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头条 » 正文

全国文物职业技能竞赛:用心坚守工匠精神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11-26  浏览次数:154557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张影▲ 瓷器文物修复考场在一扇传统木窗上,千变万化的内部结构,仿佛坚冰消融的模样。“冰裂纹”窗户有13根檩条、20多个联结点,在中国传统花窗制作中属于相对复杂的工艺。10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张影

▲ 瓷器文物修复考场

在一扇传统木窗上,千变万化的内部结构,仿佛坚冰消融的模样。“冰裂纹”窗户有13根檩条、20多个联结点,在中国传统花窗制作中属于相对复杂的工艺。10月22日,在山东曲阜举办的2021年全国文物职业技能竞赛上,巧手工匠孔令伟交上了自己的答卷。凭借精湛的技艺,他获得了古建筑木作组的一等奖。

基于30多年的积累,孔令伟做出的“冰裂纹”窗户表面光滑,肉眼几乎看不到缝隙,孔令伟供职于曲阜市三孔古建筑工程管理处,用他的话说,“算是子承父业,一放学就开始干木工”。

2018年,国家文物局组织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全国文物职业技能竞赛。今年以“保护文化遗产 弘扬工匠精神”为主题的第二届比赛,开启了全国文物职业技能竞赛常态化、品牌化模式。与第一届相比,竞赛范围进一步扩大,比赛内容由残损清水砖墙修复、木构件修复、瓷器文物修复、书画文物修复4项,扩充为古建筑木作、古建筑瓦作、古建筑彩画作、瓷器文物修复、书画文物修复和考古勘探6项。

这是孔令伟第二次参加比赛,上次的考题是木构件修复,这次则是用传统工具和榫卯工艺,制作一扇“冰裂纹”木窗。两届比赛让孔令伟深刻体会到:“必须得基本功过硬才行,哪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错。划线的时候要点得很准,每个木条都不能落了位。”

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体现在孔令伟日常的工作中,他有着一种朴素的观念:“平时干活,我就对自己要求很严,不能马马马虎虎就过去,无论活计大小,都得做到自己满意才行。”

▲ 古建筑瓦作组一等奖得主孔凡斗站在作品前

古建筑瓦作组一等奖得主孔凡斗,同样拥有扎实的功底。他一入行就做传统古建筑维修,跟着老师学,一干就是30多年。古建筑瓦作实操比赛是现场砌筑1平方米左右的撕缝墙,并手工磨砖3块。孔凡斗站在他砌筑的灰墙旁,墙面平直,砖与砖之间缝隙匀称。“砌这个墙最重要的是横平竖直,灰缝均匀,同时砍磨砖也是一项技术。”他说。

数十载的经验积累,长期坚守工作岗位,老一辈的匠人用行动践行着工匠精神。新一代的匠人从校园开始就打下理论基础,并在实践中一步步强化实操技能。考古勘探组一等奖获得者董文斌就是二者兼备的选手。

董文斌是科班出身,研究生就读于吉林大学考古学相关专业,2007年开始考古挖掘的田野实习,2012年毕业后进入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现在担任齐国故城的考古领队。“考古勘探是考古过程中的一项必备技能,不管是技工也好,领队也好,包括考古专业学生,每个人都应该掌握。其中一个要点是掌握探测的技巧,第二个是通过长时间钻探,掌握认土的技能。”董文斌说,“在田野一线中不会勘探是不合格的,所有的专业人员必须要有勘探技能。我自始至终一直坚持自己打孔,每天都要给我的技师先做示范。”

单位了解董文斌有实操经验,通过报名、选拔,让他来参加比赛。虽然因为前期下了雨,勘探区域的土很黏,但在规定时间内,董文斌还是快速完成了3个探孔的钻探、记录与标图。在理论考试中,董文斌还拿到了这个项目唯一的满分。

考古在公众眼中是一个神秘的行业,背后是像董文斌这样的从业者,去扎实探钻每一个探孔,手上留下一个个新生的血泡。历朝工匠铸造了璀璨的人类文明,考古工作者则用工匠精神和科技手段去发掘研究古代文明。

董文斌说:“工匠精神就是要有执念,一定要坐得住冷板凳,同时要有精益求精的态度。比如,把图样认得更清楚一点,在发掘过程中把所有细节做到位。借助科技检测手段,去获取更多的信息,更加全面地复原古代人类行为,乃至复原古代没有文字记载的历史,都需要工匠精神,需要一丝不苟地钻研。”

▲ 赛场上的“女木匠”

▲ 赛场上的“女瓦工”

工匠精神,薪火相传。此次参加比赛的152名选手,年龄最小的19岁,最大的59岁。来自文物保护单位的专业人士与“90后”、甚至是“00后”的高校学生同台竞技,相互切磋。此次,两名来自院校的女同学分别参加木作、瓦作比赛,赛场上的女木匠、女瓦工格外“硬核”。

20岁的王雅琴是湖北艺术职业学院的一名大三学生,学习文物修复与保护专业,此次参加了书画文物修复比赛。书画文物修复比赛要求参赛选手现场提交、展示修复作品1幅,修复方案、修复报告各1份,并进行部分书画修复环节的现场实操比赛。王雅琴虽然没有获得奖项,但是收获颇多,她说:“和一些老师、一辈子做这个专业的人一起比赛,可以通过作品和他们的动作,了解到我的差距在哪里,就有了日后学习的方向。”

王雅琴因为喜爱画画,觉得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有意思,选择了现在的专业。本以为会很枯燥,但没想到动手做书画修复、陶瓷修复、书画装裱让她找到了乐趣,她说:“文物修复不是坐在教室里死学,而是学一半的理论,另一半靠动手。”

这次参赛让王雅琴从年龄大的选手身上看到了工匠精神。“他们对工作是纯粹的热爱,虽然已经做了一辈子,但一直在跟着社会的发展钻研、进步、创新,适应时代的变化,很值得我去学习。”王雅琴说,她因此也更加坚定了对职业方向的选择。未来,她希望从事文物修复相关的工作。

在2021年全国文物职业技能竞赛中,6个比赛项目中有5个涉及考核文物修复技能。“举办全国文物职业技能竞赛为文物保护修复人才提供了展示技能、切磋技艺的舞台,也是我们推进文物技能人才培养的重要方式。”国家文物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顾玉才表示。

《周礼·考工记》记述:“知者创物,巧者述之,守之世,谓之工。”老中青三代在竞争中互激互励,成就匠心相传。此次竞赛的评审裁判长李永革欣喜地看到:“这次竞赛比出了水平,比出了工匠精神,比出了工匠对自身工作的热爱。”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