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基层 » 正文

刘文顺:一个极贫乡的脱贫攻坚纪实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6-11  浏览次数:178148
核心提示:贵州大扶贫中的脱贫攻坚故事系列报道之八十六刘文顺:一个极贫乡的脱贫攻坚纪实  岁末年首的记载  日月如梭,光阴荏苒。进入2020年岁首,蓦然回首,到一个省级极贫乡--务川县石朝乡参与脱贫攻坚,算起来已有四个


贵州大扶贫中的脱贫攻坚故事系列报道之八十六

刘文顺:一个极贫乡的脱贫攻坚纪实


  岁末年首的记载

  日月如梭,光阴荏苒。进入2020年岁首,蓦然回首,到一个省级极贫乡--务川县石朝乡参与脱贫攻坚,算起来已有四个年头。两年多的时间里,亲身见证了一个极贫乡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

  三年多时间里,长效产业香榧成片种植在坡上地头5.1万亩,今年、明年可望取得收益;金银花连片发展到1.6万亩,已经给贫困农户带来可观收入;玉竹等中药材0.3万亩,收获期已经临近。短期产业黄花发展0.11万亩,辣椒推广0.6万亩,都取得可喜收入。扶贫产业面积增加近4万亩。

  到2018年底,建成通村通组公路137公里,组组通公路从列为极贫乡时的40%提升到100%;建成农村饮水安全点74个,安全饮水覆盖率从列为极贫乡时的60%提升到100%;新增通讯网络站9个,通讯网络覆盖率从列为极贫乡时的40%提升到90%;农户居住的危房全部拆除,重新修建安全住房,跑风漏雨的旧房得到重新修缮,实施农户黔北民居改造1771户,新农村建设覆盖率从列为极贫乡时的30%提升到100%;实现稳定脱贫1180户5346人,其中,2014年脱贫123户587人,2015年脱贫221户1014人,2016年脱贫288户1284人,2017年脱贫246户1145人,2018年脱贫302户1316人。贫困农户和贫困人口减少至89户279人,贫困发生率降至1.95%。2019年1月经过第三方评估检查验收,成为全省第一个接受第三方严格评估检查验收的极贫乡,同全县一起达到脱贫摘帽标准。2019年实现建档立卡贫困户和人口全员脱贫。

  这样跨越式的发展,是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新时代向贫困农村,特别是向深度贫困地区的贫困农村,发起最后攻坚,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取得的成效。

  十多年前后的记述

  从务川县城往东南方向出发十多公里,来到有一座龙灯桥的丰乐河河边,过桥从山脚蜿蜒盘旋向上四十多公里到了一片山顶,从小半山腰以上便是石朝乡,乡政府驻地在山顶。因山高坡陡,地理切割深,落差大,素有务川“小西藏”之称。曾经有种说法:“苦甲石朝、穷甲石朝”。以前,当地群众形象地这样描述:“做人不住高山山,十冬腊月把门关;一天三顿苗老饭,脚上烤起火斑斑。”(注:苗老饭当地指包谷洋芋饭;火斑斑形容一年里烤火取暖时间多。石朝乡平均海拔1200米,沟壑纵深,天寒雾多,湿气重,一年中除6月到9月外,当地人家都要烤火取暖驱湿。)由于地处高寒,粮食只出包谷、洋芋,主要收入靠种烤烟、外出务工。贫困一直是石朝乡的代名词。全乡5个行政村,常住人口3577户15244人,农业人口14321人,2014年建档立卡贫困户1269户贫困人口5625人,贫困发生率39.2%。

  2016年被确定为贵州省20个极贫乡镇之一,也是遵义市唯一省级极贫乡。由省委常委挂帅,成立脱贫攻坚指挥部,省、市、县三级有关帮扶部门派干部驻乡帮扶。

  2017年“国庆”刚过,作为遵义市委脱贫攻坚作战队副队长,来到石朝乡,主要宣传党的政策,围绕“一达标两不愁三保障”开展指导和督导。

  对我来说,石朝乡曾经来过一次并过夜住宿。因为工作一直在农业农村部门,全市乡镇都到过,也住宿在部分乡镇,少有像这个乡的冷清,因此,记忆比较深。

  那是2001年夏季,全市烤烟生产调研检查。当时的石朝乡政府所在地,一条不宽不长的泥石街道,住着两百多户人家,点着一支香烟可以吸着走过通街。道路两旁都是陈旧砖瓦房和木瓦房,没有住宿、吃饭的店铺,临时来这里吃宿安排在一栋砖瓦小楼加上三排砖瓦房的乡政府办公地点里。白天,平时街道上有不那么多的人蹒跚地往来。有几家卖杂货小店铺,以及路边趟放着的砖石块和竹木支架,衬托着是一个集镇样貌,表明着这里也在赶场。第一次到一个地方,总想看点稀奇,晚饭后来到街上,道路两旁稀拉的电线杆上挂着的路灯照着街道,难见车辆和人。虽然已是7月下旬,天气也不是太热,联想起白天看到的烤烟地里,尽都是老人在干活,当时,心情甚是冷清和莫名的惆怅。

  如今的乡政府所在地,已是颇具规模的集镇。前年来时,十多年前的印象已无处可寻找。我问曾在这里担任过乡党委书记的肖世明同志,乡里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时间有多长,他很肯定地说,主要就在这几年。

  十二米宽的柏油大道贯穿集镇,四处工地在建设,各种车辆川流不息。道路两旁,坐落着高大整齐的节能路灯,鳞次栉比修建两三层以上的楼房,临街商铺相连。到2018年底,扩建的小学,新建的幼儿园、中学、卫生院、农贸市场、文化广场相继建成使用,市水勘院帮助设计新建的骨干水源兰草湾水库即将下闸蓄水。已有几家私人新建的住宿宾馆、外地商人开的购物超市开业。傍晚,华灯初放,随处能见三三两两的人出门往来。没有下雨下雪,夜晚七点至九点以前,文化广场里响起音乐,以妇女为主的,本地的、外地落户经商的,年轻的、不年轻的,聚集跳起大多数地方、尤其是城市随处可见的广场舞。

  一次从乡里返回,在居住小区,遇见九十年代曾在务川县担任县委书记的老领导,见我一身下乡出差模样,问去了哪里,解释说现在主要在务川县石朝乡参与脱贫攻坚,他连忙告诉,那里条件艰苦,要注意安全。他们以前从县里去那里下趟乡,至少要安排两天时间才够,车上都要准备晚上过夜的被褥。我理解老领导是在说,到乡里村里的道路窄,弯急坡陡,工作和生活条件都不方便。不仅冬天寒冷,秋天春天也冷,湿气也大,夜晚都要把被子烤热烘干,才能睡觉。我给老领导讲了脱贫攻坚以来,除了气候没有太多变化,今非昔比了。他很感兴趣,想安排时间去看看。

  去年夏天,送我们来的驾驶员小邓,晚饭后一起散步到乡的边界,观看山脚下远远的德江县城夜景的轮廓,他联想起现在乡里夜晚的街景,认真地对我说,以前送领导来过乡里,现在感觉才有点像城镇味道。

  2018年初,省组织黔西南州的几位同志,到务川县进行脱贫攻坚成效交叉考核,他们带队的组长,抽查走访了石朝乡的贫困农户和一般农户,回到县城后,突然问我:“石朝乡是你们的极贫乡?”我清楚,是疑惑,是惊叹!他们来之前,肯定都知道石朝乡是省级极贫乡。于是,只好将十多年前我到这里的原样及脱贫攻坚以来的变化,如实告诉,一行人更是感叹!

  两年多时间里的记录

  了解石朝乡的人都感叹它的变化,也都说石朝乡遇到好时代、碰到好机遇。其实,好时代就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新时代,好机遇就是党中央的系列脱贫攻坚好政策。

  对石朝乡干部群众来讲,正是抓住了好机遇。在这几年的时间里,省委常委、时任市委书记龙长春,多次带着省市部门主要领导到乡里,进行调研摸情况、讲党课宣传政策、现场办公解决困难、开院坝会同群众话党恩。市委书记、时任市长魏树旺,带着市扶贫办、市农业农村局主要领导到乡里,了解脱贫攻坚进展情况,分析问题,解决困难,勉励干部群众。市委副书记陈代军、市委常委、副市长穆叶久一起,带着市扶贫办主任刘强到乡里,同干部群众座谈,解决具体困难和遇到的问题。市委常委、分管副市长胡洪成,休息日不打招呼,直接到贫困户家中了解脱贫攻坚情况。市委副秘书长、市扶贫办主任刘强多次到乡里调研,给干部群众讲解脱贫攻坚政策。省民宗委主要领导多次来乡里,带着项目资金支持发展产业。县委书记杨游明时常在休息日到乡里检查工作。

  脱贫攻坚,石朝乡得到太多的关心、支持、帮助、勉励、鞭策,这也是机遇的机遇。

  机遇总是给有准备的人们和事物准备的。乡里干部、村里干部、驻乡驻村的帮扶干部,没有不知道,脱贫攻坚,使命光荣,责任重大,压力更是如山大。

  两年多时间里,在与干部们的接触中,感觉到他们都有过兴奋感、自豪感。或是建设工程完工了,或是产业发展见效了,或是移民搬迁解决了,或是贫困农户的住房、医疗、教育落实好了,贫困农户收入增加能够脱贫了。但这样的情形总是短暂的,还有贫困农户没有脱贫,脱贫攻坚还在继续,时间和精力只能集中在工作上。

  书记肖四,常把一句话挂在嘴上:“成绩不讲跑不了,问题不说真不行。”2018年冬天,一起去查看大漆村刘家组农户的住房和饮水情况,他跟我说:“领导们来,看到了乡里的变化和发展,对取得的工作成绩,认可和鼓励要多些,是在给大家树信心。我们对群众要多讲变化和发展,讲党的政策、感党恩;乡里绝大多数干部,都很尽职尽责,很累很辛苦,我也想多讲成绩,鼓励大家,但是,还有贫困群众没有脱贫,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我十分理解话的意思。石朝乡得到不少机遇,同时,伴随而来的也是考验。作为书记,必须确保全乡按期打赢脱贫攻坚战,考验会更重,压力会更大。心中必须时常牵挂着、思考着:如何帮助贫困农户脱贫、已经退出的贫困农户错退没有?是否会出现返贫?还有没有农户漏评……

  两年多时间里,在石朝乡看到更多的是,干部们的忙碌、揪心、亏欠。

  乡长冯俊,时常在移民搬迁点做搬迁贫困农户的后续保障工作,落实搬迁户劳动力就业;多次到市里部门联系技术支持,联系企业解决产品定价收购,动员和带着贫困农户到辣椒市场参观,扩眼界消顾虑,落实产业发展……

  乡里所有的领导和干部,食宿在村,同村组干部、帮扶干部,包村包组包户。白天,在走村串户给群众解释政策,解决贫困农户住房、医疗、教育“三保障”;在产业基地,手把手帮助种植,落实香榧、金银花、辣椒等产业发展,增加农户收入。晚上,在村组召集群众开动员会、评议会;在农户家中交心谈心,继续做政策解释;在办公室填报数据,梳理问题,登记情况;在会议室开会研究安排工作……

  市水勘院派到高峰村担任第一书记的张兴林,到村不久,就走遍全村10个组1050户农户家中,将自己姓名和联系电话制作成卡片,亲手送到农户手中,方便群众联系。两年多时间,主动向派出单位党委汇报帮扶情况,市水勘院积极开展帮扶,党委书记、院长何谨铖,多次带领单位同志到村实地调研,投入近300万元资金,完善村小学设施、新建村民组党支部活动场地、资助贫困家庭子女读书等。

  市委办派到杉板村担任第一书记的赵宁,一身普通着装,一脸黝黑面孔,一副结实身材,根本无法与驻村第一书记联系起来。第一次见面时,他正在杉板村道路边的一片地里,同村里干部一起勘察地块,不是有人介绍,差一点闹出笑话。但是,杉板村的农户,没有不认识第一书记赵宁的。

  工作没有干完,事情没有解决,贫困群众不能脱贫,干部们揪心。

  市税务局派到大漆村担任第一书记的吴承志,妻子生小孩,主动提前结束假期,回村处理事务……

  家住县城的乡干部、县里派来驻乡的干部,时常一月、两月没有回家。即便到县里参加会议、办理公务,也只是匆匆与家人见面吃餐饭,有的晚饭后,明天还有紧急事务,又慌忙往乡里赶。市里派驻的5个村第一书记,时常一月、两月没有回过家。干部们亏欠了许多给家庭给家人更多的关心、关爱、照顾。

  2019年1月,第一书记赵宁从市里搭坐我们的车一道回乡里,车上我问村里情况,他说村里一直都很忙。最近,拉来的香榧树苗要赶紧动员和帮助群众种下去;准备今年发展辣椒种植,考虑优先将移民搬迁贫困农户土地租出去,先要做种植大户的动员工作,还要同每户搬迁贫困农户商量;春节前,要到212户贫困农户家中,计算增收情况。已经两个多月没时间回家了,这次回家两天,都是因为11岁女儿的学习成绩严重下滑,班主任老师要求家长参加谈话……

  两年多时间里,在石朝乡没有听到基层干部太多的豪言壮语。但是,干部们不辞辛劳的脱贫攻坚行动,得到广大群众认可、赞同和支持。

  2019年1月,一场突如其来凝冻,将整个乡包裹得严严实实,所有道路结上“桐油凌”,四面进乡的道路已经封闭。1月9日22时,在杉板村通组道路上,当地村民的一辆三轮车拉着一车香榧用肥,因路面凝冻滑下30米深陡坡,造成车上两人受伤,生命垂危。接到群众报告后,村支两委、驻村工作队干部,立即冒着生命危险前往事发地开展救援,两公里左右路程,爬行两个多小时,次日凌晨快5时成功将受伤人员救出送到乡里,由乡派出所干警护送前往医院,及时得到救治。同样的凝冻,一天深夜,浪水村农户家中,怀孕妇女突然提前预产,村支两委、驻村工作队干部得到求救消息,立即赶往,同样以爬行方式将产妇救出送到乡卫生院,得到医治。

  事后,问起他们当时想法,回答都很简单:只要群众有困难,我们干部就都要冲在最前面,尽一切力量救助,尽可能减少因病因灾造成的贫困。

  2018年11月,大漆村正在读九年级的学生李琴琴,其母亲在浙江打工生病住院,因为思念和担心,没有告诉家人和亲戚,私自到了浙江看望,不愿意返回继续读书。书记肖四、村支书申修军,我们一起到她家了解情况和做劝学工作。在去的路上,村支书申修军自责地说:“近段时间,一直在忙香榧种植、忙自来水管安装,不知道怎么的,小姑娘就不读书了”。在纪录片《出山记》里,他就是那个经常忙村里事情顾不了家、没有关照亲戚,受妻子和亲戚太多埋怨的村支书。我想起读过的一本书《遵义掌故》里,记载了明清时期,特别是红军长征和抗战时期,在遵义替民请命、为民做事的许多人物,至今仍为人们所记得所赞颂。于是说:“肖书记,你在乡里工作已经十多年了,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为了脱贫攻坚,起码这一辈的群众会记得。申支书,你是当地人,也快五十岁了,算是‘生于斯、长于斯’,今后也将‘埋于斯’,只要是为贫困群众脱贫,所做的付出,妻子和亲戚最终能理解,这里的几辈群众都会记得。”申支书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村的干部,党的政策好,只想为村里多做些实事,摆脱贫困,让群众过上幸福日子。”肖书记接着说:“贫困不除,寝食难安。群众不富,决不罢休。脱贫攻坚,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是新时代党中央交付我们的重托,是我们共产党员的初心和使命。”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