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专访 » 正文

李光羲:“以歌声服务社会是我的人生意义和价值”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2-03-27  浏览次数:154476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刘淼▲ 男高音歌唱家李光羲“音容宛在勤奋一生传佳音,神魂离去英明百世著清风。”3月19日,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歌剧表演艺术家、中央歌剧院一级演员李光羲遗体告别仪式上的这副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刘淼 

▲ 男高音歌唱家李光羲

“音容宛在勤奋一生传佳音,神魂离去英明百世著清风。”3月19日,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歌剧表演艺术家、中央歌剧院一级演员李光羲遗体告别仪式上的这副挽联,概括了李光羲的一生。

作家冰心曾为李光羲题词:“走自己的路,唱自己的歌。”直到2021年,92岁的李光羲依然在舞台上放歌。在李光羲心中,歌唱是他的生命,舞台是他的天堂,李光羲曾说:“我选择了最幸福的职业。以歌声服务社会,这是我人生的意义和价值,为此我愿意全力以赴。”


天赋之上,还要付诸实践

▲ 1959年,男高音歌唱家李光羲在中央歌剧院演出的歌剧《货郎与小姐》中饰演阿斯克尔。


李光羲1929年生于天津,17岁时接替早逝的父亲,成为天津开滦矿务局的一名职工,承担起养家糊口的重担。虽然没有在专业的音乐院校学习过,但凭借着对音乐的热爱,几年间,他唱遍了天津的每一家剧场,成为人尽皆知的业余歌手。1953年,中央歌剧院到天津演出,李光羲第一次接触歌剧,深受震撼。不久,李光羲报考中央歌剧院,被当场录取。之后,李光羲凭借西洋古典歌剧《茶花女》《货郎与小姐》创下连演30场换场不换人的纪录,赢得了“歌剧王子”的美誉。

李光羲被业界誉为“歌坛常青树”。他曾在采访中表示,成功是天赋与努力的共同结果。“天赋能够帮助人深刻感悟艺术表现的美感。小时候每次看完演出之后我都回家模仿,喜欢在心里琢磨。27岁登台演出后,我便描摹着内心储存的形象,将其释放在舞台上。”

天赋之上,还要付诸实践。为了保持嗓子的弹性和力度,时刻以最好的状态出现在观众面前,李光羲几十年如一日坚持游泳、举哑铃、走长路;他不抽烟不喝酒,每天坚持练声,为了模仿苏联歌曲,他甚至还学习了俄文。正是滴水穿石般的坚持,李光羲才能在舞台上呈现最动人的表演。


首位中国“阿芒”,光芒四射

1955年,苏联著名的花腔女高音歌唱家瓦·阿·捷敏启也娃来华教学,经过一年的学习后,剧院决定排一部外国歌剧作为学员的结业汇报演出。在捷敏启也娃的指导下,威尔第歌剧《茶花女》成为了中国人制作、演出的第一部西洋歌剧。

根据当时的国情,周总理指示在演出《茶花女》时,除文化部外,要举全国之力搞好,谁合适谁上演。李光羲当时虽然初出茅庐,但领导觉得他的条件不错,就作为学习演员排在男主角阿弗莱德·阿芒的第四组,天天看老演员排练。

▲ 1956年,男高音歌唱家李光羲在中央歌剧院演出的歌剧《茶花女》中饰演阿尔弗莱德。


“让我没想到的是,两个月之后,当彩排首演时,苏联专家建议让我出场。”李光羲在《歌剧〈茶花女〉66年》一文中写道。李光羲在文章中还谈到,《茶花女》的演出质量是通过实践和交流得到提高的。“上世纪80年代初,剧院请来了美国著名女指挥家考德威尔。她在与我们合作一段后表示,她在纽约曾与不少世界知名歌唱家合作,但中国的演员表演最感人。”


▲ 1959年国庆,李光羲老师和爱人王紫薇女士在北海桥。


生活中,让人如沐春风

在舞台上光芒四射,在生活中,李光羲也是位让人如沐春风的长者。

“刚进剧院见到李老师印象很深,穿着白衬衫,挺拔的身姿,矫健而阳光,脸上永远带着笑,对当时年轻的我们非常关心爱护。每次在不同场合遇见他总是问:‘你怎么样?剧院怎么样?’从我1993年国际比赛到主演第一部新歌剧《弄臣》,再到与李老师合作《茶花女》中的《饮酒歌》,李老师给了我太多教诲、帮助和指导。”中央歌剧院副院长么红回忆,2014年,么红的第一张唱片即将出版,她请李光羲帮忙写序,李光羲二话没说,不仅作了序还为她的唱片提了字,让么红非常感动。“李老师热爱舞台、歌剧事业。他是我从小仰慕的前辈老师、同行同事!”

因为同住一栋楼,中央歌剧院女高音歌唱家尤泓斐习惯了在过年过节,或者艺术上有困惑的时候,去七层的李光羲家坐坐。“前几年,李老师都是亲自给我开门。这两年他年纪大了腿脚不太方便,都是阿姨给我开门,我一眼就能看见他坐在桌子前等我。每次去李老师家,他都穿戴得特别整齐,即使天热了不穿西装,也会穿一件干净整洁的白衬衫。然后他会亲自给我泡一杯茶,亲切地跟我聊很久。”

2019年,尤泓斐作为访问学者赴意大利学习。学成归来,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去向李光羲汇报学习成果。“李老师当时对我说:‘你能下定决心去学习,真的很不简单!’李老师说,当他站上舞台,就想把唱的每一个字都送进观众的耳朵。而我也是希望从意大利寻找到这种轻松、清楚的唱法。所以李老师看到我的学习成果特别高兴。”

对于李光羲的离世,尤泓斐有着很多遗憾。“李老师去世那天,我想着去他家帮帮忙。在按电梯的时候,我突然想,这从三层到七层的路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走了……从意大利学习回来,我就希望把我的学习成果和中央歌剧院第一部上演的外国歌剧《茶花女》用全新音像技术拍摄和图文论著形式做一个专题记录与阐述。去年,我已经录制了对李老师的采访,李老师讲述了很多演出《茶花女》时的故事和细节。本来今年3月,我们已经和李老师约好,在中央歌剧院即将建成的大剧场的舞台上,让李老师带领青年演员再唱一次《茶花女》,唱唱那首脍炙人口的《祝酒歌》,但这些都再也不能实现了……不过我知道,李老师的精神会一直留在这一辈青年演员的心中。”尤泓斐流着泪说。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