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扶贫 » 正文

建筑师用“创意+设计”改变乡村,为需要的人而设计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6-06  浏览次数:185687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 李琤
未标题-1.png

讲述人:王 旭

(SMART度假地产专家委员会秘书长、AIM国际建筑设计竞赛发起人)

2010年,我们启动了“建筑师的使命”公益活动,希望通过国际设计竞赛的方式,推动整个设计圈以及相关人群对城市老厂房的改造和内容复兴、乡村复兴等的关注,从而召唤更多年轻人特别是有专业能力的年轻人,回到乡村,参与到乡村的建设和发展中。从当年的新农村建设到美丽乡村,从精准扶贫到乡村振兴,我经历了十几年来中国乡村的跨时代发展,也走遍了中国各地的各种类型的乡村。

2015年,我们提出了一个概念——乡创,它可以解释为乡村创业、乡村创客,也可以被解释为乡村文创,总之,通过促进乡村人才密度的提升,提高乡村创新能力,从而实现乡村产业振兴,是我们一直以来实践的目标与路径。

这些年,我们的实践,可以从下面两个故事说起——


四川雅安悬崖上的村庄——雪山村


▲ 雪山村的村庄变化

2013年,雅安地震后,我们随中国扶贫基金会一同进驻雅安宝兴县的雪山村,这是一个位于悬崖上的村庄,也是我们第一次走进乡村。大量民宅在这次地震中倒塌,而那些百年以上的川西穿斗式住宅幸存下来。

▲ 第一届雪山村感恩丰收节

▲ 驻村建筑师在雪山村

我们除了帮助村民尽快建新房,还要为雪山村植入新的产业,使村民既能安居,也能乐业。虽然时间紧、任务重,但扶贫基金会还是支持我们发起了一场国际设计竞赛,鼓励参赛者通过跨界协同,探讨雪山村的空间重建与全新的产业植入。

一方面,我们面向全球的设计师和创意团队征集到近300份作品;另一方面,我们自己的设计团队经过多次踏勘与访谈,和孙君团队联合设计了新的雪山村空间规划。在最新的设计中,原住民的居住与生产需求和民宿客人的需求都得到了满足。

▲ 驻村建筑师写真记录

村民看不懂图纸,参加竞赛的大学生就连夜做模型,为村民讲解建造方式。志愿者的到来,让村里响起了小提琴声,村里的新居与老房子被画入了水彩画,也让大山里的孩子们有了联网打游戏以外的对世界的新认知。其实,整个沟通过程并不顺利,遇到很多挑战。田姐和玉蝉的故事成为我们这个项目的佳话。

2013年时,田姐是雪山村的妇女主任,当时她顶着来自全家反对的压力,把新建宅基地让给了其他村民,而自家则需要在原有山势高低不平的宅基地上重建家园,再加上需要考虑其两个儿子今后各自组建小家庭的因素,整个建筑设计非常复杂,也用不上我们为村民设计的通用设计方案。

志愿者设计师周玉蝉当时的工作,是为几户宅基地情况特殊的村民设计房子。而在传统乡村里,很多村民其实不太喜欢与众不同,怕被乡亲们背地里嘲笑。田姐当时顶着多重压力,最后成了村里唯一完全按设计师图纸建设自家房子的人。玉蝉也为设计建造这栋房子倾注了心血,放弃了出国交换留学的机会,花了半年时间扎在村子里,直到这栋房子完工。

▲ 田姐家民宿

最终,这栋特殊设计的房子成为村里最醒目的一栋明星建筑:外观统一,立面处理细腻;内部空间丰富,将夫妻二人与两个儿子未来的独立空间进行了区分与结合;再加上田姐烧的一手好菜、宾至如归的待客之道,田姐家成了成都周边远近闻名的网红民宿,很多人慕名而来。

设计师周玉蝉也因为这次经历,与乡村结下了不解之缘,现在是业界小有名气的民宿设计师,从事乡村设计与运营的事业。

田姐和玉蝉的故事,是因乡村公益设计竞赛改变命运的村民和年轻设计师的缩影,这份合作成果也成为我们继续乡创之路的动力。


云南红河撒玛坝梯田哈尼族村落——苏红古寨

▲ 梯田里的古寨——苏红

苏红古寨是我们去过的最远的一个村落,位于云南红河的撒玛坝梯田里,距离昆明5小时车程。

作为世界最大单片梯田,这里是一个被云海填满的盆地,落差达1200米,而村子就位于梯田中间高度的位置。我们当时不仅需要为这些美丽的夯土房子做适合现代居住的空间改造设计,更重要的是,要通过新业态内容的引入,为原住民带来更多就业机会。

撒玛坝梯田特产是一种红色稻米,与我们在超市能买到的普通大米相比,成本高,毫无竞争力,但这是支撑村民继续维护和耕种梯田的唯一理由。一旦人们停止维护梯田,在数年之内,经历数代人构建起来的人间奇迹就会迅速干涸垮塌。因此促进梯田古寨旅游产业发展,让红米成为旅游产品、有更好的销量,直接关系到梯田这一人间奇观的生存与延续。

▲ 苏红古寨里的哈尼族村民

苏红古寨的原住民非常朴实,建筑师和文创团队经过实地走访与精心的创作,与村民深度沟通交流,产生了很多结合当地特色又充满创意的神来之笔。比如捕诗绣房的文创团队,将哈尼族口头传唱的古歌、故事,与当地的民族织绣相结合,创造了富有体验感的研学产品,这是只有多专业组合的团队才能做出的创意。而建筑师团队结合传统村落建筑,进行空间合并、优化、扩展的同时,也规划了制酒、演艺、瑜伽、疗愈、摄影、品茶、阅读等多种业态的分布及动线,让古老的村寨与现代人的生活再次紧密结合,相信到访的人们也会在此遇见另一个自己。

▲ 孙立东安娜作品

哈尼族没有文字,他们的故事依靠口口相传,却因此构建了关系紧密的社区。来自俄罗斯的艺术家安娜和来自东北的建筑师孙立东这对夫妻,是在苏红古寨驻扎最久的设计团队,他们和村民一起吃饭、一起过节,为村民作画,与质朴的村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在苏红古寨的经历也让这对夫妇的建筑设计事务所经历了一次重大转折,面对壮美的梯田、翻滚的云海、婀娜的古树、质朴的夯土建筑,他们感悟了“人造一半天造一半”的设计理念,认识到梯田这个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人工艺术装置,凝聚了人类的智慧和汗水,经历时间的磨砺,成为最好的艺术与设计作品。从此在夫妻二人的设计中,这种人工与自然结合的设计理念,成了他们特有的设计方法论。


建筑师的使命——为需要的人而设计

中国的乡村浩瀚如繁星,而每一个村落都有属于它自己的故事,我们所做的就是找到那个特别的故事,让每个村子都成为独一无二的存在,这既符合在地化的精神,同时也更贴近旅游的诉求。

当年轻的建筑师第一次在乡村完成一个按照他们的设计建造的房子,他们会第一次深刻理解建筑师的使命是什么——为需要的人而设计。他们在乡村收获了信任与尊重,也为他们未来的职业生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建筑师作为一个具有前瞻性和综合性的职业,除了设计漂亮的房子,也肩负着传播正确理念、引导社会进步、关注弱势群体的责任。从2010年AIM设立到现在,我们看到当年参赛的青葱少年,如我们当初预见的,正在成为行业中的中流砥柱,而当年在他们心中埋下的为弱势群体设计的种子,正在不断成长为参天大树,影响着我们的社会,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 中国乡创地图

从2018年起,我们每年继续征集全国的村落,发布中国乡创地图,目前已收录了100多个各具特色的村庄:它们或以民间小吃闻名于世,或为都市中产提供了一个寄情田园的理想国,或以直播电商带货带动村民致富,或因国家一类保护动物创建了保护地友好社群……中国的乡村,有太多精彩的故事,也有太多事等着我们去做,脚下有泥,心中有火,眼中有光。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