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娱乐 » 正文

畸形为美的价值错乱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10-20  浏览次数:154470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李明泉▲黄卓 绘最近在手机上偶尔看到一段反映抗战的电视剧视频:一位右耳戴着耳钉、头发油光的男士系武林高手,连续打败鬼子和特务,而发型纹丝未乱。这演员虽不妩媚,打得像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李明泉

rApntWFCOcaADjKnAAM7PlBR6u0705.jpg▲  黄卓  绘

最近在手机上偶尔看到一段反映抗战的电视剧视频:一位右耳戴着耳钉、头发油光的男士系武林高手,连续打败鬼子和特务,而发型纹丝未乱。这演员虽不妩媚,打得像模像样,但那耳钉在眼前晃来晃去,总觉得这抗战片不真实,导演的审美取向走偏了,消解和扭曲了历史的残酷和英雄的血性。

受西方现代主义艺术思潮的影响,在资本和利益驱使下,文艺审美风向曾一度出现严重偏差,娱乐圈“三俗”之风大行其道,侵蚀腐蚀着受众特别是青少年的心性,形成变味变态的“娘炮”“批量造星”艺术怪圈,视丑为美、以俗为荣,颠倒和搅乱了正常的审美秩序。这股歪风邪气很久以前就袭来,一直阴魂不散,愈演愈烈,践踏艺术良知,消解着中华民族的“浩然之气”和“大丈夫气概”。

我曾看到一节目,电视主持人说,他发现生活中有一个现象,男人上厕所是一个一个单独去,女士上厕所是吆三喝五一串一串地去。于是,台上的男女艺人嘉宾们就表演上厕所。同样是这家电视娱乐节目,我偶尔又看到一期,只见舞台中央摆了一张大床,两支男女混合组成的艺人队伍,在主持人一声令下,各自以最快速度去抢上床,先者为胜。我不明白,这种娱乐节目要传递什么价值观?低俗、庸俗、搞怪似乎成了一种娱乐时尚。

以丑陋畸形为艺术“创新”,曾一度甚嚣尘上,书法界出现用打针管的射书、装神弄鬼的狂书、抱着女人用头发写字的怪书、几个字拼成的不知所云的乱书;美术界出现夸张怪异、木讷痴呆的工人农民表情作品,色彩堆砌一团糨糊式的印象派画作,稀奇古怪扭曲变形的女性雕塑;演艺界出现以嘲笑身体缺陷为噱头的节目,以披头散发奇装异服歇斯底里怪叫狂吼为形象的演唱,以黄色低俗为段子的性暗示表演,等等。这种堂而皇之的所谓前卫新潮艺术的走红,有如一股裹着鸦片味道的戾气侵入人的肌体,正在麻醉腐蚀着社会的审美判断和人们的心性健康。那些嬉皮士、多余人、病态美、审丑学,仿佛成了现代艺术的描写对象和最高境界。如果任由这股远离中华美学精神的时风再泛滥下去,社会文明程度的新提升就会成为一句空话。

无论美是主观的,还是客观的,抑或是主客体统一的,都必须符合“人的尺度”、按照美的规律来建造,符合民族审美传统和大众的审美共识,符合社会前行走势和时代精神谱系。中华审美精神强调以真为美、以善为美,追求中和之美、尽善尽美,从内容和形式上体现真善美的真义要义和感观舒适,注重接受者的情感健康和心灵愉悦,而不是挑逗煽动人的动物欲望本能,放大粗俗邪恶乱象,甚至把那些没有诗意温暖的胡编乱造、无病呻吟、奇形怪状的所谓艺术当作审美潮流。

如今的审美标准错位和审美取向偏差,说到底是没有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迫切需要守正创新、凝魂聚气、固本强基,倾力彰显文艺的信仰之美、崇高之美,在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上发挥艺术家的才情智慧,创作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精品力作,通过优秀作品鼓舞人激励人,播撒真善美的种子,各美其美、美美与共,传扬新时代的民族精神和美学价值。

 (作者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