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维权 » 正文

俊发城两所云师大附小实行殴打辱骂饥饿教育小学生不堪虐待辍学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7-03  浏览次数:28266
核心提示:来源:春城在线我叫汤洮,我8岁的儿子飞飞现在云师大附属俊发城实验小学就学,之前在云南师范大学附属俊发城小学。这两所学校都是同一校长杨奕刚,在两所学校都受到虐待,最严重时被打成血尿、撕裂耳朵,现在被打得不

来源:春城在线


我叫汤洮,我8岁的儿子飞飞现在云师大附属俊发城实验小学就学,之前在云南师范大学附属俊发城小学。这两所学校都是同一校长杨奕刚,在两所学校都受到虐待,最严重时被打成血尿、撕裂耳朵,现在被打得不敢去上学了。被虐待的学生不止是飞飞一个。
  
  我不反对从严施教、追求成绩优异,但是,即使学生考分再高也是带血的分数,任何一个家长也不能接受。
  

飞飞智力超常,两次获得“博学好少年”奖


我和我的妻子早已离异,儿子基本上是我一人监护抚育成长。
  
  因我是俊发城业主,孩子先就读的自然是云师大附属俊发城小学,排在一(4)班,班主任叫李灵宣。
  
  飞飞是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智力超常的孩子,在我的培养下,三岁就开始学习国学诗文,至今已能背诵300多首唐诗、可以背诵《弟子规》《三字经》《千字文》《百家姓》《朱子治家格言》等;在学校里各科综合素质名列前茅,每次考试都在95分以上;英语成绩每次考试几乎都是满分,可以和比他高两三年级的同学PK;他的硬笔书法和毛笔楷书隶书也很好,书法作品在省里举办的比赛多次获二等奖;体育(例如赛跑)成绩是全班第一。特别是2020年7月和2021年1月,飞飞两次获得该校颁发的校级“博学好少年”奖状。
  
  当然,飞飞也有缺点错误,例如好动,上课不专心听讲,回答问题不举手,写作业粗心,时有出错。因此,他的各科考试成绩再好也不能评上三好学生。
  
  孩子被打成血尿,学校软硬兼施要我到派出所撤案

我儿子飞飞入读前曾经接受过一个名为“快乐教育”的学前班培训。那里的老师提倡“快乐学习”,孩子在课堂上可以离开座位跑动喧哗,回答问题不必举手随口大喊。飞飞刚刚进入学校读一年级,还没有养成遵守课堂纪律的习惯,这就触怒了李灵宣老师。
  
  2019年10月13日晚上,飞飞说:“爸爸,我肚子疼。”我问他是为什么疼,他说李老师踢的。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不遵守课堂纪律。
  
  我当晚给李灵宣三次打电话,问她是不是踢打了飞飞,李灵宣矢口否认。于是我只好选择了向龙头街派出所报警。
  
  第二天我带孩子去了医院,经检查,医生诊断为“外伤性肾挫伤”“血尿”。医生建议:“静卧休息,静养”。
  
  全班被李灵宣踢打过的娃娃有八九个,飞飞也不是第一次被打,这是第8次了。此后飞飞在家静养了一个月伤。
  
  事件发生后至少10天,校长杨奕刚天天来我家讲情,承认错误,要求我撤诉。校长助理也带着李灵宣本人来我家赔礼道歉。
  
  校长杨奕刚同意把孩子转学到他控制的另一个私立学校——云师大附属俊发城实验小学就读,并且还是按公立而不是按私立学校高额收费。
  
  为了孩子,我只有去派出所撤了诉,压根也没有想到孩子出了虎口又进狼窝。
  
  只因为承受不了小饭桌,飞飞再次成为老师残害的对象

当飞飞转到了在云师大附属俊发实验小学二(一)班读书,班主任是潘笑,副班主任是徐霞。
  
  2020年秋季开学不久,徐霞就“建议”飞飞进她的关系户办的小饭桌。我听从了徐霞的“建议”,每个月给小饭桌交1000元。每天下午放学由小饭桌的人来接孩子去写作业和吃饭。
  
  这段时间可以说是飞飞最幸福学校生活童年时光,老师不打他骂他,还和蔼可亲。可惜不久的三个月后就放寒假了,寒假期间,因为学校还有补习课,小饭桌继续在办,但费用加倍,一天就要交100元,我无力承担,就没有进小饭桌了。
  
  于是,从今年3月开学以后,飞飞的噩运又开始了。
  
  2021年4月3日,我发现儿子颈部有淤血,进一步检查发现儿子左脸红肿,更可怕的是耳根竟然撕裂还有血迹。我十分震惊,该是有多大的仇恨才能对一个不满8岁的孩子下此毒手。
  
  在我追问下,儿子说徐老师打的,为什么呢?“我没有交作业”。已经做了家庭作业为什么不交?儿子说:徐老师很凶,只要发现作业中一个错误,第一次就要补写10遍,第二次再错要补写30遍,第三次发现要补写200遍。不做完不准吃饭。做错一道数学题就要站起来当着全班辱骂。而打耳光、敲头更是常事。有一次数学考了97分还被打,因为她要求要考100分,至少要考全班的平均分98分。
  
  丑恶的表演在继续


众目睽睽之下,飞飞被徐霞老师虐伤是瞒不住的,迫于压力,校方开始演戏了。
  
  我儿子被打伤10天以后的4 月14 日,学校召开家长会,宣读了一个文件,给予徐霞“待岗”处分。但事先组织好一批家长来保徐霞,为徐霞说好话,好叫徐霞重新“上岗”。
  
  谁知几个当托的家长用力过头、太性急了,会议才刚刚结束就把联名信交上去。这就露了马脚——怎么也得有个写联名信的时间和串通过程啊,这一场戏就演砸了。
  
  还有一招:发动家长对付家长。他们把我拉进二一班家长微信群,听其他个别少数家(家委会)对老师歌功颂德,说老师如何如何“认真负责,称职,没有问题”,反对学校处分徐霞。旁敲侧击地“规劝”我,指责我的娃娃不对,应该找我的娃娃的问题,这样给我施加压力。
  
  为人师表的潘笑其人


副班主任徐霞被停职后,班主任潘笑继续二(1)班的教学管理,但是奇怪的是潘笑对飞飞的态度也发生了180度的变化。
  
  潘笑老师以前对飞飞还是不错的,曾经有一次从讲台上向下扔笔打伤飞飞的左额眉部,致使出血,还主动告诉了我,说是失手误打。
  
  事实上,在虐身又虐心上,潘笑比李灵宣、徐霞有过之无不及。
  
  作为语文老师,潘笑在讲台上辱骂学生词汇丰富,经常用的是“傻x、大傻x、憨包、白痴、大耳朵猪、杂种、狗x、憨狗x”等,被骂的学生人格受辱,没被骂的学生也从老师口中学会了说下流话。
  
  要说潘笑的“教育方法”,还有她自创的一套“饥饿教育法”,就是午饭时间留在教室写作业,不让学生吃饭。她这就一举两得,既惩罚了学生又提高了她的教学“成果”。可怜有些学生早上因为没有胃口或者时间来不及没有吃早餐,中午又被潘笑罚写作业,惨状可想而知。并非一个两个,在潘笑当班主任的班级,学生几乎人人挨饿过。小学生午餐本来是家长交了伙食费的,顺便问一句:这省下来餐费到哪里去了?国家给的学生餐补助到哪里去了?
  
  自从徐霞因为毒打飞飞被“处分”以后,潘笑也时常找茬对飞飞打骂胁迫,用一些“巧妙”的小手段在全班孤立飞飞,企图让我们自己转学。潘笑动手打了飞飞七八次之多。
  
  5月18日,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潘笑问:“飞飞,是不是你告诉你爸爸,其他同学欺负你,我不管吗?”
  
  飞飞承认了,潘笑马上一把鼻子一把眼泪大呼冤枉,指责飞飞撒谎,激起全班孩子对她“同情”和对飞飞的不满。她的表演在孩子们眼里当然成功。
  
  课间休息时,有同学对飞飞说:“你弄走了徐老师,现在还要弄走潘老师吗?你就是个坏人。”别的同学就跟着起哄。
  
  盘龙区教育局是什么态度


从2021年5月24日起,飞飞已经不敢再去学校上学了,天天呆在家里,连门都不愿意出。我作为孩子的唯一监护人心急如焚。
  
  2021年6月3日,我向盘龙区教育局反映,我要求上级领导机关成立调查组,彻底查清杨奕刚领导的三所学校存在的所有问题和飞飞在学校的受到所有虐待。我提出希望取消杨奕刚的办学资格;取消李灵宣、徐霞、潘笑等人的教师资格、永远开除出教师队伍;把我的儿子飞飞就近安排在盘龙区所辖的另一所公办学校就读;赔偿损失等几条要求,但是,到6月15日盘龙区教育局才通知我去。德育科的张老师回复我说;他们查了:李灵宣老师和徐霞老师打孩子是确实的,学校已经分别处理了,而对潘笑老师只进行了批评教育和诫勉谈话。并表示将继续调查。
  
  但是,我的孩子飞飞现在一直辍学在家,时间不等人,怎么办呢?无奈之下,我只有把我儿子的遭遇公之于众,希望得到社会舆论的支持和帮助。
  
  (为保护未成年人,以上文中飞飞为化名)
  
    控告人:汤洮 身份证:532233196609013313 电话:13608855377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