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头条 » 正文

文化赋能乡村振兴,机制创新是第一位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5-30  浏览次数:187553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 李琤


从2020年10月到2021年4月,在江西省景德镇市浮梁县2751平方公里的土地上,16个乡镇因为25个乡创特派员的到来发生了一些变化。仅半年时间,乡创特派员先后为浮梁县带来了村晚、艺术节、各种创意活动,推动当地经济发展、乡村振兴,也给村民带来了新奇感、幸福感,提升了他们对乡土文化的自信。从看热闹到主动参与,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乡村振兴的队伍中来。

“文化创意带来村民满意度的提升,这点超出了我的预期。”浮梁县委书记胡春平表示。


01


乡创是艺术与乡村的催化剂

清明过后,浮梁县漫山的茶园已经鲜翠欲滴,随着开山采茶号子喊起来,腰上挂着茶篓的采茶人忙碌在茶山间,若隐若现。

在臧湾乡史子园村,家家户户晨间采茶、夜晚炒茶,辛勤奔忙。而今年在村里忙碌的除了采茶人,还有一群艺术家。他们利用村里的闲置民房、废弃仓库、荒废空地和茶山创作艺术作品,进而邀请村民加入。从旁观者到参与者,村民的生活跟艺术擦出火花,潜移默化地发生了改变。

▲艺术家向阳在史子园村同房子主人交流创作故事  Simon 摄

“村民从最初看热闹的心态,到慢慢地发现艺术美,到最后自觉打扫自家房前屋后的卫生,主动腾让闲置房屋让艺术家进行创作。看见艺术对城市人的吸引,一些商业嗅觉灵敏的村民已经在申请改建农家乐和民宿。从大家惊喜兴奋的眼神中,我看到了被艺术唤醒的乡村。”浮梁县臧湾乡党委书记黄晓红表示,艺术与乡村发生了化学反应,而乡创就是完美的催化剂。

“史子园村是一个移民村。1966年因浙江省淳安县新安江水库修建,淳安县威坪镇的百姓全部迁居到浮梁县臧湾乡。从芭茅丛生的荒地到漫山遍野的茶园,这里的风景记录了村民几十年来开荒拓土、艰苦创业的闪光历史。”“艺术在浮梁2021”策划执行团队代表,瀚和文化董事、副总经理贺岁华说:“把艺术创生项目的核心区域选在史子园村,不仅因为它美丽的风土,也因为这段特殊的历史,我们希望让更多的人了解这里的故事,学习这种不畏艰难、勇于创造的精神。”


作为首批乡创特派员,瀚和文化创始人、董事长、总经理孙倩自2020年10月开始,就带着艺术家来到浮梁,通过开展乡土调研发现本土故事,通过历史挖掘重塑当地文化,以期运用“艺术创生”核心理念及方法论,为浮梁县量身打造一个通过文化艺术带动乡村全面振兴发展的区域性样板项目。

“浮梁的城镇化率是49%,51%的浮梁人是农民,做好乡村振兴是浮梁发展的必由之路。文化乡创对浮梁的乡村振兴而言,最重要的意义就是‘唤醒’。”胡春平表示,乡创特派员机制唤醒了浮梁的区位资源、历史资源、生态资源、文化资源,唤醒了浮梁人的眼界、格局和自信。


02


浮梁乡创的“滴灌”模式

“浮梁自古土地富足、物产丰富,自给自足的能力强。当地人满足于舒适的生活节奏,没有发展的紧迫感和危机感。乡创特派员制度的推出,为乡村导入了来自外界的智慧和力量,让浮梁人放眼望去,原来世界变化这么快,我们也需要跟上脚步。”胡春平说。

作为一个因瓷而世界闻名的城市,景德镇市位于江西省东北部,西北与安徽省东至县交界,东北与安徽省祁门县相连,东南和婺源县接壤,西同鄱阳县为邻。浮梁是景德镇高岭土和获巴拿马世博会国际金奖的浮梁茶的主产地,北纬三十度的亚热带气候孕育了浮梁县极好的生态环境。

“浮梁不仅是国际瓷都的后花园,它的区位交通优势也足以成为长三角的后花园、粤港澳大湾区的后花园、中国江南的后花园,这是一座中央乡愁地。”胡春平说起浮梁,如数家珍。

自2020年11月浮梁县政府与清华大学文化创意发展研究院(简称“清华文创院”)合作成立乡创学院以来,25名乡村特派员撸起袖子干起来,在浮梁展开一场文化赋能乡村振兴的“接力赛”。

“乡村振兴需要的是‘滴灌’模式而不是‘漫灌’模式,后者以一些大投资、大项目投入农村,迅速实现乡村产业发展,但这种模式可能不适合中国绝大多数乡村,‘大水漫灌’会带来资本对乡村的控制甚至破坏,也很难带来乡村的全面与持续发展。”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党委书记、清华文创院执行院长胡钰表示,“从长远看,中国乡村发展更需要的是,以中小微企业以及个体力量渗透性地、有组织地进入,实现对乡村发展持之以恒的推动。”

2021年2月,浮梁乡创基地与央视合作打造“云春晚”,线上开展“浮梁红守千年”的云上过大年活动,365名村民参与录制,全网传播量超过2亿次。浮梁乡创不仅带动了全国30多家机构来到浮梁乡村共创,激活了潜藏的文化资源,还焕新出一个个充满活力的文化创意项目——景德镇茶瓷文化研究院、浮梁古树茶生态研究院、景泰文化教育基地、乡创云课堂等。

即将于“五一”正式开放的“艺术在浮梁2021”项目,也已在上海等地举办了发布会,将迎来更多的游客到美丽乡村感受乡愁。



03


从散点式“盆景”迈向区域型全面发展

“在响应乡村振兴战略中,我把人才振兴放在第一位。”胡春平表示,首先要建立与人的连接。无论是与留在乡村的村民沟通,还是对新进入乡村的创业者而言,人之间的沟通是第一要务,只有统一了思想、理念合一,发展才能逐步驶入快车道。

在清华文创院副院长、浮梁乡创学院院长殷秩松看来,乡村振兴的成果不是规划出来的,而是通过生态营造涌现出来的。其中,制度对人才稳定性的保证是关键。

“25名乡创特派员由县委组织部和乡创基地共同选聘出来,县委组织部与乡创基地为特派员负责、赋权和赋能。特派员与村书记形成双位驱动,共同为推动乡村发展而努力。”殷秩松说,“乡创特派员有三项任务:社区营造、乡村文化建设、自然资源与人文资源的激活,其中社区营造是第一件事。”

在返乡创业青年钱锋看来,乡创基地让他感觉终于找到了组织。钱锋出生在浮梁县江村乡沽演村,1994年外出求学后就一直留在浙江创业。2009年至2014年回村当选过两届村委会主任,在任期间并没有找到内心期待的乡村创业环境,2017年再次返回,联合合作伙伴建立云里雾里民宿,希望把根留住,更希望为家乡做点事。“但单打独斗太难了。”钱锋回忆说,“刚回来时,容易遭到排斥,因为离开家乡十几年,人们之间的理念差异很大。另外,民宿开在茶山上,与传统业态之间容易产生矛盾。”

成为第一批乡创特派员之后,钱峰与其他特派员通过乡创基地有了互动。好多问题放在平台上不仅会得到其他特派员和专家的帮助,而且从县委组织部到乡党委都非常关心乡创工作,常常帮助分忧解难。

“一个地方的乡村振兴机制要落地并最终收获成果,关键在于将农民的利益切实保护好,只有让农民切实受益,才能赢得他们的支持和拥护,才能让产业在乡村持续下去。”胡春平说,“下一步,我们会推动农民以资源入股,村集体以资产入股,农民不出钱,靠土地、靠房产入股获得分红。”

“今年内,清华文创院还将探索性地制订乡创特派员的考核标准,用考核引导乡创特派员做更多有利于整个乡村生态营造、社区文化营造的工作。同时还要开展调研,检验工作成效,征集痛点堵点,搜集需求和政策建议,不断优化乡创实践。”殷秩松表示,乡村振兴关键在人,希望乡创特派员能为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提供有力的人才支撑。




记者手记


从点状振兴到新老农人“共振”

从20年前福建南平首创的科技特派员,到今天出现在浮梁的乡创特派员,都是主动的机制创新。乡创特派员机制改变了文化振兴乡村的散点偶发式作战模式,探索文化创意进入乡村的制度性保障,通过机制创新,将自上而下的“自觉”与自下而上的“自发”有机结合起来,实现从自发到有组织的转变,从零散到系统的转变,从展示性到带动性的转变。

除了延续科技特派员“高位嫁接、重心下移、一体运作”的制度优势,乡创特派员制度中的带动要素、发展目标、带动主体还要根据现状有所调整与变通。与科技人才大多在体制中的现状不同,文化艺术创意人才、文化产业人才更多在市场中,如何让他们从愿作为到敢作为,需要一个更适宜、更可持续的科学保障机制,让人才放心、安心地进入农村、扎根农村。

乡村振兴的根本是产业兴旺,让绿水青山在生态和环保的前提下,以在地资源为依托,以科创和文创双驱动,最终真正变成金山银山,让产业在山山水水间为老百姓创造更大的收益。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