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头条 » 正文

中国磁山文化的传承人 张海江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12-17  浏览次数:154031
核心提示:当我们用眼睛注视他的时候,发现,他是一个衣着简素、语言质朴的一个草根人;张海江,生长在农村,走在大街上,他是一个不被人注目极普通、极普通的人。当我们去认真感受他的时候,发现,他丰富的内心让我们为之震颤

      当我们用眼睛注视他的时候,发现,他是一个衣着简素、语言质朴的一个草根人;张海江,生长在农村,走在大街上,他是一个不被人注目极普通、极普通的人。当我们去认真感受他的时候,发现,他丰富的内心让我们为之震颤,他朴实执着、锲而不舍的精神,让我们为之一次次的落泪,他就是磁山文化研究会会长、磁山文化博物馆副馆长张海江。

  张海江,一个土生土长的磁山人,曾先后在武安市化肥厂、磁山玻璃厂、磁山二街党校等单位工作过,也曾当过炉前工,下过岗,跑过保险,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走进了磁山文化遗址,接触到了磁山文化,从此与磁山文化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从小便听村里老人家谈起过磁山文化,幼小的心灵的他便对磁山文化充满着很好的向往和美好憧憬,自从一接触磁山文化,他从此更加挚爱生于斯长于斯的磁山,更加挚爱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磁山文化,张海江倍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磁山文化的深厚底蕴深深吸引着这位年轻人,在磁山文化博物馆一干就是17年。17年坚守,17年耕耘,历经两届磁山文化节,邯郸市第四届旅发大会,张海江,一个将贲张的血脉溶于磁山黄土的青年,以磁山文化博物馆为家,以弘扬磁山文化“敢为人先”的精神为荣,夜以继日在所不惜,倾注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心血和汗水。磁山文化是他的挚爱,是他的一生追求,更是他的生命。他知道,磁山文化的传播需要他,他更愿意挑起这个担子。

  

  磁山文化遗址是中国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遗址,距今8000多年,突破了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考古的年代,系邯郸十大文化脉系之首。

  从精制的陶器、石器、骨器到半地穴式房屋;从酿酒的地窖到“作甲历,定四时“的圭盘;从“尝百药、制九针”的第一针灸,到“以磁石磨针锋,用于定南”的指南针……张海江为眼前的一幕幕震撼了,为祖先的聪明智慧折服了。他暗立志向:发掘磁山文化宝库,弘扬磁山文化。

  张海江作为一个挚爱事业的人,刚开始接触磁山文化的他,满脑子一片茫然,一片空白,作为只有财会中专学历一他,当时眼前的压力是巨大的,如何更好搞好磁山文化的宣传和研究,他内心只有一个想法“只要不断学习才会有进步与发展”。他遍寻邯郸地区的图书馆,档案馆,甚至到省会石家庄、首都北京出差,第一时间便会到图书馆,档案馆,查阅磁山文化相关文史资料,第二天必须还图书,他只能住到宾馆,熬夜到晚上二三点是经常的事,把书中相关资料摘录下来,回去慢慢研习,一张一页地潜心钻研磁山文化,为了把磁山文化宣扬出去,非专业创作的张海江用3个月的时间边补习考古专业知识、文学创作技能、通讯新闻写作规范,边把发现的有关磁山文化知识进行文化创作,然后再进行文字编辑,他一个人硬着头皮在陌生的没有先路可寻的道路上摸索前行,多次跌倒又多次爬起来再走,就这样一干就是17年。17个春秋,风雨逆境中前行,头发在一天一天稀疏丢落,其中的苦与累难于言表,他一头扎在了浩瀚的文史堆里,从考古挖掘到文明进程,从原始文化艺术到寻踪探源、探秘;从农业起源认识到文化遗址的科学鉴定,随着对磁山文化的研究越来越深入,一个磁山文化谜底被解开,一个更新的难题又出现他的面前,磁山文化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深深吸引着他,海江已经从一个磁山文化的初学热爱者成为一个引经据典、博古通今的地方史“土专家”了。

  

  磁山文化遗址的台地上留下他勘察的足迹,图书馆、档案馆留下他查阅资料的身影,市委、市政府、文化单位留下他呼吁宣传、保护、开发磁山文化的声音,多少个日日夜夜,多少个风风雨雨,张海江单薄的身体几乎全部融化在磁山文化搭建的舞台上,人民日报社、中国文化报等举办学术活动,他坐着火车千里赴学;史学专家来磁山遗址考察,他只身前往;电台、电视台邀他讲座磁山文化,他把农活仍在一边,扭头就走。五月,秋天干农活是经常的事,接一个电话,放下手中农活,骑上自行车直奔磁山文化博物馆,妻子抱怨他:“你不挣钱,不做农活,不顾老人和孩子,你为了啥?”,张海江说:“为了我的心爱-磁山文化”。他的妻子是一位勤劳善良、知书达理的家庭妇女,为使丈夫能够干好本职工作,十几年来,她把家里的农活、家务和孩子的教育等基本上都包揽了下来。他的骨头和血液里流淌着磁山文化情怀,一开口便情不自禁与他人滔滔不绝讲起磁山文化渊源,有人取绰号叫“张神经”,懂行的学术界称他“张博士”,此时的他不屑一顾,会心一笑罢了,只要磁山文化能宣传出去,让更多人了解认识磁山文化,他就心满意足了。此时,磁山文化就像一块巨大的磁石,把张海江单薄的身躯深深的吸引住了,正是他对磁山文化这种偏执,磁山文化的研究和发展从此又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但这一切对于财会专业毕业的张海江来说谈何容易,好在他喜欢钻研,又从小喜爱文史,他的勤奋好学更是赢得了原磁山二街党委书记申礼成的赏识。十几年来,他参与了10余次磁山遗址的考古发掘调研,并将研究成果不断整理成论文在报刊杂志及网络媒体上发表,截止目前,他先后《中国文物报》、《中国文化报》、《华夏酒报》及百度、搜狐、网易等发表论百余篇,在学术界引起了一定反响,部分观点也得到有关文化部门的专家认可。其中《东亚黍子起源时间延伸到一万年前》、《粟黍植硅体分析与磁山遗址农作物鉴定》还被美国2009年9月《公共科学馆.综合》(PLOSONE)和美国《国家科学院刊》(PNAS)采用。

  就这样,张海江一干就是17年。这17年里,磁山文化博物馆从无到有、从形式到内涵、从无人问津到车水马龙……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他除了全程参与“磁山文化博物馆”和“磁山文化遗址保护棚”的设计、没日没夜编写布展大纲、全身心投入磁山博物馆及其遗址保护棚建设,陪伴他使用过的台灯可以见证,灯罩上时间长了烧焦了一个大洞,当时女儿只有二三个月,在家十一二点以后女儿睡觉以后才能安心写作。还担负了磁山文化的宣传和研究工作,这一切他都是在边学习、边摸索、边实践中完成的。

  2019年邯郸市第四届旅发大会磁山文化博物馆提升改造工作,张海江参与设计,配合展览公司提供详实资料,编写三楼布展大纲,布展大纲的编写时间紧、任务重,他跑省谷子研究所、省农林科学院、省考古研究所、省图书馆等单位搜集资料,回来加班加点编辑细化整理,配合展览公司设计进度工作,两三天睡觉只有两三个小时,反复与专家沟通对接,修改达二十余次终于完成布展大纲最终稿。建成全国唯一的高标准的“粟黍文化展馆”,在全国很好提升武安的知名度。

  张海江认为,作为一个武安人,弘扬磁山文化义不容辞。为此,他多方奔走,为磁山文化鼓与呼。在他的努力争取下,磁山文化博物馆翻新了,《磁山文化》报发行了,他主编的《磁山文化》被指定为武安第六中学的校本教材,被清华大学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等知名学校收藏。为宣传磁山文化,他作为第一个乡村学者走进大学讲堂,2017年10月10日晚19:00,应中国农业大学资源环境学院郝晋珉教授邀请,在中国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为广大师生作了《磁山文化遗址——中国北方农耕文明探源》的学术报告,报告由郝晋珉教授主持,国家土地整治中心副主任郧文聚研究员、中国农业大学王数教授、王健副教授等出席,百余名研究生参加了此次报告会。

  

  首先,郝晋珉教授向参会师生介绍了张海江自学成才,17年潜心研究“磁山文化”,参与过10余次磁山遗址的考古发掘调研,是全国有影响的磁山文化研究专家,撰写了近百篇磁山文化的相关文章,不断挖掘磁山文化新的内涵,有力地宣传了磁山文化,引起国内外专家学者对磁山文化的关注。

  最后郝晋珉教授对报告作了总结性发言,给予了张海江高度评价,指出张海江十七年来不懈努力对磁山文化宣传与研究,这次把磁山文化带入了农大校园,对宣传、弘扬、研究磁山文化具有重要意义,草根农民学者撑起大文化。同时,鼓励在座师生对磁山文化进一步的探索研究。

  他最大的心愿是把磁山文化早日编入《初中历史》教科书,他17年来通过各种途径竭尽全力在做这项工作,他通过各种媒体呼吁有关部门将磁山文化正式编入《初中历史》教科书,祝愿他心想事成!

  张海江觉得,磁山文化是一座挖之不竭的文化宝库,是祖先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还有许多领域等待挖掘,许多课题值得研究,他虽年愈不惑,精力正旺,必须争分夺秒,加速探索和宣传力度,让更多人知道磁山文化、了解磁山文化、热爱磁山文化,肩头的任务还很重,前面的路还很长!

  张海江,就像一个粗大的草根,默默无闻地扎在磁山这块拥有8000多年历史的土地上,周而复始、年复一年地生长着,滋润着,或许,人们忘却他——一个普通而平凡的名字,但我们相信,人们一定不会忘记这个草根人的传奇,不会忘记这个草根人撑起中华大文化的传奇。(文图/李胜利  云石)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