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娱乐 » 正文

潮剧名家姚璇秋的艺术人生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7-15  浏览次数:178933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黄剑丰▲ 姚璇秋姚璇秋是著名的潮剧演员,现为国家级非遗项目潮剧代表性传承人,曾经获得首届中国金唱片奖、首届广东文艺终身成就奖、中国非遗年度人物、中国戏曲学院名誉教授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黄剑丰

rApntmDsOi-AWmSDAAJK3IiStSc087.jpg

▲ 姚璇秋

姚璇秋是著名的潮剧演员,现为国家级非遗项目潮剧代表性传承人,曾经获得首届中国金唱片奖、首届广东文艺终身成就奖、中国非遗年度人物、中国戏曲学院名誉教授、全国劳动模范,近日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又光荣地获得了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的荣誉称号。

潮剧是一个古老的剧种,迄今有近600年的历史。新中国成立前,潮剧实行的是童伶制,演员可以买卖,毫无人身尊严与社会地位,甚至被人蔑称为“戏子”。新中国成立后,党领导潮剧废除了童伶制,烧掉卖身契,解放了童伶,古老的潮剧面貌为之一新。姚璇秋就是在这个关键的历史时期进入了剧团。作为新中国成立后党和国家培养的第一代潮剧演员的优秀代表,姚璇秋参与、见证了潮剧70多年来的发展与变化。从艺72年来,她在舞台上塑造了很多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妇女形象,其中有潮汕民间女子黄五娘与苏六娘、民族女英雄陈璧娘、女革命者江姐、相府千金李半月等,这些角色身份不同、地位不同、历史年代不同、性格不同,姚璇秋紧紧抓住人物形象的特点,倾情演绎,在舞台上呈现的人物形象千人千面,所演的剧目与角色都成了潮剧的经典。

▲ 姚璇秋年轻时的舞台照

1953年,姚璇秋进入老正顺潮剧团,入门学的是青衣,她的首本好戏《扫窗会》饰演的角色王金真就属于青衣行当。在这个戏里,姚璇秋塑造了一个秋夜寻夫的古代妇人王金真。剧中,王金真沦落相府为佣,其夫高文举却被强招为相府乘龙佳婿。为了寻找丈夫,在一个秋夜,王金真借扫窗名义靠近丈夫的书房。黑夜里,一路上有秋虫鸣叫,秋风拂树萧飒,一声一响、一举一动都对王金真产生影响。姚璇秋用细腻的做工来诠释王金真的各种心情。在这个戏里,王金真身着潮剧传统乌衫,手执扫把,边扫边寻,一路愁绪万端,凄楚而来。《扫窗会》一剧,戏曲界的名家多有观摩,历来备受称赞,昆曲名家张传芳对姚璇秋的台步和青衣矮步大加称赞,而京剧表演艺术家梅兰芳则对姚璇秋的唱腔比较欣赏,认为姚璇秋行腔声情并茂。在《扫窗会》中有一段“曾把菱花来照”的唱段,这是潮剧传统曲牌体的唱腔,姚璇秋以情入曲,以曲传情,唱来委婉、深情、细腻,历来备受称道,现在已经成为潮剧经典唱段。在姚璇秋演出的诸多剧目之中,青衣戏其实并不多,但是单凭《扫窗会》的王金真一角,无论做工还是唱功,都奠定了姚璇秋作为潮剧青衣名旦的地位。

除了青衣,姚璇秋的闺门旦也非常出彩,她扮演的苏六娘、黄五娘这两个扬名海内外的角色就是闺门旦。但姚璇秋不是一味地照搬舞台闺门旦的程式,而是结合不同人物的身份来诠释人物形象,比如同属闺门旦,苏六娘是普通潮汕百姓女子,无论着装、扮相、言行举止都是小家碧玉;黄五娘则是家庭富有、具有一定社会地位的潮州城西员外黄九郎的千金,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因此元宵夜难得的一次外出观灯,她在欣喜之余还略显矜持娇贵。明白角色身份的不同,姚璇秋演绎起来自然形象各异。

姚璇秋表演艺术的卓越,还在于不拘泥程式。她在潮剧《辞郎洲》之中扮演的陈璧娘,则完全突破了行当的表演程式。在《辞郎洲》中,姚璇秋结合陈璧娘在剧情中的不同身份,糅合了青衣、刀马旦等几种表演行当。其中,“劝郎”“送郎”一场,陈璧娘的身份是潮州都统张达夫人,是一个送别丈夫出征的妻子,她深明大义,柔情款款,姚璇秋用的是青衣的程式来诠释,显得雍雅大方。而在“哭郎”“骂贼”“殉国”等场次之中,因为家仇、国恨的复杂情感世界,姚璇秋融合了青衣与刀马旦,演绎了陈璧娘面对丈夫去世的悲哀、面对国贼的仇恨和面对潮州父老的挚爱,彰显了其“柔情似水,烈骨如霜”的个性,更加丰满地塑造了陈璧娘的人物形象。值得一提的是,在“哭郎”一场之中有这样的唱词:“崖山遗恨恨无涯,家国罹难万民哀。当初劝郎身许国,今旦呼郎待妾来。劝郎辞郎郎永诀,殉国殉郎妾应该。”短短六句唱词,姚璇秋身着武旦行头,以无限哀伤的腔调演唱这个唱段,显示了民族女英雄内心细腻的情感世界。当年《辞郎洲》一剧在香港演出的时候,香港著名影星夏梦现场观看,尽管语言不通,夏梦也止不住泪水盈眶,可见姚璇秋表演的魅力。

把握不同时代背景、不同人物身份、不同人物性格进行演绎,是姚璇秋几十年来舞台表演的一贯原则。对戏里戏外的把握,姚璇秋也是有自己的原则。她曾经说过,演戏时要七分投入三分把握。她不建议演员全身心入戏。姚璇秋说:“有一句话叫做演人不演行,因为你不完全是角色,你只是来演绎他(她)。因此演员无论是情感或者做工,都必须有所控制。具体如何控制,我认为应该七三分,七分感情去投入演绎,三分感情来控制这个角色,舞台的表演点到为止即可,否则就失控了。”

姚璇秋一直遵循自己的演艺原则,从艺72年来,她在潮剧舞台上塑造了一批经典的人物形象,为潮剧的传播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尽管退休后姚璇秋随家人移居广州,但她一直退而不休。2001年她开始收徒,张怡凰、林碧芳、李莉等先后拜入门下,2008年她被评为国家级非遗项目潮剧代表性传承人。在传承人这个名词出来之前,姚璇秋一直在自觉地做好潮剧的“传帮带”。早在上世纪70年代末,潮剧历经“文革”之后,人才凋敝,姚璇秋自觉地将《陈三五娘》这个戏传给了吴玲儿,并将演出舞台让出来,使得吴玲儿有空间成长为新中国的第二代“黄五娘”。姚璇秋被评为国家级非遗项目潮剧代表性传承人之后,多次收徒,徒弟遍布海内外,张怡凰逐渐成长为新一代剧种代表人物。十几年来,姚璇秋无数次往返于广州与汕头之间,接连进行了多次传承,《扫窗会》《陈三五娘》《梅亭雪》《续荔镜记》《辞郎洲·送郎》等潮剧经典剧目在她的手里传给了下一代。

除了艺术精湛,姚璇秋的德行也备受人民称赞。除了自觉传承及为新一代演员让位之外,她的日常生活也非常节俭,平时都是素颜出行,所着均为干净、整洁、朴素的普通衣服。她定居在广州,广州曾经有房地产开发商来找她做广告代言人,报酬是所代言小区的一套房。姚璇秋一口拒绝,她对房地产开发商说:“你来找我做楼盘的代言人,无非是看中我的知名度与影响力,但是我的知名度与影响力是剧种给我的,我不能拿来换取经济利益。”此后,相关商演,姚璇秋一律谢绝,但是民间票友、潮乐社有活动邀请她出席,只要时间允许,她都会支持并对票友的唱腔与身段进行指导。

2020年后,随着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媒体接连不断地采访姚璇秋,相关活动也诚恳邀请她,年近九旬的姚璇秋迎来了晚年一个繁忙的时段,除了要回潮汕三市做潮剧的宣传推广外,还两次上北京分别接受中国非遗年度人物、中国戏曲学院荣誉教授的颁奖与聘请。广州电视台的记者曾经问过姚璇秋:“您现在已经退休多年,但是近年来却一直为着潮剧的事业奔波不息。我想问一下,什么时候您才可以真正做到对这个剧种不再过问?”姚璇秋平静地说:“我见过旧时戏班的残酷无情,亲身经历了新中国成立后剧团在党的领导下建立现代化演剧机制的温暖。我入剧团的时候,剧团领导告诉我,现在时代不同了,演员不再受歧视,演戏也是为人民服务。1956年,我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入党的那一天,我就下定决心这辈子要为潮剧事业奋斗终身,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经历了岁月的风风雨雨,我对潮剧的初心不改。年轻时,我已经取得过各种荣誉,这些荣誉对我个人来说原本是虚名,但这些荣誉不是我个人的,是我代表剧种去拿回来的,是剧种的光荣,所以只要剧种需要我,我随时都会站出来,为潮剧鼓呼。如果问我什么时候可以不再过问,应该是我动不了的那一天!”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