由慧的公公)竟直接威胁恐吓刘寨组蔡宏义说“你们要是不选我儿媳妇,等我儿媳妇当选了有你好看,日后再跟你算账”,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当时蔡世虎作为候选人张由慧的公公,为何不避嫌,反而被特意安排为选举委员会成员,这明显是为张由慧当选村干部“行方便”。(以上所述情况均有人证可证明)
  
  7.胡长国作为候选人亲自给村民发放选票,借此契机拉票。
  
  二次补选时,胡长国作为候选人再次参选,但他不避嫌,反而在樊南、樊中组给群众发放选民证,并借机跟选民打招呼向其投票。另外,樊新成和樊西奎并非选举委员会成员,樊雷却安排他们挨家挨户去发放选民证,这明显是为胡长国拉选票。
  
  我村上任村干部朱芳,作为一名老党员,老干部,怀着对党负责,对老百姓负责的态度,将此消息反映给镇政府人大主任陈派军,他不仅不理睬,反而说胡长国是选举委员会成员可以亲自发放选票。后又问陈派军,胡长国为何不去本组发放,反而去樊湾组发,陈派军回复称有镇里人员跟随。但真实情况是,只有胡长国和樊占生(外号老假,刑满释放人员)两人去发放选票,另外包括蔡堆组、刘寨组等二次发放选民证时用的都是亲信,并且选民证没有发到选民手上,只是让关系好的可以代替,这是选举法规定的吗?
  
  朱芳同志每次向陈派军反映情况,他都敷衍塞责。我认为陈派军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应该会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来对待这次选举,可他却滥用职权,对我们的反映不予理睬,甚至默许上述行为的存在。
  
  8.上级主管领导纵容村支两委换届贿选行为。
  
  我们村贿选现象如此严重,正是因为有镇人大主任陈派军的放纵。对于我们了解到的贿选情况,我及时向陈派军反映时,他不仅不予理睬,反而替他们辩解,认为我们说的是没有事实依据的谎话。在人证、物证摆在面前时,陈派军却说“这是小范围现象,不足为虑”。上级主管领导渎职到此种地步,请问这期间是否另有隐情。
  
  另外,今年在他们当选之后,私自允许蔡湾组村民蔡荣军在村部门口责任地上违规建房,当有村民向镇土管部门反映之后,村支部记樊雷不仅不管不问,反而让他们在几天之内赶快加班建起,试问这是一个党员村干部该有的作为吗?
  
  以上种种迹象表明,蔡堆村支部存在严重的失责、渎职行为,这是对上级党委和群众的严重不负责任。难道共产党的基层村干部都是靠请客、吃饭、送香烟才选上的吗?这样的村支两委班子成员日后能为群众办好事、办实事吗?
  
  按照组织原则,贯彻民主集中制,在选举过程中的各个环节都要遵守党章党规党纪,体现组织纪律性。是否严明换届纪律,是对党员干部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的重要考验,关乎换届工作的成败。拉票、助选等非组织活动行为,严重带坏社会风气,破坏当地政治生态,损害党的执政根基,必须予以严惩。
  
  综上所述,在此我们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对以上所述情况进行调查核实,严格按照党的政策、组织原则予以处理。还我们蔡堆村一个和谐稳定的“环境”。
  
  反映人:蔡荣清15937662524朱芳2021年5月28日看完以上材料,真是让我们不禁大吃一惊,在全面依法治国、从严治党的当下。信阳市罗山县楠杆镇蔡堆村现任党支部书记樊雷、村干部胡长国(2018年至2020年任支部书记)、村干部张由慧等人居然还敢“逆流而上”,滥用职权、违规把持基层政权。镇人大主任陈派军等相关负责领导、以及相关主管部门却视而不见,纵容他们违法乱纪,这其中是否存在不为人知的隐情?
  
  在此我们呼吁有关部门积极介入此事,彻查上述情况,依法查处该事件中的相关责任人,还广大基层群众一个公道正义,还基层社会一个清明的环境。
  
  我们将会持续关注此事,并将相关材料呈递给有关部门。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