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基层 » 正文

丁杰:扁担山的日常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6-09  浏览次数:178877
核心提示:贵州大扶贫中的脱贫攻坚故事系列报道之六十四丁杰:扁担山的日常  今天,到镇宁自治县扁担山镇夜郎洞村任第一书记,正好半年时间。今天,省里宣布贵州省普定(我的家乡)、镇宁(父亲工作过的地方,我现在驻村的地方)


贵州大扶贫中的脱贫攻坚故事系列报道之六十四

丁杰:扁担山的日常


  今天,到镇宁自治县扁担山镇夜郎洞村任第一书记,正好半年时间。今天,省里宣布贵州省普定(我的家乡)、镇宁(父亲工作过的地方,我现在驻村的地方)等18个县退出贫困县系列。也就是说,摘下了贫困县的帽子。

  生活继续,工作继续。

  村里的人居环境整治项目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今天早上,又有农户来村里反映情况,说施工队的施工影响了她们家的房子,有问题。有问题就去解决嘛。老党员杨朝龙家的樱桃还有,人没有在家,门锁着,我们自己站到树下,伸手拉弯下来摘吃。上前天,老者专门请我们来吃过一回,还硬是留我们下来吃了早饭。

  和我在一起的北大毕业的高材生,可能下星期就要离开夜郎洞村了。他到村里参加同步小康工作队,已经两年。两年来,小伙子学会了好些布依话,我们吃饭聊天时,他能用半普通话半布依话和村干部、村民交谈。

  这几天,村民们越来越忙了,打菜籽,插小秧,栽包谷……虽然太阳很大,大家还是在赶农时,忙活路。

  石头寨的河边,10年前,我曾经来拍摄过婚纱照。河水还是那样清楚,能看见水里的鱼。我穿着拖鞋,把脚伸进溪水里,牙签一样的小鱼小虾,就在脚边呆着,不动,也不走。

  对面远处的山上起火了,红了一片。

  才6时10分,天就黑了,还吼雷扯闪。要下雨了。

  我到大抵拱街上买了一包蜡烛,一个打火机。我担心停电。如果停电了,我就点着蜡烛,看《苏东坡人文地图:不合时宜》。这是去年十月长假,到四川湄州苏东坡的老家买的书,半年多了,才读了一半呢。

  现在,雨停了。电没有停。

  帮扶对象回家啦

  听说他今天要回家,我打通了他的电话,约好在村口等他,然后一起回家。我们虽然通过好几次电话,也加了微信聊过好几次,但还没有见过面,他叫杨军,小名贵生,是我到村里担任第一书记后,联系的10户帮扶对象中的一户。

  从20年前开始,杨军就跟广大村里年轻人一样,一直外出打工,只有春节才回家。

  1月18日12时,闽EWM202和闽EGZ993两台车驶过来,其中一台在我前面靠边停下。一个黑黑的汉子摇下车窗对我说:“你是丁书记吧,我在微信见过你。”他就是杨军了。他们一家8口人,1月17日下午两点从福建省漳州市龙海市北溪头村三星造纸厂出发,历经22小时,行程1549公里,于18日12时回到贵州省镇宁自治县扁担山镇夜郎洞村戈机组的家里。

  我们来看看千里回家的这一家三代八口人的基本情况:

  户主杨军,男,布依族(全乡、全村都是布依族,下略),40岁。在厂里开车带班,每月收入9000元左右,不喝酒,爱喝茶。杨军的妻子马妹盘,44岁,在厂里做饭,在福建临时的家里带孩子,每月收入5000元左右。长子杨仕威,25岁,在厂里开铲车,月收入5000元左右。长子媳妇,王青兰,本镇仡佬坟村,在厂里务工,在福建临时的家里带孩子。长孙,杨紫珊,女,6岁,在福建省漳州幼儿园大班。小孙,杨泽霖,男,4岁,在福建省漳州幼儿园大班小班。次子杨仕猛,21岁,把在邻村找到的女友带到福建一起打工,今天回家,也把漂亮的女朋友带回家了。女朋友有点羞涩,大家庭很热情。

  3个月前,我在走访中得知,杨军的父亲杨保书是老党员,还与我曾经在镇宁工作的几十年的父亲相识,关系好。因此,隔三岔五,我会到老人家里坐坐,聊聊天。每次,我都会打通杨军的电话,说我在陪老人喝酒,老人身体好,心情好,让他在外面小心、平安,放心多挣钱。杨军几年前就在村里的高处修了房子,外出打工后就一直空着。我走访到杨家时,杨保书老人说:丁书记,如果村活动室住房紧张,你就来住杨军家,电视冰箱等家具都齐全。

  杨军的父亲杨保书看到儿女们回家,开心地站在院坝里转来转去,平时空荡荡的家里一下子涌进8个人,热闹多了。在我的提议下,他们一家四代同堂18口人,开心地在家门口拍摄了一张全家福。对于今天没有在场参与拍摄的二位家庭成员,年轻的孩子们说,要想办法P上去。刚刚拍摄完毕,孩子们就急不可耐地主动加摄影师杨国民的微信,要刚刚出炉的全家幅。

  杨军告诉我,像他们家一样从打工的地方千里自驾回家的,戈机组至少要有8家人。不完全统计,夜郎洞村至少有30家人过年回家不用挤火车或大巴,可以高高兴兴地开着自己的车,带上家人,载上年货回家过年。

  “其实,我们在外面务工的不少人能买车,但因为文化水平有限,考不了驾照而不能买车。我们这地方,有的小学都没有毕业就外出,虽然长年在外学到了的技术,挣了些钱,但吃没有文化的苦,学驾照时科目一和科目四很难关。虽然会开,但不敢无照驾驶,也就不敢买车。”杨军对我说。

  这是个问题,这不是一个人的问题,而是一个群体的问题。是的,他们没有文化,他们连考题都“认不倒起”,但他们懂交规,会开车,如何让他们开上自己挣的钱买的车,开开心心地跑在小康路上呢?我说,我有机会给交警的朋友说说,也许会考虑,也许有办法,也许能解决。

  必须告诉大家:杨军家已经于2015年脱贫!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