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专访 » 正文

单秀荣:我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10-27  浏览次数:145434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刘源隆 ▲ 女高音歌唱家单秀荣 刘源隆 摄近日,女高音歌唱家单秀荣接受本报专访,这位曾经因演唱《愿亲人早日养好伤》《雁南飞》而家喻户晓的艺术家谦虚地说:“这些年,我做了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刘源隆

▲ 女高音歌唱家单秀荣  刘源隆 摄

近日,女高音歌唱家单秀荣接受本报专访,这位曾经因演唱《愿亲人早日养好伤》《雁南飞》而家喻户晓的艺术家谦虚地说:“这些年,我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单秀荣所说的“该做的事”是三十年如一日的采风、学习、练习、演出。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她把精力投入到民歌的搜集与抢救工作中,至今已录制了400多首民歌、90多首古曲,为中国传统音乐保存了最鲜活的资料与样本。



从工厂考进中国音乐学院


1965年,喜爱唱歌的单秀荣是山西第一热电厂的工人。对于当年考学的经历她记忆犹新:“那年的三四月份,我代表我们厂在太原市文化宫演出,唱了两首歌,第一首是歌剧《刘胡兰》选段《数九寒天下大雪》,第二首是民歌《俺是公社饲养员》。”演出结束后,单秀荣正准备回家,却被中国音乐学院的几位老师在后台叫住,几番鼓励后,单秀荣决定考学。同年8月,她收到了来自中国音乐学院歌剧系的录取通知书。

进入学校,单秀荣自信不起来,她觉得各方面都欠缺太多。单秀荣当时的同学有从部队宣传队考来的,有从文艺团体考来的,还有从音乐学院附中升上来的,只有单秀荣没有音乐基础。“笨鸟先飞早入林。”单秀荣不敢浪费一分一秒,她下苦功弥补与同学之间的差距。“毕业之后,我才发现,我们班同学一起出去玩的照片中常常都没有我。因为大家去玩的时候,我要么在资料室里查资料、听音乐,要么就在琴房里练习。”

4年苦学,她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声乐道路——中西结合,学习西方声乐的气息、发声等技巧,用来为民族声乐艺术服务。

工人出身让单秀荣保有对工农群众最深厚的感情,这是她日后民歌传承工作的精神本源与初心。1969年,毕业后的单秀荣在天津军粮城学军劳动锻炼,为演唱革命歌曲积累了实践经验。



刻苦用功铸就时代金曲


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1972年,单秀荣正在太原的家里休产假,忽然接到到中央芭蕾舞团报到的通知。单秀荣把刚满月不久的孩子交给妈妈照顾,和爱人一起回到北京。

中央芭蕾舞团的领导告诉她,新排演舞剧《沂蒙颂》其中有一首歌《愿亲人早日养好伤》,已经让好多人试唱过,都令人不满意。单秀荣拿到歌篇就开始准备。“那时我刚做母亲,正在哺乳期,而《沂蒙颂》恰好讲的是英嫂用乳汁救解放军伤员的故事,给我的感触很深。”单秀荣将她对孩子的思念融入到军民鱼水情的表达中,一下子找到了演唱的感觉,并最终成为演唱者。

芭蕾舞剧《沂蒙颂》在1972年公演时引起了很大反响。剧中的音乐一反当时豪情满怀、慷慨激昂的格调,尤其是由《沂蒙山小调》衍化而来的《愿亲人早日养好伤》传唱至今,经久不衰,这首歌也让单秀荣声名鹊起,事业进入崭新阶段。

1977年,中央芭蕾舞团改为乐队编制,取消了合唱队,单秀荣被调到中国歌剧舞剧院工作。

1979年的一天,作曲家李伟才给单秀荣打电话,请她演唱电影《归心似箭》的主题歌《雁南飞》。拿到这首歌后,单秀荣结合电影情节,在演唱处理上做了大量功课。她举例说:“女主角玉贞不希望男主角魏得胜走,但为了革命,魏得胜不得不抛下儿女情长,回到队伍继续战斗,玉贞肯定要支持他。第一句‘雁南飞’,大雁已经飞了,再唱一句‘雁南飞’,飞得更远了,越来越悠远的歌声表达了玉贞的决心,为了革命,不能回头。”

电影上映之后,《雁南飞》的歌声随玉贞和魏得胜的故事传入千家万户,打动了无数观众,这首歌也成为一代人的时代记忆。


▲ 单秀荣为歌曲比赛担任评委



走遍全国挖掘各地民歌


《雁南飞》的成功给单秀荣带来的成就感很快就被困惑所取代。上世纪80年代以来,流行音乐越来越受到关注与追捧,民族声乐备受冷落。很多民族唱法与西方唱法的歌手开始迎合潮流,进入到流行演唱领域,而单秀荣也开始思考其艺术方向。

单秀荣在找不到方向时,想起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所讲的——我们的文艺要为人民服务。

她记得上大学时,有一年假期回山西老家。她走在路上听到一位赶车的农民老大爷唱着一首祁太秧歌,单秀荣一听就着了迷,她跑过去跟大爷表示想学唱这首歌。老大爷开心地邀请她一起坐车,一边唱一边聊,不知不觉走出七八里地,等单秀荣反应过来,早已离家好远。

追寻自己的初心,单秀荣深爱的还是那些生长在田间地头最质朴、最真诚的民歌。由此,她毅然一头扎进黄土地,探寻民歌原始的魅力。她说:“我常常借演出的机会到各地采风,接触到风格迥异的民歌。在中国歌剧舞剧院工作的这些年,我把全国30多个省区市几乎都走遍了。”

上世纪80年代,单秀荣住进北京东城区朝阳门内大街203号大院,中国音乐家协会的资料室就在大院里。近水楼台先得月,单秀荣一有空闲就去资料室查阅、收集相关民歌资料,发现了很多有趣的东西。单秀荣举例说:“同是《绣荷包》,歌名相同,却风格迥异,山西的很委婉,山东的就特别‘拿捏’,云南的比较俏皮,辽宁的就比较哀怨。”单秀荣收集了《放风筝》系列、《绣荷包》系列、《摇篮曲》系列等各地民歌,还手抄了大量的谱子,编排好目录,如今这些歌曲已录制发行,变成了中国传统民歌的音像资料。

除了民歌之外,她还潜心研究古曲,录制了专辑《胡笳十八拍》《南宋姜白石歌曲17首》《杏花天影——中国古典音乐欣赏》等,成为我国音乐教学的样本。聚沙成塔、水滴石穿,如今回头看,当年拒绝随波逐流的单秀荣以不懈的坚持,抢救下宝贵的文化遗产。

2010年,中国唱片总公司为单秀荣出版歌唱艺术全集,单秀荣从自己录制的500多首歌曲中,精选出90首不同风格的曲目,分别纳入5个专辑。她说:“我终于可以对喜爱民族声乐的听众有所交代,也对自己的歌唱生涯有所交代”。专辑后来获得了中国艺术最高荣誉之一的“中国金唱片奖”。

听郭兰英的歌长大的单秀荣自豪地说:“郭兰英是我的偶像。她告诉我,人生的捷径就是扎扎实实干实事,因为艺术是实实在在的,做不了假,必须要沉下心来,坚持学习,长期积累,才能有大的收获。”退休后的单秀荣也一直没闲着,她同样以偶像郭兰英为榜样,在中央音乐学院的讲台上开展教学传承工作,向青年学生讲授“如何唱好中国歌曲”与“中国民歌的魅力”。她鼓励年青一代艺术工作者:“把崇德尚艺作为一生的功课,扎扎实实地练好基本功,创作并演出反映中国当代社会主旋律的艺术作品,以高尚艺术品德成就灿烂艺术人生。”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