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基层 » 正文

幺娘的初心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6-09  浏览次数:156369
核心提示:贵州大扶贫中的脱贫攻坚故事系列报道之五十五幺娘的初心  幺娘是岳父的幺妹,嫁到普定县坪上镇枫林村,却当了二十年村主任,二十年村支书、三届县人大代表。现在幺娘已是进八十的老人了,把一生心血献给了枫林村事


贵州大扶贫中的脱贫攻坚故事系列报道之五十五

幺娘的初心


  幺娘是岳父的幺妹,嫁到普定县坪上镇枫林村,却当了二十年村主任,二十年村支书、三届县人大代表。现在幺娘已是进八十的老人了,把一生心血献给了枫林村事业。

  幺娘一嫁到枫林就进山栽树,把岁月栽老了都还在栽树,问幺娘为什么要着迷栽树,她说为了日子美。她说,火焰山森林里有120种鸟儿、378种花草,176种树木,只要进林子,一听鸟声就知道是什么鸟儿,看一眼林子就能全数出花草树木。现在,她栽的杉松拦腰才能保得住,成老木了。看一眼枫林火焰山,杉松苍茫似海,映山红开满山,幺娘像一棵屈劲伸展的风景树,守望着火焰山。

  火焰山是一片神奇的原始森林,贵州喀斯特石漠化的边远山区,满眼白花花岩石丛中,其中就冒出这一片森林来。专家们都很惊奇,几次上山打探,看一眼岩缝里的红豆杉,说这片森林已有上千年,红豆杉好几次免于火灾,不光是红豆杉生长在火焰山陡岩悬崖大火烧不着,更得益于当地苗民几代人的看护。枫林是个纯粹的苗族村庄,“水布依,高山苗”,苗族山民靠山吃山,只有守护森林才是正宗的生存活法,种树护树是苗民们的生存方式,几代人遵循祖宗活法延续下去,生生不息。幺娘嫁到枫林杨家,杨家这代人只知道喝酒打猎了,别看幺娘生得小巧玲珑,但是生起气来敢跳起来揪住杨家男人的耳朵,叫杨家男人们大气不敢出,只好听从幺娘使唤。杨家族老们推举幺娘做村长,让幺娘带全村人上山栽树,幺娘接受下来了。幺娘做村长,内心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岳父生前告诉幺娘,嫁到枫林,要当好家做好事。岳父八十年代去世早,我结婚前岳父就不在了,但我知道岳父生前是个大好人,他是翁卡乡党委书记,七十年代就带领全乡人上山栽树,十多年来就把方圆百里的巍巍梁子变成了林海,造福了一方水土一方人。岳父是在赶往寒冬腊月的梁子上摔死的,入土时梁子上大雪纷纷,乡人哭声一片。最是幺娘哭得死去活来,岳父临终告诉幺娘,嫁到枫林要当好家做好人。我想,幺娘上火焰山栽树在族老面前接受村长职务,恐怕就是其中原因。

  幺娘成了守护火焰山原始森林的女神。带着寨子里的人进山护林栽树,饿了渴了,山洋芋山泉水是最好的茶饭,日新月异几十年,幺娘从年轻姑娘变成了老年妇女,那些枫树、松树、杉树……数不清的树种爬满一座山又一座山,成了火焰山原始森林的屏障。当年的杨家幺兄弟杨光兴领会幺娘用意最深,植树造林占山头,封山育林上千亩,成了扬名山里山外的杨百万。当年的幺姑爹最忌恨火焰山,怪火焰山夺走她的妻子,发誓不上火焰山。幺娘买一群黑山羊叫他到远远的放牛坡去看守,幺姑爹成了从此不归家的老放羊郎。每天坐在岩头上遥望日出日落,思念栽树护林的幺娘。

  幺娘说,她最大的心病就是枫林白白放着美好的自然风光没人进山看,最大的梦想就是让世人进山看枫林好风光。幺娘说,开发火焰山好风光,家家户户就是“农家乐”,这样的日子才叫美。幺娘在九十年代就有了这样的梦想。那一年,幺娘当上了村支书和县人大代表,成了建设枫林的领路人和人民群众的代言人。

  那一年,修进山的路,成了幺娘年年月月睡不着觉的梦。过去几十年,乡政府想修通枫林的路,然而一修到砂锅寨就停下了,枫林是高山中的高山,高山顶着天,修路是顶天的事,令人生畏。那个时代修路,不像今天农村发展一个接一个项目落到村里做个手不闲,那时候,有项目没项目,认准了路子就得做,拿个命跟天和地拼命也在所不惜。幺娘一家一家拍门发动全村男女老少上山修路,没有炸药雷管钱,幺姑爹的那群羊排上用场,幺娘要用羊换炸药雷管,幺姑爹爱幺娘初心不改,认为能为幺娘做事就是能耐。修火焰山观光路,幺姑爹自豪奋勇走在幺娘前头,在陡岩上放炮炸岩,幺姑爹总是推开幺娘,第一个爬崖炸岩、钻山凿岩。那一年,枫林的路修通了。

  幺娘说,路总算通了,但是水电没通,学校没建,要做的事多着呢。要做事,没钱万事开头难,有钱就得有项目,有个项目要去争要去跑要去抢,幺娘不识字,但不怕进城找人,她有一颗像枫林一样纯美的心,勇敢善良的心,她出山进城总是背个苗家绣花包,包里是洋芋和一瓶安乃近。那是幺娘的干粮和治头疼病的药。幺娘上山干活出山进城,洋芋就是充饥的粮食。为了枫林大大小小的事,落得头疼病,遇事头疼,幺娘就吃安乃近止痛。他去县城要电改项目,在县城守了几天几夜,被县领导感动了,亲自到枫林落实电改的事,县领导也被火焰山好风光迷住了,在幺娘家住了一夜,和幺娘谈了一通宵建设枫林的事。那一年,枫林家家户户用上高压电。幺娘说,拉电像拼命,从山脚到山顶,扛一棵水泥杆,蚂蚁爬柱拖拉一天,拖拉半年,一棵棵电杆像顶天的柱子,立在火焰山上。幺娘说,只要人不倒,就要电杆立起来,有电枫林才亮堂。那一年,全村村庄明亮起来。

  幺娘说,高山缺水,吃水要盼天落雨,拉通自来水就不再盼天落雨了。为了拉水,幺娘异想天开,走几百里路去毕节找当宣传部长的亲戚要项目,打着不如赖着,她一路干粮一路安乃近,当领导的亲戚看到幺娘就眼睛发热,想尽办法给她协调20万元人畜饮水项目。没等资金下来,幺娘先到乡信用社贷起5万元钱打井铺管。那一年,枫林全村吃上了自来水。

  枫林美,孩子读书才叫美。幺娘开始着手修建枫林村小学,幺娘又带上她的洋芋和安乃近进城,找教育局,心慌头痛,就吃安乃近。幺娘进城要项目在全县是出了名的,局长知道是幺娘来了,不得耽误,亲自接见幺娘,当场许下了修建枫林小学的项目。幺娘说,那一年,学校建起来了,娃娃们坐进了亮堂堂的新教室,读书的声音比以前大声响亮了。娃娃就像森林里的鸟,住得好叫声才动听,娃娃读书的声音是最动听的鸟声。

  火焰山美如霞,枫林村庄靓如画。幺娘为了枫林心有余而力不足,他实在太老干不动了,像棵古老的红豆沙,紧紧地坚守着火焰山。我和几个舅子劝他人老别再操心了,她却说人老心不老。2016年,县乡派人来做幺娘的工作,她才放下村里的事务。她把村支书担子移交给幺兄弟杨光兴,贴着耳朵说:“要当好家做好事。”

  幺娘不在村里做事了,她大儿子成羽打起了上火焰山挖古树根卖的注意。幺娘知道后,扶着拐棍进山抓成羽,揪住成羽耳朵送交村里,用村规民约罚成羽栽1000棵树。幺娘伤心说:“人穷志不穷,把根卖了,还叫人吗?”她望着火焰山,痴痴说:“火焰山是枫林的女儿,再苦再难也要为她做嫁妆,招展她的美”。

  2018年,党中央脱贫攻坚的春风吹进深度贫困山区,枫林作为深度贫困村,要如期实现脱贫。幺娘人老耳朵尖,扶着拐棍到村里找幺兄弟杨光兴,又一次贴着耳朵说:“要当好家做好事,不忘本。”

  枫林村成立村公司,要发动群众参与产业革命流转土地搞产业,幺娘主动召集村里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分头去做贫困户的思想。贫困户思想开通了,让出了土地,得了流转土地款,参与村公司养牛、种韭黄,分得了红,大家乐了。

  脱贫春风唤醒的枫林,更美了。广东、上海、浙江等大城市的远方客人慕名来枫林避暑度假,住进了枫林农家乐。幺娘笑了,她说,这一天终于来了,枫林被远方客人看上了。

  今年夏天,我去枫林看望幺娘。她瘦小得象个孩子,但精神很好,耳眼灵便。她拉着我的手走进床头,摸出一个小木箱,打开箱子给我看,是一摞荣誉证书,比如省林业厅授予的“森林建设先进个人”、省妇联授予的“三八红旗手”、市、县授予的“优秀共产党员”“先进人大代表”……看一眼重叠成堆的大红证书,看一眼天真得象个孩子的幺娘,我想,幺娘一生嫁给了枫林,用美丽的生命时光换来了枫林永远的美丽,这就是他一生的荣誉。

  幺娘说,每天太阳出来,我就进火焰山走走看看,到学校听听孩子们的读书声,就心满意足了。

  我回头看看年迈的幺娘,在火焰山原始森林背景下,幺娘身披万道霞光。我仿佛看到年轻的幺娘,含着青山的微笑,含着水样的眼神。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