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头条 » 正文

​ “好地儿”:在文旅异时空自由穿梭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2-03-20  浏览次数:143365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胡芳“好地儿”是一个活跃在文旅项目里的“斜杠”人士小众社群。社群以食物和戏剧为媒介,为玩家提供文旅“异时空”体验。“好地儿”社群是文化旅游目的地和原产地美食的理性用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胡芳

“好地儿”是一个活跃在文旅项目里的“斜杠”人士小众社群。社群以食物和戏剧为媒介,为玩家提供文旅“异时空”体验。“好地儿”社群是文化旅游目的地和原产地美食的理性用户入口,为文旅项目引入新玩法、新客群,其在文旅项目落地的产品形态包括:发烧友票房、小剧场演出、氛围演艺、沉浸式餐厅、IP周边食品等。

对于文旅项目铺天盖地可见的“沉浸”这个词儿,“好地儿”社群主理人张川有自己的见解:“沉浸,是萃取灵魂。”


文旅项目里的斜杠社群


“好地儿”社群始于2019年,后来落地北京密云日光山谷文旅度假区,在此找到了戏剧“浴乎沂,风乎舞雩,纵情山水”的感觉。

北京日光山谷的主要特色是亲子休闲。而“好地儿”的出现,给这个度假区带来了新鲜感。每逢节假日和周末,都会有一批游客来到这里,一头钻进乡村小学改建成的“嗨啤吧”里,咿咿呀呀地练声、练形体,拿着一叠剧本朗诵台词,还有的人带着吉他、电钢琴,像模像样地作曲配乐。

那些常来这里休闲度假的孩子和大人会对他们投来好奇的目光:没有演出海报,更没人卖票,参加排练的人也是形同路人的“演员”,这些人到底在干什么呢?

白天排练一番忙碌,直到夜幕降临之后,属于这群怪人的“即兴戏剧”才正式开演。准专业的舞台、音响、照明,乐队现场伴奏,一切都显得很有范儿。

与一本正经的专业商演相比,这群人对戏剧的演绎既离经叛道,又别具一格。有的时候,他们使用原创剧本,在这里最受欢迎的即兴戏剧剧本叫《威尼斯美人@摽有梅》,用一位扮演过该剧女主角奥菲娅的群友的话来说,“这个戏玩起来像在飞。一会在北京日光山谷,一会在威尼斯,一会到了贵州荔波青梅林。”

更多的时候,他们会用经典剧本,但是台词却经常刻意与经典剧本南辕北辙。

“好地儿”斜杠社群成员当中,有科学家、工程师、名厨、投资人、房地产经理人、互联网人、媒体人、学生,也有专业戏剧编剧、导演和制作人。这些人玩到兴头上,会在台词里即兴展示出自己独特的职业属性。一位厨师出演《李尔王》的时候,把经典台词“不知感恩的子女比毒蛇的利齿更痛噬人心”,悄悄修改成了“不知道香臭的食客比吃霸王餐更加痛噬人心”。带来的是大家一片开心而又会心的笑声,这是专属于“美食/戏剧”青年的笑声。

设计师郁葱葱说:“即兴戏剧的玩家围坐一圈,暖意油然而生。南腔北调,激烈着、张扬着、收敛着、不知所措着,不管别人怎么看,自己怎么理解就怎么演。”

数据科学家李伟是“好地儿”的资深玩家,他在《威尼斯美人@摽有梅》里扮演剧作家莎麦:“这个剧本具有大家熟悉的莎翁名作结构,嵌入当下社会热点,参与过程中获得了历史、戏剧知识以及对当下的反思。美食、美景的加入更让人有柏拉图理想国里宴饮的场景感。这种微妙的自我价值感提升,让人上瘾。”

资深媒体人张学军表示:“文旅项目中沉浸式戏剧风靡成潮,而它之所以吸引人的就是它的参与感和互动性,大家共存在一个虚拟的戏剧时空中,又沉浸在各自的角色里。《威尼斯美人@摽有梅》就是这样一部实实在在的人人可参与的沉浸式戏剧。”

显而易见,“好地儿”社群的玩法给文旅项目带来了新的活力,带来了新的用户,同时也增加了项目的黏性。

即兴戏剧之余,“好地儿”社群还在文旅景区严谨地呈现音乐剧、戏剧坐排、音乐剧音乐会等小剧场演出形式,为广大游客服务。其中儿童科幻音乐剧《星际旅行》《你听!春天》主题音乐会等已经成为北京日光山谷度假区节假日的经典保留项目。2021年冬天,有一对年轻的父母带着两个孩子,驱车3小时赶到日光山谷,什么项目都不玩,就是专门来听《星际旅行》音乐剧坐排的。每每提及此事,作为社群主理人之一的李柏仑都唏嘘不已。


戏剧是文旅异时空的孪生


导演李偌祎也是“好地儿”社群的主理人之一,与很多善于表达的同行不同,李偌祎见到生人话不多,有点腼腆,背个双肩包,你猜不到她是大学音乐剧系主任、音乐剧导演和制作人。她最近的工作是北京冬奥会主题音乐剧《冰雪精英》的导演、史诗级音乐剧《安娜·卡列尼娜》中国版的音乐总监。

作为音乐剧《星际旅行》和架空剧《威尼斯美人@摽有梅》的编剧,张川说:“戏剧只是一种高阶版的过家家。玩过家家,也分‘会玩的’和‘不会玩儿的’。”

“好地儿”渐渐让一些人从瞎玩变成会玩。房地产业出身的李柏仑是北京日光山谷度假区的合伙人,在“好地儿”社群形成初期,李柏仑以“服务者”自居,从来没想过自己也入局成为一个玩家。张川是他的伯乐。在《威尼斯美人@摽有梅》的剧本里,张川给李柏仑打造了一个叫“宋襄”的角色,是一个怀揣着文艺梦想在商海里挣扎的剧团老板。为了发挥李柏仑老北京的优势,还写了一段京白数板的台词。李柏仑自己都没想到,他的这段京白数板:“我做!我做老板,管剧团,十人见了九人欢……”每次演出都能赢得掌声与喝彩。李柏仑“日光山谷主人”的身份,甚至日光山谷本身,都因此收获了更多的好感。

李偌祎说:“我们以《威尼斯美人@摽有梅》作为一个戏剧载体,这种强烈的情感体验,让参与者达到忘我的境界。每次戏剧活动会遇见不一样的自己。”

在“好地儿”模式下,戏剧的功能是为文旅项目赋能。张川说:“旅游的意义在于,在陌生的地方偶遇一个‘孪生’的自己。而戏剧本身就是一个孪生的时空。”


食物是文旅异时空的钥匙


张川认为,传统旅游的用户价值是“拜庙照相”,而文旅的价值则是黄粱美梦式的“异时空穿梭”。他心目中的“好地儿”,是一个有魔法的屋子,这间屋子里隐藏着几百把通向异时空的钥匙,触碰到不同的钥匙,就能走进不同的“好地儿”,体验不同的人生。

美食是张川最喜欢使用的一把钥匙。他在《威尼斯美人@摽有梅》里植入了一个贯穿始终的道具——产自贵州荔波和江苏宜兴的“摽有梅”青梅酒。即兴戏剧演出过程中,大秦时代的青年男女和18世纪的威尼斯商人,随时打破古代现代、台上台下的界限,对饮一杯。

《星际旅行》和《威尼斯美人@摽有梅》的另外一位编剧瓜南,对“戏剧+食物”给文旅项目带来的沉浸感极有心得:“即兴戏剧酒会用道具和多媒体来呈现青梅酒的甘甜和青梅产地的美景,加上观众与即兴表演者身份界限的打破,对于角色和场景的感悟被彻底唤醒,深刻融进剧中多元化的时空人生,让人们‘沉’到戏剧中,‘浸’到文化旅游场景里。”


“美食+戏剧”助力乡村振兴


每一次《威尼斯美人@摽有梅》的活动中,作为编剧和主持人的张川反而比较游离,并不像大家那么热情高涨。张川的解释是:“我是一个无趣的人,所以更愿意看到大家有趣。”

实际上,张川正在努力使得“好地儿”成为激活文旅目的地的一种新玩法,帮助乡村文旅走出“盲目建设、粗放运营、忽悠营销”的死胡同。

李柏仑对此感同身受:“在供大于求的市场环境下,客户不再只关心产品的质量、功能、设计,而且越来越关注产品消费的体验感。”

中国科学院大学地理学博士杨锦涛也是“好地儿”的玩家,他对“好地儿”玩法的理解更符合张川的本意:“《威尼斯美人@摽有梅》以初级农产品的文化属性赋能食品加工和推广,以之形成品牌溢价的多维产业共融模式,是乡村振兴的时代背景下,三产带二产促一产的生动典范。”

张川、瓜南与“摽有梅”的因缘,始自2016年。那一年他们在贵州荔波的扶贫活动中发现了野生青梅林,推动并见证了野生青梅转化为优质青梅酒。“好地儿”社群和《威尼斯美人@摽有梅》的诞生,始终服务于乡村振兴的底层逻辑。瓜南说:“一部戏,一瓶青梅酒,以‘美食+戏剧’的形式展现了新形态的文旅体验,以味觉化、听觉化、视觉化的方式,自然而然地把参与者领进青梅的原产地——贵州荔波。”

每一种美食都有讲不完的故事。每一种美食都来自有故事的好地儿。服务天津、福建、四川、云南等优质食品原产地和文旅目的地,张川和瓜南搭建的“编剧+名厨”团队,正在按照“摽有梅”模式打造一个文旅IP矩阵,让乡村振兴之路伴随着美食和歌声。张川表示:“‘好地儿’社群的初期参与者是美食和戏剧的‘交集’。社群逐渐壮大之后。参与者将是美食和戏剧的‘合集’:饕客、票友、厨师、食物供应商、农民、农业服务商……用戏剧来传播美食,用美食编织戏剧故事,从而带动原产地美食和文旅目的地的品牌价值。”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