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娱乐 » 正文

人物塑造应形神兼美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9-18  浏览次数:134485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夕 君近日,电视剧新版《天龙八部》开播,一时为观众尤其是武侠迷热议,该剧从取景运镜到画面调色,有不少可圈可点之处。然而看了几集下来,总觉得哪里不舒服,人物塑造方面不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夕  君

近日,电视剧新版《天龙八部》开播,一时为观众尤其是武侠迷热议,该剧从取景运镜到画面调色,有不少可圈可点之处。然而看了几集下来,总觉得哪里不舒服,人物塑造方面不尽如人意之处颇为明显,而这一点,也恰恰是当下许多电视剧的共性问题,值得反思。

对比张纪中执导的电视剧《天龙八部》,新版的问题很容易发觉。就拿段誉出场来说,在前作中,林志颖饰演的段誉看到无量剑东西宗刀剑出鞘、打作一团,不会武功的他毫不犹豫地上前制止,生怕有人在打斗中受伤。这个情节体现出段誉的善良、正直、勇敢,同时缺乏江湖经验,与人物的出身、个性相吻合,人物的可爱也让钟灵对他一见钟情具有了合理性;而在新版中,段誉见两人在擂台上比武,于是拨开人群走到两派掌门背后,大大方方地坐下,指指点点甚至放声嘲笑,这与金庸原著中坐在角落的段誉一时“失笑”是不同的,与其说这是天真单纯、缺少江湖经验,不如说是缺乏教养、不懂基本礼貌。对眼前这个人物一见钟情的话,恐怕主要原因就是看脸了。

人物塑造有待商榷之处,在新版《天龙八部》中并不少见。譬如乔峰蒙面出场,杀退辽兵、救下一双母子后,竟露出真容并告知对方自己的姓名,莫非是担心这对母子不懂得感恩?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乔峰似乎不该如此;乔峰为人光明磊落,抗辽义举早已侠名远播,又有什么必要蒙面呢?人物的举止与其性格互相矛盾。

这类问题并非新版《天龙八部》所独有,而是在许多电视剧中普遍存在。譬如电视剧《玉楼春》中,女主为了试试自己戏班师傅教的功夫灵不灵,竟将琵琶演奏师虞娘子打昏,自己冒名顶替到达官贵人府上演奏。为防事情败露,男主事后还威胁无辜被打的虞娘子承认自己是女主的师傅、自愿安排了顶替行为。这类以当代标准衡量涉嫌触犯刑法,并在一般道德评价上可以描述为卑鄙的行为,怎能理解为点子多、敢作敢为呢?哪里值得主创以欣赏、玩味的态度展现呢?再如电视剧《你微笑时很美》,解说员不关注电竞比赛反而注意观众席的是非、热闹,专业选手随意弃赛,到观众席帮助女友吵架,主创又以颇具抒情性的镜头表现选手“公主抱”女友、带其离开比赛现场,这是“帅”吗?“酷”吗?笔者只看到了业余、任性、缺乏职业精神,做作耍帅中还透着油腻腻的自恋。

笔者可以大胆地说,近年某些电视剧中存在上述人物塑造问题的并不鲜见;在某些青春偶像剧中,概率尤其惊人。深究起来,这不仅是编剧、导演的技术问题,而是关乎价值观的问题。

电视剧当然可以塑造不可爱的人物、反面人物甚至恶人,不能认为出现这类人物就是诲淫诲盗,否则创作将无法正常进行。就好像刑侦题材的作品中一定会出现犯罪分子一样,其目的绝非歌颂暴力,而是意在通过惩恶而扬善。这里的关键是主创对恶人或应予负面评价之人,持何种态度。借用叙事学理论的术语,“隐含作者”的立场往往意味着作品的价值导向,其对反面人物的态度应当是否定的而非肯定的,应当是厌恶的而非欣赏的,应当是批判的而非赞扬的。

要做到这一点,基本要求是电视剧创作者也包括其他形式的艺术创作者要有过硬的业务能力,拒绝喊口号、拒绝脸谱化,而是用情节、细节、视听语言把价值判断悄然灌注于艺术形象背后,润物细无声。而比技术更加关键的,应该是创作者自身的修养和境界,因为这种无形的积淀总会不知不觉投射到所创作的人物身上。没必要上纲上线地要求创作者都成为道德楷模,但是至少,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幽默、什么是肉麻,谁是英雄、谁是流氓,还是应该分得清的。否则,创作的作品、塑造的人物就难免恶心了观众,也败坏了自己。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