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头条 » 正文

纾困政策“10+7”:他们“点赞+建议”来啦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2-04-12  浏览次数:154566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为帮助服务业领域困难行业渡过难关、恢复发展,2月1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文化和旅游部等14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促进服务业领域困难行业恢复发展的若干政策》(以下简称《若干政策》)。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为帮助服务业领域困难行业渡过难关、恢复发展,2月1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文化和旅游部等14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促进服务业领域困难行业恢复发展的若干政策》(以下简称《若干政策》)。《若干政策》既涵盖减税降费、稳岗返还、房租减免、金融支持等10条普惠性政策,同时聚焦旅游业的实际困难和企业关心的问题,有针对性地提出7条专项帮扶措施。《若干政策》引起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关注,《中国文化报》和文旅中国客户端联合采访了来自产业经济一线的企业家代表、委员,请他们发表观点和建议。


国人大代表吴国平:

建议对重点旅游企业提供专项旅游债



2021年,新冠肺炎疫情多次反复,旅游企业不断关停重启,行业的信心不断受到打击。作为一名文旅行业的代表,全国人大代表、无锡灵山集团名誉董事长、拈花湾文旅董事长吴国平最关心的是旅游业疫后全面振兴的相关问题。

“去年我提交了议案。我认为,旅游业的全面振兴,要两手抓,要‘输血’,还要‘造血’。一方面,政府要继续加大扶持力度,特别是对旅游行业各细分领域中的中小微企业,同时,要实施疫情精准防控,营造出游的有利氛围;另一方面,关键还在于旅游企业自身要转型,旅游业是传统行业,疫情是一个放大器,放大了旅游业面临的问题,要按照市场法则,做叫好又叫座的旅游产品。”吴国平说。

“这一年来,我主要围绕两个方面在调研。今年1月12日,应中国旅游协会的邀请,我参加了协会企业家和专家座谈会,和同行业的代表谈了许多旅游业振兴过程中的困难、意见、建议,得到了国家主流媒体的广泛关注。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仅12天过后,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针对餐饮、零售、旅游、交通客运等特殊困难行业,在阶段性税收减免、部分社保费缓缴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促进稳就业和消费恢复,把旅游业列入了重点帮扶的困难行业之一。”吴国平说。

2月18日,国家发改委、文化和旅游部等14部委联合印发《关于促进服务业领域困难行业恢复发展的若干政策》,提出了三个方面、43项具体政策措施,专门讲到了对服务业疫情防控的“三个不得”。“这些政策措施都是实实在在的‘大料’,都能起到实实在在减负帮困的作用,让我们旅游从业者在坚守坚持的同时,更加坚定信心。相信疫情过后,在各级党委政府的关心支持下,旅游业一定能够快速复苏、全面振兴。在此情况下,今年,我提出了《关于进一步助推旅游业全面振兴、更好助力共同富裕的建议》。希望在疫情防控新常态、在《若干政策》明确提出实施精准疫情防控措施、严格落实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防疫政策‘三个不得’要求的基础上,逐步放开低风险地区的各类旅游业务。”吴国平说。

时下正是春暖花开的出游好时节,吴国平建议,在疫情精准防控的基础上,营造有利于中远程旅游消费的市场环境,持续释放鼓励出行、鼓励消费的市场预期,让旅游企业多打粮食,有力促进旅游市场复苏。

同时,吴国平建议,就旅游业各细分领域的复苏情况,分类施策、精准施策,按照《若干政策》精神,更有针对性地延续2020年的税收、人力等扶持政策,比如,继续给予旅游景区、酒店类企业增值税、房产税、土地使用税的减免扶持政策;对于劳动密集型企业,减免社保费政策是惠及面最广、满意度最高、最为有效的支持政策,对纾解企业困难、促进经济恢复增长起到重要的支持作用,因此建议继续给予旅游企业社保费减免的优惠。同时,进一步加大对旅游企业金融政策扶持力度,建议政府对重点旅游企业提供资金成本较低的专项旅游债,鼓励其找准市场定位、创新旅游产品、创新盈利模式,实现自身的转型迭代。

“与此同时,在疫情常态化发展的情况下,拈花湾文旅一直在探索企业的创新转型发展问题。我们提出了轻重结合、跨界融合、大小组合、资源整合、虚实巧合的战略方向。

去年,我考察了迪士尼、环球影城、重庆1949、‘又见河南·戏剧幻城’等,这些都是当下国内文旅产业最顶级、最新潮的产品体系,一个最大的感受就是沉浸式旅游是大势所趋,数字化文旅正如火如荼。中国进入了新发展阶段,新发展阶段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新经济,新经济是包含数字化在内的新兴产业的代表。文旅行业是传统行业,如何跟上时代的步伐?如何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数字文旅是其中重要的一个方面。为此,我在充分学习调研的基础上,提出了《关于进一步推动数字文旅高质量发展的建议》。”吴国平说。


国人大代表李国伟:

建议继续延期还本,不抽贷、不断贷



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永子围棋传承人李国伟长期致力于永子文化和国粹围棋文化传承、弘扬,如今,他也将部分目光放在了棋局之外,与当地的有识之士一起创建了永子文化产业有限公司,致力于非遗传承工作。

对于企业来说,李国伟认为最大的难题是如何留住人。“非遗项目中最核心、最主体的就是传承人。因为非物质文化的核心就是技术方法表现的形式,而技术方法是与人捆绑在一起的。但是目前一些非遗传承人的权利、待遇和他的义务、责任是不匹配的,这就是现在的困难。”李国伟说,“我们是以非遗传承人所传承的项目为主业来做,但是一些非遗项目很难转化为经济收入,这就意味着相对应的传承人生存问题都很难保障。连最起码的生存都保证不了,又如何谈传承呢?”

近日,《若干政策》的出台让李国伟有如沐春风之感。对于企业来说,经费是最关心的问题之一,《若干政策》中提到,延续实施阶段性降低失业保险、工伤保险费率政策,在2022年度将中小微企业返还比例从60%最高提至90%。李国伟说:“这条政策像我们这样的企业享受了,员工和公司这部分的缴纳费用降低之后我们的成本相对也会降低不少,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提升了我们对非遗的保护、传承和创新能力。”

从事非遗保护与传承的人才往往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培养与锻炼,所以李国伟认为,从工商实业的角度来讲,政策能够保障工作岗位上有人生产运转,帮助企业正常经营即是对企业的重大意义所在。“返还比例提至90%,这就保障了员工的生活,能够最大限度保障人员不流失。从长远角度看,这是非遗能够不断发扬光大的关键点之一。”

加大信贷投入、适当提高贷款额度,也是让李国伟感到高兴的利好政策。融资问题是文旅企业发展中普遍存在的一个瓶颈。“没有游客,企业资金方面的运转就有很大困难,如果银行针对文旅企业的贷款力度、帮扶力度能大一些,比如说进一步延长企业贷款还本付息期限,不抽贷、不断贷,那就真是为我们的发展大大提振了信心!”


全国人大代表柯军:

建议与机关企事业单位合作相关政策

适用于演艺企业



在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演艺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柯军看来,《若干政策》坚持减压力和增活力相结合,统筹降本和增效,兼顾当前纾困和长远发展,将为缓解小微企业当前困难、增强广大从业者信心、助力行业恢复发展提供有力支持。

柯军注意到,《若干政策》对于相关行业措施协同,将旅游、餐饮、零售、交通客运等一并作为重点帮扶行业,推出一系列针对性纾困扶持政策措施。他说:“文化和旅游不分家,旅游业的逐步复苏势必会带动文化产业发展,这对我们恢复、繁荣文化演出市场一定大有帮助。”

《若干政策》中还明确提出了实施精准疫情防控措施,在柯军看来,精准防控可以有效恢复和保持演出正常秩序,稳定经营预期,更为开展巡演、小剧场演出和旅游景点驻场演出等创造良好环境。

柯军说,两年来,面对反复多变的疫情,江苏省对于文化演艺企业不搞一刀切。“在做好防控的同时有秩序、有限度地允许我们开展演出活动。我们的剧场根据政府的要求,严格做好疫情防控及演出备案,控制观演人数,做好剧场的消杀。虽然减少了观演人数,增加了演出成本,但基本保证了各类演出活动能如期开展,对稳定队伍、增加收入、维持群众的观演习惯都有很大帮助。”

柯军还提到,地方政府对于土地使用税、垃圾费等费用的减免也减轻了企业的成本负担。

“江苏省演艺集团下一阶段的复工复产也将受惠于普惠十条的政策红利。”柯军表示,政策将有效降低集团的融资成本,提高融资能力。“通过资金杠杆的撬动和放大作用,有利于我们按照集团发展战略加快推进数字化演艺平台的建设、精品剧目的编排以及演出市场的推广。”

“江苏省演艺集团作为省属国有文化企业,既是《若干政策》的受惠者,也是承担者。”柯军表示,江苏省演艺集团按照政策要求将继续给予房产租赁商户减免房租的优惠,体现国有企业的社会责任与担当。

《若干政策》中明确提出鼓励机关企事业单位将符合规定举办的工会活动、会展活动等的方案制定、组织协调等交由旅行社承接,这让柯军颇感惊喜:“希望这样的政策也能适用于演艺集团,我们的商业演出收入受到了疫情的很大冲击,如果可以与机关企事业单位开展一些文艺活动的合作,一定能有效改善我们的经营困局。”

《若干政策》还提到,允许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基金结余较多的省份对零售企业阶段性实施缓缴失业保险、工伤保险费政策。对此,柯军表示,希望江苏省政府针对旅游、文化这样受疫情影响较大的行业,继续执行一段时间减免社保费用的政策,帮助降低人力成本。


全国政协委员朱鼎健:

建议金融服务和支持“应延尽延”



2013年,观澜湖集团主席兼行政总裁朱鼎健开始担任全国政协委员,今年将是他第十次上会履职。

去年的全国两会上,朱鼎健专门提交了一份关于通过金融创新为旅游产业赋能的提案。他认为,综合休闲旅游行业由于投资巨大,回报期长,利润相对较低,一直以来,旅游企业特别是大型景区景点类旅游企业,在资本市场没有太多的投资想象空间。

因此,我国大部分旅游项目或企业的融资渠道比较狭窄,多以债务融资为主,股权融资受到限制,而且仅有少量文旅企业可以在二级市场进行股权融资。“除了在金融市场遭遇的困境,旅游行业近两年饱受疫情冲击,不可抗因素比较多,成本压力相对以往也有所增加。”朱鼎健说。

朱鼎健注意到,除了服务业的普惠性10条帮扶措施之外,《若干政策》还针对旅游业专门提出了7项扶持措施。“政策体现了国家对服务业的关怀支持,本次出台的减税降费和金融支持措施非常精准,比如其中提到要‘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困难行业特别是服务业领域的倾斜力度’,这与我去年的提案不谋而合。我相信,本次扶持政策对于服务行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具有重要的意义。我期待地方政府快速落实相关细则,让政府的关爱切实迅速帮到相关企业,促进全国服务行业的进一步跃升。”朱鼎健说。

《若干政策》涉及了多条财税、金融等方面的扶持政策,这些财政类政策的支持让朱鼎健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金融温度”。《若干政策》里关于旅游业纾困扶持措施中提到,“引导金融机构合理降低新发放贷款利率,对受疫情影响生产经营困难的旅游企业主动让利。鼓励符合条件的旅游企业发行公司信用类债券,拓宽旅游企业多元化融资渠道。”这些在朱鼎健看来,都是切实的利好政策。“对于我们这种前期投入巨大、回收周期长、人力密集型的旅游企业来说,这些政策的出台将大大减缓企业的经营压力。”朱鼎健表示。

在他看来,随着国内旅游业的升级发展,对企业的金融支持最重要的是金融服务、金融工具的持续创新,帮助旅游企业能获得持续和多元的融资渠道。而《若干政策》中所提到的“加强银企合作,建立健全重点旅游企业项目融资需求库”“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合理增加旅游业有效信贷供给”以及金融系统的减费让利政策等,都有助于拓宽旅游企业的多元化融资渠道,极大缓解中小微旅游企业的成本高、融资难问题。

“通过金融改革创新,赋能我国旅游业的发展,让旅游业对我国的经济内循环做出新贡献,也期待对旅游业的金融服务和支持能‘应延尽延’。”朱鼎健说。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