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扶贫 » 正文

相遇、碰撞,乡建者的乡村振兴实践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10-27  浏览次数:143372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郑洁随着21世纪以来第18个指导“三农”工作的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意见》发布和国家乡村振兴局的正式挂牌,党中央提出实施乡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郑洁随着21世纪以来第18个指导“三农”工作的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意见》发布和国家乡村振兴局的正式挂牌,党中央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并将其作为重大历史任务。8月5日,国家乡村振兴局发布《关于开展“万企兴万村”行动的实施意见》,大众目光投向众多的乡村建设者。

乡建者,大多出身于旅游、设计、艺术、教育等不同行业,参与乡建的落脚点和经历也不尽相同,他们为乡村振兴创造了哪些精彩?他们心中的美丽乡村是什么样?乡建者和乡村的相遇和碰撞中面临哪些问题,是否能为乡村振兴的未来拓展一条新路?


他们在行动

元阳阿者科村:做乡村振兴“火炬手”


乡伴文旅将自身定位为乡建全程服务商,创始人朱胜萱来自设计领域,他的乡建之路由2012年的“莫干山计划”起,到2015年成立乡伴文旅,越走越激昂、越走越清晰。这位出身乡村的农子在寻找回归乡村的路。

朱胜萱把乡伴文旅叫做“火炬手”,火炬手需要跑在前面,告诉大家方向在哪里。这些年来,乡伴文旅其乡村理想逐渐丰富成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组织振兴5个维度。而中青旅、IDG、红杉资本、挚信资本等的投资也在为乡伴文旅“背书”。

▲ 乡伴文旅的贵州铜仁“树蛙部落”,倡导原生态轻介入。


迄今,乡伴文旅投资运营管理的项目横跨11个省,包括28个理想村、25家原舍、4家绿乐园、6家树蛙、5家野邻和1个文创园,形成如村落品牌“理想村”、民宿品牌“原舍”“树蛙部落”、农业品牌“忘忧花园”等六大产品体系。

理想村是其发展的核心业务,也成为其实践城乡交互、乡村建设梦的重要承载。2015年,云南元阳阿者科村成为当地的扶贫标杆。千年以来,元阳的哈尼族人世代居住于哀牢山上,创造出蘑菇房,兴建水利,雕刻出了16万余亩梯田。乡伴文旅的民宿原舍所在的阿者科村,是为数不多保存完好的哈尼族自然村落。整个元阳哈尼梯田核心区加上缓冲区共有154个村寨,传统茅草顶蘑菇房有1800多栋,70%已被严重破坏。在原舍·阿者科的建设过程中,面临着梯田保护、村寨保护、传统民居保护等诸多难点。“乡村振兴的重要抓手之一是乡村民宿,民宿的在地属性,尊重自然环保,可以带动人才回归,一定会成为乡村展示和流量导入的前期窗口。”朱胜萱说。

江苏南京江宁白鹭湖畔的苏家理想村,则展示了乡伴文旅挖掘和锻造IP的能力。在对这片荒凉破败的小村落调研时,他们在没有路灯的夜晚发现了繁盛的萤火虫和其栖息的夏日湿地,很好地利用了这份自然馈赠,围绕水生萤火虫写就了一段文创故事。

2015年,乡伴文旅联合昆明理工大学发起公益项目“红米计划”拯救古老村落元阳;2017年,其祝甸砖窑文化馆通过“针灸式疗法”,带动整村发展为江苏首例特色田园乡村;2019年,一个未来型社区落户浙江衢州龙游溪口的国内示范实践基地……2020年,认为中国乡村拥有无限可能的乡伴文旅,把自己的LOGO加入代表无限可能的“X”元素;2021年乡伴文旅再次创新孵化出原生态环境轻介入的“树蛙部落”的江西新余升级版以及备受年轻人追捧的“野邻营地”……


昆山金华村:一个当代的东方田园


江苏苏州昆山金华村,讲述了田园东方集团(简称“田园东方”)在一个美丽的江南乡村营造了一座田园客厅的故事。

▲ 世外桃源金华村


距离昆山城区约20分钟车程的昆山张浦镇,有一处大隐隐于市的世外桃源金华村,这里碧水环绕、绿树成荫,白墙黑瓦、错落有致,道路平坦、户户相通,田园风情浓郁, 在2019年10月被列入首批江苏省乡村旅游重点村名录。

曾经,金华村是一个四面环水、交通闭塞、无人问津的孤岛村。经过多年改革发展、艰苦创业,它成为村级收入超2000万元的经济强村,更成为江苏省特色田园乡村建设首批试点村。2019年3月,金华村与田园东方签约。之后,金华村出现了一座田园客厅,它成为促进农文旅产业发展、连接与融合城乡的站点,打造集党建展览、文化生活、农事体验、艺术田园、乡村众创、亲子度假于一体的乡村振兴综合示范区。

田园东方创始人张诚介绍,当地自然风光秀丽、腊肉闻名遐迩、民俗气息浓郁,他们与村里协作,抓住这3个要素设计了一套体验性规划方案:一是自然风光与农旅相结合,盘活低效农田,打造了共300亩的花海、桃林等网红项目,门票年收入达130万元;二是闲置资产与文创相结合,当地政府大力清退乱、污产业,腾退旧厂房上万平方米,田园东方则对旧厂房、闲置厂房进行升级改造,咖啡馆、村厨、大讲堂、村史馆、设计院、工作室等空间一一呈现,这些元素杂糅一处又条理分明、重点突出,共同烘托出民俗气息浓郁又明快现代的田园综合体。

另外,田园东方在田园客厅的打造中,还特别突出了党建引领、精神文明的主题。田园客厅开设了党建展厅、田园大讲堂,作为党建学习宣传、村民文化活动的基地。


洛阳三彩(国际)陶艺村:

艺术和乡建碰出华章


中国陶瓷艺术大师、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郭爱和走进乡村,主要还是为了他的洛阳三彩梦。他的艺术专注,与乡村振兴产生了美妙的共鸣。

▲ 洛阳三彩(国际)陶艺村


“洛阳三彩是陶瓷史上的创举,它充分彰显中国陶瓷文化的潜能和优势,是中国陶瓷悠久历史中经验、技术、审美感受与文化底蕴的结晶,每个历史时期的三彩既有对前人的承传,又展示出鲜明的时代特征美学。”郭爱和说,他从大学起,就一直致力于让洛阳三彩的价值最大化。他首先梳理了洛阳三彩的文脉,又以三彩釉画、写意三彩、三彩环艺、三彩陶艺等个人创作,丰富了洛阳三彩的内涵。他还建立了洛阳三彩艺术博物馆、中国三彩艺术馆、中国三彩文创园,作为传播洛阳三彩文化的平台。

2015年4月,一个偶然的机会,郭爱和来到了洛阳市洛宁县罗岭乡花树凹,秀丽宁和的风光加上中华洛书源头的地标性,让他萌生打造一个三彩陶瓷乡村艺术公园的想法。

有了阵地,就要有文化内容,“[当日]艺术展”创意出炉了。该展已办至6届,实践了艺术介入扶贫的高效模式——“当日”艺术家当日创作、当日展览、当日抢拍、当日捐赠。迄今共筹集爱心善款124.8万元,邀请艺术家450人次,捐赠作品513幅,吸引爱心人士423人,为86所中小学挂牌设立“美育教室”,惠及万余名乡村学生。2019年起,洛阳三彩(国际)陶艺村又提出“美育中国”计划,每年举行“小手画三彩”全国儿童三彩釉画大赛。目前,[当日]艺术馆也在筹建中,将成为“[当日]艺术展”这个知名活动IP的永久举办地。

艺术发展给当地带去的益处不言而喻。洛阳三彩(国际)陶艺村单日入园游客最多时可达到3000人,这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还促进了附近4个村的农副产品销售,带动37户群众发展农家乐,当地农民有机会到园区务工或到郭爱和工作室学习陶艺,这些都为当地面貌的改变作出了不小的贡献。


他们说

带动乡村振兴的道路不同,万川汇海。然而远见卓识者都会有一些相似的思路,比如寻找当地文化IP的力量,或者借助当地有潜力的产业等。就这些乡村建设中的创意支点和运营重点、难点,乡建者们有话说。


依托和强化在地文化的独特性


朱胜萱:各种各样充满设计感的漂亮房子,并不是乡村振兴或外部建设的最佳切入点。相较于大部分城市,乡村更多地保留了当地特色文化、生活习俗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应当成为汲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源泉之一。强化在地文化的独特性、唯一性,确实是目的地或项目长红的主要因素。比如我们的河山镇画圣浜理想村强调丰子恺人文精神的分享,通过走访丰子恺当年的乡贤、家人,用文案、图像等方式活化了丰子恺的生活和美学态度。

乡村还是要适合老百姓居住的。所以我们打造的上百个项目中,很多是为了提高原住民的生活和文化休闲水平,让村子有人味、有人流从而活起来。

中国农村太广袤了,类别太多,比如广东佛山近郊村庄,有显著的地理区位优势,那就没必要改变其村级工业园的业态;云南的很多村子在偏远山区,生态环境优越,那就做文旅引流。

另外,乡村是有梯度的,发展水平并不均衡。乡建的初衷应该是在乡村脱贫后帮助当地人维持体面的生活,享受教育公平,提高文化休闲水平,帮助其输出产业。以我们的理想村为例,除了生态环境和文化,它们的生活配套设施也是宜居的。

外来建设和当地文化民俗的融洽,一取决于对当地文化做细致调研,避免外来新建项目在文化属性上的脱节。文化是流淌的、前进的,我们的松阳古村落用了当下的建筑工艺和传统的材料,建筑应反映当代生活方式、应解决当下住宿的舒适度。二是应该重点传承精神上的东西。在云南元阳,原舍会雇用当地人并鼓励他们穿民族服装、讲哈尼语,延续民族文化。

整体来看,乡村大部分区域基础设施相对落后,乡建产品类别单一、投资支持少、流量极不稳定、人才培养系统缺失、运营管理难度高。较突出的是,没有把乡村资源比如土地、生态、文化等完全整合和释放价值。

所以长期性非常重要。要尊重在地性,也要经了解后融合发展,创造利益共同体,政企合作、城乡互动,共同推进中国乡村更多的可能性。


强调可常态化运营


张诚:我们采用EPC-O模式,即政府投资,我们负责规划、建设和运营。田园客厅是我们主要的产品模式,在昆山、南通、宁波、南京、成都已经有了5处。有了我们的前置规划,投资就有的放矢了。

以金华村为例,在我们进入时政府已经做了很多前期设计和投资,涉及村容村貌、基础设施提升等,但我们根据村子未来的功能需要和使命重新规划,设计建设的田园客厅在当地起到较明显的作用,具备党建、居民文化休闲、生活服务、游客接待、文创展示、农产品销售、亲子体验、农事展示体验等功能。当地人有了产业和生活的配套,很多空置房屋也吸引人回流和租住。

我们倡导新田园主义、乡土美学,以质朴的美学感受为标准。不强调仿古、符号性的东西,强调现代化,但当代设计必须是质朴、和谐、实用的。

在从美丽乡村到全面乡村振兴时代,田园东方强调运营前置,所有的规划、建设、投资要符合当地村镇发展的真实需要,要可常态化运营,强调可持续发展。

搞旅游肯定是乡村振兴的途径之一。但同时我们也认为,乡村振兴要让当地人安居乐业,首先要聚焦吸引原住民和常住人口,即所谓“在地村镇化”。


艺术乡建尚是一条先锋的路


郭爱和:我的初衷是要把洛阳三彩的名头在全世界叫响,所以即使来到了洛宁罗岭花树凹,我也不会转型为跨其他行业的开发商或地产商,我的舞台在三彩世界,洛阳三彩(国际)陶艺村更像我的艺术实践之一。

我为花树凹找的定位就是三彩艺术。它距仰韶文化遗址62公里、二里头遗址126公里、汝窑遗址138公里、钧窑遗址196公里、巩义三彩遗址150公里,文脉地气不可小觑。

只是在这过程中,我逐渐摸索到了艺术为文旅、为乡村振兴提供的环保的、可持续的赋能模式。在文旅资源创造上,我利用农民不耕的土地造就一片“四季画谷”,用自然的力量改善景观;在嫁接三彩瓷这个人文内涵时,我们用料浆石、陶瓷缸底等土材料把坑洼的土路变成陶瓷之路,供游客浸润其中;保留了窑洞、烟房、民宅这些具有民俗记忆的建筑;向当地居民征集了9999个缸,设计了大型陶瓷装置《容》,把几千年文明记忆扎根在乡村,留住乡愁,绝不画蛇添足。

艺术乡建目前还是一条孤独、先锋的道路,是对建设者审美、创造力、融合水平、恒久性的综合考验,但中国乡村无疑需要更多有文化内涵、有灵魂、有历史和未来的探索。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