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娱乐 » 正文

青少年题材民族管弦乐作品创作大有可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6-20  浏览次数:156725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罗群多年前,北京市第三十五中学金帆民乐团曾因排演职业民族乐团的作品而受到部分业界人士的指责:“这种思路是发展学生乐团的思路吗?学生演出这么高难度的作品,能拿得下来吗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罗群

多年前,北京市第三十五中学金帆民乐团曾因排演职业民族乐团的作品而受到部分业界人士的指责:“这种思路是发展学生乐团的思路吗?学生演出这么高难度的作品,能拿得下来吗?”这令北京市第三十五中学金帆艺术研究与发展中心主任郭志平感到很无奈。“学生乐团的训练、演出都需要作品支撑,我们不演职业乐团的作品,还能演什么呢?市面上有针对学生乐团的作品吗?”郭志平说。

正如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会长、琵琶演奏家吴玉霞所说,长期以来,民族管弦乐缺少符合青少年年龄、技术、审美特质的作品,成人化倾向明显。也正因此,从2006年开始,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就定期举办民族管弦乐(青少年题材)新作品征集,活动已走过15个年头。日前,第七届民族管弦乐(青少年题材)新作品征集展演音乐会、专家研讨会相继在京举行,演出了一批优秀的青少年题材民族管弦乐作品,并就此展开研讨,将目光投向青少年题材民族管弦乐作品创作经验、相关作曲家梯队建设等关乎未来发展的重要问题。


▲ 第七届民族管弦乐(青少年题材)新作品征集展演音乐会现场   图片来源:新华网

用简单的技术写出优秀的作品


曾几何时,为小朋友、青少年作曲被少部分作曲家视为“不务正业”,仿佛只有写作高难度的、宏大的作品才能体现作曲家的水准,哪怕可听性、传播性不足,但只要难度够了,作曲的职业能力也就体现出来了,甚至越晦涩越显得“有水平”。而在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唐建平看来,炫技、搞大作品未必有多难,用简单的技术把作品写漂亮、写好听,才是难上加难。

梳理第七届民族管弦乐(青少年题材)新作品征集的入围作品,专家欣喜地发现,过去一味追求技法的现象明显减少,更多的作品有了旋律、有了调性,更重要的是有了情感、有了内容。“这些作品包含着作曲技法的继承创新,关键是作品言之有物,听得出作者的情感和体验,旋律比较符合中国人的喜好,这是一种进步。”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张殿英说。

中国音乐学院中国乐派高精尖创新中心编审赵仲明发现,这批入围作品总体上较为成熟,但作曲家的年纪则普遍较轻。赵仲明说:“1987年出生的在这批作曲家中已经算年龄大的了,作曲家的年轻化意味着民族管弦乐在年轻人那里是有市场的、受欢迎的,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作曲家愿意为青少年贡献智慧。”


对青少年的认识、了解应与时俱进


目前,业界已经为创作青少年题材民族管弦乐作品做好了观念、技术、人才等方面的储备。中国歌剧舞剧院民族乐团团长栾冬认为,在此基础上,不妨从青少年喜爱的影视、动漫音乐入手,将其改编成民族管弦乐作品,从而让民乐更容易走近青少年。

唐建平认为,当今青少年普遍比较成熟,互联网为他们带来了开阔的视野、挑剔的眼光。“我们小的时候,听一首简单上口的曲子就觉得非常高兴了,能跟着哼唱好几天,但这类曲子显然满足不了当今的青少年,很多时候,越是小朋友反而越喜欢高难度作品。因此在创作上,不要被‘青少年’的概念束缚住手脚,仍可以大胆尝试。”唐建平说。

第七届民族管弦乐(青少年题材)新作品征集的入围作品展现出多元的创作风貌,其中的音乐童话心理剧组曲让不少专家眼前一亮,这说明,作曲家在作曲技法和自我表达之外,对青少年的心理和情感有了自觉的关注。

的确,要想写出传奏度高、真正为青少年所喜爱的原创作品,必须深入了解青少年的心理和审美特点。中国唱片总公司副总经理侯钧认为,要想真正了解青少年,就不能笼统论之,应该对青少年群体进行细分。“宽泛来说,大学生和小学生都属于青少年,但他们的领悟力和审美需求肯定是不同的,应该有意识地细分人群,这将为作曲家的创作提供便利,更有的放矢。”侯钧说。


青少年民族乐团建设需要确立标准


细分青少年年龄层次的观点获得不少专家的认同,这个方法不仅能够方便作曲家的创作和青少年观众的欣赏,而且也方便青少年民族乐团学习和演奏。

考虑到青少年民族乐团与职业民族乐团的差异,针对前者的作品编制不宜过大、难度不宜过高,思想主题也不宜过分艰深。此外,创作适合青少年民族乐团演出的作品,作曲家还需要考虑到低龄演奏员的身体特征。郭志平发现,就拿二胡来说,曲子写得太难,孩子的小手根本够不到把位,练这样的作品就容易拔苗助长。“另外,对多年来积累下来的作品,究竟哪些上演率高、受青少年欢迎,应该做一个回访、跟进,这将为作曲家今后的创作方向提供参照。”郭志平说,“如果未来音乐界能与教育界深入合作,推出青少年音乐创作指南这类带有指导性的标准,将更能推动相关作品的创作和乐团的发展。”

实际上,不仅青少年题材民族管弦乐创作需要指导标准,青少年民族乐团的建设也需要标准。栾冬表示,目前,青少年民族乐团普遍编制不大,小编制、室内乐与非成人职业乐团的定位是相吻合的,但乐器、音响的搭配方面,有时则不够完善甚至比较怪异。“乐团建制、音响搭配等都是有科学规律的,如果在这些方面也能形成通用标准,势必有利于青少年民族乐团提高整体水平,也将进一步方便作曲家的创作,避免作品与乐团实际情况的脱节。”栾冬说。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