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旅游 » 正文

联手NFT平台解锁景区文创新玩法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2-04-29  浏览次数:109695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胡芳 2021年是“元宇宙”元年,伴随“元宇宙”概念而生的NFT,也让以数字藏品为代表的数字文创新业态进入人们的视野。NFT自2021年起成为热门话题,各大企业都在推出自己的NFT平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文旅中国   作者:胡芳

2021年是“元宇宙”元年,伴随“元宇宙”概念而生的NFT,也让以数字藏品为代表的数字文创新业态进入人们的视野。NFT自2021年起成为热门话题,各大企业都在推出自己的NFT平台,越来越多的人小试身手,投资和购买数字藏品,市场不断升温。


“万物皆可NFT” 数字藏品蓝海已至

▲ 加密艺术家Beeple的NFT数字艺术品《每一天:前5000天》作品局部  图片来自佳士得


一年来,NFT热度不断升温,相关话题不断刷屏,NBA球星库里花18万美元买了个数字头像的新闻让人惊愕不已;鲸探前身“蚂蚁链粉丝粒”推出的首份数字藏品“敦煌飞天皮肤”,初始售价为10个支付宝积分加9.9元的敦煌飞天NFT,最高价格也被炒到了150万元,一度让人咋舌;阿里拍卖的《圆明园十二兽首之马首》限量发售1万份的“马首”,仅用了1分钟就售罄。在资本市场上,NFT的几次操作更是不断突破认知,屡屡创出天价纪录。2021年3月11日,在佳士得单一拍品网上专场,加密艺术家Beeple的NFT数字艺术品《每一天:前5000天》拍出6934万美元,约合4.51亿元人民币。一张非常普通的JPG图片,经过区块链技术处理后,瞬间变成了天价数字藏品。

一时间,NFT已经风靡各行各业,不仅涵盖了头像、收藏品、艺术品等传统领域,就连游戏、体育、房地产、音乐、餐饮、门票访问授权等也成为NFT的新宠,似乎进入了万物皆可NFT的时代。

尽管不同NFT平台对数字藏品的概念定义不尽相同,但在底层逻辑上是趋于一致的,即数字藏品并不是实体商品,其用数字链解决了身份及溯源的问题。对于IP创作者而言,在平台上发布社交化数字藏品,可通过区块链对自己的社交资产及衍生品提供发行及版权保护支持,对消费者而言,购买数字藏品所获得的是该商品的数据图片,以及证明数字藏品身份的数字凭证。创作者和消费者均可基于区块链技术支持对这种虚拟文化商品进行确权。

在“元宇宙”爆发的风口,景区、博物馆、企业、艺术家个人发售数字藏品已屡见不鲜。2021年10月23日,支付宝小程序鲸探(原蚂蚁链粉丝粒)及腾讯旗下NFT发行平台幻核内页中,NFT全部被改为数字藏品,这让我们看到了数字藏品的一片蓝海。数字藏品的风靡,也为景区文创产品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和可能性,即目前以实体文创产品为主导的景区,在数字藏品方面潜力无限、大有可为。


亲民价的限量款更容易“秒光”

景区开发数字藏品,不仅能够为景区品牌营销提供新的触点,更能突破时间、空间的限制,向更多线上消费者推介景区文化,在以数字藏品讲述景区故事的同时,帮助景区培育新的营收增长点。

相较于景区自己单打独斗,与国内头部数字藏品平台合作必将成为景区研发数字产品的一大趋势,授权头部平台为景区IP资源提供创意研发、上链发行数字藏品等服务,也能让景区和NFT平台实现双赢,推动文化和旅游资源借助数字技术“活起来”。以阿里拍卖数字业务为例,去年5月上线以来,吸引了陕西西安大明宫及华山、河南嵩山少林寺及开封铁塔、甘肃敦煌莫高窟等多个景区与之合作,多项文旅类数字藏品上线首发,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毋庸置疑,NFT对年轻人尤其是“Z世代”的吸引力是显而易见的。抛开天价NFT商品不谈,就普通NFT产品而言,其一,限量发售满足了年轻人收藏稀缺商品的心理。我们都知道,名表的限量版都是有编号的,跟几十万元的限量版名表比起来,景区开发的几十元价位的数字藏品也有着独一无二、不可篡改的身份编号,NFT可以用大众能接受的价格换取“限量版”的消费满足感。其二,盲盒发售满足了年轻人的好奇心理,打开时的不确定性总能带来某种程度的惊喜。其三,NFT技术满足了年轻人的数字空间认同,抢先使用新技术、熟练掌握“元宇宙”生存技能,本身也是进入新生活方式、引领时代风尚的表现之一。


转手受限 谨防虚火

需要注意的是,尽管国内数字藏品已经有了一条比较完整的生意链,但数字藏品的二次变现却受到严格限制。几个比较大的NFT平台均限制了购买后的转售期,鲸探要求180天后才能转赠,二次转赠需2年,阿里拍卖—数字拍卖平台数字版权支持90天后转让,“唯一艺术平台”“丸卡”“数藏中国”“千寻数字藏品”“归藏”等平台仅支持平台内转赠,腾讯旗下“幻核”、视觉中国“元视觉”、百度超级链数字藏品皆不支持交易。

由此可以看出,为了防止虚火过盛,担心人们像炒鞋一样炒作数字藏品,很多平台对NFT二次交易隐患已经有一定的预见性,即通过种种限制防止投机者迅速低买高卖,以免价格虚高、泡沫过多,只有过了为期不短的转售期或转赠期后,藏品才能交易或转赠其他人。

还有一点需要注意,国内的NFT只在本App的平台上具有相应的价值,各平台之间没有互通关系,所以,景区在选择合作对象时,还应选择受众庞大、消费基础好、信誉佳的NFT平台,以降低合作风险。在数字藏品定价上,景区还需要找到一个中和点,这个中和点的逻辑是:对于景区而言,既能实现不错的收益,又不会让人觉得景区店大欺客,因限量发售而虚抬高价;对于消费者而言,即便是不能二次变现,如果原始价格不高,因限售期或平台壁垒不能交易的损失也能承受。按这个逻辑折中定价,数字藏品或能得到更多人的青睐和认同,也会吸引更多消费者收藏体验。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